icon-close

球柱撞擊,一時海中氣泡大起。兩股巨大的能量撞擊后,將那海中的黑海水震得翻滾起來。

七曜鬼爆低沉的轟爆聲,在濃密的黑海水中顯得安靜不少。

在那巨大氣泡滾滾下,化生草毒素凝聚而成的數道黑色水柱被七曜鬼爆轟擊於無形。

「都是好東西啊!」

聲未至,木辰身已動。大手一撈,將那黑水柱消散后的數縷化生草毒素抓至手中。

「笨蛋,小心那化生草要跑了!」識海中傳來白靈的提醒道。

木辰抬眼望去,那綠得有些發紫的化生草,已經將那葉子收攏起;絲絲毒素滲出,將那海水凝聚成一道牆一般阻隔起來。

一見於此,木辰連忙將手中的那縷毒素塞入口中后,再次全力催動武元向那化生草靠近過去。

「化生草,快到我碗里來!」

木辰身形一動,海水中氣泡滾滾,木辰的雙拳已至。

化生草那尚未完全凝聚完成的水牆,一下子在木辰的雙拳巨力下,毫無停滯的被轟成粉碎。

一屢屢成線條狀一般的毒素,迅速瀰漫與黑海水中。

木辰看著眼前已經散開來的化生草毒素,心疼不已;這縷縷毒素,可都是他突破修為的巨大助力。

而那化生草卻是一見形勢不妙,葉瓣輕顫,就要遁入海底中。

「嘿,還想跑!」

木辰眼疾手快,連忙借著水中阻力,雙手化拳成掌,順勢一落,將那欲要遠遁離開的化生草抓至手中!

「這就是化生草?」

看著手中那綠得有些詭異的化生草,木辰心頭凜然。若不是因為自身的奇異體質,自己何能將這凶名遠播的化生草抓在手中呢。

化生草,化萬物之生於無形。一葉一瓣,毒傾天下人皆知。

「嗯,這就是那些武者大能們都有所畏懼的化生草,異毒榜排行第十八的至毒之物!」

識海中的白靈也是有些不太敢相信,曾經她可是也親眼所見過;數位各族大能一番頭破血流的爭鬥,卻是因為這株化生草,個個無奈退去的。

可是眼前這個在當初自己全盛修為下,只要一根手指就能弄死的人族小子,卻只是稍廢些了力氣后,就將這大陸上談之色變的化生草收入手中。

如此戲劇性的結果,卻也讓她開始隱隱期待起來,這奇異體質下的木辰,他的天空又會有多廣闊呢!

就在白靈各種思緒紛起之時,木辰已經盤腿漂浮於那海水之中。

閉目凝神下的木辰,感受著體內緩緩轉動的武元。大手迅速往口中一塞,不假思索地將手中化生草吞入腹中,蒼白的面龐上,露出一股堅毅。 紫星學院,紫天閣所有的一處密室之內;被縛元索綁住手腳的小胖,正髒兮兮的拿著一把掃帚,滿臉幽怨地清潔著地上的狗糞。

「紫若晴,你這隻萬年母老虎,居然要本大爺我來掃狗糞!」

想起那個笑起來人畜無害一般的紫若晴,小胖肉嘟嘟的臉蛋也是不由得顫抖了幾下。

自己每次睡著了之時,那母老虎都會偷偷跑進來,然後將那千年寒冰倒到自己懷裡,每一次都要被冷得齜牙咧嘴。

「紫若晴,等我出去了,一定讓你知道知道本大爺的厲害!」小胖望了一眼還在角落處蜷縮著睡覺的大黃狗,囔囔細語自我安慰起來。

「咿!」

密室的鐵門突然被一下子打開了,探進來一個黛眉瓊鼻的腦袋。

「你又在說什麼亂七八糟的了?」

小胖回首一望,卻是發現紫若晴那母老虎正眨著大眼睛,對自己溫柔笑著。

「啊?沒,沒說什麼!」小胖心頭一沉,黑溜溜的眼珠子一轉,故作一臉掐媚道:「我剛才在說你是個好人呢,善良又漂亮,簡直就是仙女下凡一般!」

「嗯,真的嗎?」紫若晴狡黠一笑,緩緩鑽了進來。

看著紫若晴那垂在背後的雙手,小胖連連後退,眼珠子快速轉動著道:「真的,我小胖能夠為你掃狗屎,簡直就是三生有…」

小胖話音未落,紫若晴那充滿靈氣的雙眼,已經微微眯起。

大步一跨,那修長的雪白大腿瞬間抬起,一腳將小胖踢了個狗吃屎狀。

「你想幹嘛,我會叫的!」小胖恐懼道。

「嘿嘿,你叫吧,叫破喉嚨都沒用的!」紫若晴一臉得意。

「啪!」一聲清脆的皮鞭響起。

「嗷,哎喲,我的浩然正氣臀…」小胖已經鬼哭狼嚎起來。

「嘿,居然敢在背後說姑奶奶壞話,把屁股翹起來,快點!」

紫若晴看著眼前已經一臉苦巴巴的小胖,一臉的壞笑。

「不要,士可殺不可辱,我小胖豈是那種沒志氣之人,你要殺要剮就來吧!」小胖看著紫若晴那已經眯成月牙般的明眸,心頭已經顫抖起來,卻是仍故作一臉的大義凜然。

「喲!」紫若晴瓊鼻一皺,似乎也被小胖眼前如此不畏的姿態所驚詫到了,連那已經揚起的皮鞭也一時停滯在了半空中。

小胖黑溜溜的眼珠子一看月熙兒那有些驚詫的目光,心中稍定起來,再次努嘴道:「哼,我老大要是知道你敢這麼對我,一定會替我報仇的,到時候要是將你給那個那個了,你可別怪我!」

「什麼那個那個?」月熙兒黛眉輕驟,未經人事的她,對小胖那口中的特殊詞語也是一頭霧水起來。

暗暗將自己的腰桿挺直了幾分,小胖望著眼前竟有些驚奇起來的月熙兒,忍不住笑道:「你連那個那個都不知道?唉,也怪不得,誰讓你是母老虎呢。」

「兔崽子,你說誰是母老虎?」

紫若晴輕咬嘴唇,手中皮鞭也是順勢再次揚起,驚得那小胖又瞬間面色蒼白起來。

「君子動口不動手,有話好好說!」

「啪!」

皮鞭落下,小胖蒼白的臉蛋已成豬肝色般難看。

「啊,疼死大爺我了,你這隻萬年母老虎,等我老大回來了,我就讓他把給你辣手摧花了!」

「混蛋!」紫若晴一聽到小胖如此猥瑣話語,似乎也明白了剛才的那個那個是什麼意思,不由得小臉煞紅,手中皮鞭再次揚起。

「哎呦,有話好好說…」感受著屁股火辣辣的疼痛,小胖連連求饒起來。

而回應他的,卻是那陣陣清脆的皮鞭聲。

一時皮鞭聲陣陣,伴隨著小胖的鬼哭狼嚎響徹密室之內…

烏黑如墨的海水下,已經閉目凝神許久的木辰,緩緩睜開那雙深邃的星眸。

依舊顯得有些蒼白的面容,在那海水的包裹下,顯得有些詭異嚇人。

星眸輕睜,那海底下的黑海水也瞬間波動起來;絲絲化生草毒素瀰漫著的黑海水,在成功煉化了化生草的木辰眼裡,卻是已經入不了他的法眼。

體內的武元也隨之緩緩停止了轉動。縷縷晶瑩剔透的能量精華,伴隨著木辰的血液徐徐湧入到那識海中。

「這化生草,竟如此的詭異!」

木辰感受著識海中已經滿溢的能量,心頭狂喜。

雙手緩緩再次聚元成勢,凝成一個泛著七色光芒的能量團;卻是那木辰那自名的七曜鬼爆。

淡淡的七色光芒流竄著,如今的七曜鬼爆,比起以前來,卻是多了一些不同。

「融入了化生草之毒的七曜鬼爆,不知道威力增加了幾何!」木辰嘴角輕挑,有些興奮道。

識海中已經被能量精華包裹著的白靈,感受著那有些恐怖氣息傳出的七曜鬼爆,也是驚詫起來。

「沒想到這化生草竟如此的詭異,沒能助你突破修為,卻是融入到了你的武技之中。」

「恩,也算是給我的七曜鬼爆增強了不少!帶著毒性的七曜鬼爆,只要被轟及身上,以這化生草恐怖的毒性,定是有死無生。」

感受著那已經與自己身體融為一體的化生草毒素,木辰慢慢將雙手中的七曜鬼爆散去。

同階之下,木辰堅信只要自己使出七曜鬼爆,定是讓對手毫無防守之力。只是這化生草毒素融合的七曜鬼爆,實在是詭異恐怖!連武者大能都有所畏懼的至毒,木辰怎麼樣也不想過早地暴露出來。

暗暗打定主意將化生草毒素作為自己的殺手鐧后,木辰這才平復住心情道:「也罷,修為雖然沒有突破,卻也收穫了一個意外之喜,離學院多日,我也該回去了。」

「嘿嘿,你這傢伙,全身都是毒了,以後我看還有哪個女孩子敢跟你在一起!」白靈咯咯笑道。

白靈銀鈴般的悅耳聲音,卻是讓木辰心頭一震;收起嘴角余笑,有些發愣起來。

識海中的白靈似乎也知道自己無意間觸及到了木辰那柔弱的心底,一時光芒收攏,沉入那能量精華中也不再出聲了。

木辰緩緩起身,望著周圍只有幾束稀疏光線折射而進的黑海水,心頭有些蒼涼起來。

如若不是她,自己也不會如此堅決的前來尋找化生草;

如若不是她,自己也也不會能如此耐得住寂寞在這黑海水中停留數日,只為煉化掉這能提升他實力的化生草。

佳人一笑一語歷歷在目,恍若隔昔;心中落魄無人知曉,他日我縱橫巔峰之際,定當問伊:可悔否?

PS:如果你喜歡本書,就點擊收藏一下,因為這些都會是我碼字的莫大動力! 紫星學院內,距那五年一次的學院大比已經不足數日;顯得風平浪靜的學院內,卻是突然傳出一道勁爆消息。

「你們聽說了嗎?天殿的那個陸浩南,在戰殿里已經是六連勝了啊,而且據說戰門中的人都已經有些不悅了!」

學院小道內,幾個面色狂熱的男學員,正圍站在一起議論紛紛著。

「天啊!六連勝?這傢伙是怎麼做到的?」一面色稍黑的男成員滿臉的不可置信。

紫星學院內的戰門自那王成創建以來,得到學院的同意后所舉辦的那擂台比賽,最多連勝紀錄的也不過是兩三連勝而已。

而如今自那突然回歸來的陸浩南前來挑戰之後,勢不可擋地已經連勝六場,其中還不乏比他本身修為還高的妖獸。

「我開始也不信,昨天還特地跑去看了一下,那陸浩南可真是霸氣啊,三兩拳就將一隻與自己同階修為的妖獸當場擊殺了!」一身形瘦弱的男學員,看著身旁幾個皆是一臉質疑的同伴,連忙比手畫腳起來。

身旁同伴看到瘦弱男學員的那番比手畫腳,心裡也是不由得信了幾分,雙眼露出了些許狂熱道:「走,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走,我們去看看那傢伙究竟有多強!」面色稍黑的男學員也是滿臉興奮,抓著瘦弱男子的手臂就往那戰殿趕去…

屋外冷風習習,凍得連那花草樹木都有些萎靡不振起來;而那偌大的戰殿之內,此時卻是格外一番景象。

只見那狂熱不已的學員,已經將那還在戰鬥著的擂台圍得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

陣陣鼓噪和喝彩聲在那人群中此消彼現,而在眾目注視下的擂台上;刺眼的鮮紅血液隨地可見,而妖獸的哀嚎聲,也伴隨著那刺鼻的血腥味充斥在圍牢之中。

「陸浩南加油,小弟的八百靈石可都押在你身上了!」圍觀的人群中,一個滿臉紅光的男學員正朝著那一身白袍的陸浩南喊道。

「陸浩南我看好你,快將那巨力猿幹了,明天請你喝酒去!」

圍觀人群中,各種為陸浩南鼓勁打氣的聲音一陣覆蓋著一陣。擂台之下,已經將靈石押注在陸浩南身上的賭徒們,正聲勢力竭的呼喊著。

一場勝負明顯的擂台賽,極大的迎合了那些囊中羞澀的賭徒;眼看著圍牢之中的巨力猿已經顯得有些緩慢起來的身形,賭徒們愈加亢奮起來。

擂台圍牢之下的圍觀群眾們在興奮的呼喊著,而圍牢一旁幾個負責擂台的戰門成員,卻是個個臉色如霜。

這陸浩南他們也是認識,大夥同是天殿學員,可謂也多少算是知根知底。

看著那圍牢之中消失了一段時日後,卻突然而歸來的陸浩南,幾個戰門學員也是詫異不已。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