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現在還說不說……”林凡對着黑衣槍手冷聲道。

黑衣槍手嚇得趕緊道:“我說……我說,是龍頭派我們來殺你的。”

“龍頭?聯順的萬天行?”林凡反問道。

黑衣槍手趕緊點頭。

林凡臉色難看,自己白天放了這傢伙一馬,沒想到還不知收斂,居然連夜派殺手來殺他!

差一點就連累平叔死掉,實在不可饒恕!

林凡眼中不禁佈滿了殺意。

大約過了十幾分鍾,警察和救護車都來了。

平叔立刻就被送往了醫院救治。

警察例行詢問了林凡幾人情況之後,便將屋裏的黑衣槍手全部帶走了,至於死掉的那些人,也被一一擡走。

這些都是黑幫的人,而且人證物證具在,警察自然是沒有什麼好懷疑的。

做完了筆錄之後,楊若曦三人也一同趕往了醫院,只有林凡沒有前去,因爲他要去幹掉萬天行。

有第一次暗殺,就會有第二次,萬天行這個危險的人物決不能在繼續留着了。

白天,是不方便幹掉那傢伙,畢竟他衆目睽睽的闖進去,如果萬天行死了,警察很快就能找上他。

他總不能把別墅所有的人都殺掉吧?這樣只會掀起軒然大波。

深夜,萬天行別墅大廳。

萬天行坐在舒適的沙發上不斷的抽着古巴雪茄,對面還坐着他的兒子萬天鵬。

“老爸,不會出事吧!怎麼阿飛他們去了那麼久還沒有回來?”萬天鵬內心忐忑的問道。

萬天行嘴中吐出一口菸圈說道:“急什麼,如此心境,以後我怎麼放心將聯順交到你手上?”

“是,老爸!”萬天鵬面露慚愧之色,不過內心依舊是忐忑不已。

“不用繼續等了,他們不會再回來了。”

就在這時,別墅的大廳裏陡然響起一個聲音。

“是誰?”父子倆頓時大驚,趕緊站起來四處查看。

很快,別墅的門口就出現了一個熟悉的人影,頓時嚇得父子倆猶如見鬼一般。

“你還活着?”萬天行大驚。

“就你派去的那些人,能夠殺的了我嗎?”林凡不屑的說道,看着萬天行猶如一個死人。

萬天鵬嚇得面色大驚,猶如死灰一般,對着萬天行道:“爸,我就說了,讓你不要去找他的麻煩,你偏不聽,現在好了……”

“閉嘴!”

萬天行一巴掌就是抽在了自己兒子臉上,根本就不去看這個窩囊廢。

林凡看的有趣,沒想到心狠手辣,膽大包天的萬天行居然生出一個膽小鬼。

“你想怎麼樣?”萬天行看着林凡臉色陰沉的說道。

“你覺得呢?”林凡反問。

“你想殺我?”

萬天行痕跡江湖十幾年,豈會感受不到林凡身上的殺意。

“既然你已經清楚了,你是準備自己了斷,還是讓我親自出手?”林凡問道。

“我萬天行在道上多年,什麼風浪沒有見過,想要我自殺,沒有可能,有本事你就殺了我,從此聯順將與你不死不休,讓你永世不得安寧!”萬天行惡狠狠的說道。

不愧是一代梟雄。

林凡眉頭緊皺,雖然萬天行的威脅他絲毫不懼,但是整天被聯順的人糾纏也會讓他不勝其煩。

他總不能來一個就幹掉一個吧?這樣怕是再也在香江待不下去了。

而且,楊若曦一家也會受到牽連,這是林凡不願意看到的。

不過,林凡腦袋一轉,很快就想到了一個主意。

他看着萬天鵬道:“你想死還是想活?”

“我要活,我不想死啊,求你不要殺我!”

說着,萬天鵬卻是朝着林凡直接跪了下來,下面頓時多了一灘水漬。

看到自己兒子如此熊樣,萬天行感覺丟臉至極。

自己一世英名,居然會生出一個廢物的怕死鬼。

萬天行只氣的全身發抖,一腳就將自己的兒子踹翻在地。

林凡卻是不管這對父子的打鬧,而是對着萬天鵬繼續道:“萬天鵬,現在我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如果你親手殺了你老爸,我就不殺你。”

兩人聞言,都是臉色齊齊一變。

萬天行怒道:“你簡直是卑鄙,你以爲這樣,就能離間我們父子了嗎?”

“不……我並不是離間,而是給了你兒子活命機會而已,能不能抓住機會,就看他如何選擇,你說呢,萬天鵬?”林凡突然看向萬天鵬說道。

萬天鵬心思百轉,臉色變化不定。

看到自己兒子這般模樣,萬天行心裏就是一怒,對着兒子就是一腳罵道:“你這個畜生,難道你真有這樣的想法?”

接二連三被自己的父親謾罵和怒踹,萬天鵬心就是一橫,突然摸出身上的一把槍對着萬天行的胸口就是一槍。

砰地一聲。

萬天行一副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流血不止的胸口,然後又看了看突然向自己開槍的兒子。

“你……居然真的向我開槍……”萬天行完全沒有料到,自己的兒子居然真的會這麼做。

“對不起,老爸,我只是想活着,我不想死!”萬天鵬冷酷的說道。

“你……會不得好死的!”萬天行雙眼一閉,身子緩緩倒了下去,頓時死不瞑目。

萬天鵬看到自己父親死了,心裏略過一絲悲傷,趕緊是丟了手中的槍,重新又跪在林凡面前祈求道:“我已經照你的話做了,現在可以不殺我了吧!”

“當然,我說話算數!”林凡聳了聳肩,眼中卻是藏着一抹意味深長。

直到林凡離開之後,萬天鵬才一屁股坐在地上,看到自己的父親瞪着一雙圓滾滾的眼睛看着自己,萬天鵬只感覺全身都打了一個寒顫,趕緊是將對方的雙眼給閉了起來。

第二天一大早,何德耀收到了一份不知道是誰寄給自己的優盤。

何德耀很早就和萬天行一起打江山,聯順一半的地盤都是他打下來的,所以何德耀在聯順有着相當高的地位,僅次萬天行,被人稱爲總管。

看着手中來歷不明的優盤,何德耀將他小心翼翼的插在了電腦上。

優盤裏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個視頻文件。

何德耀一臉疑惑的點開視頻,沒過一會兒就是臉色大變。

他趕緊叫來了身邊的親信道:“叫上手上的兄弟,給我去龍頭的別墅一趟。”

親信不明所以,但還是按照何德耀的吩咐,下去準備去了。

女主她只想佛系 很快,道上就收了一個消息,說聯順的龍頭居然被自己的親生兒子給殺了,隨後聯順的總管何德耀清理門戶將萬天鵬處以極刑,萬天鵬慘死,何德耀暫時接管了聯順。

對此,香江警方十分緊張,深怕會發生火拼的現象,要知道聯順可是香江最大的黑幫,光成員就有十萬。

整個香江才七百多萬,這已經差不多七十分之一了,也就是說每七十個人裏面,就有一個聯順的成員,這是多麼可怕的一個數字。

如今聯順內部發生這樣的變故,容不得香江警方心生警惕。

不過還好,他們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倒是稍微鬆了一口氣,但是還是不能讓他們放鬆警惕,

因此這段時間,外面到處都是警察,就是怕會出現意外情況。

不過這一切都已經不關林凡什麼事了。 萬天行的死並不能完全的去除林凡的顧慮,只有萬天鵬也死掉,他的麻煩纔會徹底消失,所以林凡才特意給何德耀寄了那個錄音筆。

裏面清楚的記錄了萬天鵬是如何殺害萬天行的。

從一開始,林凡就沒有打算放過萬天鵬,一個連自己父親都敢殺的人,這樣的人他不敢留着,所以當萬天鵬開槍殺死萬天行的時候,正好是被林凡給偷偷錄了下來。

如今所有的事都已經平息,林凡總算是可以徹底放鬆下來。

至於聯順誰當老大,這和他又有什麼關係,只要不來找他的麻煩就行了。

“平叔!你好些了沒有?”

第二天下午,平叔才清醒過來,林凡就第一時間去看望了他。

因爲林凡的及時救助,平叔被送到醫院去除子彈之後,總算是保住了性命。

對此,楊家所有人都對林凡感激不已,特別是楊若曦的母親,簡直差點就將林凡當神給供着,那種神奇的手段至今還讓她很是感激不可思議。

病房裏只有楊若曦的母親一個人守着,因此餐館不得不暫時歇業。

而楊若曦和楊小弟一個要工作,一個要上學,自然是沒辦法看着店裏。

“好多了,我聽若曦她媽說了,這次大難不死,多虧了有你。”平叔感激的說道。

“沒什麼的平叔,這是我應該做的,你這麼說就跟我太見外了。”林凡趕緊說道。

之後兩人又說了一會兒話,平叔這才又閉上眼睛再次睡了過去。

於此同時,東海。

“你真的做好決定了嗎,小夢。”夏雲龍看着自己的女兒愛憐的問道。

“嗯!”夏夢點了點頭,憔悴的臉上滿是堅定。

段飛活着的時候,她沒能讓世人知道她纔是他的妻子,如今段飛不在了,她想在所有人面前公佈兩人的關係。

這是生前林凡最想要的事情,夏夢一直都知道,只不過之前心結還沒打開,後又被諸多事情纏繞,才一直沒有機會去做這件事。

現在無論如何,她都要放下所有的事情,將林凡生前一直以來的願望給實現。

所以,她想重新舉辦一次婚禮,在世人面前隆重宣佈。

夏雲龍嘆了一口氣,“既然你已經決定了,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無論你做什麼,爸爸都一定會支持你的。”

“謝謝爸!”夏夢感激的說道。

婚禮直接就在三天之後的一個教堂舉行,很多人都收到了請帖,包括和林凡有過交集的女人。

徐曉婉、謝思思、方芳、戴夢妮、陳倩、林詩雅,就連和夏夢從來都未曾謀面的樑紅英也收到了請帖。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