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現在的柯望,只是一個空架子,出去作為「大殺器」的「雷大爺」和保命的「玉二爺」之外,他甚至比一般的金丹期修真者還要弱。兩個「瞬移術」就能讓他累著了,可見他的本事有多虛了!

「你到底是誰?」柯望把氣喘勻乎了,終於想起來自己還沒來得及問對方的來歷。

「一線天」的懸崖邊上,蕭峰帶著一隊士兵,冷冷地注視著懸崖底下的柯望,神情癲狂,嘴角掛起了復仇的獰笑。

「強兒,為父今日就要為你報仇了!哈哈哈哈……」

周圍的士兵皆是打了個冷顫,都有些頭皮發麻,對於這位傳說中的「孤狼」以及那些關於他的傳說,他們本來就都有些害怕。尤其是如今瘋狂狀態下的蕭峰,更是讓他們從心底里發寒。可以的話,他們真不想在這匹「瘋狼」的手下做事,不過軍令難違,他們也沒有辦法。

柯望眼尖,沒花多少功夫便找到了蕭峰他們的身影。

居高臨下,氣勢如虹。仰攻,與我不利。

柯望立馬得出了結論,上去!

他立刻騰空而起,運氣直上,向著懸崖處衝去。

可是蕭峰在這兒恭候多時,好不容易才取得地利之便,會那麼容易就讓柯望如願嗎?

「放箭!」

隨著蕭峰一聲令下,柯望便又被萬箭齊發給逼了下去。

這條華容道,太過險峻,不突破這包圍網,簡直就是寸步難行! 聽到這話,蘇薇兒猛地緩過神來,睜大雙眸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陸少宸只是挽脣一笑,笑的風花雪月般的迷人。

蘇薇兒瞬間反應過來,就要起身,瞬間紅透的臉頰。

但是剛掀開被子就要起身,突然腰間一股力道,戰南玦伸手將蘇薇兒摟在懷裏。

蘇薇兒頓時一驚,“你幹什麼?鬆開我?”

男人埋首在蘇薇兒的脖頸窩之間,呼吸的氣息如數鋪灑在他的臉頰之上。

“這麼急着起來,是想睡了我就不認賬了!”極具調戲的話。

聽到這話,蘇薇兒不爽道:“到底誰睡了誰?臭流氓鬆開我!”

但是陸少宸完全沒有要鬆手的意思,“好吧!那是我睡了你,以後我負責就是。”

蘇薇兒瞪了他一眼,“誰要負責?”

“我不負責,誰來負責?”沒好氣的反問道。

蘇薇兒盯着他沒有在回話,看着男人還不鬆手,揚聲道:“你到底還要賴到什麼時候,沒有聽到寶寶的聲音嗎?”

說着。

陸少宸起牀,伸手直接將牀上的女人打橫抱在懷裏。

蘇薇兒一驚,“你……”

這樣坦誠的相對,蘇薇兒真的尷尬的要死,“你做什麼,放我下來?我沒穿衣服?”

陸少宸邁開長腿下牀,“穿什麼衣服?昨晚又不是沒看過。”

到最後,陸少宸抱着女人一起沐浴洗澡,算是經歷鴛鴦浴。

即使蘇薇兒有反抗,但是這個男人完全沒有任何理會這個女人的意思,該做什麼還是做什麼。

只是強忍着自己沒有和她浴室玩了。

最後給她穿戴好。

蘇薇兒坐在衣帽間內的沙發上,就看着男人穿戴整齊,又是一副衣冠楚楚俊美正經的模樣,實則就是一個大流氓。

陸少宸一回頭看到盯着自己看的女人,一笑走上前,伸手將女人摟起。

“怎麼?你男人帥的讓你移不開眼了!”

“……”

蘇薇兒瞪了他一眼,“你少自戀了,誰看你移不開眼了?”

“不是你還有誰?”狡黠一笑。

蘇薇兒一拳頭揍在她胸膛之上,罵道:“臭混蛋!”

“好了!今天送你和寶寶去馬爾代夫度假!”

話落,蘇薇兒一驚,睜大雙眸詫異疑惑盯着陸少宸,“你這話什麼意思?”

只聽到陸少宸解釋道:“等你回來之後,一切都會解決好,你也會見到你的父親平安。”

聽到這話,蘇薇兒睜大雙眸怔怔看着陸少宸,一時之間沒有明白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不用出庭?”

“不用!我說了,等你回來之後一切都會解決好,你好好陪着寶寶,所以你也不用操心操力,只需要好好放鬆心情,陪着寶寶,會有人隨同你們一切前去。”

蘇薇兒就這樣看着這個男人,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好半晌,開口道:“我真的不用做任何事情?”

“不用!我想我還沒有必要讓我的女人勞心勞力!”

我的女人四個字無不是刺激着蘇薇兒的心一怔一怔的。

“下午四點的航班!你們先過去!這邊事情處理好之後,我會過去接你們,回來之後你一定會看到你想要的結果。”

聽到這話,蘇薇兒也不知道如何拒絕,只是點頭恩了一聲。

“走吧!”

隨後陸少宸摟着蘇薇兒離開臥室,到了樓下,寶寶正坐在地毯上玩玩具,一看到爸爸媽媽,忙的起身跑過去,激動的喚道:“粑粑媽媽!”

寶寶衝上前就抱住了蘇薇兒的大腿,蘇薇兒微微彎身撫着寶寶的小腦袋。

“寶寶吃午飯?”

寶寶揚首看着蘇薇兒嘟囔道:“寶寶吃過了!寶寶剛剛敲門,粑粑和媽媽都沒有理寶寶。”委屈的小模樣。

聽到這話,蘇薇兒一怔的尷尬,揉着小東西的小臉蛋:“抱歉了寶寶!剛剛睡着了沒有聽到!”

即使是誆騙一個小孩子,說道這話都沒什麼底氣。

寶寶倒是很相信這話哦了一聲。

吃過午飯之後。

陸少宸給寶寶解釋了一遍要和媽媽一起去旅遊,寶寶當然同意,只要和媽咪在一起,去哪裏都一樣。

僕人收拾好了兩人的行禮,蘇薇兒也準備好自己的東西。

臨走之前。

蘇薇兒問了一句,“你說的真的可以做到?”

陸少宸伸手將女人抱在懷裏,“你覺得我會騙你?”

蘇薇兒沒有說什麼,只是道:“那我就相信你這一次!”

“不是這一次,是永遠都要相信我。”

蘇薇兒擡眸看着這個男人。

四目相對,目光看着都是那般溫和的迷離。

驀地,只見陸少宸緩緩垂首,蘇薇兒彷彿被一股魔力在誘導着一般,只是等着男人。

只見脣瓣緩緩覆蓋在女人的薄脣之上。

感受到這溫柔的溫度,蘇薇兒似乎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去拒絕,身體本能的意識彷彿受到誘導了一般,迴應着男人的深吻。

但好巧不巧這時,門突然被打開,伴隨着寶寶激動的聲音喚道:“粑粑!媽咪!” 「閣下究竟是誰?我與你無冤無仇,為什麼你要苦苦相逼?」

柯望被劈頭蓋臉一通亂射給逼得進退不得,狼狽不堪,心情無比鬱悶,隨即發泄一般地大聲問道。

原本柯望也不指望能得到對方的回應,剛才的問話對方也沒答,擺明了是要將他往死里整!

不過就在柯望問話之後,從斷崖處卻傳來了一聲滿含慍怒的冷笑:「無冤無仇?不一定吧!你個殺千刀的烏龜王八蛋!」

我不想五五開 柯望循聲望去,只見一鶴髮童顏的老者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憤怒,對著自己高聲喝罵。

「閣下是何人?我與你素未相識,你為何要在此設伏害我?」

自從那老者登場之後,柯望全身的肌肉都在顫動,本能的感應到了危險,身體里原本乾涸的仙氣竟然又有了爆發的趨勢。這個老者,是個高手,而且絕對不簡單!

蕭峰悲涼地看著柯望……不,準確的說,他是透過柯望看他那已經死去的兒子。

蕭家秘術第二式,「心魂印」!

只要是點過「照命燈」的蕭家子弟,在其身死之時,都會在秘術的牽引下於仇人身邊潛伏一點魂魄殘片,是為「心魂」。心魂對受術者無害,也不易被人察覺,乍看之下就是一個無用的法術。其實卻是蕭家用以追查仇人身份的必需手段。配合蕭家先祖傳下的另一種秘術「魂引歸」,便能夠場景重現,在施術者眼中重現那個慘死的蕭家子弟臨死之前的情形!

這就是鐵一般的證據!眼前的這個修真者,絕對就是殺害蕭強的兇手!

蕭峰的眼睛開始發紅,熟悉蕭峰的人都知道,這是蕭峰狂怒前的徵兆。周圍的士兵都見識過蕭峰的手段,看情形不對勁,馬上有多遠跑多遠,將蕭峰一個人留在了斷崖之上。

柯望見此良機,立刻又想離開,不過馬上他就熄了這份兒心思。

蕭峰引弓一箭襲來,其中蘊含真氣,勢如破竹,力貫千鈞。對於這一箭,柯望不敢硬接,擦著身子險險避過。

「砰」的一聲巨響,在柯望身後的石壁上炸響。柯望回頭看了看,暗自吞了口唾沫,那堅硬無比的石壁居然被這蘊含真氣的一箭炸出了一個一人多高的大洞!

這速度,這力道,RPG火箭筒也不過如此啊!

柯望毫不懷疑,自己只要敢背對著這個老者,他就絕對敢拿著這箭給自己開瓢!

他什麼時候招惹了這麼一號煞星了?

「前輩,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您先把箭放下,有話好好說好嗎?」

柯望有些慫了,他沒辦法不慫。任誰被一支足以給山壁開洞的箭指著頭,都沒辦法不慫。

蕭峰怒極反笑:「好,便讓你死個明白!我便是蕭峰,蕭強的父親!」

好了!柯望明白了,殺了小的,來了老的,人家來尋仇來了!

「前輩!是令郎對晚輩窮追不捨,晚輩實在是逼於無奈這才下了狠手,您不能不講理啊!」柯望想要為自己申辯。

可是蕭峰這次是來尋仇的,不是來講道理的!

蕭峰的回應,便是又一箭「RPG火箭筒」,擦著柯望的頭髮在他頭頂炸裂,激起的碎石打在柯望後背,巨大的衝擊力將他往前推了好遠。

柯望十分無奈,殺子之仇,不共戴天,今天這一場仗看樣子是一定要打過才行了!

蕭峰居高臨下,佔有地利之便,還有數百個士兵幫手,怎麼看都不是柯望所能夠應付的。

蕭峰一箭接著一箭,將柯望周邊炸了個遍,就是沒有炸到柯望人身上去。

他不是不能,而是不想。復仇,要慢慢來才好!他的兒子被眼前這個修真者用雷系法術劈死,凄慘無比。他便要這個修真者在驚慌恐懼中死去,比他兒子的死法凄慘百倍!

蕭峰眼中的瘋狂更甚,並且渾身上下都冒起了濃濃的黑氣。

他入魔了!

一個正常的蕭峰就不是柯望能夠應付的了,更何況他還入了魔!

炮灰女配二嫁攻略 https://ptt9.com/20681/ 柯望左躲右閃,被折騰得狼狽不堪,可又毫無辦法,上是上不去,退又退不了,進也進不得。他就像是肉夾饃里的肉一樣,被饃夾住,無處可逃!

那些隨蕭峰前來報私仇的士兵,都面露不忍之色。殺人不過頭點地,蕭峰如此折磨柯望,著實是太過殘忍了。

不過蕭峰是不會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魔之所以為世人所懼,就是因為他沒有人性。

蕭峰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都離他而去,他對這個世界也沒有什麼可以留戀的了!不如就入魔,毀滅世界好了!

魔道便是無情道,入魔之後,便意味著他不再是人。除了入魔之時所許下的心愿之外,他的心中便只剩下殺戮與毀滅!

而蕭峰的心愿,便是要為親子報仇!越是殘忍,越是瘋狂,便越是能夠愉悅他那顆已經失去人性的心臟!

柯望並不是沒有一拼之力,「雷大爺」今天還沒有出動過,憑它的力量,可以輕易的將蕭峰轟成渣渣!

可是威力再大的法術,打不中也是白瞎!柯望現在最主要的問題,還是仰攻,打不著啊!

「難道今天,我就要死在這兒了嗎?」柯望心底的悲觀情緒在慢慢蔓延。

陷入絕望之中的柯望索性放棄抵抗,任憑蕭峰的利箭射中自己。

「砰——」

利箭帶著巨大的衝擊力,在一瞬間就將柯望的仙氣屏障擊得粉碎,狠狠的扎進柯望的身體里。而且它還余勢未減,帶著柯望的身子倒飛出去,將柯望直接釘在了石壁之上!

柯望被利箭直接在肩膀處開了個窟窿眼兒,箭矢上附著的真元力,如烈火一般,順著那個窟窿眼兒侵略進柯望的身體,與柯望體內的仙力進行生死搏殺。

自長白山之後,這是柯望第一次感覺到疼痛的滋味兒。原來痛苦,是那麼讓人難受!

「結束了嗎?原來你就只有這點本事!」

柯望放棄了抵抗,蕭峰也就玩膩了。他從斷崖處一躍而下,於空中漫步,緩緩墜落到柯望面前。

「臨死之前,我容許你向我懺悔!」

柯吐出了口中的淤血,虛弱地問道:「我為什麼要懺悔?」

「你殺了我唯一的兒子,難道就沒有一點愧疚嗎?」蕭峰冷酷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痛苦,那是即將成魔的他,僅存的人性。

柯望在這時忽然笑了起來:「當你舉起屠刀時,必然死於屠刀之下……殺人者,就要有被殺的覺悟!這個道理,你不懂嗎?」

蕭峰閉上了眼睛:「所以,你也要有死的覺悟!」

「你以為你這樣就算贏了嗎?」柯望的左手忽然爆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對不起,我還不想那麼早死呢!」

「轟——」 「轟——」

劇烈的爆炸造成斷崖的劇烈崩塌,大塊大塊的石頭自斷崖上墜落下來,在一瞬間就將這本就狹小的道路堵得嚴嚴實實。

快穿之大佬請認真 斷崖上的士兵也被這突如其來的爆炸搞得慌了手腳,好在先前他們因為害怕蕭峰發狂,跑得遠了些,除了幾個倒霉蛋在逃跑過程中扭傷了腳之外,就沒有什麼人員傷亡了。

相比起斷崖上的那些士兵,斷崖下的兩個人,情況就不是很樂觀了。

他們正處於爆炸的最中心,受到的衝擊力最大。而且爆炸還引起了斷崖崩塌,一大堆亂石淹沒了他們的身子,將他們埋在裡面,形成了一座高高的「墳塋」,二人皆是生死不明。

等到震動完全停下之時,原本的「一線天」變成了「十絕天」。華容道,徹底廢了!

士兵們壯著膽子,下去尋找蕭峰。他們本是隸屬於日瓦丁的精兵,被他們的領主哈蒙庫克指派給蕭峰使喚。如今蕭峰生死不明,他們回去之後就沒法兒交代的。

生要見人,死要見屍,總之不能就這麼空著手回去!

哪知道就在這些士兵下去挖掘的時候,一陣熱浪突然從他們的腳底快速地竄上來。原本平靜下來的地面也開始「隆隆」作響。

這些士兵還以為這裡要二次崩塌了,一個個忙不迭地撤離,生怕自己也像蕭峰一樣被埋在裡面。

可他們還沒跑出兩步,忽然兩腳一軟,整個人撲倒在地上,就這麼不動彈了。

一個兩個還可以用腳軟跌倒來解釋,一大片一大片的撲街就很不正常了!

領頭的兵將血氣要比普通士兵強些,掙扎著連滾帶爬逃脫出這片詭異的地方,回頭看了一眼,險些要將自己的魂兒都嚇飛了。

那些倒下的士兵全身的氣血都被不知道什麼東西給吸走了,整個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地乾癟下來,就好像在一副骨頭上麵包了一層皮,別提有多瘮人了!

「惡魔!是惡魔!」

如此殘忍詭異且讓人難以理解的怪事,讓死裡逃生的眾人都感到一陣頭皮發麻,也只有用「惡魔的力量」才能夠解釋這如同鬼蜮一般的場景。

原本被散落的石塊封堵住的「墳塋」在這時忽然開始下陷。一股磅礴澎湃而又陰鬱詭譎的不詳氣息自下陷的那個洞口散發出來,讓人望而生懼。

這些士兵方脫大難,一個個驚魂未定,見到這麼詭異的洞口,第一反應就是要離得遠遠的,千萬別靠近它!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