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現在心念能夠控制這下品法器的爐子,李向南決定嘗試一下練習固元丸的煉製。

將丹爐放置在那台小石爐上,開始用陽火淬燒加熱,李向南將丹爐封蓋揭開,將那些配比好的材料放入進去,然後便控制陽火的火候開始煉製。

只不過這是李向南第一次煉製丹藥,而且這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煉丹,初次練習,對火候的控制,以及成藥的引導並不熟練。

沒過一會兒,李向南心神就感應到那爐子里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爆裂聲,顯然是煉製失敗了。

將下口打開,只見一股刺鼻的煙霧從丹爐中排出,漸漸化為一股黑灰散落,連藥渣子都沒有剩下。

這顯然是火候控制太過了,連成藥引導這個過程都沒有進入就已經失敗了。

煉丹最講究的一個是火候控制,火種的選擇,另一個就是材料的配比,材料的品質,還有煉丹技巧、成藥引導等等。

只不過李向南目前是新手,才開始接觸煉丹製藥,只能從最基本的煉藥術開始,想要正式學習煉丹術,就必須能夠掌握煉藥術的精髓,藥性成份的控制與配比、火候掌握,以及成藥的控制……

總之,只有等煉藥之術精通打好基礎以後,再來進行煉丹術的學習煉製,才會事半功倍。

這就跟李向南練習煉器術的過程是一樣的,先是從最基本的煉化制器法開始,掌握技巧與方法,有了經驗后,再逐漸練習提升成功率。

所以首次煉藥失敗,早在意料之中,李向南總結了下失敗的原因,便開始進行第二次的練習。

不過這煉藥術的難度顯然比煉化制器法,以及制符術要大許多,就好比丹爐之中藥物被煉化以後的成液融合問題,每一個細節都要慎之又慎,藥液成份配比也不能有差錯,稍有失誤,那麼就有極大的可能會失敗。

甚至,有的時候雖然這些個過程都能夠順利進行,但因藥性成份上多方因素的影響,會使藥物的藥性發生變化,即使成功煉製出來,或許已經不再是固元丸,也有可能是一種致命**。

煉藥術在煉丹之術當中是最基礎的內容,也是每個修真新手必然要學習並熟練掌握的一門基本功課。

李向南初次接觸煉藥術以後,他在實際學習煉藥操作與熟練的過程中,就能夠對這門功課有一個更深入直觀的認識。

他覺得這門功課的專業性非常強,甚至比那基礎的煉化制器法,以及基礎的制符術的難度都要大一倍。

尤其是煉藥的過程,即使是那些材料都是事先按藥方進行過了配比,但想要使他達到固有的功效,就必須要做到按藥方熟練控制藥性成份的融合,不能偏多,也不能偏少,還要掌握火候控制,成藥的引導……等多個步驟,任何一個步驟都不能馬虎大意。

因這些步驟都是環環相扣的,同時也更加耗費心神,就必須細心謹慎,若是煉藥失敗倒罷了,即使勉強能成功,那煉製出來的藥物極有可能藥性就會發生未知的改變,變成**也嘗沒有可能。

所以,這煉藥的過程,比起基本的煉化制器法來說,更為繁瑣耗神。

目前,李向南消耗了大量的心神來練習,已經連續失敗了七八次了,沒有一次能夠成功,但他並不氣餒,依然在失敗中總結經驗,繼續練習。

直到精力幾乎耗盡,靈力真氣也快要消耗一空,李向南堅持練習到了第十次時,這才終於成功了一次。

一次成功的經驗,來的非常的不容易。

李向南心境依然平和,雖然連續多次的失敗,已經讓他疲憊不堪,但有了這次成功的煉製,能夠從中獲取總結來的成功經驗,倒讓他精神一振。

心神一動,將那顆煉製成功的藥丸取了出來打量了一番。

只見這顆藥丸形狀並不太規則,微微有點扁,表面光澤也有些黯淡,甚至微微有點粗糙,賣相併不好看,不過聞起來,倒是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再回顧下《開物典藏》之中煉藥術中關於固元丸的特徵與功效介紹,根據他成藥之後的色澤,氣味、藥性等特徵來判斷,李向南這次成功煉製出來的藥物,可以說勉勉強強達到固元丸最低的標準。

也就是說,這枚首次煉製成功的固元丸,最多只能勉強發揮真正固元丸的七八成功效。

嘴一張,李向南將那枚固元丸扔進口中嚼豆子一樣服下,只感覺那藥力發揮以後,一股熱流迅速開始湧向全身,並化成一股血精之氣開始滋潤著他的身體。

甚至,服下這顆固元丸后,李向南感覺本是疲憊的身體漸漸開始恢復,並且氣血旺盛,脈絡順暢,機理功能也有所強化,就是飢餓感,也消除了幾分。

雖然只有七八成的功效,還暫時達不到固本培元的效果,但其養氣補血,滋補健身的功效卻能夠很好的發揮出來,並沒有太多的藥性殘餘副作用。

有了這次成功煉藥的經驗,李向南也沒有再繼續練習。

他詳細地將多次煉製失敗,以及這次成功的經驗進行了總結記憶了下來后,便將丹爐收了起來,盤坐起來開始恢復丹田真氣的修鍊。

待到真氣恢復個差不多,再休息進食,然後繼續練習製藥。 山中修鍊無歲月,一眨眼一個月就過去了。

山洞之中,李向南頭頂懸浮的古塔依然在保持著與李向南吐納天地靈氣的經脈九竅同步修鍊的頻率。

用了一個月的功夫,當李向南將全部的製藥材料以及煉器材料用完以後,感覺到丹田真氣也恢復到了飽和狀態,就是第一條經脈之中九道靈竅也有真氣流轉,漸漸形成小氣漩之後,這才緩緩地收功停了下來。

山洞周邊的天地靈氣並不是很充足,李向南在每次真氣消耗以後,恢復的比較慢,即使再花費大量時間補充並積累,丹田真氣也一直就沒有達到過巔峰狀態。

因身體機能維持需要大量進食,他最大能夠承受的飢餓極限也就是七天不吃不喝。

縱然中間服了兩枚固元丸,可以抵上近十天左右的食物進補量,但他只煉製出了三粒,就是帶來的乾糧,因他的食量需求奇大,也在這一個月中全部消耗一空。

經過這一個月連續的對煉化制器法,以及煉藥術的練習,經過四十次的大量練習,李向南在制器上的成功率明顯有所提升。

只是在煉藥術上的練習,就有些差強人意了,二十幾次的練習,李向南也僅成功煉製出了四粒固元丸,其中三粒還被他當進補的藥物給吃掉了,只留下了一粒備用。

不過吃掉了三粒固元丸,使李向南的血精之氣非常的濃烈,體質明顯得到一些強化,無論是身體的力量、速度,以及臟器的機理功能,都得到了顯著提升。

尤其是李向南的皮膜筋肉得到了淬鍊強化之後,當他拳頭握起時,肌肉堅硬如鐵,雖然還達不到刀槍不入的地步,但韌性非常的強,在他隨便揮出一拳時,都能夠感覺得到這一拳帶出的勁氣。

體格上的增強,多要歸功於那幾粒固元丸的輔助功效,再加上李向南在聚靈境的修鍊,本質也是不斷在淬鍊強化身體,所以這次一個月的閉關,效果非常的顯著。

雖然他體內丹田的真氣幾乎達到飽和,第一道經脈之中的九道靈竅也有一股小氣漩,距離達到峰巔狀態還要繼續進行修鍊積累。

因為李向南的體格得到不斷強化,他的第一道經脈也進一步得到了拓展強化,即使沒有達到峰巔,但也能夠勉強達到衝擊聚靈二重的最低條件了。

所以李向南打算接下來就開始實施他心中盤算定好的下一步修鍊計劃。

簡單地將陰煞葫蘆與龍虎天心爐祭煉了一番,祭煉完畢后,將陰煞葫蘆與古塔收了起來,只是看著那件足有籃球般大的龍虎天心爐時,李向南倒是想起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於是拿出古塔托在手掌心,心神與古塔感應相連后,神識注入到古塔之上后,發起呼喚道:「鬼帝前輩……」

只是古塔中卻並沒有發來陰冥老鬼的回應,這老鬼不知道在幹什麼。

李向南皺了皺眉頭,再次呼喚陰冥老鬼。

但見還是沒有反應,李向南對這老鬼也沒了多大耐心,便道:「既然你這老鬼這麼喜歡呆在古塔里發獃,不想與人交流,那以後就不要再聯繫我了……」

這下子,老鬼終於有了回應:「小子,知道打攏朕的清修,使朕對一項秘法的研究中斷,是件罪孽深重的事情,是要受朕抽魂點燈的懲罰的……」

「別說這些沒用的,我有重要的事找你……」

陰冥老鬼有些懊惱與無奈,道:「朕討厭小孩子,真是麻煩,有什麼事快說?」

李向南道:「我這裡沒有儲物袋或儲物戒等這一類的空間存儲類的法器,你有什麼方法能讓我把隨身上的重要法器隱藏起來隨身攜帶?」

陰冥老鬼聽了之後,不禁鬱悶道:「若這破地方有其它修士存在,你直接搶一件,或者是到一些集市兌換購買一件回來倒也方便省事,可這該死的流放之地什麼都沒有,這空間存儲一類的法器還真是不好弄,而想要自己煉製的話,就必須要對空間力量有所領悟,同時還要熟練掌握空間禁制,或者是空間法陣的應用。

最主要的,這空間存儲類的法器煉製,對修為境界的要求也很高,最低也要金丹修為,以你這小廢柴目前的修為,自己煉製根本不可能實現。

雖然此寶塔奧秘無窮,只要你能祭煉激活寶塔的第一層,倒也可以用以寶塔空間暫時作存儲重要器物之用,但聚靈三重也只能勉強祭煉寶塔,能否在開啟這層空間後為你所自如控制使用還是未知之數!」

李向南當然清楚,這古塔祭煉要求的最低修為也要聚靈三重以上,即使他能成功祭煉此塔,並能夠開啟寶塔一層。但聚靈三重的修為也僅僅只是能夠開啟寶塔,想要隨心所欲往古塔空間裡面存放東西器物,恐怕還是很困難的。

陰冥老鬼深思了好一會兒,道:「既然弄一件儲物法器如此困難,朕倒是想到了一種鬼道之中偶爾會有用到的一種鬼藏之法!」

「鬼藏之法?」

李向南道:「那這種方法既然連鬼修都很少用,應該也有些弊端?」

陰冥鬼帝道:「是的,這驅鬼藏物之法,是藉助鬼仆的魂體特性,將相關物品藏於鬼仆體內,也能達到隱藏攜帶的目的。

只是這種方法有幾個弊端,那便是鬼藏的器物若是對鬼物有很大克制,這會嚴重傷害鬼仆,同時也會對所藏器物產生反噬。

更甚至,若是法寶主人的神魂烙印不夠強大的話,時間一久,烙印會漸漸被鬼仆侵噬磨滅,會降低法寶的功效。

所以這種鬼藏之法,是迫不得以之下才會被修士偶爾使用的方法,鬼藏低等法器或法寶一類的物品倒沒什麼太大關係,像丹藥與靈草這一類根本不行,這會被鬼仆無意中吞噬掉。

另外,如果鬼仆被消滅的話,這不單會讓飼主神魂受損,就是鬼藏之物也會受到損傷,如果你有需要隨身攜帶,但並不太過重要之物,倒是可用此法,否則還是不要輕易使用,還是等你有了使用寶塔一層空間的能力以後再說!」

……

ps:春天老弟,評價別整三星啊,本來本書關注度就低,投評價票打賞的不多,弄三星拉低評價,你這是挖坑讓老徐跳的節奏啊,別的兄弟誰有評價票?給幾個五星!

……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農民的定義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上次在章節中已經解釋過了,以後不再過多贅述,另外求收藏,推薦票!

……

在沒有儲物法器的前提之下,陰冥老鬼所提到的那鬼藏之法,確實也是一個攜帶型的儲物方法。

怪不得連鬼道修士都很少使用,他的幾個弊端對所儲物品,尤其是法寶類的物品來說,確實能夠帶來很大的影響。

尤其是李向南的那尊古塔,陰冥老鬼非常強烈反對李向南使用鬼藏之法存儲的,李向南想了想,也確實不能這樣來干。

畢竟李向南還沒有真正的祭練過古塔,並沒有成為古塔真正的主人,若使用鬼藏之法的話,確實存在許多的不利因素與弊端。

不過好在古塔和那件陰煞葫蘆的體形並不大,完全可以貼身裝在口袋裡的,而對於那件龍虎天心爐,必要的時候,倒是可以用鬼藏之法掩飾一下。

若李向南不出門遠行,那煉丹爐便可以放在這山洞之中,山體縫隙有小困殺陣,一般人極難進來並發現山洞。

而山洞中再有那白蟒看守,會非常的安全。

不過這門鬼藏之法可以在一些緊急的情況下當作一門臨時方法來使用,以防萬一還是非常有必要的。

所以李向南便讓陰冥老鬼傳授了鬼藏之法。

此法應用起來也並不困難,首先便是要對鬼仆能絕對的控制,而且鬼仆的忠誠度也必須很高,主要是為了避免鬼仆依據本能將其所藏之物吞噬掉。

而這兩個條件對李向南與陰冥老鬼這等掌握了噬靈**的人物來說,達成起來非常的輕鬆簡單。

在陰冥老鬼傳授了此法之後,李向南便嘗試了下。

他用陰煞葫蘆將裡面蘊養的鬼仆放了出來,然後用噬靈**,幫這隻鬼仆又簡單地凈化了下靈核。

顯而易見,這隻鬼仆被再次凈化了一次靈核之後,讓鬼仆受益匪淺,對李向南的忠誠度幾乎已經爆表。

在這個前提之下,李向南又將那龍虎天心爐祭了出來,運用鬼藏之法,心神控制著鬼仆緩緩地將那龍虎天心爐收入鬼體之中。

當那爐子被收入鬼體之中以後,李向南立即控制著鬼仆對那精神烙印進行識別感應,因鬼體靈核之上也有李向南的神魂烙印,所以鬼仆絕對服從並執行李向南的命令,並不敢吞噬那龍虎天心爐。

收進肚中后,鬼仆就彷彿變成了一隻大肚鬼一般,腹部之處脹鼓鼓的。

李向南又放出了點精血與陰煞之氣給他吸食之後,鬼仆的體形會壯大幾分,待到能讓他維持住以後,就再也看不出鬼仆的腹內藏著一件龍虎天心爐了。

將這爐子藏進鬼仆腹內后,李向南又試著發布了命令,讓鬼仆將爐子吐出來。

鬼仆絲毫沒有遲疑,魂體微微一縮,那龍虎天心爐就被吐了出來,李向南手一招,爐子就飛到了手中。

感應了下爐子之中的神魂烙印,因為鬼仆所藏的時間並不長,所以天心爐也只是受到了一點點微乎其微的影響,幾乎可以忽略。

再次祭煉了下爐子,加深了爐子中的神魂烙印后,李向南又試著用鬼藏之法,很順利地就讓鬼仆把那件爐子收到肚腹里,然後再吐出。

見這種方法確實還不錯,關鍵時刻完全能用得上,李向南只試了兩次,就沒有再試。

將這隻鬼仆收進了陰煞葫蘆里繼續滋養著,那龍虎天心爐他也並沒有打算帶在身上,就放在山洞之中讓白蟒看守。

收拾了下,李向南也沒有在山洞之中多作停留,就出了山洞。

才從山縫中出來,就只覺寒風呼嘯,山中已是一片白雪皚皚。

空氣非常的乾燥寒冷,天空也有些陰沉,一縷縷、一片片碎小的雪花在山間飄蕩著,給整座隱霧山換上了一層銀妝。

下了山,鄉村的田間道路上也覆蓋著一層薄薄的積雪,甚至寒風吹過,就會露出乾燥的土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