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王府的廚房雖然也不差,但其實並不如沁夫人那邊的廚房,好歹那邊的都是百年老灶,而王府這邊顯然是新灶,所以陸錦依充分了解熟悉後邊隨著王越離開,暫時還沒有手癢想立刻發揮的心思。 「我都說,我不是他老……」

「老婆,我知道錯了,求你原諒我吧!你惱我打我都是應該的,我之前這樣對你,你要打就打吧,不過打完我之後,就要原諒人家了。來吧,快來打人家吧!人家絕對不會還手的巴拉巴拉……所以,老婆,你原不原諒人~家~嘛~~」

甜圓圓從剛開始的風中凌亂到石化,到被噁心得雞皮疙瘩,最後因為極力忍著要胖揍他一頓而全身顫抖,本以為他會就這樣住口,可是某人最後居然以一副弱受撒嬌狀地對著甜圓圓發爹,生平最討厭不男不女的娘娘腔不停對著某一個人發爹的甜圓圓,終於在他最後一個「嘛」字,緊繃的神經崩斷了。

「給我閉嘴--死娘娘腔!」但見甜圓圓右手拿著摺扇,以排山倒海的力度,精準地對著那張讓她想用宇宙最強502膠水給粘上,狠狠地扇過去,男子如同一個被認出去的保齡球,撞到一片人人群后才停止滾動。

好彪悍的女人!

在場的警察倒吸一口氣,由原本的鄙視馬上變成……傾慕。

沒有辦法,這就是星際,在一切以武為尊的世界,除了聯邦法,一切都是強者說話了算,可是聯邦法歸根到底也是站在頂端上的強者制定出來。

「夫人,你家那位太弱了,不如和他離婚直接選擇我吧!」警察A當場向她求婚了。

「滾開,還離婚什麼的你簡直弱爆了,小姐,我不介意和你來婚外情,選擇我吧!」警察B推開A,大膽地對著他宣言道。

甜圓圓還沒有喘過氣來,就被一群餓狼般的警察團團圍住,聽著那不著調的求愛宣言。

在一旁的小甜芯,整張小包子臉都揍起來了,十分不滿地看著手上的向日葵手環,帶著手環的小手環,死命地往外甩,好像這樣就能甩開纏著自己的小葵。

都是你,幹嘛吐這麼厲害的紙扇子給媽咪,只是輕輕一打了一下,就把那個身上好好聞的怪蜀黍給扇飛看,害到媽咪現在被野獸們圍住了。快給我想辦法,想辦法啊!

原來咱們貼心小棉襖,看到自家媽咪一臉想揍人的忍隱模樣,聯想到早前因為實力不夠被怪蜀黍掐脖子,於是想說讓小葵吐一些厲害的武器幫助自家媽咪找回一些場子的想法,於是就威逼附在她身上的小葵吐厲害的武器給她,再於是就有以上的場景。

再再於是為什麼小葵會有厲害武器?

人家是黑洞葵,黑洞!懂不懂?就是專門吸垃圾……吸進去就不能出來的那種。

在小甜芯和小葵較量的時間,我們將鏡頭轉向甜圓圓這邊。

正當甜圓圓不知所措如何應對面前如同看到食物的餓狼警察們的時候,腰部突然被一條結實有力的手臂圈住,整個身子馬上落入一個寬大溫暖的懷抱裡面,兩個身體沒有一絲縫隙,甜圓圓背部能感受身後人的傳來的熱度,一種名為「安全」的味道,纏繞著她的五感讓她煩躁的心瞬間平靜下來。此時的甜圓圓心中滑過一絲溫暖,還有一絲莫名的情愫。

「她是刃甲拉破(人家老婆),尼瑪不要太郭峰(你們不要太過分)」

甜圓圓帶著星星眼轉身看看救她於危難的大俠真容,卻被身後大俠了一跳,面上的笑容迅速換成驚嚇!

豬頭!

甜圓圓再仔細看真一點后,發現身後的大俠居然是——被她打飛的死娘娘腔。握著大紙扇的手緊了一緊,正在考慮著還要不要再打飛一次。突然一隻溫暖的大掌在她腦袋上輕輕拍著。

「不怕,偶刃甲。(不怕,有人家。)」

【還想要再扇一次?】

頭上的大掌依舊溫暖,可是此時甜圓圓覺得她的腦袋在死神的鐮刀下遊盪著,緊張地瞪著他的一舉一動。

「看,都怕煮韓了。(看,都怕出汗了)。」男子低著一張豬頭臉,情深溫柔地給她擦汗。

【怕得不敢出聲了?呵,還有一點自知之明的。要不然,呵呵……】

甜圓圓現在整個人僵住了,一動也不動地任由男子給她擦汗,在聽到最後的「呵呵」兩個字時,身體不由得寒顫了一下,臉上還要維持著若無其事的表情。

在如此緊張時刻,甜圓圓還能跳脫地蹦出一個與現在無關的問題:【為什麼我會聽到你再我大腦裡面說的?】

「老婆,我知道錯了,原諒人家好不好?」男子的大掌輕撫甜圓圓細嫩的臉頰,精湛的演技讓一個浪子回頭的痴情漢子生動形象地刻畫在甜圓圓元面前。

【想知道?】

可是甜圓圓腦中聽到的卻是百分之一百的戲謔,反射性地死命搖頭,在感覺到豬頭臉上腫成只有一條線的雙眼射出殺氣,馬上很狗腿地點頭說著原諒之類的詞。

讓守在一旁的警察們大嘆可惜之之餘,無比**無比地意圖交換聯繫方式,以求能更進一步,有一些大膽的,還當著男子的面給甜圓圓發智腦的聯繫方式,說想**的、**的都可以找他們,沒有辦法,外貌、身材一流,又強悍到掉渣的女人實在難得啊!與外面擁有強悍的實力,同樣強悍得如同猩猩般令人倒胃口的女人,當然選擇前者,而且面前的還是擁有男人夢想——童顏巨X形又是人妻,當然是不能放過!

面對狼群,甜圓圓這個守著良好道德觀念的地球土著不由得大嘆一聲。

貴圈真亂。

甜圓圓一行就在警察們的依依不捨下和媚眼下,離開了警察局。一直走,一直走,直到……走到她們棄「屍」現場的偏僻小巷,停下站定。

甜圓圓牙痛地看著這個一天之內來了過三次的地方。

男子站定后,眼神詭異的看著她們母女兩。「你就不好奇,為什麼要帶你過來這裡嗎?」

「我……」

「我要這個女人。」

甜圓圓才開拒絕,身後一把粗礦豪邁的男聲打斷了她的會答,轉身發現一隻高大如大猩猩的男子就指著她,眼神堅定的看向男子,「我只要她。」

「咦?」

身後的大手再次溫柔地拍著她腦袋,腦中再次響起,讓甜圓圓牙痛的回答。【我要他。】

「咦?」

【你要幫我得到他。】

「咦——?!」

作者有話說:今晚只有一章,明晚同樣時間見落~睡了各位,么么噠~ 【你要幫我得到他。】

「咦——?!」甜圓圓被這個答案雷得天雷滾,反射性動作地指著由遠走近的大猩猩,脫口而出到道:「我要怎麼得到他啊!?」

話一出,甜圓圓簡直想就地找塊磚頭撞死算了,憤恨地看著面前的豬頭臉**,心裡奔跑著一萬隻草泥馬。【有病就不要出來害人,害人也不要挑我啊!死**。】

【呵呵,怎麼看到有外人在就忘記教訓了?嗯?】腦中那聲輕柔至極微微上揚的尾音和脖子后不知何時攀上,像是撫摸實質威脅的大手,嚇得甜圓圓冷汗盈盈,脖子上的隱隱作痛。

【可是,我怎麼幫你得到他啊!這種事通常都是你情我願的!】甜圓圓馬上狗腿地對著男子使眼色討好道。

【色誘。】男子給了她一個吐血的答案,讓她只想給他白眼。【本小姐賣藝不賣身……呸,本小姐不買,呸……你才買,你全家都買!】

男子眼神奇異地瞪著對方的後腦勺,如果此時有5D腦部掃描儀,一定要為眼前的女人掃描一下大腦,看看是不是那個部件按錯位了,要不然為何會如此不可理喻。只不過讓她幫他得到眼前這個男人的信任,有必要然像要殺她全家嗎?

【怎麼色誘?】甜圓圓泄氣地問。

【不知道。】對方卻給出了一個讓她吐血的答案。

那你還讓我色誘個屁啊!

「我願意讓你得到。」他們對面的大猩猩表情興奮地對甜圓圓說,完全沒有在人家老公面前搶老婆的尷尬。

我可不願意啊!大猩猩!甜圓圓瞪大眼看著天掉餡餅下來了,可是她此時沒有興奮,只有想上前端他幾腳的衝動。

【答應他,不過告訴他有條件。】

「人家不要!她是人家的老婆,才不會變成你的!」**男一邊弱弱地回嘴,一邊像是害怕地躲到甜圓圓被背後,溫暖的大手依舊搭在甜圓圓纖細的脖子上。讓甜圓圓一陣惡寒,卻又不敢表露出來。

「哼,就憑你?」大猩猩雙手抱胸藐視的看著面前這個高瘦躲在女人身後的娘娘腔。「你知不知道,面前跟你搶女人的是什麼人?」

「不知道,不過,人、人家為了親愛的,一定會努力的。」**男交著一角一面羞澀地望了甜圓圓一樣,眼中隱含著命令。

【讓他到賭場一決勝負。】

「喂,你到底是哪位?居然沒有問過我擅自決定是你的女人?老娘管你是什麼官二代還是權二代,敢欺負我男人,老娘絕對不會放過他的!」甜圓圓得一面的正義凜然,並一直將身後的男子往後推,做出一副準備打架,欲要保護他的架勢。事實上……

打吧!是男人就過來打她身後這個**男吧!大猩猩別讓我看低你啊!這樣挑撥也不火嗎?我支持你,快點過來打他!

大猩猩定眼看了甜圓圓良久,最後哈哈大笑起來,拍著大腿說:「夠辣,夠彪悍!我喜歡。女人,記住,我是黃金星軍政校二年級,6級機甲師,同時也是黃金星的軍政部的少校,斯考特·西蒙。將會成為你男人的人。哈哈哈!」

甜圓圓抽搐著嘴角,滿頭黑線地看著面前的大猩猩。為毛現在的少校如此不值錢,之前的佛萊德好像也是神馬少校。有意無意,她瞟了一眼身後的**男,不會這貨也是少校神馬的吧?

大猩猩笑夠後面容一整,從軍的威嚴瞬間讓大猩猩整個整個人變了氣質,目光銳利地看向甜圓圓身後的男子。「我和女人打架。你挑一種比試方法吧!」

「人家……我要和你打。」

大猩猩眯了眯眼睛,滿臉鄙視地說:「你和我打,輸定了!換一個!我斯考特·西蒙從不做欺負弱者的賭注。」

在場的人沒有留意到,當躲在甜圓圓身後的男子聽到這句時,低垂眼帘掩上眼中的異光。

甜圓圓裝作一副嫌麻煩的表情,單手環胸很女王地指著不遠處,最高最輝煌的高塔說:「到那個賭場和他賭一盤。你贏,我和他歸你。你輸,你和他歸我,如何?」

大猩猩聽起來好像哪裡怪怪的,但是看到甜圓圓的女王樣馬上就拋之腦後。「好,哈哈哈!」

【輸了,我歸你?好像那樣你都不吃虧的樣子,對吧?老婆,嗯?】

又是「嗯」,老大你腸胃不舒服就上廁所啦!別跑來製造噪音恐嚇人啊!

心急的大猩猩馬上拉著甜圓圓準備向賭場走去。

「等一下。」甜圓圓甩開大猩猩的手,站定看著他不解看著她。

「我要你先跟我約會一天,之後才和我老公賭。」 王府不同她處,也不想沁夫人當時的情況,雖然她對著慕容珏的時候表現得大大咧咧的樣子,但心裡是有個底的。

所以有時候便是少做少錯,做飯的事情就按照上官珏的吩咐來,反正王府廚子們的手藝也很不錯,完全不需要她自個動手,趁著這個時候還能嘗嘗各種不同的美食,也是相當不錯。

可惜她想要『休假』,有人卻是不許。

傍晚的時候王越就過來,讓陸錦依明天準備一些孕婦可食用的開胃點心,便於攜帶那種。

雖然兩人沒明說過這個問題,但陸錦依對點心的去處心知肚明,也沒有多嘴詢問,直接應下了。

第二天,陸錦依吃完早飯才慢悠悠的前往廚房。

因為王爺要上早朝,府中也沒有其他主子,所以廚子們都是天沒亮就開始準備早飯的,等陸錦依醒來的時候,基本府里的人都用過早飯,她那份還是另做的。

所以這個時間點廚房裡的人基本都在休息,或者有一些正準備中午的飯菜的料子,但沒有飯點的時候人那麼多。

陸錦依先去了百珍閣,畢竟主做點心。

她也不知道陸錦瑟現在情況怎麼樣,慕容珏也見不著人,不過懷孕的人情況如何她也是見識過的,無非就是酸甜辣口,她乾脆就三種口味的都做,讓她自個挑。

百珍閣里這會還有一位廚師正在撈奶皮,大概準備做點心,見她過來,一位是要吃什麼,便笑著上前詢問,結果得知她要親自動手,不由面露驚詫。

陸錦依卻只笑道:「我只是想親自給王爺做些吃食,您不用管我的,只希望不會打擾到您。」

聽她這麼說,廚子立刻露出瞭然和惶恐之色,忙道:「您客氣了,不知可需要幫忙?」

「不用了,我先搗鼓看看。」

「那好,若您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廚子忙點頭,然後等她選了個灶台過去后,便也退回自己原先的灶台,一邊繼續手裡的工作,一邊時不時瞅瞅她那邊,心裡打算著適當幫點忙,刷下好感。

小琪還不知道陸錦依廚藝怎麼樣,路上問過,只知道對方會做菜,不過她想著應該是家常菜,對方似乎是從某個小城鎮來的。

她站在旁邊,也偷偷看向廚子,暗示他等會幫忙指點下。

畢竟她對這位主兒還是挺滿意的,不想她在王爺那沒了臉,怕惹了王爺不滿,被棄了。

陸錦依掃了眼架子上滿滿當當的東西,昨天過來的時候她基本把這邊所有東西都記了一遍,大致有什麼東西她還是記得的,所以這會其實已經有了主意。

她先挑了這裡有的幾種料子,然後又寫了一張單子,讓小琪去食材庫房那邊取按著單子取食材過來。

甜的,她打算做堅果紅糖阿琪瑪,當然,不適合孕婦吃的一些乾果是不會用。

再做一道蘋果派就差不多了,她一個人也吃不了那麼多,這東西也不能久放。

然後做一道酸甜沙拉,土豆泥加牛奶和蜂蜜,做成土豆泥球,隨後搭配用蔬菜泥做的小餅子,澆上特製的酸梅醬,放在精緻的小盒子里,酸甜開胃,清爽不膩。

再做一份薑汁糕,略帶辛辣味,但口感爽滑。

最後做一份酸辣天婦羅,魚肉剔骨錘爛,裹上炸粉和麵包糠,放鍋里炸,然後放一疊酸甜醬,切兩片檸檬片。

這檸檬還是她帶來的,最後這道看著最是簡單,但其實才是真正複雜的,單是烤麵包做麵包糠就廢了不小的功夫。

廚房裡一開始還想著要幫忙的小琪和其他人最後基本只剩下目瞪口呆的圍觀。

這些見都沒見過的做法和作品,他們也不知道味道如何,但單從那瀰漫滿屋的香味,便可判斷味道絕對不會差。

更別說這些點心做出來賣相實在太好看了,都沒見她怎麼弄,最後作品出來都是讓人捨不得破壞美感的那種。

巴掌大的蘋果派,烤的焦黃,上面刷著一層帶著奶香的油脂,裡邊是冒著香甜味道的蘋果泥,偶有一些從縫隙中冒出來,讓人強壓住神經才沒有去抹一點嘗嘗。

為了壓縮時間,讓食物儘快送過去,陸錦依這次也沒有多做,基本就是一小份一小份的。

不過懶了幾天了,她也打算中午自個做飯嘗嘗。

食物做好了,放進特質的適合里,便讓王越親自帶著給慕容珏送過去,其他的她就不管了。

「好厲害!」這句話期間小琪已經不知道說過多少遍了,雙眼亮晶晶的。

陸錦依看她和雀兒有點像,尤其這嗷嗷待哺的樣子,和家裡那些人差不多,心情也不差,便乾脆多炸了一籃子天婦羅,反正麵包糠做了不少。

「吶,嘗嘗吧。」

「我,不,奴婢可以吃嗎?」小琪看著面前用精緻籃子放著的天婦羅,努力的咽了咽口水。

這天婦羅其實也就是炸蝦而已,但蝦都很大隻,而且被抽腸對半切,炸成了一隻只蝴蝶似的,尾部卻沒有被麵包糠包裹,鮮紅鮮紅的,像一朵盛開的小花,特別好看。

「嗯,做出來就是吃的。」陸錦依切了兩片檸檬滴上去,道:「沾醬吃味道會更好。」

「那,那個,夏姑娘,小人能否也嘗嘗?」廚師忍不住詢問,實在是空氣中還彌留的味道太刺激人,而且那炸蝦賣相實在太好看了。

雖然他也不是沒吃過炸物,但就是覺得這簡單的炸蝦非常的誘惑力。

「當然,大家也一起吃吧,份量多著,趕緊著,涼了就不好吃。」

陸錦依隨手拿了一條炸蝦,沾了酸辣醬嘗了嘗,一邊招呼周圍觀看的人也一起吃。

所有人頓時眼睛一亮,沒想到自己也有份,面面相覷后,見小琪和廚師已經動手了,便也不再觀望,趕緊上前。

陸錦依讓開位置,尋思中午吃什麼,想著自個帶來的食材,而且王府里似乎也有不少非常不錯的新鮮食材。

看了半天終於吃到美味的眾人,都驚嘆不已,明明就只是炸蝦而已,為什麼會那麼好吃。 「我要你先跟我與會一天,之後才和我老公賭。」

斯考特聽到甜圓圓的要求,先是有點意外,隨後大笑地直呼有趣。他可是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有趣的女人,當著自己丈夫要求其他男人和自己約會,而且還一臉賜恩的表情。

果然,這個女人不但彪悍,還十分有趣。

斯考特哈哈大笑著答應,並拉著甜圓圓到外面去,準備他們之間的第一次約會。不過甜圓圓卻耍開她跑到男子身邊,向著他懷中的小甜芯伸手,「寶貝,跟媽咪去約會吧!」

「你還想帶著小孩跟我約會?!」斯考特詫異地看給了他一個白痴眼神的甜圓圓,心裡卻更加歡喜了,他可是第一次被人用這種眼神著,而且也是第一次居然有人帶著小孩和他約會呢!嗯,的確夠新鮮!

甜圓圓心想,跟那隻大猩猩去約會完全是為了逃跑勘察地形,到時候等他們賭得不注意的時候偷溜逃跑,才不管他們是「相愛相殺」,還是「**情深」呢!所以,她家小寶貝絕對要隨身攜帶,不然,她們怎麼逃?

甜圓圓正要伸手接過男子抱著的小甜芯,接過卻撲了一個空,男子在她伸手的時候退了一步,錯開她遞過來的手,伸手一臉寵溺地摸摸甜圓圓腦袋甜圓圓腦袋突然迷糊起來,「老婆,哪有人去約會時還要帶著孩子去的,我知道你想趁著這個機會去到處看看,又因為這裡很多地方,是禁止兒童進入的,你帶著女兒不方便,今天我來帶女兒吧!明天,我回去約定地點找你們的,今天你們玩得開心點吧。」末了,還推著愣在原地保持要抱姿勢的甜圓圓,讓斯考特接人走。

看著他們越走越遠,男子滿臉笑容地抓著小甜芯的小爪,對著遠去的甜圓圓叮囑道,「記得玩得開心點啊!」對於斯考特不斷投來的疑惑眼神視而不見。

直到兩人的穿梭飛車消失在他們「父女」眼前,男子臉上的假笑才慢慢卸下來,極度緩慢地低頭,造就一大片陰影擋住了懷中的小甜芯,摸著她的小腦袋說:「現在就剩下我們,你說我們要如何打發時間呢?『女兒』。」

原本,還在掙扎著要下地的甜芯,聽到男子的話整個人定住了,隨後一臉無辜地用清澈大眼眨巴眨巴地看著男子,用自己的小腦袋埋在男子溫暖的胸膛,賣萌起來。

看著在自己懷裡的小腦袋男子眼底上閃過詫異,臉上笑意不減地給她順毛。【不想說?還是……根本就是個啞巴。】

懷中不斷埋在他懷中蠢動的小腦袋立刻僵住,又迅速放軟下來繼續攥著他的懷。男子像沒有看到剛剛那一幕,繼續地給懷裡的甜芯溫柔地順毛,可是語氣卻極度惡劣對著懷中的小人兒說著:【小啞巴,告訴爹地,你叫什麼名字?嗯?】

【……】懷中小人兒不再蠢動地整個人僵硬起來,在聽到男子惡劣地喊著她「小啞巴」時,身子不經意地抖了抖。

【不能說嗎?那好吧,爹地問小啞巴知道的。你們是什麼人?】

【……】

【又不能說嗎?】男子像是對她無可奈何,在外人看來男子就像一個寵溺自家頑皮的小孩,對於孩子的撒嬌毫無辦法的傻爸爸,手上順毛的動作更為輕柔,如同在撫摸一件世間珍品,可是提問的語氣卻越來越惡劣,【那麼,爹地問小啞巴一定能回答的。】男子抬起她的小下巴,不意外地看到清澈的大眼睛里蒙上厚厚的水汽。男子撿下眼帘,臉上的溫柔笑容卻如此冰冷殘忍,【在關口的時候,為什麼要抱住我?又看到什麼?】

男子感覺懷中的小女孩顫抖得更厲害,可是他卻視而不見地繼續逼問,【小啞巴?嗯?】

想到懷中的小不點可能看到他那時在關口做的事,低垂的眼帘暴出了危險的光芒,勾起的唇角不由得上揚幾度,大手徐徐地搭上她后脖子上。

好纖細的脖子,如果用力,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還是不說嗎?小啞巴,好不乖哦,你不知道這樣做,爹地會生氣嗎?生氣的爹地會很恐怖的,你想看嗎?】 雪山神鋒傳 換來小腦袋拚命要頭。

【不想?】小腦袋有一次拚命點頭,大眼睛的霧氣又增加了一些。

【可是,爹地問小啞巴的問題,小啞巴一個也不肯回答,爹地很生氣,你說怎麼辦呢?】

【殺了?】搖頭。

【賣了?】搖頭搖頭。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