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王寧沒有繼續跟著林軒,而是轉身從電梯上回去了,最近龍組戒嚴,甚至整個華夏都在戒嚴,王寧作為龍組軍部的副隊長也有很多事情要去負責……畢竟國內還是以軍部為主的。

「刷!」林軒腳下一動,快速的朝那座小山峰掠去……這片空間的裡面的源氣很強盛,幾乎和林軒的空間里差不多了,不過這片空間裡面的妖獸修為並不高,而且種類都是那種與世無爭的種族……

「這地方面積不大,但是沒有完整的生物鏈,基本上都是食草的種族……」林軒疑惑道:「為什麼這裡的動物沒有泛濫,沒有天敵的情況下不是應該會泛濫成災么……」

「傻小子,平時看你挺聰明的,怎麼這個時候犯傻了。」道元失笑道。

「怎麼了,難道不是么?」

「誰說他們沒有天敵,他們有天敵啊……笨蛋!」道元同學表示林軒已經沒救了……

「啊……對了,我忘記了這裡是龍組的後花園了……」林軒失笑,這裡最大的天敵,應該就是人類了……

「還行,不算蠢的無可救藥。」道元同學表示自己非常的欣慰。

「刷!」林軒降落在了半山腰上,這裡有一個平台,盡頭有一個山洞,山洞前有一個人,是公孫落花……

「落花爺爺……」林軒跑到了公孫落花的身前一怔:「這是您的一道分身?」

「對,跟我來吧。」公孫落花的分身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我的真身在裡面,暫時還離不開,所以沒有親自去迎接族長。」

「什麼族不族長的。」林軒笑著搖了搖頭。

「祖訓不可費。」公孫落花也跟著搖了搖頭:「何況你確實不錯。」

公孫落花身前的空間忽然波動了起來,緊接著公孫落花一步邁了進去,林軒也趕緊跟著走了進去,眼前風景一轉,再出現時已經出現在了山洞深處……這個山洞是人為開鑿出來的,頂端像個巨碗倒扣下來一般,平滑的牆壁上還繪製著各種各樣的花紋,山洞的空間很大,一個身影盤坐在山洞的中心,那裡傳來一股股強大的空間波動……

「落花爺爺……」林軒走了過來,那道分身已經和公孫落花融合在了一起,而那些強大的空間波動,大多是從公孫落花那裡傳來的。

「這裡是……」

「這裡是龍王閉關的地方……」公孫落花笑道:「這個龍王不錯,竟然想要藉助這裡還遺留下來的古代的世界規則來突破天境……奇思妙想啊!」

「龍王呢?」林軒疑惑道。

「在那道門後面。」公孫落花指了指身後,那裡有一扇大門,林軒仔細感受了一下,卻是在那道門后感應到了龍王的氣息……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龍王怎麼了?」林軒仔細感應龍王的氣息,不過此時龍王的氣息也是忽明忽暗,忽而強盛忽而又彷彿沉寂了下去,就好像是一下子死去了一樣……

林軒皺了皺眉,雖然不知道龍王在經歷著什麼,但是這樣的情況林軒總感覺有些不太好,畢竟這不是正常的狀態,林軒也經歷過進階天境,不過林軒他們比較特殊,是使用血晶走的另外一條修鍊體系,所以沒有太多的東西可以去借鑒,林軒倒是可以問問道元……不過這個老傢伙為了穩妥起見只要見了天境就消失了……

「龍王的狀態現在不太好。」公孫落花皺了皺眉,將放在地上的手抬了起來……林軒目光一閃,看到公孫落花原本手放的地方竟然有一個淡青色的方格,不過這個方格看起來一部分埋在地下,一部分露在地上。

「龍王想要在這個天地不允許的狀況下強行衝破天塹成就天境位自然要承受天地的壓制,即使是這裡世界是古代未被壓制的世界,但是這個小世界畢竟小了些……」公孫落花嘆了口氣說道:「龍王也算天縱奇才,只是生不逢時。」

「這裡的源氣不夠供養一位天境?」林軒皺眉,他進階天境的時候是在軒轅空間,那裡的源氣十分的充足,自然不用擔憂源氣不夠的情況發生,而且血晶之路比較特殊,需要的從外界攝取的源氣並沒有那麼多。

「不夠,這裡的格局太小了。」公孫落花搖了搖頭說道:「按照族內的記載,龍王的修為是足夠了,他的源氣和精神力已經融合到了極高的程度,而且空間天道的領悟也很深刻……」

接下來的話公孫落花沒說,因為之前已經說過很多次了……軒轅部落雖然是走血晶路線的,但是對於源氣路線他們也有非常詳細的記載,所以公孫落花對於龍王現在的情況還算是比較了解的。

「他現在的情況很不妙,他已經可以突破天境,但是因為天地規則以及源氣的限制而遲遲無法突破,他現在是進退兩難了,如果不能突破甚至有可能被天劫前的第一輪融合源氣吸干渾身精血。」公孫落花說道。

林軒撓了撓頭,血晶和源氣突破天境有一些不同,源氣突破天境需要第一輪的融合源氣,幫助修鍊者增強自身修為來對抗天劫……不然的話大多數修鍊者是無法度過天劫的,畢竟即使是物境之間也擁有非常大的差距,那種屹立物境二十九品巔峰的修鍊者對抗天劫幾乎沒有什麼難度,而沒有走到那一步的修鍊者多數會被打落一兩個境界,甚至有的還會被殺。

也有一些人反覆衝擊,隨後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或者借用強大的法器、天材地寶等外力突破天境,這些人都算是普通的天境,這些人在天境後面的路走的都很慢,有一些弱的還會在某種情況下被逆天的物境二十九品給斬殺……

話說回來,現在龍王處於的狀態就是第一輪融合源氣,這原本對於即將突破天境的修鍊者沒有任何威脅的階段但是對於龍王來說卻十分的兇險……其實原本這個小世界裡面的源氣還要濃郁幾分,但是這一段時間一來被龍王不斷地抽調已經下降了不少了……

龍王不敢在肆無忌憚的抽調了,畢竟龍王不敢肯定如果他把這裡面的源氣抽調一空之後會不會引起這個地方世界規則的壓制,如果這裡也壓制天境的出現,那麼龍王就沒有一點成功的希望了……

龍王一開始抽調過龍組的源石使用,但是龍組的源石等級都不高,想要湊夠足夠的源氣輔助龍王進階天境最好是弄到幾塊極品源石,沒有極品源石也要高等源石,但是龍組只有低級和中級的源石,在消耗了一兩塊中級源石而沒有得到效果之後,龍王便停下了使用源石,這也導致龍王的情況更加的糟糕了,如果不是軒轅部落的天境出現給龍王輸送了一些源氣,這個時候龍王可能已經隕落了……

「不過現在還有希望,我們要幫他度過第一個階段,只要他度過這第一輪融合,就算之後停止突破或者在雷劫中失敗也是可以活下來的,就看他的選擇了。」公孫落花說道:「我來這裡就是為了給他輸送源氣的,不過我們畢竟是分屬不同的修鍊者體系,源氣有細微的差別,少量到沒有什麼關係,但是量大的話很可能會導致龍王再也無法進階天境。」

說到這裡公孫落花看向了林軒,眼中閃爍著不明的光芒。林軒一怔,隨即反應了過來,他源氣不夠我夠啊,融合了一個世界之後,林軒的源氣多的都不知道往哪用了,要不是林軒一直壓制著境界林軒都能一路衝到天境去了……

「您的意思是讓我幫忙給龍王輸入源氣讓他度過第一輪融合源氣?」林軒笑呵呵的碰了一下公孫落花說道:「早說呀,這給我嚇的,我還以為龍王救不過來了呢。」

公孫落花抽了抽嘴角,這不是再跟他說說前因後果么:「龍王這次進階對你有很大的借鑒,你雖然已經成就天境位了,但是你畢竟放棄了血晶的路線,走回原來的源氣路線,有前人的經驗更好一些。」

「嗯!」林軒點了點頭說道:「或許應該讓龍王去軒轅空間去突破,雖然中心的天道已經近乎血晶的天道,但是邊緣的天道還是外面世界的,可以幫助龍王突破。」

「嗯,不錯。」公孫落花點了點頭:「不過還是等他度過這一關吧……唉,現在地球上的傳承果然是斷掉了,不然龍王也不會這麼冒冒失失的沖關,把自己陷於這兩難之地啊。」

「嗯,如何幫助龍王?」林軒點了點頭,現在還是不廢話了,趕緊幫助龍王要緊,這麼讓龍王忽然忽弱的恐怕時間長了龍王就交代在那了……

「來,將你的源氣輸入到這個青色的檯子裡面。」公孫落花拍了拍手下的那塊青色的石頭,之前公孫落花在林軒到來之前,就是將手放在這個檯子上的來著。

「好!」林軒點了點頭,盤坐在公孫落花的對面,伸出手覆蓋在了青色的石塊上……

青色的石塊入手溫潤,彷彿一塊絕世美玉一般,讓人忍不住輕輕的撫摸……

「轟!」林軒瘋狂的將自己的源氣注入到這塊青色玉石上,頓時整個山洞廣場中彷彿颳起颱風一般,林軒和公孫落花的衣服被風吹的獵獵作響,而這塊青色的玉石也開始散發出了強烈的光芒……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青色的玉石剎那間綻放光華,一股強大的源氣能量波動通過這塊青色的玉石飛快的朝龍王所閉關的那個小屋子裡面涌去……

「這……」公孫落花有點目瞪口呆的感覺,雖然這股源氣的質量並不怎麼高,但是這個量確實是大啊,公孫落花有種感覺,林軒的源氣是不是比自己還要多……

林軒這次輸送進去的不是神力,而是單純的源氣,畢竟神力帶有自己的精神力印記,要抹除精神力印記輸送純凈的精神力對於林軒來說是有一定的損害的,但是源氣就沒有關係了,這東西大家都有,而且大家基本都是一樣的,抹除一點自己的氣息輸送純凈的源氣還是很簡單的。

特別是林軒可以直接將那些儲存在軒轅空間中的海量能量直接灌輸過來,軒轅空間那些能量供養幾百個天境也綽綽有餘了,畢竟那個空間的締造者是一個天境巔峰,更何況這個空間現在已經融入了道聖者和界心的氣息,等到林軒突破道境,這個空間真正成長到一個世界的時候,道境的強者都可以供養出來。

公孫落花的源氣和林軒他們的都細微的差別,所以一公孫落花一直沒敢太猛烈的傳輸,傳輸的時候還要小心的把自己本身的源氣先過濾一遍,然後在逐漸的輸過去,生怕一下子給哪個龍王給弄的走火入魔了……

這也是為什麼姬封和公孫青玉都跑出去了,而公孫落花一直沒有走的原因,公孫落花不能一下子讓龍王破關,又怕直接走了的話龍王會死掉……畢竟是這一世外界華夏傳承的修鍊者首領,公孫落花他們很想和外界的華夏打好關係,所以龍王的生死公孫落花還是很在乎的。

於是公孫落花就這麼一直糾結著……想走又不敢走,也不能直接把龍王救活……

就在這個時候林軒來了,公孫落花記得林軒的源氣是非常龐大的,這一點公孫落花在看到林軒融合了軒轅空間的時候就知道了,但是公孫落花此時看到林軒忽然爆發出如此強大的源氣還是吃了一驚,這種源氣量已經超過他了。

「嗤……」忽然青色玉石上散發出一陣白霧,緊接著整個山洞廣場彷彿被點亮了一般,四周的牆壁不斷的亮起淡金色的光輝,而一周的牆壁隨著林軒的源氣注入而逐漸點亮,一幅又一幅圖畫閃亮在牆壁上。

「呼!」在一周的牆壁全部點亮了之後,這個山洞的洞頂終於一下子閃亮了起來,金色的光芒灑下,整個山洞一下子亮堂了起來。

而此時林軒終於感覺到了龍王逐漸強盛起來的氣勢……在林軒如此給力的源氣灌輸之下,龍王終於緩過勁來了,現在估計正在穩定自身的境界,暫時還沒有出來,而林軒逐漸將手從青色的玉石上面拿了下來,這東西一次給這麼多已經足夠了,要是不夠了林軒隨時可以再來一下子……

「呼,我當是什麼,原來是個開燈的開關呀……」林軒盯著這個青色玉石小聲咕噥著。

公孫落花嘴角抽了抽,再抽了抽……不過一時間竟然也沒辦法反駁,畢竟這東西確實是讓周邊的背景燈都打開了的說……

「對了,落花爺爺,我這次來是有很重要的事情的。」林軒收起了玩笑,一臉嚴肅的看向公孫落花說道:「我聽說,落花爺爺你預測到了華夏將會由災難發生?」

「嗯?」公孫落花怔了一下,然後鄭重的點了點頭:「對,最近我感覺到了一陣心血來潮,感覺到似乎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但是當我推演的時候只發現這件事情跟華夏有關,其他的好像被蓄意掩蓋下去了,根本查不到源頭……」

公孫落花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說道:「對於這件事情我也無可奈何,所以只能傳遞出去有事情將會發生,讓華夏多做一些準備……」

公孫落花感覺有些無奈,這種感覺公孫落花很久沒有感覺到了,自從公孫落花突破天境並且在天境邁出了一兩步之後,在這個沒有天鏡的地方已經是無冕之王了,只是公孫落花沒有那種爭霸的心思,因為他知道,在地球外面還有更加遼闊的天空,在那裡他的實力並不算太強大。

林軒皺了皺眉,不過卻沒有太大的意外,林軒知道為什麼公孫落花感知不到那個災難,因為那是針對道元而設下的隱藏,就連道元都無法偵測到,公孫落花能夠感覺到危機還是因為公孫落花對危險敏銳的感覺。

「上次有這樣的感覺是因為有妖獸悄無聲息的突破了天境,襲擊了外森林的據點……」公孫落花說道:「在那一次的戰鬥中軒轅部落損失不小……如果是同級別的話,恐怕華夏的損失無法估量了……」

「不可能,地球現在還無法爆發天境級別的災難……」林軒搖了搖頭說道:「除非是那種大地震,大海嘯,已經超出記錄級別的災難……」林軒現在的實力十分的強大,一些對於普通人來說的滅頂之災對他來說都不算什麼,那些所謂的海嘯,火山爆發等等他都能直接做到,這也是地球限制了天境修鍊者出現的福利吧……儘管這個福利對於普通人來說有和沒有沒什麼區別……

忽然,林軒怔了一下……超過天境的災難地球自己本身是不會發出來的,但是如果有人故意釋放的話那就不一樣了,地球上是沒有人有這個能力……但是這次那個傢伙不是地球上的呀……

「呼……」林軒深吸一口氣,緊接著使勁的咽了一口吐沫,然後捶了捶腦袋,這下可不好辦了,要是在天境以下的林軒自認可以應付,而且現在有了天道右臂之後,下次即使方天祤再拿出一個捲軸也不會那麼狼狽……

但是面對天境以上的東西林軒還是力有不逮啊,雖然林軒的精神力已經是天境級別了,但是也只是剛剛過而已,面對物境修鍊者看可以壓制,但是面對天境級別的災難就很難了,地球對天境的修鍊者是有壓迫沒錯,對於天境的在災難也限制到了最低……

但是限制不代表沒有,例如之前的玄武就是天境,只不過一直沒動彈所以不會被天道排斥,而天地災難就更加不會被排斥了,天境級別的災難地球上偶爾也會發生……

如果這次被人家主動引導的話,恐怕林軒很難抵擋啊,公孫落花三人在地球上發揮不出天境的全部實力,恐怕也很難起到作用……真的是頭疼啊…… ?人人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以便隨時閱讀《界心之劍掌天下》最新章節…

公孫落花這樣天境的強者對於這件事也是無可奈何,雖然早就想到了這樣的結果,但是聽到公孫落花親口說出來,林軒還是一陣失望……林軒一開始想著,那人既然是專門為道元設置的,應該會有一定的針對性,那麼別人差不多就可以推算出什麼東西,但是林軒沒想到那邊的人真的很強大……

「現在只有兩種人可以感知到哪裡的情況。」忽然道元的聲音在林軒的腦海中響起:「一種是天境巔峰實力以上的人,另外一種是專精預言一道的天境強者。」

聽到道元的聲音,林軒一怔,緊接著回應道:「你竟然說話了?」

「嗯,血晶一道的精神力差了一些,經過剛剛的觀察,只要你不漏出破綻,公孫落花發現不了我……等你真正突破到天境就好了,除非是精神力十分突出的天境巔峰,一般的天境都不不能發現我了。」道元有些悵然的說道……曾經叱吒風雲的一代領袖,如今卻要東躲西藏,確實很令人感慨。

其實林軒也是有些疑惑的,為什麼道元一直在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一直不想要在別人的面前展露自己的真面目,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

「舉個你比較熟悉的例子來說,現在這個狀況只有黃帝那一類人還有那個胖子晉入天境之後的那一類人可以推測出來具體的情況,你的小夥伴張明的火候還差了些……你也別去找那個胖子了,強行推測只能害了他……」道元沉聲說道。

「那怎麼辦……」林軒的眉頭皺了起來。

「靜觀其變吧。」道元說道。

「只能這樣了……」林軒輕輕的搖了搖頭。

「不過你也別太著急,軒轅部落的戰士,還有龍組的成員已經全部撒往全國各地了,一旦有事情發生會第一時間通報回來的。」公孫落花看到林軒一臉失落,眉頭緊皺的搖頭,拍了拍林軒的肩膀安慰到,雖然林軒現在是族長,不過公孫落花他們是族老,某些時候族老是大於族長的……更何況林軒並不在意族長這個身份,所以公孫落花他們平常大多數會以一個出色的晚輩來看待林軒。

「嗯……」林軒點了點頭:「等等……分散到全國各地,第一時間通報……」林軒在嘴裡念叨了一下,忽然眼前一亮,嘴角帶著一絲微笑自語道:「這樣一來就算是不知道即將會發生什麼,但是只要發生了就會第一時間跑過去鎮壓,這樣一來應該可以將影響壓到最小吧了吧……」

「嗯?」公孫落花看到林軒忽然笑了起來感覺有些奇怪,剛要問些什麼卻忽然感覺到背後有些異樣,想要說出口的話暫時壓了回去,公孫落花回過頭去,看向了龍王所處的那一處山洞的大門。

林軒看到公孫落花的動作也暫時停下了剛剛的想法,跟著公孫落花一起看向了那個大門,眼神中有期待,也有興奮。

「嘩嘩嘩……」沒有辜負林軒和公孫落花的關注,片刻之後那扇大門緩緩的朝一旁拉開,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后……

「噠噠噠噠噠……」龍王沉重的腳步聲傳來……一個鬍子拉碴、頭髮亂蓬蓬的頹廢大叔的形象映入林軒和公孫落花的眼帘……

「呃……」林軒張了張嘴,也不知道該說啥好了,林軒和公孫落花都站了起來,公孫落花倒是饒有興趣的看著龍王……你說人家為什麼不注意個人衛生?人家是在閉關,而且聽說除了最初始的幾天,後面幾個月都沒動靜了,這幾個月都沒出來了,弄的這麼鬍子拉碴,頭髮一縷一縷的挺長也是很正常的嘛……

「你們……」龍王看著林軒和公孫落花有些疑惑,不過龍王沒有爆發出氣勢去壓制林軒和公孫落花,一來龍王知道這裡是整個龍組乃至華夏最隱秘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不是得到允許的人找都找不到這裡,二來龍王感覺這兩個人的實力都很強大,其中一個人比自己稍弱,而另外一個彷彿一個深淵一般看不清底細,所以龍王很謹慎的看著兩個人。

「……」林軒的現在的表情很精彩,林軒想過一萬種再見龍王的方式,唯一沒想到的是龍王會不記得他是誰……這一段時間林軒的變化說起來也是很大的,按照實際時間來說,距離林軒第一次見龍王已經有近三年的時間了。

林軒也從一個普通人變成了世界頂尖的修鍊者……說起來林軒的容貌變得成熟了一些,氣質更是翻天覆地的變化,龍王一下子沒認出來他也是情有可原的……

「龍王不會是閉關了幾個月把腦袋給燒壞了吧……」林軒呲了呲牙說道。

「不只是幾個月而已,這個小空間的流速和上面有點不同,按照外面的時間計算的話,龍王差不多已經閉關了一年左右的時間了……」公孫落花說道。

「哦?」林軒有點驚訝了,雖然這裡的流速差距並沒有那麼大,不像是林軒的對戰世界動輒就可以達到數倍的時間,但是能有這樣一個地方確實十分的驚人了。

「創造了這裡的人,確實是個天才。」公孫落花笑著說道。

「啊,你是林頓家的那個小子,我想起來了!哈哈哈,你現在都這麼強大了?不會是英雄聯盟的人假扮的吧……」龍王忽然出現在了林軒的身邊,毫無節操的拍著林軒的肩膀大笑著。

「……」林軒眉毛抖了抖,頓時有一巴掌拍死龍王的衝動……

「龍王……」林軒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

「啊,沒事沒事,我知道你不是假扮的……」龍王繼續拍著林軒的肩膀說道:「剛剛是我最脆弱的時候,你要是假扮的話不會輸送這麼強大的源氣給我,哈哈,林頓那老小子怎麼生的孩子,當了二十年普通人,一下子就突然這麼強大了,真是讓人羨慕啊!」

「那個……龍王……」林軒繼續開口。

「我知道我知道,這個地下的小世界很神奇是不是,我告訴你哇,這是我們龍組的前輩製造出來的,這裡是可是我們龍組最機密的地方,也是最神奇的地方,看到這山洞牆壁上的畫沒,都是那個創造了這個空間的前輩留下來的,記錄了空間的秘密,還有一部分天境的秘密,怎麼樣,是不是非常的神奇!哈哈哈!」龍王依舊拍著林軒的肩膀。

「咳咳,那個,龍王啊……」

「怎麼了?」龍王的大手停在了半空中,疑惑的看向了林軒問道。

「你褲腰帶掉了……」

「……」 ?一秒記住【風♂雨÷小☆說※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啊哈哈,哈哈哈……」龍王大笑著撓了撓頭,毫無節操的拎起了剛剛掉在地面上的褲腰帶,然後收回了一直拍著林軒肩膀的那隻大手……

林軒嘴角抽了抽,然後又抽了抽,林軒現在覺得龍王很有可能是閉關閉的時間太長了,給腦子給燒壞掉了,以前的龍王不是這樣的啊,那個大丈夫龍王哪去了?怎麼變成一個猥瑣老頭了?林軒揉了揉自己的肩膀,覺得自己如果不是這一段時間實力提升的快,很有可能一下子被龍王給拍死……

「咳咳……」龍王咳嗽了兩聲,然後渾身泛起一陣白色的光芒,一陣空間波動在龍王身上散開,龍王身邊開始出現一陣陣空間扭曲……

雖然龍王身邊的空間波動不小,不過林軒和公孫落花都是一臉淡定的看著龍王,因為這些東西是他自己搞出來的……

片刻之後,那個邋遢老頭子龍王消失不見了,亂蓬蓬的頭髮不見了、長長的鬍鬚不見了、破爛的衣衫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板寸短髮,白色練功服,鬍鬚更是一點都沒有了……還別說,這麼一弄原本像個老頭子的龍王變成了一個精神健爍的中年男子。

「嘖嘖,用空間天道來剪頭髮、剃鬍子……龍王您老人家真厲害!」林軒面無表情的看著龍王說道,這老傢伙拍死我了……哼哼,我可是很記仇的。

「孩子,這就是你不懂了,源氣呢可不僅僅是戰鬥用的,這東西可以運用到方方面面,甚至可以改變世界的歷史進程,只是可惜現在地球上面的源氣太少了,能供養這些修鍊者就不錯了,若是還分出去一些改變世界……可能連我們這些修鍊者都不夠用了,可惜可惜……」龍王摸了摸自己的頭髮說道:「所以對於源氣的運用要靈活知道不,這也對你熟練掌握源氣是有好處滴……」

「龍王說的不錯,不過正常的修鍊不能放下,在修鍊之餘可以玩玩各種源氣的妙用,也是很不錯的。」公孫落花笑著點了點頭。

這時候龍王看向了公孫落花,神情還是有些凝重的,之前龍王一直在裝傻充楞,就是在觀察公孫落花,相對於比較熟悉的林軒來說,公孫落花對於龍王來說是陌生的,只是龍王感覺到公孫落花的氣息有那麼一點點熟悉。

而且在公孫落花的身上龍王感覺到了極度的危險,一種強大到龍王都有一種不可力敵的感覺,要知道龍王現在可是站在物境巔峰的人……在這個沒有天境的地球上能夠讓龍王有這樣感覺的人應該沒有才對……

所以龍王裝傻,轉移話題,卻一直在小心戒備著公孫落花,雖說這裡是龍組的腹地,最隱秘不會被發現的地方,除非龍組崩潰不然不會有外人進來……但是如果這個人足夠強大呢,那麼就有可能進入到這個地方了……

「公孫落花,軒轅部落。」公孫落花笑著說道。

「孫恆,華夏龍組。」龍王點了點頭說道。林軒倒是驚訝的看著龍王,這還是林軒第一次聽說龍王的真名。

「龍王只是一個代號,龍組的頭都叫龍王。」龍王看著林軒說道:「我閉關的這一段時間發生了什麼,還有,軒轅部落以及這位前輩的事情,跟我說下吧。」

龍王感覺到了公孫落花的善意,稍稍的放下了警惕,不過林軒知道,在完全確定公孫落花是自己人之前,龍王是不會完全放鬆警惕的,即使龍王知道這個人強大到他都無法去抵擋,他還是會去抗爭。

——

華夏,川蜀

「呼,沒事出來跑跑還是不錯的,這裡空氣可是比京都的好多了呀……」

「恩,對,真好……」張明無奈的看著身邊的楊晨大小姐……說起來張明還真沒想到這次來川蜀查看會遇到這位在華夏到處溜達尋找白虎傳承的楊晨……林軒張明他們幾個人身上有書生製作的傳訊器,距離比較近的時候可以互相感知到對方的大致位置……周佳鑫還在維也納扯皮沒來,於是張明就和楊晨大小姐相遇了……

現在他們現在處於川蜀東側的一處山林裡面,也算是從秦嶺延伸出來的,這一條路自古以來被稱為是難於上青天的蜀道,不過在張明他們的眼裡就沒有那麼難了,而且在翻越的時候還很有一點點刺激的感覺。

他們在這片森林中不斷的跳來跳去,張明現在算是陪著楊晨在找白虎的傳承,不過也算是順便吧,畢竟張明來這裡的目的也是尋找,他只能感應到川蜀有些不對勁,但是再具體就發現不了了。

「白虎傳承有線索了么?」張明問道。白虎的傳承他和他老爸都推測過,不過得出來的結果很讓人無語……在華夏!好在沒說在地球上,不然的話張明都怕被楊晨那小丫頭用她的小刀給他切片了……

雖然只有一個大致的方向,不過就連書生都滿足了,畢竟這種可以直達天境的傳承在現代已經沒有多少了,而且這種聖獸的傳承即使是在古代也是非常難得的。

於是楊晨小丫頭就踏上了尋找白虎傳承的道路上……誰也沒有陪她,只是她自己,這也是她要求的,她感覺這東西就是要自己去尋找,而且早國內應該也沒有什麼大問題。只是張明都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楊晨……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