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王大師與秦宏正面交鋒,每一下對碰,都震得秦宏血氣激蕩,站立不穩,處於下風!

「人們常說,強大的武者不一定是厲害的藥師。只是厲害的藥師絕對是強大的武者,此言非虛啊!」

秦宏的氣息萎靡了大半,抬手抹去嘴邊血跡,道:「王大師假如放我一馬,秦宏定當銜環結草,回報今天恩情!」

「這可不行。」

王大師噙著一絲遺憾說道:「我欠了秦小友一個人情,應承為他出手一回。若然不取你人頭,我的信譽就要掃地了。」

秦宏神色一沉,王大師又繼續說道:「不過,倘若是秦小友要我收手,事情又是兩說。」

「嗯?這是什麼節奏?」

聞言,秦宏愣了一下。

然而,他還沒清楚發生什麼事情,只覺一道巨力轟在了自己的後背:「重劍式!」

「轟!」

秦宏被這一劍劈得口噴鮮血,兩眼翻白,差點昏死過去:「噗……!」

「秦小友,他的命就交給你了。」

王大師笑吟吟地說道:「我在一旁為你掠陣,免得他逃跑了。」

「不勞費心。」

秦無夜染血的古劍拖行:「我要殺他,秦宏逃不了。」

「哦?」

王大師被秦無夜的自信驚到,但是沒有多言,默默後退。

「秦無夜!」

艱難起身的秦宏怒火衝天,沒想到自己反而會被秦無夜偷襲,硬是承受了一劍!

「秦宏,過來授首!」

秦無夜傲然而立,仿若一尊無敵的戰神。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秦宏露出獰笑:「這是你自尋死路!」

「當日秦牧同樣這樣說了。」

秦無夜咧嘴笑道:「然後被我賞了一劍,差點毀容。」

「殺你!」

秦宏收斂笑意,靈塔武者的威勢迸發而出,猛地殺向秦無夜。

見狀,秦無夜表面輕佻,內心謹慎,一邊與秦宏周旋,一邊尋找反殺的機會。

「咦?親自出手了嗎?」

沐清歌走回到王大師的旁邊,道:「嘖嘖……對戰靈塔武者,要是他化出真海還好說,初入凝真就有這等膽識,真不是尋常人物。要麼是妖孽,要麼是蠢貨。」

「依大小姐之見,是妖孽還是蠢貨?」王大師接話問道。

「兩樣都不好說。」

沐清歌搖了搖頭:「他的心思多變,我看不透……但是他獨戰秦宏,給我的直覺就是將對方當成了磨刀石,只為磨礪己身罷了。這是連敵人都稱不上啊。」

「磨刀石?」

王大師愣住。

初入凝真就將靈塔武者當作磨刀石……這已經不是託大的範疇了吧?

簡直就是張狂無邊上了天,要和太陽肩並肩。

反觀秦無夜。

他與秦宏正面交鋒,只守不攻,或者說無法進攻,逼得連連後退。

「砰!」

「砰!」

「砰!」

……

秦宏雙手化作金石顏色,硬撼秦無夜的防劍式,每一下轟擊都盪起巨大動靜。

震得秦無夜雙臂發顫,骨頭都要被震裂了,一直眉頭緊鎖!

「怎麼了?秦無夜,你就這點本事?」

秦宏近乎癲狂:「這麼一點實力都膽敢與我牧兒爭雄……給我死在這裡!」

「轟隆!」

轟隆一聲,秦無夜被震得大口吐血,如同炮彈飛出,倒卷到了十多丈之外。

「咳……!」

秦無夜咳出血來,重新爬起,凝視面容猙獰的秦宏,只覺體內血液陡然滾燙,仿若岩漿灼燒!

重傷之際,隱隱間,有什麼潛藏的力量要被激發,即將復甦!

「還不夠!」

秦無夜咬緊牙關,不假思索祭出破魔掌法的奧義,正面搏鬥秦宏:「天下無魔!」

「哼……雕蟲小技!」

秦宏冷哼一聲,不畏不懼,迎擊秦無夜的武學奧義:「黃級武學,赤金之手!」

「嘭!」

下一刻,驚天之音瀰漫而開,秦無夜又一次被對方擊飛。

無論如何,初入凝真與靈塔武者之間,差的不是一丁半點。

更遑論秦宏晉級多時,絕非一般的靈塔人物。

「秦無夜,取你性命!」

秦宏目露凶光,暴掠而起,他的五指張動,抓向秦無夜的臉龐!

要是被正面擒住,指不定要和炸開的西瓜一個下場,紅白之物橫飛,四分五裂!

見此,王大師為之色變,就要出手救人。

可是沐清歌下意識地阻止了他:「沒有這個必要了……已經水到渠成!」

王大師呆了一呆,抬眼看去,卻是發現驀然之間秦無夜通體發亮,如同烈陽降落,極度炎熱。

「啊!」

秦宏的赤金之手靠近,頓時被燒得焦黑,嚇得他驚愕撤退。

與此同時,秦無夜的意識像是陷入到一個另類空間。

這裡除了他之外,全部是光,現在這些光彩向著他的全身流動,包括體內血脈,全都渲染成了相同的顏色,將本來的紅色血氣取而代之。

或者說更進一步,迎來蛻變!

「血脈之力……終究是激活了!」

秦無夜舔了一舔乾燥的嘴唇,眼中冒出火熱之色! 「這是……血脈之力?」

認出了秦無夜的變化,王大師愕然不已:「難道秦無夜的目的在於生死一線激發血脈之力?未免太過冒險了吧!而且這等血脈之力,甚是少見,不知道是什麼來頭。」

這個小子莫非沒有想過,一個不慎就要死翹翹的嗎?

果然是年少輕狂,真能搏命!

「王大師,俗話說,不破不立,破而後立……秦無夜要是時常備著後路,想要激發體內血脈,真的要看運氣了。」

沐清歌輕聲說道:「秦宏這位對手,恰好是他的仇家,與之交手,很好激起鬥志。若然陷入生死之際,血脈被激發的幾率無疑大增。現在看來,他是賭對了。儘管不清楚這等血脈之力的具體來歷,可是秦無夜得到了不俗的底牌,這一點無庸置疑。所以我說,秦宏只是他的磨刀石,從未被他看成什麼大敵。」

「秦宏還沒有這個資格。」頓了一頓,沐清歌又補上一句。

……

「秦無夜激發了血脈之力?」

秦宏怔住,很快又醒悟過來,頓時惱羞成怒:「竟敢將我當成墊腳石,衝擊激發血脈之力的桎梏……秦無夜,你很好!」

「我向來很好。」

秦無夜重新站定,現在的他,光芒略顯內斂,遠遠看去還是宛如一尊烈陽佇立,極為滾燙,溫度高得嚇人。

「不過,秦宏你接下來可能會非常不好,你要做好準備了。」

秦無夜冷冷說道。

「激發了血脈之力又如何!」

秦宏面露猙獰:「你始終是剛剛凝聚真脈的武者,與靈塔修為有著雲泥之別……今天我就是玉石俱焚,都要將你斬殺在這裡!」

「玉石俱焚?你行么?」

秦無夜無畏無懼,道:「滾過來……斬你!」

「殺!」

秦宏近乎發狂,雙手衍化青色火焰:「青光大火印!」

「一劍無雙!」

秦無夜朝前猛地一踏,體內兩道真脈如同雙龍出海,真元遊走全身。

掌中的真靈古劍更是千變萬化,劍出無雙!

重生之錦繡嫡女 「嗤……!」

兩道人影飛快靠近,秦無夜一劍貫穿秦宏的脖子,後者雙掌猛然拍向少年雙肩,砰的一聲,骨頭崩裂。

下一霎那,秦無夜仿若烈陽噴發,無數的火光將他和秦宏淹沒在內。

「轟隆隆!」

緊接著,一道巨響激蕩而起,璀璨至極的光和熱朝著四方八面蔓延而出,就連灌木、密林都被燒成灰燼!

「結果怎樣了?」

震動平息,沐清歌美眸一凝,關切地投去視線。

「大小姐,不要……!」

修為更高的王大師搶先一步看破滾滾塵埃遮擋了的景象,心中一凜,正要阻止沐清歌。

然而,還是慢了一步。

風捲殘雲,灰塵散盡的瞬間,身無寸縷的秦無夜驀然進入沐清歌的眼中。

尤其是像極了大象鼻子的某物在她面前晃動,更是看得素來驕傲的少女驟然石化,一張俏臉紅到了耳根。

「啊……!」

沐清歌慌忙轉身,捂住發燙的臉龐。

她驚聲尖叫,倒是將五行商會的客卿長老給嚇壞了。

「大小姐怎麼了?莫非有人對你偷襲?」

「護駕……保護大小姐!」

「王大師呢?老王,你定要護住大小姐的周全!」

……

三名客卿長老連忙趕來。

在發現沐清歌受驚不是被人襲擊,隨即放下心來。

一位客卿偏頭看向秦無夜,視線朝下移動,啞然失笑:「哦?小子,年紀輕輕倒是本事不小……難怪會嚇到大小姐。」

背對著他們的沐清歌覺得這話說得對極了,只是又覺得哪裡怪怪的,說不清道不明。

「情況怎麼樣了?」

秦無夜隻字不提秦宏如何,想要由儲物戒指取出衣袍穿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