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狂暴兇猛的力量直轟而上,以她的實力也被震得雙臂發麻,身形止不住的向後暴退了數步!

與此同時,那道攻擊也在她的一擊之下,轟然折斷,「啪啪」的掉落在地上!

眾人定睛一看,這才發現那是一支成人大腿粗,數丈長的黑色弩箭!整支弩箭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鑄成的,通體黝黑,卻不暗沉,反而在明月光輝的照耀下閃爍著淡淡的晶瑩玉光!

而現在,在君雲卿的一槍下,那支弩箭斷裂成幾截,掉落在地上!

可即使如此,除了被強力崩斷的裂口處,弩箭的其他地方都沒有出現明顯的裂痕!

這一幕,令得注意到這一幕的南宮家主等人都輕抽了一口氣——能夠力抗九品巔峰玄帝的一擊到這種程度,這絕對是一種極其稀有的礦物,防禦力和柔韌性驚人!

如果面對這弩箭的是他們,只怕要拼盡全力,才能勉強抵擋住這一箭的轟擊!

這是什麼礦物?無盡星海有這樣的煉器材料嗎?為什麼他們都沒有聽說過?

只有君雲卿知道,這弩箭只怕是鈞天城的人從中央天域帶來的!

只有那個天地玄門所在,超越玄帝境雲集的地方,才能夠找到這樣防禦強悍到足以和九品巔峰玄帝對抗的礦石!

就在這時,「咔咔咔!」無數機括拉弦的聲音,在四周沉重的響了起來。

聽見這聲音,君雲卿連同南宮家主等人面色都倏然一變。

她環視四周,隱約能感覺到一點點銳利的寒芒在黑暗中浮沉明滅。

這些寒芒,一點還沒什麼,如今一片連在一起,頓時給君雲卿一種十分危險的感覺!

聯想到剛剛那支弩箭,這些暗處的東西是什麼不言而喻。

君雲卿捏緊手中的鳳羽槍,內心無比凝重。

北冥夜手中竟然有這樣的利器。聽聲音,這些弩弓的數量不下百把!每一支都相當於一名九品巔峰玄帝的一擊,到時眾箭齊發……

南宮家主等人也看出了此刻形勢的嚴峻,這麼多弩箭,他們勢必抵擋不住,最後肯定會拖累君雲卿,當下紛紛叫道:「君后,您快走!不用管我們了!」

「別多說了,要走一起走!」君雲卿怎麼可能就這麼丟下他們!她一走,南宮家主等人必然會被射殺當場!

何況,這些弩箭雖然厲害,她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突圍的!

可惜,如果她的精神力沒有因為嘗試時空靜止而受創枯竭,這會直接用出傀儡種魔音殺陣,反控制那些用弩的侍衛,製造混亂就能夠輕易離開了!

現在,她也只能動用一些底牌了!

就在君雲卿準備施展出隕落星炎,強行轟出一條血路突圍時,四周異變頓起。

一個個人影忽然從遠處衝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向那些隱藏在暗處的侍衛,打斷了那些機括的上弦聲!

「君后,快走!外面的巔峰玄帝強者也都被攔住了,您快離開!」

急促的呼喝聲響了起來,因為這些人的出現,北冥夜帶來的人陷入了混亂之中,因為對方穿著和他們一樣的服飾,根本分不清誰是誰!

君雲卿來不及想這是誰安排的人,直接帶著南宮家主等人拔身而起,騰空朝外衝去!

北冥夜看著這一幕,紫眸深處的漩渦驀然加深,他袍袖一振,帶著身邊的玄帝強者掠上天空,沖向君雲卿等人!

兇悍雄渾的玄光,暴沖而出,誓要攔住前方的人馬!

感覺到後方追擊而來的強橫氣息,君雲卿面色微變,直接一個回馬槍,轟向那洶湧澎湃暴沖而來的攻擊!

「砰!」兩人同時暴退了數步。

君雲卿雙手一揮,五行琴弦之力從天魔七罪琴中暴涌而出,化作五條巨龍,沖向後面追來的眾多玄帝強者,同時沉聲對南宮家主等人喝道:「你們先走!皮皮它們會在外面接應你們!我隨後就來!」 「好!君后,您小心!」知道現在這種情況,君雲卿獨自一人比帶著他們更容易脫身,後者等人也不多猶豫,迅速的向外飛掠!

「轟隆隆!」五行琴弦之力迎面衝上那些玄帝強者轟出的攻擊,巨大的爆響聲傳來,四周氣浪風起雲湧!

很多擁有同源道體的玄帝強者發出的攻擊,直接融入了五行琴弦之力中!沒有造成傷害反而增加了五行琴弦之力的攻擊力!

只有五行道體之外的其他道體所發出的攻擊,才能夠和五行琴弦之力對抗,無形中削弱了那些玄帝強者的攻擊,也讓君雲卿成功攔下了大部分的攻擊!

剩下的那些攻擊,對南宮家主等人來說根本造不成威脅,輕易就將之擊潰,身形消失在了九重宮闕之上,朝著遠方飛遁而去!

他們一走,君雲卿心裡頓時輕鬆多了!

以她手裡的底牌,那名半聖強者以及眾多巔峰玄帝不在的情況下,北冥夜休想留下她!

「砰砰砰砰!」兩人在空中激烈的交戰,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兩個人都沒有動用殺招。

甚至君雲卿注意到,北冥夜所用的招式俱都十分陰狠毒辣,但在和她對戰時,他卻每每控制著不攻向她的要害。

這種長期習慣下養成的下意識的攻擊,要控制是很難的,因此北冥夜每次攻擊都轉得十分生硬。

本來他的實力比君雲卿還要強上幾分,這麼一轉之下,反而和她打成了平手。

這讓君雲卿心中十分複雜。

她都不知道該怎麼界定北冥夜這個人了。

按理說後者在懸仙山對付君沐月,還想要殺北冥影,又和鈞天城勾結,她應該很討厭他才對!但對方几次對她留手……

君雲卿抿了抿唇。

不管怎麼說,這個人是敵人!

如果他一直和鈞天城勾結下去,一直想要北冥影的命的話,就算他對她留手,她也只會將他當成敵人!

想著,君雲卿的眸光陡然變得銳利起來。

「砰!」她反手一槍轟出,正中北冥夜攻擊的生硬轉折之處,借著他氣息周轉滯納的瞬間,將他猛然轟退,同時整個人抽身遠遁!

北冥夜唇角微翹,聲音輕而冰冷,雙眸幽深,黑色的漩渦從眼底飛旋而上,直盯著她:「君雲卿,你走不了!」

說話間,他驀然一揮手。

唰唰唰!

無數條鎖鏈驀然從四面八方的玄帝強者手中飛射而出,這些鎖鏈交織成網,從天上地下,朝著君雲卿籠罩而來!

她這才發現,他們並沒有去追擊南宮家主他們,而是圍成了一個大圓,將她和北冥夜包圍在了其中。

這會她將後者一招轟退,包圍圈中,就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鏘!」鎖鏈橫掠過空,在空中密密麻麻的交織網羅!君雲卿一槍轟出,那些鎖鏈驀然一盪,竟然紋絲未動!

那在月光下黝黑卻不深沉,閃爍著淡淡玉光的材質,分明和之前那些弩箭是一樣的!

這些鎖鏈,也是特殊材質煉製的!甚至防禦和柔韌性更強!

至少那些弩箭,她一槍轟去,還能將之崩碎!

那些玄帝強者手持鎖鏈,在鏈鎖長空之時也急速掠動身形,那些黝黑粗壯的鎖鏈在空中交叉封鎖,不斷絞緊,硬生生將君雲卿縛在了裡面!

這些鎖鏈一條就難以對付,此刻在他們的動作之下,更是幾條疊加在一起,更加無法轟破!

眼看四周的空間越來越狹小,君雲卿面色沉凝。

就在這時,天闕城中,幾道無比強橫浩瀚的氣息開始朝這邊掠來。

顯然是有幾名九品巔峰玄帝突破了攔截,朝這邊趕來了!

一旦這些人趕到,君雲卿就更難脫身了!

如果被纏住,等到那名半聖強者擺脫夜十八趕回來,她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雲卿,我說過,你走不了。」站在包圍圈外,北冥夜唇邊的笑意猶如曼陀花開,眼底深處的黑色漩渦層層暈開,玄裳獵獵飛揚,簇擁在他身後,猶如兩片張開的黑色羽翼,越發顯得俊美邪異。

只是,那笑意剛剛展露,卻是陡然一凝!

「那倒未必!」

清亮的聲線如明珠落盤,君雲卿唇邊漾出一抹冷笑,雙手一揮,五行琴弦之力瞬間湧出,在她體內玄力的灌注下,迅速轉化融合!

這個過程君雲卿已經熟練無比,只是瞬息的時間,一團透明的無色火焰便出現在她掌心之中。

那無色無形的火焰燃燒著,焰苗四周的空間崩碎,露出黑黝黝的空洞,襯著中間的空白,顯得十分詭譎。

淡淡的神之力氣息散發而出,雖然輕微得幾不可聞,但那其中蘊含的恐怖氣息,卻讓人無法忽視!

君雲卿此刻製造出的隕落星炎,威力雖然只有真正的神道強者的攻擊的幾分之一甚至十幾分之一,但也超越了玄帝境的力量!

看著她掌心處的那一團空白,感受到那其中散發出的超越了玄帝境強者的氣息,北冥夜一直運籌帷幄的表情終於無法再維持!

他眸光深深的盯著被重重鎖鏈圍困在其中的君雲卿。

又是這樣,每當他覺得自己已經足夠高估少女的時候,後者都會再一次的打破他的認知!

每一次,都是這樣!

從一開始的玄侯境,到現在的九品巔峰玄帝,他親眼看著君雲卿從他手中一次次的逃脫,一次次的成長!

難道這一次,他還是要重蹈之前的失敗?

不!

這一次,他一定要留下她!

不惜一切!

「轟!」隕落星炎成型的剎那,君雲卿揚手一揮,無色無形的火焰瞬間飛旋而出,直接將面前的鎖鏈融化消解!

不少玄帝強者鬆手不及,直接被蔓延而上的狂暴恐怖的火焰之力焚成飛灰!

仙武神煌 這一切發生得無聲無息,甚至那些玄帝強者還沒反應過來,君雲卿已經身形一掠,衝出了包圍圈!

「君雲卿!」

就在她扶搖直上,欲要離開時,下方傳來了北冥夜的聲音。

君雲卿回頭,看著他手中拿著一柄利劍抵著自己的腰部,沉幽陰冷的眸光直直的盯著她,一字一句的道,「龍凰血印……」

君雲卿心中劇震,她盯著北冥夜,聽他冷冷的道,「你說,我要是把它毀了,北冥影會怎麼樣?」 「你說,我要是把它毀了,北冥影會怎麼樣?」

北冥夜的聲音不大,卻清晰的響在君雲卿腦海中!

說話間,他手掌微微一用力,那柄利劍立刻向前刺入了些許,一寸長的劍尖直沒了玄色的裳袍中,濃烈的黑色掩映下,劍上的寒芒一閃而逝,冰冷湛亮!

有****的痕迹慢慢從內而外的暈染而出,將那一襲玄色渲染得越發暗沉肅重。

君雲卿看著那裳袍上點點暈出的痕迹,心中微微有些發緊。

「下來!不要懷疑我的話。」北冥夜盯著她,語氣淡而陰冷,「那天在山谷,要不是我封住了龍凰血印的力量,北冥影也不會陷入那樣絕殺的局面!」

「你也見到他那半身龍凰血印了吧?我和他各持半身,兩半龍凰血印息息相牽!互相影響!」

他說到這裡,微微頓了頓,已然全部被黑色佔據的眸光直直的看進君雲卿的眼裡,沉緩而低聲的道:「你說,我要是毀掉我體內的半身龍凰血印,他會遭受到怎樣的重創?會不會……死?」

北冥夜一字一句說得非常慢,君雲卿聽著心中越來越來沉,手心一陣汗濕。

不,不對!

「龍凰血印兩半互為影響,毀了它,最先受創並死去的,只會是你!你不會那麼做的!」

沒錯,君雲卿記得,那次在山谷,北冥夜也是十分虛弱,全靠那個半聖能量體在戰鬥,說明他封住阿影的力量,自己也受創不輕,所以,龍凰血印的影響肯定是相互的!兩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除非北冥夜自己想死,否則他根本威脅不到北冥影!

想著,君雲卿的心安定下來,轉身準備離開。

然而,她剛剛一動,就聽見下方傳來「噗嗤」的一聲輕響,頓時她身形一僵,猛然回頭!

只見北冥影手中的那柄利劍已經從左到右,全部刺入他體內!

男人身體里流下的鮮血沿著劍身滴落在地上,在暗黑中盛開出妖艷瀲灧的花。

那一襲玄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

「你!」君雲卿看著這一幕,心中大震,「你瘋了!」

他不要命了?!

北冥夜恍若沒事人一樣,漆黑的眼瞳直直注視著她,一手按在劍柄上,一手朝她伸出,「下來!」

君雲卿咬牙看著他,耳邊在這時傳來夜十八的聲音,「雲卿,百息之內撤離,他要回來了。」

那個他,自然是那個半聖強者!

而不遠處,那幾道巔峰玄帝的氣息也已經接近九重宮闕!

君雲卿再不離開,就走不掉了!

下方,看著她懸浮在空中不動,北冥夜眸光陡然一厲,一道瘋狂而狠辣的光芒從中一閃而過!

手中的力道再度加重,猛然向下一劃!

本來他手中的利劍便貫穿了龍凰血印,這一劃下去,整塊刻畫著龍凰血印的皮膚就會被削掉!

「住手!」瞥見這一幕,君雲卿心中陡然一緊,想也不想的從空中急衝下來,一把抓住他的手,卻被他反手擒住!

與此同時,「鏘鏘鏘!」無數兵器架在了君雲卿脖子上。

眾多玄帝強者如臨大敵的圍著她,天空之上,那幾名巔峰玄帝境的長老也落下了身形。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