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牧荒和冷月潛伏過去,只見是一支商隊,正在遭遇一夥黑衣人搶劫。

雙方展開了相當激烈的廝殺,地上淌血的屍體一具又一具,六七十人相互廝殺在一起,大多是歸一境修士,有四位聖丹境強者在高空上搏殺。

能影響這場戰鬥局勢的,是天上這四位聖丹境。

「荒哥,我們繞開還是?!」

一顆隱秘的大樹上,冷月向牧荒傳音。

牧荒略微沉思片刻,淡道:「我們目前人生地不熟,眼前這支商隊能給我們指路,便幫他忙一把!」

「那就殺出去了?!」冷月遲疑道。

「咻!!」

牧荒以行動回應,從藏身大大樹飛掠出去,直奔戰場上殺去。

冷月見狀緊隨其後,和牧荒一起加入這場戰鬥。

「哧哧——」

冷月的實力毋庸置疑,方才加入戰場,手中匕首便割破兩位黑衣人脖項。

她的身法極快,靈活無比,矯健的像是一頭小母豹。

「噼啪!!!」

牧荒指尖中雷忙吞吐,行走於戰場裡面,風輕雲淡,彈指間點死一位又一位黑衣人。

這些普通的歸一境在他面前,跟螻蟻沒任何區別。

同境界即便是張晉天那等強者,也走不過他三招,何談這些垃圾?!

「不知兩位道友怎麼稱呼,真誠的感謝出手相助。」

商隊這邊的一位歸一境巔峰,瞧著橫空殺出兩位幫助他們的修士,且是如此的強悍,大喜過望的同時,砍翻身前黑衣人之後連聲道謝。

「路見不平罷了!!!」

「噼啪——」

牧荒掌心中的雷忙,凝聚成一把雷劍,隨後身形一閃之間原地消失。

「噗噗噗——」

速度之快,剎那斬下六位黑衣人腦袋。

「嘶!好強!!」

商隊這邊的修士見狀,不由倒吸冷氣,慶幸他幫助的是自己這邊。

「可惡,殺,先殺了那周身冒雷的混蛋。「

黑衣人這邊的領頭人見狀,刀指牧荒大吼。

「嗖嗖——」

霎時,十多位黑衣人放棄身前的對手,轉而向牧荒殺去。

牧荒掃目看去,深邃的眸光如同黑洞懾人,衝殺過來的十多位黑衣人,半路上便栽倒於地。 ?一個俊俏的少年正在鏡子前情不自禁地打量著自己。

薄薄的嘴唇,挺挺的鼻子,眸子漆黑,炯炯有神,眉毛濃密,當真是一名美男子,不過這個美男子卻是顯得極為自戀……

鏡子前的少年名叫蕭元,十八歲,天元大陸鳳炎國琅邪郡奉賢村人。

其父親蕭濁是方圓百里內最大的財主,家有良田無數,更有錦緞萬萬匹,護衛成群成隊,在琅邪郡也是小有名氣的存在。

蕭元是蕭濁唯一的兒子,自然是被小心翼翼的呵護,拿在手裡怕掉了,含在嘴裡怕化了,而正因為如此,蕭元的性格從小便飛揚跋扈,平日到處欺男霸女,沒事玩玩「野戰」什麼的乃是蕭元最大的愛好。

不過,最近蕭元變得老實起來,簡直猶如換了一個人,因為此蕭元已不再是彼蕭元。

一個月前,蕭元強行奪走一個少女去打「野戰」少女掙扎的過程中,不小心將蕭元殺了.。

而這個蕭元乃是從另外一個位面穿越而來的靈魂。

這個靈魂的前身乃是一個殺手,冷酷無情,在一次行刺中失敗身亡,不知何種原因,穿越附身到了這個少年身上,並且全盤的接受了這個身軀的記憶,不過附身而來的蕭元並沒有去找那個殺死自己的少女.。

所以這件事情就像沒發生過一樣,無人知曉……

「公子…早!」蕭元一走出房門便是見到一個數十丈方圓的花園,各種裝飾雕刻無不顯示著蕭家的財富,其走廊兩盤更有著數個僕人整齊站立,見到蕭元的同時,立馬朝他鞠躬問好。

「嗯……!」蕭元淡淡的點了點頭,沒有過多的理會這些僕人,邁著步子,向著自己住的小院外走去。

現在的蕭元,倒是顯得極為自在,很享受這樣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或許是因為過夠了以前打打殺殺的生活,現在難得落個清靜,如何能不好好享受下?

「公子…」就在蕭元踏出院子一步時,一道身影也是快步跑來。

「嗯?蕭林,何事如此大驚小怪?」看到跑來的身影,蕭元罵道,此人乃是他的伴讀書童兼跟班,叫蕭林。

「老爺.找您,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蕭林吞了吞口水,緩了緩氣,吃力並焦急的說道。

「唉,不就是找我過去一趟,看把你急得,這樣的心境,如何能做我的跟班?」蕭元漫步心經的說道,而後也不遲疑,朝著府邸大堂走去。

這蕭家庭院的確夠大,蕭元整整走了半柱香時間才從自己小院來到大堂中。

一步踏進,便見到一個大胖子坐在正中央的位置,他便是蕭元的父親,蕭濁。

而在他的下方,坐著一個身著錦袍頭戴玉簪的男子,一看便是有錢有勢的人,男子此刻正和蕭濁聊得起勁,

男子的一旁,坐著一個少女,身著緊緻青衫,圓臉,眸子清澈黑亮,鼻樑高挺,乃是一個絕對的美少女。

見蕭元走了進來,兩人這才有些意猶未盡的結束談話。

反而是蕭元,一走進來,掃了一眼蕭濁和男子后,便一直盯著男子一旁的少女看,這讓得少女眉頭微蹙,很不爽。

倒不是蕭元好色,而是因為他注意到少女和其他的一些女子不一樣,具體哪裡不一樣,一時卻說不上來。

但是就這樣么一看,蕭元卻不知道,他已經得罪了一個毒辣的女人!

「哼,小王八羔子,你在瞪什麼?還不快給你林叔問好!」蕭濁也是發現了蕭元的眼神,當下立馬出生呵斥,因為坐在他下方的主可不是他得罪得起的,見到自己的兒子這般肆無忌憚的打量著他的女兒,當下便讓得他心驚肉跳。

被蕭濁大聲呵斥了一聲,蕭元也是醒了過來,當下也是發現自己的失態,立馬朝著男子拱手問好:「林叔叔好!」

蕭濁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偏頭對著男子幾位恭敬的道:「林兄,你以為小兒根骨如何?」

「嗯,不錯,是顆好苗子,絕對是修鍊的天才!若是進了我們飄渺宮,日後肯定是人中之龍啊!」男子極為隨意的說道,看上去根本沒有誇讚的意思。

當聽見縹緲宮時,蕭元的面色之上浮現出訝異地神色,這具身體的記憶他已經完全吸收,自然是知道飄渺宮。

那可是響徹整個鳳炎國的三大勢力之一,別說琅邪郡的城主,就算是鳳鳴國的皇帝也得給縹緲宮的面子.

而眼前的這位乃是飄渺宮的長老之一,林烈。

「哈哈,既然如此,那我之前與林兄商量的事情.?」蕭濁有些不好意思的搓著手,獻媚的道……

「蕭兄放心,多年前你對我有恩,你的事便是我的事,雖然在下不敢保證一定能成為那些長老的弟子,但是記名弟子還是能辦到的!」林烈微微一笑說道。

「那便多謝林兄了,元兒,趕快謝過林長老!」聽見林烈答應,蕭濁的臉上可是樂開了花.而後急忙的遞給了林烈百萬兩銀票。

「父親,你花了這麼多錢,就是為何讓我進入飄渺宮修鍊?」見蕭濁遞給林烈銀票,蕭元這才知道了事情緣由,這叫什麼根骨奇佳?什麼人中之龍,簡直是狗屁,完全就是沖著錢來的.

「幹嘛?難道你不願意?」聽見兒子的質問,蕭濁頓時擺出一副怒氣的樣子……

雖然蕭濁是這方圓百里最有錢的,但卻絲毫不敢得罪飄渺宮,那可是連皇帝都得給面子的龐然大物,在這琅邪珺一帶更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所以,見到自己的兒子如此不珍惜這機會,他的心裡簡直快氣炸了,他可是好不容易才為蕭元爭取來這次機會。

蕭家有錢沒錯,但是想要結交上那些大勢力可是極為困難,更別說飄渺宮這樣的霸主,自己好不容易爭取來的名額,哪有不將兒子往裡送的道理。

在蕭濁看來,只要蕭元進入了飄渺宮,修鍊有成,以後怎麼也能混個一官半職,可不是一個有錢人能比得上的。

可是哪裡又想到蕭元居然一副極不情願的模樣。

「既然父親非要孩兒去,那孩兒還能不答應么?」見自己的父親快要發火,蕭元趕緊答應了下來,當下腦子中就已經開始向著怎麼才能在飄渺宮內混得如魚得水。

所以,蕭元就這麼被強行送往了飄渺宮.

琅邪郡,乃是鳳炎國極為著名的一個郡,橫跨落雁山脈,並靠著太古蠻林,而飄渺宮便是坐落在這這山脈和蠻林的交界處,離琅邪郡城有著數百里.。

路途上,蕭元才知道,原來去飄渺宮修鍊的不止自己一人,足足有著二三十人,男男女女的,皆是坐著自己家中的豪華馬車,身後還帶著幾名僕人,神色充滿了傲氣,倒不像是去學武,反而像是別人向他學武.

見到這樣的情況,就算是豬也明白了,這根本就不是收徒,什麼練武奇才,簡直就是放屁,這是明擺著是搶錢。

就拿蕭元前方的一個富家子弟來說,已經胖得像個肉球,這樣的身板,若是能夠修鍊,那自己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絕對可以秒殺他們所有人!

所以,蕭元心中在暗罵,在前世,他便是一個極其愛錢的人,哪怕是作為殺手,也愛錢。

見到自己父親拿出了整整百萬兩銀票,才將自己塞進了飄渺宮,這可讓他極其的肉痛,這些錢,以後可都是自己的啊!就這麼白花花的送人了!

當下,極為肉痛的蕭元打定了主意,到了飄渺宮后,一定要吃好喝好玩好,然後屁股一甩,便回家自己做自己的公子哥,這樣一來,至少自己去縹緲宮混了一趟,自己那胖子父親也不會在多說什麼。

只是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骨感的。

蕭元眾富家弟子到飄渺宮殿時,便見到宮殿山腳下,已經匯聚了不少人,看那統一的服裝,應該是縹緲宮的弟子。

「凌正,這些都是準備入宮的弟子,你先教導一下他們,讓他們明白宮裡的規矩。」一路上本來看上去極為面善的林烈到了此處后,面色立馬冷了下來,然後對著弟子中為首一人道,而後不管蕭元眾富家弟子,徑直走上山去。

「遵命,五叔伯!」為首叫凌正的男子恭敬的對林烈行了一禮,道。

「凌正師兄,麻煩你幫我好生教導下那個叫蕭元的傢伙!」這個時候,林烈的女兒林紫月來到凌正身邊,指著富家弟子中的蕭元悄悄道。

而凌正也是會意的點了點頭,道:「師妹吩咐的事情,師兄一定給你辦妥!」

「那便多謝師兄了!」林紫月對著凌正拱手道謝,而後回頭惡狠狠的瞪了一眼蕭元,便朝著山上走去,早在蕭元家中對於蕭元敢直勾勾的盯著她時,她便已經完全對蕭元產生了厭惡!所以,想要好生收拾一下蕭元。

對於林紫月指著自己與凌正說悄悄話,蕭元知道,定然沒好事,但是他著實沒想到,只是蹬了一眼,便將這個女人得罪了.

「聽聞你們這些富家子弟,根骨奇佳,下山前師尊便吩咐我等,要在你們其中挑選一些練武奇才,只要能夠挨過我三招不倒地的,便可以成為師尊他老人家的弟子!每人都必須參加選拔!」凌正粗獷的聲音傳進眾人的耳朵,而後直接指著蕭元:「你出列.!」 ?被凌正點名出列,蕭元也沒有懼怕,知道這是林紫月那小妞找麻煩。

以前的蕭元可是殺手,也有兩下子,但是在這個以武為主的世界中,明顯不夠看,兩三下便被凌正撂倒,然後被一群人圍毆痛打一頓。

那些前來入宮的富家子弟皆是嚇得臉色發白,明知這是欺負人,但也不敢說什麼。

就如同蕭元所猜測的,什麼比試成為師尊的弟子不過是借口,完全是為了找他的麻煩。

也幸得蕭元有著常識,雙臂護頭,但就算如此,渾身也被踢得青一塊紫一塊,最後昏迷,被人扔進了山腳下的柴房中。

遍身是傷的蕭元躺在柴堆中,當月光灑進柴房時,昏昏沉沉的醒了過來。

睜開雙眼便見到自己四周的情景,當下忍不住罵道:「媽的,這飄渺宮原來如此黑暗,這個世界的人都是變..態么,被人望一眼,便已經仇恨對方!居然還將我關在這種地方!」

他實在沒想通,那個叫林紫月的女人被自己望了一下,便叫人如此的「關照」自己。

「不過這個世界的人好像挺厲害的!我以前學的擒拿手什麼的,根本對他們不起作用!」蕭元以前是殺手,一身武功也挺厲害,至少能夠一打十。

不過打的都只是普通人,或者只是手腳上的功夫,而這個世界的人修鍊的是靈氣,舉手之間比起以前的世界人們力量大上數倍,就拿先前的凌正來說,明明蕭元將他擒住,但是他手上卻噴出一股莫名的力量,掙脫了蕭元的手,然後反而將他摔在地上。

「這些傢伙,下手太重了,差點將我骨頭拆掉!」蕭元再度罵了一句,緩緩起身,不過在起身時,卻沒有感受到一點疼痛,當下面色有些驚訝。

按理說,自己受了這麼中的傷,輕輕挪動一下應該也會很痛,但是卻沒有感受到一丁點的痛。

當下急忙掀起衣衫,居然沒有發現一點青紫與淤血,手臂上被踢破的傷口也不見了….

讓蕭元更為驚訝的是,那手腕上的一圈黑色印記卻是閃閃發光…

這是…?

蕭元呆愣了起來,這黑色印記乃是他出生便有的,並且跟著靈魂穿越了過來,伴隨了蕭元整整二十年,都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所以蕭元完全將其當成了胎記。

但是現在,這胎記卻是閃著黑光流入自己的身體,讓身體感覺前所未有的充實。

印記猶如古老的符文,根本看不懂,甚至現在的蕭元有點懷疑,自己刺殺失敗,身亡的那一刻,可能是這個印記將他帶到了這個世界。

「年輕人,你猜得不錯!不然你以為你心臟被長劍刺穿還能活命?」就在蕭元那一個念頭閃過之際,一道蒼老的聲音也是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誰?」聞聲,蕭元整個人都被嚇了一跳,全身汗毛炸立,冷汗直流,而後急忙掃視周圍,眼瞳中也是充滿了驚懼。

「年輕人,不用找了,你是不可能找到我的!」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蕭元真的怕了,身體本能的向後退,甚至已經顫抖起來,雖然以前是殺手,可也從未遇到過如此詭異之事。

「呵呵,年輕人你很怕?」聲音又響了起來:「放心,我不是什麼恐怖的東西,況且我若要加害與你,你還有命嗎?」

蕭元四處掃視,實在找不到聲音的源頭,不過卻是見到手腕上的黑色印記光芒更甚,雖說被嚇壞了,但也沒有失去理智,所以當下猜測應該是那印記…

「你是我手腕上的印記?」這樣試著問了一下,蕭元的情緒也稍稍穩定了下來…

「可以這麼說,不過我也不是印記,只是印記中的一抹殘魂!」聲音再度道。

「殘魂?」蕭元疑惑…

「哎..!的確只是一抹殘魂!」聲音嘆了口氣,更顯蒼老…

「那你找我有何事?是想我幫你完成生前的遺願?」說到這裡,蕭元已經完全沒有了恐懼,卻而代之的是好奇..

「遺願?」聲音沉寂了片刻,道:「有,不過以你現在螻蟻都不如的實力,想要幫我完成,比登天還難!」

「不試試怎麼知道,如果你真的肯定我不能完成,應該也不會現身了吧?」蕭元反問..

聲音無語,沒有反駁蕭元的話,見到這樣的情況,蕭元便知道自己猜測得不錯..

「說吧,你有什麼遺願,我若是能幫你完成,一定去辦,不過辦到之後,你別再纏著我就行!」蕭元可不想像是幽靈一般的東西整天跟著自己。

冷梟霸寵:緋色妖妻 「呵呵,遺願這個問題先放一邊吧。」聲音緩緩道:「倒是你,願不願意成為我的徒弟?」

「徒弟?我為何要成為你的徒弟?成為你的徒弟能夠打得贏上面那些傢伙?能夠成為比這縹緲宮宮主還厲害的人物?」蕭元自然不可能隨便答應,所以不屑的問道。

「笑話,若是你成為本尊的徒弟,繼承本尊的修鍊之法,莫說什麼狗屁縹緲宮,就算是武帝也只配幫你提鞋!」聲音極為不悅地道,像是有些動怒。

武帝,乃是天元大陸最為強大,最為恐怖的存在,不過那是在數萬年前的傳說中才出現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