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牛大明聊了一會兒之後,就說到了他大哥的事情上來,「道長,其實我大哥大嫂不是壞人。他們沒有時間陪二丫,是想多賺點錢,以後帶著二丫搬到省城裡去生活,給二丫更好的生活條件。只是他們的想法很偏執,不知道陪伴比賺錢更重要!而且,他們也挺苦的。大嫂生了二丫后,就已經不能生育了。大哥也沒有去外面找女人,一心陪著大嫂。現在二丫走了,不知道大嫂以後能不能挺過來!」

生育的事情,是因為個人體質和自己的原因!上天有好生之德,賜予了每個人撫育下一代的權力。但有些不潔身自好,輕視生命的誕生。墮胎殘害生命,上天會剝奪其權力,就算到了陰曹地府,也會遭受殘酷的刑罰。

但在此之前我確實聽到林依依給我說過一個故事,她說他們十萬大山的苗族,還有一支特別神秘的苗族。他們從來不和外人接觸、通婚,都是寨子里的人結合繁衍生息。

而且,他們寨子里很奇怪,幾乎生的全都是女娃子。我之前還開玩笑說,那寨子肯定是女兒國。林依依還笑我西遊記看多了,耐心給我解釋說他們寨子生的女兒比較多,是因為他們苗族有一種神秘的藥草,叫作換花草。

服下了換花草的女子,百分之九十都能生下女兒,還能讓不孕之人有重新懷孕的機會!

我也不知道這種換花草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但既然有傳說,那就有門道。說不定,那換花草還真的有效果。

想到這兒,我才把這件事情說給了牛大明聽。畢竟他們牛家鎮也是處在十萬大山的邊沿,如果潛心要找,說不定還有一絲機會。

牛大明聽了之後,也是覺得頗為驚奇,道:「道長,其實我大哥也花了不少錢去找法子,可也是沒有辦法,最後才放棄了。如果道長說的這種換花草真的存在,那說不定大嫂他們還真的有機會了!他們都還年輕,如果膝下無子女,老來肯定會很孤獨。道長真厲害,回去我就給大哥他們說說……」

「道兄說的沒錯,這種換花草真的存在,我曾經也聽人說過!」而這時,何天師也接過話說了起來,「但是你們得小心騙子,苗寨有很多人說他們有換花草,那是假的,也是為了騙錢的。傳言換花草和彼岸花差不多,也是沒有葉子,只有一根光禿禿的藤蔓。而且,那藤蔓上還長滿了尖刺。最奇特的一點,開出的花像是小人而一樣,有幾分像是佛果的造型。所以,你們如果遇到了這樣的換花草,那就是真的。其他不管開的如何詭異奇特的花,都不是換花草!」

牛大明對何天師也沒有好感,甚至是恨他,但聽到他提醒了這一句,雖然沒有開口,卻是暗暗記在了心裡。

而後,牛大明又說了起來,「道長,我看你年齡不大,但你的本事不小!我覺得你們道士挺好的,道長如果不嫌棄,我願意拜道長為師,教我幾招。以後要是咱們鎮上再遇到了恐怖事情,我也能出手幫他們!」

牛大明的歲數本來也不大,估計比我大個頭十歲的樣子。 親愛的,我們結婚吧 這一段時間聊熟了,就提出了這個想法。

我無奈的笑了笑,說:「你還是好好做你自己吧,學道很艱辛,也很痛苦。而且每一個厲害的道士,下場都很凄慘。我走上這條路,也是無奈之舉。而且,我們連回頭路都沒有。所以,好好珍惜你的生活吧。」

「這樣啊?」牛大明有些不甘心,但看我沒再說話了,只得禮貌的笑道:「那我聽道長的,回去和大哥一起多做善事,這樣才有福報。」

「嗯。」我欣慰的點了點頭,也沒有說話了,靠在椅子上閉眼休息了。到了下午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到了湖北的地界。

一路上幾乎沒有任何的休息,牛大明實在是堅持不住了,我就讓他停下來休息。一直到晚上十二點的時候,我們才總算到了安徽。

下了高速路口之後,胡亂的吃了點東西,又繼續趕路。差不多走了一個半時辰,我們才總算來到了齊雲山!

現在的齊雲山已經是一個國家級旅遊景點了,到了山腳下之後,車子就無法開進去了。我下了車之後,就和牛大明告別了,說:「謝謝你,一路上你辛苦了。你今晚別趕回去了,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在趕路回去吧。」

「道長放心,我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的。我這狀態,早就累的不行了。得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啟程回去!」牛大明笑了笑,說:「道長,謝謝你為我們做的一切。如果以後有啥困難了,儘管來我們牛家鎮。只是,還不知道道長的大名?請道長無論如何也告訴我名字,這是大哥的意思,我們會把恩人永遠記在心裡!」

我原本不想告訴他的,可看這樣子,是沒辦法搪塞了。只得笑了笑,說:「修道之人,終其一生,除魔衛道。這是我們該做的,你勿虛放在心上,一切都是道法自然的機緣。我也不是啥高人,只是道門一個普通的小道士……李初九!」

「李初九?」牛大明呢喃了一聲,隨後笑道:「道長,我記住了!那你保重!」

告辭了之後,就驅車離開了。而他剛一離開,何天師就一臉驚訝的看著我,道:「你就是李初九?」

我瞪了他一眼,沒有說話。而何天師卻是大聲的笑了起來,說:「輸在你李初九的手上,我不算丟人!畢竟,現在滿道門的人都在找你李初九……」

何天師說到這兒的時候,笑容變得詭異僵硬了起來。這笑容,看的我有些不寒而慄。心裡也有些後悔了,不應該告訴牛大明我的名字。

畢竟,現在靈族的人正在找我。要是被何天師傳出去了,那就壞事了。我看了一眼賊眉鼠眼的何天師,心裡也有了殺意。

一定不能讓他把我的消息泄漏出去,實在不行,就只有殺了他。

而這何天師不是傻子,也會察言觀色,估計猜到了我的想法,立馬錶態道:「道兄請不要多疑,我不知道你是誰,剛才你們說的話我也沒聽見!」

這何天師果然是老狐狸,他這麼說是怕我殺他。我也不能拆穿,假裝不知道的點點頭。

現在夜已經深了,而我們前方不遠處的地方,正是一片連綿不絕,霧氣籠罩的齊雲山。

玄真教就是發源於這齊雲山,也正是我此行來的真正目的地! 「哼,這種狐狸精,不要臉的賤人。不知道使了什麼狐媚術迷惑了太子殿下。此番東淵台上大比,本小姐一定要給她一個教訓!」

說話的是四大世家江家的小姐江月麗。

回頭看見月千歡從樹林中走出來的女子嚇得渾身毛骨悚然,戰慄著說不出話來。伸手想去拉江月麗,警告她。然而江月麗朝姬子黎走了過去。

江月麗:「太子殿下。」

姬子黎轉身,看向江月麗的第一句話就是詢問:「江小姐,你看見千歡了嗎?她不在車隊里。」

「太子殿下何必擔心。月千歡不是很厲害嗎?肯定不會被這區區的刺客給傷到。或許她是害怕刺客躲起來了。」

江月麗第一句話表面在誇月千歡,可緊接著嘲笑月千歡害怕躲起來了。前後矛盾,話里透著濃濃的譏諷。

江月麗又說:「太子殿下,咱們還要趕去東淵台呢。而且這裡這麼危險,說不定刺客還躲在暗中盯著。咱們多停留一刻就危險一分。」

「江小姐你什麼意思?」

「我只是提醒一下太子殿下。萬不可為了一個月千歡,輕重不分,誤了大事。」

江月麗把月千歡和姬子黎護送車隊前往東淵台做比較。意在給月千歡扣上一頂大帽子,其次逼迫姬子黎離開丟棄月千歡。

她管月千歡是因為什麼不在這裡。最好把月千歡丟下,趕不到東淵台失去比賽資格!就算月千歡去了,江月麗心思陰險惡毒,倨傲抬起下巴。她會告訴月千歡和元盛國所有人,什麼才叫天才!

一口氣突破兩階算什麼?月千歡不過是踩了****運罷了。

姬子黎臉色陰沉。剛要呵斥江月麗,抬頭瞥見月千歡風姿灼灼的身影。驚喜開口喚道:「千歡!」

江月麗臉色變了。月千歡回來了?

姬子黎看也不看她,直接走向月千歡。語氣激動,「千歡你去哪兒了?剛剛那麼危險,你怎麼沒有在車隊里。你有受傷嗎?」

仔仔細細盯著月千歡檢查。確定月千歡好好的,姬子黎頓時鬆了口氣。

然而面對他的擔心關懷,月千歡只是疏離淡漠的笑了笑。「有勞太子殿下費心了。」

江月麗陰沉沉看向月千歡,正好對上月千歡冷幽懾人的雙眸。下意識打了個寒顫,身前一黑。江月麗聽見眾人驚呼聲。

「月千歡你這是幹什麼!」

「唔。」江月麗驚駭瞪大眼。她的脖子被月千歡掐在手中。那雙眸子冷冷看著她,好像把她拖進千年冰窟中,凍得身體僵硬,一動也不敢動。

「我很好奇。江小姐什麼時候看見我躲起來了?」

月江離生死在月千歡一瞬間。 如果愛你是死罪 嚇得臉色蒼白,全然沒了剛剛的傲氣和陰險。月千歡冷笑,又說:「我月千歡也沒那麼大的本事,容江小姐拿來跟皇上的聖旨相比。」

「月千歡你放開我!」

月千歡挑眉。還真就鬆手放開了江月麗。誰知江月麗嚇軟了腿,後退一步站不穩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耳邊傳來眾人鄙夷的笑聲。 現在天色太晚了,我們無法登上齊雲山。而且,加上沒有熟人帶路,我們也不知從何下手。何天師也沒來過這齊雲山,無奈之下,我們只得找了民宿休息。

齊雲山現在是旅遊景區,周圍的酒店不少,但因為我們的特殊身份,不能進酒店,只能住民宿。價錢不貴,這筆費用我自然讓何天師出。

主人家很熱心,是一個五十來歲的大嬸兒,我叫她楊嬸兒。老公去世的早,自己帶著兒子營生。他兒子楊晨在縣城裡面念高中,平日里一放假就回來幫楊嬸兒幹活,平日里負責拉客之外,還給客人做導遊。

剛好這次楊晨放暑假回來了,我們就準備讓他給我們當導遊,把我們帶上齊雲山。吃了點東西后,我們就回房睡覺了,我和何天師一個屋子,隨時監督他。

一進入房間,我就把何天師的手捆在了床上,怕他趁機逃走。但這何天師估計知道我對他動了殺意,原本有機會逃走的也不敢賭。

如果他要逃走,被我抓住了,下場肯定不用說的。我捆好了他之後,何天師就苦笑了起來,說:「道兄,你放了我吧,我絕對不會逃走的。老實說,我還沒這個膽兒敢逃走,落你手裡,我自己都知道你肯定不會放過我。」

「少廢話!」我瞪了他一眼,道:「趕緊睡吧,別想著逃走,也別玩歪心思。我明確告訴你,你只要敢逃,我就敢殺你!」

我不是嚇唬他,我是有心要解決他。他的道行在我面前太弱了,在他逃走之前,我絕對有十成的把握殺了他。

被我篤了一句,何天師也老實了,也沒上床,就坐在床邊。自顧的點了一根煙抽了兩口后,這才找起了話題說了起來,「道兄,茫茫齊雲山,要是我猜的沒錯,你想必是來找玄真觀的吧?你之前的出手我就看出來了,你應該是玄真一門的人!」

這何天師是在試探我,畢竟他是跑江湖的人,能夠看出我的路數也不足為奇。但他不知道,我這次最重要的目的,乃是找葉伯阻止他並且殺了他報仇。

我也沒搭理他,只想好好休息。見我沒說話,何天師也不覺得尷尬,又說了起來,「道教發展至今,劃分成了三大教派體系。只可惜道教正在沒落,玄真教也是名存實亡。玄真教在齊雲山是沒錯,山上的那些道觀卻不是真正的玄真觀。玄真觀乃是你們玄真教的聖地,卻也是隱藏在這茫茫齊雲山。齊雲山如今開發成這個樣子了,也沒有找到真正的玄真觀。道兄如果想這樣找,恐怕找上一輩子都不會找到齊雲山!」

何天師這話說到我心坎里去了,剛才到齊雲山地界的時候,我就在遠處瞻仰了這齊雲山的風貌。茫茫齊雲山,群山如海,我也不知何時能找到玄真觀,更別說找到葉伯了!

對我而言,無疑是大海撈針。可我實在是也想不到好的法子,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現在靈族的人都在找我,我沒有回頭路。一方面是躲避他們的追殺,另一方面也是著實準備自己的事情,好應對即將來臨的十年之約。

「道兄,看來我猜對了!」察覺了我的異常,這何天師立馬就抓住了我的心思,說:「道兄,何某雖然只會些江湖騙子手段,可論經驗的話,道兄還是差了一些。真正的玄真觀肯定不在齊雲山的主山,一定是那些沒有被人發掘的山脈中!如果道兄肯給我這個機會,我願意陪著道兄找到真正的玄真觀。不過,到時候道兄得放了我。」

我知道他話裡有話,也是在不停的試探我。但他這話卻是提醒了我,他說的沒錯,玄真觀肯定不在這主山,一定是在那些沒有被發掘、人跡罕至的山脈中。不然的話,也不至於到現在也沒有人知道玄真觀的下落。

這何天師有利用價值,但說白了,我們是彼此利用。他也在利用我,至於他內心的想法,我則是完全不清楚了。

我此時也被他說的沒有了睡意,乾脆從床上坐了起來。看了他幾眼,這才笑了起來,說:「好啊,如果你能幫我找到玄真觀,我放你一馬,但以後你絕對不能草菅人命,為非作歹!」

「道兄儘管放心,我再也不敢做壞事了!」何天師想都沒有想,張口就來,很顯然不是心裡話。放了他,日後他肯定還會害人。

我心裡明白他的為人,打心裡不相信,但表面上裝作很相信他的樣子,說:「好,只要你肯改過自新,那我就放你一條生路!」

「一言九鼎!」何天師立馬點了點頭,頓了一下,才說了起來,「道兄,你其實不知道這地方有一個傳說?這個傳說,極有可能和玄真觀有關係!」

「哦?」何天師這話引起了我的興趣,我連忙追問道:「是何傳說?說來聽聽!」

我現在完全裝成很相信他的樣子,就是要讓他以為我年少不懂事,容易忽悠。這何天師果然上當了,自顧的點點頭,說起了這個傳說。

「這事兒還得從一九九五年的夏季說起,那一年安徽突遇旱災。農民莊稼顆粒無收,田裡都干起了巴掌寬的裂縫。後來無奈之下,這才請來了高人。高人來看過之後,就看出了問題所在,說是有人挖井不小心挖出了旱魃,這才導致了旱災。當時就有村民問那高人,說可有解救之法?那高人見民生疾苦,就神秘的留下了一句話,神龍出山,旱災可解!村民哪裡知道這句話的含義,只是過了半個月左右的樣子。有一天晚上,原本乾旱了數月的旱情,突然雷電交加,瘋狂暴雨。據當地人,那是他們見過最大的暴雨。」

「由於乾旱時間太長了,暴雨狂降,就造成了山體滑坡,河水上漲,差點淹沒了當地的一個村子。後來村子里的人逃到了山上,就在他們逃到山上后,他們就看到山腳下的大河裡,突然有一條像是龍一樣的巨蟒衝天而起。那衝天而起的巨蟒蜿蜒而上,在飛到半空中之時,天上突然劈下一道猶如手腕粗細的巨雷,直接把巨蟒劈落了。那件事情很多人都都看到了,等洪水退了,他們下山去找,卻沒有找到巨蟒的身影!這件事因為太過震驚神秘,說是巨蟒渡劫要化成龍,一度造成了不小的轟動,最後是國家的神秘組織出動了,徹底封鎖了這件事情!但世上哪有不透風的牆?不光是這安徽巨蟒渡劫事件,還有一九三四年遼寧營口墜龍事件!雖然國家的神秘組織封鎖的很及時,但卻是被當年的日本人拍下了龍屍的照片!」

不得不說,何天師他們這一輩兒的人,都知道不少的神奇傳說。只是被國家封鎖的太死了,到了我們這一輩時,幾乎就沒有多少人知道了。

對於龍這件事情,我是深信不疑的。之前我們在邊境和泰國巫教鬥法之時,王磊就帶走了九曲十八彎的黑龍凶氣。

雖然那不是實體的真龍,但也是山精地靈、風水之氣化作的龍氣。有龍氣,自然有龍!

我聽的很有興趣,聽完之後就明白了何天師話里的意思,說:「何天師,你想說玄真觀和那巨蟒渡劫的地方有聯繫?」

「沒錯!」何天師笑著點點頭,道:「巨蟒渡劫,應劫化龍!這只是傳說而言,真的龍不需要渡劫。道兄難道就沒有想過,那巨蟒不是化龍,而是修鍊成精了?又或者說,那巨雷不是老天爺劈下來的,而是有高人用道術召喚出來的天雷?」

何天師這句話彷彿是在問我,又是在提醒我。而我聽到他這番話后,內心也是猛的一驚。心裡更是猶如驚濤駭浪,我不知道雷劫這事兒到底是真是假,因為我沒有見過。

但如果巨蟒修鍊成精,那必定會造成恐怖的破壞。之前王磊帶著黑龍凶氣,我就是親眼見識過的,整片九曲十八彎全數坍塌,攔斷了黑水河,要不是九曲十八彎那一截河床低矮,不知道會淹死多少人?

我想到這兒,心裡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當年有高人召喚了天雷,阻止巨蟒成精! 江月麗剛剛還那麼高傲,盛氣凌人不可一世。結果只是被月千歡掐著脖子說兩句話,就腿軟站不穩了。簡直丟臉!

聽見眾人鄙夷嘲笑聲,江月麗氣紅了臉。惡狠狠瞪著月千歡,「月千歡你竟敢這麼對本小姐!」

「有本事正面懟。我月千歡歡迎任何人的挑戰,你們贏了,我悉聽尊便。若輸了……」

月千歡看也不看江月麗,目光冷冷略過眾人。目光所過之處,竟無人敢與她對視。眼神更加輕蔑,月千歡開口語氣冷戾。

她說:「沒本事就別瞎比比。」

說完,月千歡霸氣轉身回了馬車上。墨源屁顛顛跟上,崇拜看著月千歡。「月姑娘你好霸氣,好酷哦!」

「咳咳,五弟嚴肅點。月姑娘,貴客呢?」

對外才叫墨九卿長老。對內,都是尊稱一聲貴客。按照墨塵的意思,千萬別在月千歡面前把墨九卿喊老了!不然墨九卿會不爽的。

月千歡挑了挑眉,「應該回馬車裡了吧。」

然而回到馬車,卻不見墨九卿的影子。這下月千歡疑惑了。人呢?難不成被她親一次就害羞了?

咦!墨九卿那個變態流氓,臉皮那麼厚。怎麼可能害羞!月千歡更相信,墨九卿是臨時有什麼事去做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

車隊中間。護衛們收拾好,整裝待發。江月麗還軟軟的坐在地上爬不起來。月千歡那一下,就好像掐斷了江月麗的脊椎骨一樣。渾身沒氣力,爬不起來也動不了。

姬子黎冷冷看了她一眼,警告道:「此去東淵台有一個多月的行程。江小姐最好慎言,否則出了事本宮概不負責。」

說罷姬子黎轉身,命令。「趁夜出發,到達下一個城鎮再休息!」

「所有人準備好,出發!」

有女子過去攙扶江月麗,卻被江月麗兇狠推開。氣急敗壞呵斥:「滾開!」

月千歡!你毀了我江家和月家的生意,還有盟友關係。如今還敢羞辱本小姐。等著瞧吧,我江家不會放過你的!

你再厲害又怎麼樣?到了東淵台上,有的是比你出色厲害的人物。

家主已經聯合好人了。東淵台上,就是要你命的時候!

車隊一路匆匆趕到了最近的城鎮。被刺客刺殺的消息,姬子黎也迅速傳令回元都城。並讓派新的護衛,快馬加鞭前來護衛。

趕到東淵台,足足有一個多月的行程。路上有山有水,儘管走官道也避免不了危險。到達東淵台前,他們可不能損兵折將!

馬車布置再奢華精緻,也無法面面俱到。包下客棧,一群嬌生慣養的小姐公子立馬倒在床上睡覺。月千歡也不列外,不過她是關了門就回到玉佩空間去修鍊。

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她的修為已偷偷突破六階武師。要是傳出消息去,不知道要驚呆多少人。

兩個月時間,從四階突破到六階。要知道越往上,突破越是難如登天!月千歡的進階速度,實在可怕!

睜開眼,月千歡挑眉看向朝她走來的某人。「回來了?」 在我想到這一點的時候,何天師又繼續說了起來,「雖然這齊雲山道觀眾多,道士也不少。可都是些傳道之人,並沒有什麼真正的道行。說起來,可能和我也差不多,半吊子道士,算是混口飯吃吧。能夠召喚天雷的人,必定是道術恐怖之人。剛好當年巨蟒渡劫的地方,正是齊雲山附近。能有此實力的,除了玄真教的高人,我的確想不到其他人了!」

這何天師話里的意思很明顯了,他的意思是只要我們找到當年巨蟒渡劫的準確地址,便能找到玄真觀的線索。

不得不說,如果我不帶何天師來,恐怕到了十年之約我也無法找到真正的玄真觀。起初我帶他來,只是因為不能出手殺他的緣故,又不敢把他放了。放了他,他還會繼續為非作歹。

他這樣的人,為了賺錢不惜用道術害人一家死絕。那會兒我打算的是,如果他路上亂來,我也好有機會殺了他。

但我沒想到的是,這竟然變成過了一件好事。他知道這些傳聞,我們就能順著這些傳聞去找玄真觀的線索。

而往下一想,我的心情就有些沉重了。何天師知道這個傳聞,那葉伯自然也知道,而且他更是玄真教的弟子。

我越想就越擔心,怕他在我之前找到玄真觀。重建了玄真觀,他肯定會投靠靈族。那到時候,我便是玄真教的罪人了!

何天師自然不知道我心裡在想啥,但估計從我臉上看出了一些端倪,就笑著說了一句,「道兄,凡事講究機緣,你比我更懂這一點!」

他一口一個道兄的,喊的我心裡很是膈應。但道門的規矩是只講輩分,不講年齡。

「嗯。」我點了點頭,就重新躺上了床。這何天師也沒說話了,就盤膝坐在床上,也是在打坐休息了。

睡了可能一個半時辰左右的樣子,天就亮了。我們早早的起了床,是因為早上的遊客不多。楊大嬸弄了早飯,我們吃過之後,就讓楊晨帶我們去齊雲山了。

因為楊晨是本地人的緣故,他自己有法子把我們給弄進去。當然,我也讓何天師給了他不少錢!我對他印象不錯,知道他母親一個人帶他辛苦,自己也做做兼職賺學費和生活費。

楊晨只有十六歲,戴著厚厚的眼鏡,稚氣未脫,臉上還有不少的青春痘。他帶著我們往齊雲山走,同時給我們介紹齊雲山的歷史和文化。

齊雲山,古稱白岳,因遙觀山頂與雲平齊得名,中國道教四大名山之首,平均海拔不到六百米,境內有三十六奇峰,七十二怪崖。

齊雲山素有「黃山白岳相對峙,綠水丹崖甲江南」之稱。清乾隆皇帝讚譽為「天下無雙勝境,江南第一名山!」。山上的景點則是有真仙洞、月華街、雲岩湖、玉虛宮、太素宮、望仙亭等……

楊晨在介紹齊雲山歷史之時,我就在心裡沉思了起來。一般人不知道三十六和七十二這兩個數字的意義,但對於我來講,就是再熟悉不過了。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叫法,肯定是出自道士之手,說的正是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正好對應了一百零八天罡地煞星。

看來,這齊雲山當年也是有高人坐鎮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