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爲什麼?你爲什麼那麼輕鬆,爲什麼那麼愜意的笑呢?你要死了。”花無聲臉上帶着疑惑說道。

“大哥,我好累,不管是在人前,還是在人後,我都要緊緊的繃着一根神經,我不能出錯,也不能犯錯,因爲我出錯就意味着整個花家的滅亡,一個人揹負了太多的東西,他就會累,自從成了花家的掌舵人我就沒有輕鬆過,當你的劍刺破我的身體的霎那,我感受到了死亡,也感覺到了解脫。終於再也不用那麼累了。”花無言嘴角也流出了一絲鮮血。

花無言的元神越來越淡。

“爲什麼?你爲什麼面對死亡不痛苦?爲什麼?爲什麼你就要死去了還這麼開心?這都是爲什麼?”花無聲大聲地喊着。

“我以爲我殺死了你,我會很快樂,我以爲我覆滅了花家,我會很愜意,我以爲只有這樣我纔可以解開我的心結。可是現在爲何我並不開心,反而隱隱的有些痛苦?這到底是爲什麼?”花無聲的劍拔了出來,花無言臉上笑意更濃。

“沒有爲什麼,這個世界本來就沒有那麼多的爲什麼?你不覺得人有時候都是自尋煩惱嗎?別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感覺沒有了你,一切就都完了,其實你並不影響大局,沒有了你,還有另外的人可以站起來,他可能短時間內做的不夠好,但是長遠來看,他未必不如你。”花無言笑了,就如一朵綻放的玫瑰,清香怡人,隨即消散在空氣中。

花家暗部衆人都呆住了,他們沒想到他們的掌舵人會在這樣的情況下撒手而去,同樣沒想到的還有凌風,凌風突然覺得自己這所有的決定到底是對還是錯。

很多時候計劃是趕不上變化的,沒有天衣無縫的計劃,但是卻有讓你意想不到的變化,現在的形勢看起來十分的微妙,花無言的死,讓原本實力就嚴重不足的凌風一方,再次遭受重創。

最不能接受的或許還是花家暗部之人,此刻他們的心涼到了心底,原本就對這場仗沒有多少底氣,現在看來更是沒有希望渺茫了。

“義莊的封印與否與我們有什麼關係,爲什麼要揹負這些本來就沒能力揹負的東西,就因爲這是祖訓,就因爲我們姓花嗎?”花家暗部之人面面相覷。

凌風看着衆人飄忽的眼神,心裏明瞭,這場仗打不下去了,因爲結果肯定是被全滅。

“凌風,薄涼醒了!”葉千寒的聲音響了起來。

花家暗部之人人心浮動,有了第一個走的,就有第二個,很快場中就只剩下凌風、花玄天、冷一畫、葉千寒還有薄涼。

“你醒了,感覺怎樣?”凌風蹲下身子,關心的問道。

“我沒事,讓你們擔心了。”薄涼顯然還沒有從剛纔的情緒中走出來,面對最親之人的背叛,情緒能好纔怪。

“沒事就好,現在你也看到了,情況對我們很不利,我們要做的可能就只有突破重圍,逃跑一途了。”凌風無奈的攤了攤手。

鬼醫本色:廢柴醜女要逆天 薄涼朝着場中掃了一眼,對方的確是強悍,屍王、鳳囚凰、剛纔詐傷的蠻鹿山、六隻金屍這都是化神境界的,還有鳳奶奶、鳳舞天以及若干的銅屍,還有鳳家、蠻家的一衆人等都是蛻凡巔峯的境界。

蠻山也僅僅只是暫時被困住而已,如果脫困而出,對方的實力更加的強悍。

薄涼也是皺了皺眉頭,她很清楚凌風所說的逃跑是什麼意思,可是看看這五個人,即使跑又能跑到哪兒去?

花家已經基本上名存實亡了,冷家雖然還有些根基,但是現在能不能跑到冷家都難說。

“凌風,你能拖住鳳囚凰嗎?只許一時半刻即可。”薄涼突然問道。

“可以試試!”凌風說道。

“那應該還有的打?冷一畫前輩可以稍微拖住蠻鹿山,我來對付刀王跟其他的人。”薄涼說道。

凌風感覺到薄涼的眼神中多了些什麼,但是仔細去看的時候,卻又感覺到看錯了。

薄涼站起來,走向場中,凌風與其並肩站立,其他的人跟在身後,葉千寒看着眼前的一對男女,突然覺得好似神仙眷侶。

反觀現在的屍王還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他嘴裏喃喃自語。如果仔細去聽,可以聽到他說的是,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我到底是對了,還是錯了?

爲什麼我現在一點也不開心呢?反而感覺到特別的空虛,原本那股支撐着他不管多麼困難,都要堅持下去的信念突然沒有了。

現在的雙方已經不需要再說什麼了。薄涼的身體漂浮在空中,栗色的頭髮變成了雪白色,雙手張開,周圍的天地靈力在她的身周聚集,她的眼睛再次變成那種灰濛濛的顏色,就跟蒙上了一層紗。

她的眼睛看向半空中的棺材,凌風看到,一具具鬼屍就跟喝醉了酒一樣的開始搖晃起來,那六具金屍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隨即化作六道流光,衝向薄涼。

凌風心驚不已,身體就要上前,被葉千寒給拉住了。

“你仔細看看!那些金屍!”葉千寒說道,這時候凌風才發現那些金屍並沒有惡意。

“鳳舞天,快點,我忘記了薄涼是天生鬼體,對於殭屍的,具有天生的號召力。”刀王大聲的提醒鳳舞天。

但是已經晚了,六具金屍到了薄涼身前,跪伏在地上,就如同參拜自己的主人一樣,彷彿這一刻薄涼加冕鬼王。 但是已經晚了,六具金屍到了薄涼身前,跪伏在地上,就如同參拜自己的主人一樣,彷彿這一刻薄涼加冕鬼王。

鳳舞天使出渾身解術,都沒有辦法把鬼屍召喚回來,一旁的屍王看到這樣的情況,也從那種失魂落魄中恢復了過來,雖然眼神中還有些迷離,但是顯然已經沒有大礙了。

屍王雙手掐訣,“鬼屍召喚!”

六具金屍的身體出現了短暫的停滯,隨即六具金屍站立起來,薄涼咬破食指,六滴精血沒入金屍的眉心,六具金屍身上的淺金色發生了變化,顏色更加的金黃了,原本一動不動呆滯的眼珠,出現了一絲轉動,好似靈動了不少。

鳳舞天嘴裏噴出一口精血,顯然是六具金屍與他的心神聯繫被徹底的掐斷了,也就是說六具金屍徹底的被薄涼掌控。

屍王身體晃動,衝了過來,薄涼伸手一指,六隻金屍衝向屍王,把屍王困在中間,屍王雖然境界上比金屍要高,但是奈何六具金屍分別站立不同的方位,配合默契,居然跟屍王打的不可開交。

一旁的鳳囚凰看着屍王並不佔優勢,就想過去幫忙。凌風身形一閃攔住了鳳囚凰。

“你的對手是我!”凌風抱着膀子說道。

“螳臂當車,不自量力!小小的納元修爲居然攔住我化神修士,兩個大境界的差距,你以爲你可以攔得住我!”鳳囚凰不屑的說道。

“鳳家主小心,這個小子戰力驚人,不能拿他當納元境界來對待。”刀王提醒到。

“哼,你是說我沒用嗎?”鳳囚凰冷哼了一聲,刀王就感覺從頭冷到腳,冷汗直流。

“哼,不自量力的小子,我家祖奶奶一出手,你小子就肯定被秒殺。”鳳舞天抹乾淨了嘴角的血漬,不屑的對着凌風說道。

凌風渾不在意,淡淡的笑着說道:“您如果覺得只靠着耍嘴皮就能打敗我,那我倒可以跟您老人家耍上一天。”

“族老一定要小心,這凌風不好對付!”鳳奶奶憂心忡忡的說道。

“沒用的東西,你以爲我是你嗎?”鳳囚凰怒斥道。

“你們還打不打?”凌風一臉的不耐煩。

“哼!”鳳囚凰冷哼一聲,凌風就感覺到周遭的空氣擠壓向自己,凌風的心神一動,隨即神識化作的寶劍晃了一下,把那精神威壓給抵消了。看來我的神識已經可以抵擋化神修士的攻擊,我現在最需要提高的就是自身的修爲。凌風心裏思索道。

鳳囚凰心裏微微一驚,剛纔自己的精神威壓,本來都擠向了凌風,突然被一股凜冽的劍意給衝散了,這個叫凌風的年輕人,身上居然帶着可以抵擋精神威壓的護體寶物。

鬼道鳳鳴拳!

一陣陣嗚咽的鬼風在凌風的身周形成,一道道殘缺不全的鬼影,撕裂着周遭的空間,彷彿有一道無形的力量在拉扯凌風。

隨即凌風的耳中傳來一陣陣鳳鳴的聲音,很難想象鬼哭狼嚎夾帶着浴火焚天,一黑一紅,一種代表陰鬼的嗚咽聲,一種代表着光明跟重生的火焰能夠有機的融合在一起。

鳳囚凰拳頭上帶着鳳凰的虛影,衝向凌風,帶着一股不屈不撓的生的意志,周圍的人都被眼前很不協調的一幕所吸引,大家都有共同的想法,凌風完了。

也的確如此,凌風腳下游龍九步踏出,一步天一步地,但是帶着鳳凰虛影的拳頭,卻具有禁錮空間的作用,讓凌風避無可避,躲無可躲。

凌風的身體猶如大海中的浮舟,跌宕起伏,最後化作了碎片,直接一拳就把凌風給打沒了,太強大了。

只有鳳囚凰不這麼想,因爲她的拳頭在觸及凌風身體的剎那,就感覺出來了,拳頭前方傳來的是虛影,而沒有實實的打在凌風的身上。

“你打完了,該輪到我了吧?也讓你嚐嚐拳頭的滋味。”就在鳳囚凰疑惑的時候,凌風的聲音從她的身後響起。

凌風一開始就用了分身祕術!

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打了過來。鳳囚凰身體化作一隻火鳳凰直衝雲霄。

“哈哈哈!剛纔是假的,現在纔是真的!”凌風的聲音突然從鳳囚凰的上空傳來。

“如來神掌!”一個巨大的佛祖法相在空中浮現,巨大的手掌拍向鳳囚凰。

“他什麼時候又到了我的前面了,他的身法太詭異了?”鳳囚凰沒空思索原因,雙翅一揮斜着飛了過去,巨大的手掌也落空了。

鳳囚凰變成人形,稍作喘息,可就在這個時候,身邊傳來一陣陣小溪流淌的嘩嘩聲,這裏怎會有小溪的聲音。

“族老!小心!”鳳奶奶焦急的聲音響了起來。

一種對傷害本能的躲避意識,促使鳳囚凰的身體躲閃了一下,隨即轉過身來,鳳囚凰就感覺到一隻手抓在了自己的右胸部位,那隻手居然還抓揉了兩下,隨即就感覺到一陣**傳到體內,自身的靈力出現了短暫的失控。

雷電的力量!一條條小的電蛇竄進鳳囚凰的身體。

“哎呀,不好意思,沒想到您老這麼大年紀了,還真有料啊?不錯彈性不錯,手感也不錯!”凌風戲謔的聲音傳進了鳳囚凰的耳朵。

鳳囚凰臉上一紅,無恥的淫賊拿命來。鳳囚凰一着急忘記了用自己的靈力,而變爲了像個潑婦一樣的,伸手抓向凌風。

“唉!我可說好了,剛纔我不是故意的,我可沒有戀母情結,看到了沒,我喜歡那種青春靚麗的,所以剛纔純粹是誤會。”凌風一邊躲閃,一邊手指着薄涼跟葉千寒說道。

“我要殺了你!”鳳囚凰眼球充血,這麼大年紀了,被一個毛孩子給當衆襲胸,還被言語侮辱,鳳囚凰徹底怒了。

“幻影七殺劍!”

鳳囚凰的手裏出現了一把虛影的劍,居然可以用靈力化作武器。

第一殺刺目!

空中出現了無數的劍影,每道劍影都發出璀璨的光芒,這些光芒奪人耳目,劍影還沒有到,凌風就感覺到眼球中一陣陣刺痛,就如同被針扎一樣,而且那種強烈的光芒,讓人根本沒辦法躲避,隨即凌風的眼前一黑,就什麼也看不到了,眼中劇痛無比,凌風都可以感覺到有血從眼中滴落。

第二殺扎耳!

凌風的耳中傳來了一陣陣破空的聲音,隨即就感覺到無數的細針爭先恐後的鑽進自己的耳朵,緊接着耳中一陣陣轟鳴聲傳來,耳朵裏全是嘈雜的聲音,凌風對於周遭的聲音再也聽不到了,凌風也可以感覺到耳朵中有溫熱的東西流出,應該是也流血了。

第三殺剜舌!

凌風看不到,聽不到,只能是神識感應,感應到周圍劍聲嚯嚯!突然一股巨大的撕扯力把自己的嘴巴給拉開了,凌風揮拳就打,但是都打在空處,隨即凌風就感覺到舌頭一疼,嘴裏再也感受不到舌頭的存在了。

第四殺割鼻!

凌風現在反而平靜了下來,這又應該是一種類似幻術的劍術,就像是承受各種酷刑一樣,讓自己的感官受罪,不知道這種體驗是多久,眼中、耳朵中、以及嘴裏無盡的痛苦,每時每刻都在折磨着自己。

突然一道道利刃劃過了,臉頰,凌風朝臉上一摸,摸到了一片溫熱,鼻子沒有了,一股股揪心的刺痛,從鼻子處傳來。

第五殺挖心!

就在凌風一邊放出神識探查,一邊糾結於臉上五官帶來的刺痛時,突然就感覺到後心一涼,一把利刃刺破自己後胸的衣服,甚至避開了自己的胸前的封印,瞬間一疼,胸口有種被掏空的感覺,凌風知道自己的心唄挖走了,隨即一陣陣的劇痛從胸口處傳來。

第六殺斬手腳!

凌風依靠着神識,摸索着走着,雖然臉上、胸口每時每刻都在痛苦着,但是凌風依然咬緊牙關,突然凌風就感覺到,手腕腳腕處一涼,隨即就感覺到手腳被砍了去了,這時候已經不是用痛來形容了,心底的那種無助跟恐懼纔是最讓人難以承受的。幸好凌風神識夠強大,他依然保持着震驚,他時刻提醒自己,這只是幻覺,這只是夢,只要自己不崩潰,頂過去就好了。

第七殺割喉!

就在凌風時刻提醒自己的時候,脖頸處一涼,凌風感覺到自己的頭顱離開了自己的身體,甚至都能夠感覺到一腔熱血從斷頭處噴灑而出。這一刻沒有了痛苦,就如同超脫了一般,人在失去了所有的感官,失去了手腳,甚至是頭顱以後,本不能存活了,但是凌風卻切切實實的體驗了一把,如果不是凌風強大的精神在支撐自己,那麼現在的凌風已經在恐懼中死去。

幻影七殺劍!殺的不是人,而是人最脆弱的精神,換做是誰,身體上的重要器官都失去了,首先崩潰的是精神,精神崩潰了,幻影七殺就變成了真的七殺,這就是幻影七殺的威能!

在外人看來凌風只是一瞬間的呆滯,但是對於凌風卻已經承受了難以承受的酷刑。讓你可以神識清晰的感知,讓你無時無刻不在痛苦中煎熬。 在外人看來凌風只是一瞬間的呆滯,但是對於凌風來說,卻已經經歷了常人難以承受的酷刑。在酷刑的過程中還讓你保持神識清醒的感知,讓你每時每刻都在痛苦中煎熬。

就算是凌風,在呆滯過後也是口吐鮮血,剛剛的衝擊太過真實了。

“你居然扛過了幻影七殺劍?”鳳囚凰比任何人都震驚。

因爲曾經有好多的化神境界的修士,困在其中無法自拔,最後受不了身體如此的摧殘,而心神崩潰而亡。

很多時候即使你明明知道是假的,明明知道是夢,但是當你真的沉浸在其中的時候,也會無法自拔,把夢境變成現實。

這是每個人的天性使然,美夢可以讓人嚮往,但是噩夢卻往往讓人久久不能入睡,就是這樣的道理。

凌風剛剛清醒過來的時候,也是忍不住看向自己的手腳,看到還在,隨即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五官都在,只不過還是感覺到有絲絲的刺痛,隱隱的傳來。

好強的幻術,好強的劍術!

“你居然沒死?不過幸好沒死,我還有更厲害的等待着你。”鳳囚凰咬碎銀牙,每個字都如同在牙縫裏擠出來一樣。

“停!聽你這意思,我跟你這仇恨大了去了,我是殺你父母了,還是淫你兒女了,讓你如此的憎恨?”凌風稍微的緩了一口氣,雙手抱着膀子說道。

“你?你?你在大庭廣衆之下…”鳳囚凰說了半天,就跟結巴了一樣,突然間說不出什麼來?是啊,沒有多麼大的仇恨,也就是無意的摸了自己的胸,想到這裏,鳳囚凰臉更紅了,右胸又出現了那種**的感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