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照片上的女人,他確定,就是烏玲玲。

別人可以懷疑照片的真假,他是吳玲玲的男人,當然能夠認的更清楚。

照片是烏玲玲未成年時期,到成年時期。

(本章完) -歡迎您的到來。

羅嵐之所以學習一級魔法,是因為一級魔法有許多很實用的技能。比如造水術能製造一升無污染的純水;魔莓術,能把任何一根樹枝催化成長滿草莓的魔法樹;寒冷之手,能噴射一道極冷的寒氣;指火術,手指能噴射火苗;法師之手,能控制一個無形的手……等等等等許多不能用於戰鬥卻很有趣甚至在關鍵時刻能救命的魔法。

而且學習這些魔法后,他使用魔導器更加順手。

雖然以後不可能釋放更高級的魔法,但他主修劍術,並不覺得遺憾。

他正在休息,看到凱瑟琳從門前路過,馬上叫住她:「我的團長大人,有沒有興趣跟我比劍,您這個師父可不合格!」

凱瑟琳不懷好意地笑著說:「我可沒伯爵大人那麼清閑,不過我無法違抗您的命令,到時候你可別求饒。」

羅嵐說:「不過,你不準使用鬥氣。」

「一言為定!」

兩個人拿起練習劍開始比劍。

羅嵐雖然忙於管理事務,但每天仍然堅持在劍天地中修鍊,劍術越來越精湛。而他的身體素質在半個月前又獲得一次小幅度提升,現在的他渾身都是結實的肌肉,身高也奇迹般地達到一米七,伯爵府的法師因此要走他的改良巨魔藥劑配方,開始研究。

羅嵐的下屬正在一旁觀戰,嘖嘖稱奇。

「以前的羅嵐大人看著像只小雞,還是被雨淋濕了瑟瑟發抖的病雞,可現在簡直就是一頭小豹子。你們注意到宴會上那些女人的眼神嗎?恨不得跪在他胯下。」也只有高級劍士哈爾敢這麼比喻領主。

「伯爵大人真是難得一見的天才,前一天的高級劍術還全是漏洞,第二天就幾乎沒有瑕疵。照這麼成長下去,哈爾大人,您很可能被伯爵大人比下去。」說話的是羅嵐的陪練劍士。

「不可能!他純粹是走運!誰相信一個十六歲的孩子能成為高級戰士?他因為**才比我快的!我哈爾才是伯爵府第一天才!」哈爾不滿地說。在荷曼帝國,一個高級劍士的地位和子爵相當。

哈爾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歲,但那是因為在伯爵府養尊處優,再加上鬥氣有延緩衰老作用,看起來年輕。他已經有三十九歲,在三十七歲那年晉陞高級劍士,是公認的將軍接班人,很可能在五十歲前成為大劍師。同時,他也是將軍最喜歡的弟子。

「哈爾大人,您別忘了,身體可以吃藥,但劍術可不會因為吃藥而精進。」助手華森笑著說。

「……」哈爾沉默片刻,有些鬱悶地說,「十八歲之前晉陞高級戰士,我們的領主還真可能成為上位劍士。」

陪練劍士卻說:「現在大人還不到#**小說12/1.html十六歲,如果兩年內能成為初級劍士,你們說,他會不會……」

諸人震驚,齊齊盯著羅嵐說不出話來,連哈爾的臉色都無比古怪。

在蔚藍大陸,凡是十八歲之前成為初級劍士的人,有一個獨特的稱號。

見習劍聖!

除了荷曼帝國的開國皇帝荷曼大帝那個老怪物在三十歲才突然發跡,蔚藍大陸有記載的劍聖,無一不是十八歲之前就成為初級劍士。

「難道羅嵐家也終於要出一個怪物嗎?」哈爾喃喃自語。

「大人,就算不提劍術,他也算得上一個小怪物了……」華森說。

眾人無奈地沉默。羅嵐的一系列手段和展現的處事能力,相對他的年齡來說,絕對可以稱得上怪物。

羅嵐和凱瑟琳的戰鬥已經進入尾聲,兩個人已經損壞四把練習劍,至今勝負未分。

而這一戰,也讓羅嵐發現了自己的缺陷――他在技巧方面隱隱有超越凱瑟琳的趨勢,但身體沒有高強度生死磨練的經歷,韌性和意志遠不如凱瑟琳,使得他明明佔據上風,卻被凱瑟琳憑藉頑強的意志反擊。

最後羅嵐叫停,思考如何磨練自己,一個沒有經過生死磨練的劍士,永遠無法成長。

「每天長跑?不行。負重跑?也不行。到底該怎麼辦?」

他提出疑問后,哈爾和凱瑟琳給出相似的答案。

「把你扔到魔獸森林,只要活過六個月,你就懂了。」哈爾露出白森森的牙齒說。

「惹怒一個強大的盜匪團,讓他們追殺你一年,你會明白的。」凱瑟琳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

羅嵐嘴角微微抽動,那種日子絕對不是人過的。

助手華森連忙說:「大人,您千萬別聽他們的。您是尊貴的伯爵、羅嵐港之主,千萬不要做傻事。只要您需要,羅嵐港所有劍士都是您的陪練,您甚至可以去請教將軍。」

羅嵐眼睛一亮,讚揚華森:「我竟然忘了這一點!好,你去領一個月的薪水當獎金。」

他轉頭對凱瑟琳說:「中午了,陪我吃頓午飯,然後一起去見將軍,說不定他老人家也會指導你。」

到了午飯時間,妮絲準時醒來,穿著可愛的睡衣跑到餐廳,撲到羅嵐懷裡。妮絲現在不僅每晚要睡十個小時,而且其它時間也會隨時隨地能睡過去。

羅嵐發覺,妮絲的個子一點沒長高,仍然像個小女孩,但其它地方卻正在快速發育,她的小屁股越來越翹,原本平坦的胸部已經鼓起來。

「羅嵐哥哥,我要治病!」妮絲迷迷糊糊地撅起嘴。

羅嵐連忙說:「凱瑟琳姐姐就在這裡,咱們吃完飯再治病。」

「啊?」妮絲茫然轉頭,看到凱瑟琳坐在羅嵐對面,馬上清醒,一頭鑽進羅嵐懷裡,不敢看人。

凱瑟琳可沒心情計較妮絲,她現在非常糾結。

貴族吃飯用的都是長餐桌,正確的方式是夫妻分別坐在長餐桌的頭部和尾部,其它賓客坐在兩側。

可羅嵐讓她坐在女主人的位置,而羅嵐坐在男主位上,如果不知道的人進來,一定會把凱瑟琳當成羅嵐的妻子。

羅嵐看到凱瑟琳魂不守舍又略帶嬌羞的樣子,心中暗笑:「平時我是拿你沒辦法,誰叫你是我老師,不過論玩小手段,你還不行。不得不說,美麗的團長大人羞澀的時候很迷人。」

妮絲偷偷地離開羅嵐,在他左側的椅子上坐好。手打小說盡在- 第1435章黑化的乖乖女(77)

「反正都打胎過一次了,玲玲,你再打一次,也沒有什麼吧。還是讓陸景賠你去,他會好好照顧的,而且,他只覺得是他自己不小心,放心吧,你和我們之間的事,我會幫你保守秘密,不會告訴陸景。」

「玲玲,你之前不是說,陸景因為愧疚,對你越來越好?現在你又因為他的不小心墮胎,他會對你更好,這對你來說,也是一個機會,啊哈哈哈。」

刀哥的話完話,周圍沉默了一會兒。

沒有多久,烏玲玲開口了,「那行吧,不過以後別玩的那麼大,刀哥,你可得保證,這些事情,絕對不能夠讓陸景知道。要是再那樣玩,我就拒絕了,將來我還得和陸景結婚,我聽人說,打胎打多了,將來沒法生孩子。」

「行行行,聽你的,以後我讓兄弟們都小心一些。」

聽不堪入耳的話,眾人的臉色也是一言難盡,看陸景的目光,充滿同情。

這烏玲玲真的是膽子大的,和別的男人弄出孩子來,全部都落到陸景的頭上。

陸景做了綠帽不知道,還得愧疚自己的不小心,害得烏玲玲去墮胎。

這個女人,可真狠啊。

烏玲玲已經沒法說出話,這一段錄音出來,她就算再沒文化,再沒有眼界,也明白了,她和陸景,不可能和原來一樣了。

不,應該說,陸景不會再要她了。

她望著周圍,看著那些譏諷嘲笑的眼神,天空彷彿都暗了下來。

突然間,她目光落在了唐果的位置。

一眼就看出了唐果居然還在笑,腦子裡的那根弦綳斷。

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從地上爬起來,往唐果的面前衝來。

「你是不是很高興,啊??唐果,你看著我今天的下場,是不是高興啊啊啊啊??」烏玲玲彷彿瘋了,不要命的衝到唐果的位置。

長長的指甲,往唐果的臉上伸去,「要不是你,我能夠有今天嗎?」

「都怪你,都怪你,唐果,都怪你這個虛偽的人,要不是你,我就不會遭難,也不會發生這麼多的事,今天也不會當眾出醜,陸景也不會不要我了。」

眼看烏玲玲要一巴掌甩在唐果的臉上,喬閣護著唐果,抬起一腳就要踢烏玲玲,卻被唐果拉住了。

在烏玲玲衝到面前的瞬間,她反手一巴掌甩在對方的臉上,直接將人甩到了三米外。

烏玲玲的臉,瞬間高高的腫起。

「玲玲,我好心來參加你的婚禮,也沒有想到你會做出那種事,現在居然將原因怪在我的頭上,你是不是太不講道理了?」

「唐果,你別狡辯,都是你,要不是你,我能夠落到今天的下場嗎?」烏玲玲惡狠狠的說道,「就是你,都怪你,看著我的樣子,你很高興吧?對吧,你一定是高興的。」

「你說我對不起你,害得你有如今的下場,那麼你說我哪裡對不起你,怎麼害的你有如今的下場?」

烏玲玲已經被憤怒與絕望沖昏了頭腦,想都不想,直接說,「當初你要不是將手機弄丟,導致我打不通,沒法給刀哥錢,我會落到這個下場嗎?」

話落,周圍的人一臉吁虛。

這烏玲玲真的太不要臉了,唐總這是無妄之災啊。

明天見

(本章完) -歡迎您的到來。

三人坐好,侍女開始開始布菜,因為不是正餐,所以酒類隨意。

西餐之所以吃不同的菜肴配不同的酒,最主要的原因是一開始他們缺乏調味品,只得用酒來起調味的作用。等東方的香料普及后,喝酒便成了一種約定俗成和文化。

首先上的是魚子醬和鵝肝醬,羅嵐選擇鵝肝醬――因為羅蘭從來不在早上或中午吃魚子醬。他一直都沿用羅蘭的許多習慣,尤其是在飲食方面。因為別的東西可能因為家境驟變而改變,但飲食習慣很難改。

吃完後上的是牛尾湯和海鮮湯,他選了牛尾湯,凱瑟琳選了海鮮湯。他發現其實除了細節方面,自己和羅蘭的口味非常相似,他也特別喜歡吃香噴噴的牛尾。

接著上的是海鮮類,有羅嵐港的特產烤蝦、烤鰻魚、煎鯡魚和經過魔法清潔的生牡蠣。羅嵐港的貴族比大部分荷曼帝國貴族都會享受,也更懂衛生,所以有錢的貴族都會聘請魔法學徒對生吃的菜肴進行魔法清潔。

幾百年前蔚藍大陸的習慣是生吃蔬菜和吃半生不熟的肉,在衛生條件極極差的那個時代,最流行的疾病就是腹瀉。

羅嵐港這座新興城市的風格就是沒有風格,有什麼吃什麼。接下來的肉菜和素菜風格多樣,有柯魯士風味的牛肉燉土豆和酸黃瓜、有明特盧風味的小羊排和雞丁沙拉、有普特斯風味的煎香腸和煎豬排、荷曼風味的小牛腰、牛排、烤牛舌以及鵝肉,共上了十六種菜,每種菜都是名廚精心烹調,但量都非常少,避免過於浪費。

想吃什麼,他一指,侍女會自動把裝菜的餐盤送過來。

凱瑟琳從頭到尾都選和羅嵐不一樣的菜,而妮絲則跟著羅嵐選菜。

羅嵐看到凱瑟琳光知道吃卻不知其味的樣子,笑著說:「我的團長大人,您吃的太多了,小心吃成蘇珊。」

凱瑟琳瞪著他說:「是又怎麼樣?」

妮絲好奇地看著兩個人,用力咀嚼牛排――她要多吃肉,長大長高。

吃飽后,羅嵐扔下餐巾,說:「走吧,我們去找將軍。」

其實他對伯爵府的菜肴仍然有些不滿意,因為這裡的菜肴首重烤、煎和煮,手法粗糙,唯一值得稱道的是各種美味的秘制調味汁,但他最喜歡的仍然是炒菜。為了避免暴露身份,他只能忍著,心想等以後大權在握,給炒菜定個八級標準,炒菜等級不到四級的廚師全都捲鋪蓋走人。

飯後是散步的好時刻,羅嵐還想帶著妮絲,可妮絲又呼呼地睡著了,讓他哭笑不得――今天中午還沒治病呢。

沒了妮絲,他乾脆使用黃金面具略微更改面容,讓別人看不出是他,然後和凱瑟琳並肩向將軍府走去,享受寧靜的午後時刻――保護他的人都在十米開外。

兩個人輕聲交談,聊著感興趣的話題,最後聊到火光傭兵團上。

「唉,我找了這麼多天,跟咱們一起逃往的火光成員,一個都沒能到達迪特城或羅嵐港。不應該啊,咱們一路上不就平平安安回來了嗎?」凱瑟琳覺得那些人不該死,哪怕那些人全都背叛。

「既然找不到,那就不要找了,畢竟你會把他們應得的酬勞給他們的家人,仁至義盡。我要是你,決不會管這些叛徒。」漢弗萊男爵已經告訴羅嵐,那幾個叛徒傭兵全都被他的手下殺死,為的是避免他們把消息泄露給食人者。

「他們的家人是無辜的,唉……」

兩個人默默走了一段,突然一個巨大的火團在前方爆開,劇烈的爆炸聲震耳欲聾,大地搖晃,大量房屋應聲倒塌,不知道多少人葬身其中。

「保護伯爵大人!」哈爾大喊一聲,搶到羅嵐身前。而一個魔法師則施法放出魔鷹契約獸,飛到高空觀察。

「怎麼回事?」羅嵐問。而羅嵐身上的幻蝶突然發出羅嵐才能聽到的嚶嚶聲,飛到#**小說12/1.html他頭上轉著圈,非常著急的樣子

哈爾低聲說:「大人,請馬上離開,剛才的魔法威力極大,至少是高級法師造成的。」

那個釋放契約獸的法師連忙走過來,說:「大人,是五個法師和十二個劍士圍攻奧黛倫娜小姐等人。奧黛倫娜一方有一位強大的大劍師,但卻只有一個中級法師和兩個初級法師。就在剛才,敵人的高級法師施展了強大的幻術,現在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請大人馬上離開。」

羅嵐連忙問:「你的意思是,奧黛倫娜必死無疑?」

魔法師點頭說:「只要那個精通幻術的高級法師不死,奧黛倫娜小姐他們很可能全軍覆沒。」

羅嵐問:「如果殺死那個魔法師,那結局是不是會相反?」

魔法師一愣,說:「當然,失去會幻術的魔法師,那些人在大劍師面前僅僅是羔羊。」

羅嵐自信地說:「走,我們摸過去,看看情況再作打算。」

哈爾連忙阻攔說:「大人,請不要讓自己置身險境!」

羅嵐卻笑著說:「你們忘了我身上有什麼魔導器了?」

眾人默然,一旦他開啟防護魔導器,高級法師殺他還真需要費點手腳。

於是,他們沿著倒塌的房屋快速逼近,但因為前方大量房屋倒塌,他們又不能跳上廢墟在高處走,只能沿著道路走,最後竟然繞到對方的後面。

所有人都看到前面竟然變成了布滿熔岩的火山口,熔岩緩緩流動,而在熔岩之上有七八個熔岩巨人來回行走,凶相畢露――一切都是幻象,但沒人敢衝進去尋死。

但在羅嵐眼裡,什麼熔岩什麼熔岩巨人全都不存在,這是幻蝶賦予他破幻的能力。他看到一個高級法師站在三十米外,有其它法師和劍士保護他,而奧黛倫娜等人正圍成一個圈。

地上躺著四具屍體,其中有三具是奧黛倫娜的手下,一具是女劍士艾薇兒的手下,偷襲者未死一人。

釋放幻術的高級法師非常厲害,他不僅使用了大範圍的幻術,甚至還為自己加持三層護盾以及造成重影的朦朧術和隔音結界――讓敵人沒辦法通過聲音判斷出他的所在。

幻蝶焦急地在他頭上一邊飛一邊繞圈,像是饞嘴的小女孩,羅嵐感應到她想吃這個幻術,但沒有主人的應允,她不敢吃。羅嵐怕幻蝶被傷到,禁止她離開。手打小說盡在- 第1436章黑化的乖乖女(78)

「烏玲玲,你說這句話的時候,就沒有認真想過嗎?」

「我本就沒有義務幫你的,你計較是我弄丟手機,沒接到你的電話,沒給你送錢,所以才導致你落到混混的手裡,至今都還和他們糾纏,對嗎?」

「難道不是嗎?」烏玲玲憤怒的說,「如果你當時手機沒弄丟,將錢送到刀哥的手裡,我怎麼可能落得那個下場?所以,唐果,我如今的悲劇,都是你造成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