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然而,第二分身施展劍光閃,又快速的奔到另外一處,劈出一道劍芒來,跨越了百丈距離,令魔帝們顧頭不顧了腚,來回疲於奔波。

最後,十五個魔帝除了受傷之外的十四人分成兩伙,進行伺機攻擊那個一直看不到的偷襲者。

就這樣,第二分身以迅捷的劍光閃把十五個魔帝耍的團團轉,直到竹屋前,躍龍鼎內發出一聲清脆的嗡鳴,爐蓋劇烈的晃動,一道金光從裡面飛出,就要遁走,被風乙墨一把抓住。

升仙丹竟然擁有了靈性,想要逃跑,令風乙墨又驚又喜。說明自己的煉丹術又有所提升。

這一次煉丹,足足煉製了五個時辰,算是最長的一次,中途因為魔帝的攻擊,差點出現了差錯,因此,風乙墨十分惱怒那些魔族,他收起了升仙丹,直接與第二分身進行了移形換位,數道法訣打出,外面的禁制就發生了變化。

一開始,禁制以防禦為主,隨之他的控制,禁制大開,一根根紫竹活了過來一樣,唰唰的閃開,露出一條深邃的通道。

諸位魔帝一愣,露出驚喜的表情,以為是他們轟破了禁制,立即沖了進來,然而他們剛剛進來,四周的環境就發生了變化,發現身邊的同伴都不見了。

風乙墨所施展的乃是《天禁》中的九宮幻禁,就是把一座幻陣分成九個不同的區域,每個區域實際上是緊挨著的,可是裡面被困的人卻無法發現其他人,茫然失措。

冷宮娘娘有喜啦 風乙墨的目的就是分散魔帝,逐一擊破!

蠻子手上的傷好的差不多了,卻還是無法行動自如,當發現自己深陷陌生的陣法之中,頓時慌了手腳。

「赤峰、月水,你們在什麼地方?」蠻子焦急的吼叫起來,可是回應他的卻是空蕩蕩的迴音,他害怕了。

此前的驚艷一劍令他產生了恐懼,彷彿那落下的不是劍芒,而是死神的鐮刀,收割生命!

「是不是感到恐懼了?」一個聲音突兀的響起,蠻子尋找聲音望去,卻發現聲音來自四面八方,根本無法確定位置。

「你是誰?」蠻子驚恐的問道。

「呵呵,你們不是找本座嗎,還不知道本座是誰?」

「是你,風乙墨!?」蠻子驚叫起來,風乙墨的大名可是如雷貫耳,威名赫赫,傳聞是人族第一修士,正是因為如此,這一次執行任務才派出了十五名高階魔帝。他們得到密報,風乙墨獨自一人離開了人族的城,這才一路跟蹤而來,伺機活捉風乙墨。

誰曾想,卻陷入了此人的陷阱,十五位魔帝被其分散開來,這是要逐個擊破的節奏啊。

「你、你待怎的?」蠻子慌張起來,全身緊繃,提高警惕。

「還能怎麼樣,當然是殺你!」溫和的語調突然一轉,變的殺氣騰騰,一尊大佛便出現在蠻子面前,一雙手掌好似兩扇大門,對準其頭頂,狠狠的拍了下來。

蠻子一驚,身形一晃,化為一團血霧,就要躲避,誰知四周的禁制一變,四面八方變成了銅牆鐵壁一般,把他禁錮在原地,眼睜睜看著佛掌落下來。

蠻子好歹是高階魔帝,大喝一聲,身體微微一弓,渾身長出百餘根一尺長的尖刺,好似一個刺蝟,竟然撐開了禁錮,腦袋一揚,以頭上的兩根犄角頂向了金剛陀的一對巨掌。

轟!

蠻子直接被金剛陀一記伏魔金剛掌轟到地下,只露出一個腦袋,頭暈目眩。

不等蠻子從地里出來,眼前人影一閃,風乙墨出現在他面前,一掌拍在他的腦袋之上,然後飛快的退回,連佛陀都消失不見了。

蠻子一愣,這是幹什麼?剛才一掌,不疼不癢,莫非是被自己嚇退了?不等他多想,只感覺心臟不聽話的劇烈跳動,噗通!噗通!越來越劇烈,血流加速,一張臉漲的通紅,接著嘭的一聲,心臟爆裂,把地面都炸出一個大洞來!

蠻子嘴角溢血,目光渙散,「好、好厲害的掌!」這是他最後的念頭,沒有想到高階魔帝如此憋屈的死去了!

這一掌,正是風乙墨經過仔細研究了魔族之後想出來的應對之法,就是那鑽心掌!魔族,肉身強大,防禦力極強,五級高階傀儡金剛陀都傷不得,可見防禦力驚人,如果以外力對其殺傷,不知道得多少手段,他想到了從內而外,肉身強悍,不代表五臟六腑同樣強悍,因此,他精挑細選后,選擇了鑽心掌。

而且,此前在萬魔山,為了嫁禍血魔,他特意進行了苦練,鑽心掌威力大增,卻也百般算計,並沒有一擊就爆掉了蠻子的心臟,而是慢慢的發酵,突然爆發,可見其心臟頗為強大。

以鑽心掌得手后,風乙墨轉戰其他宮格,依法炮製,並且喚來第二分身,讓他藉助禁制,拿裡面單獨的魔帝練手,磨合天罡劍訣,加固劍道傳承。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想要成大器,必須經過艱苦的磨練!

對於風乙墨這個要求,第二分身深以為然,拿出全身的本事,與一個魔帝斗的天昏地暗,雖然傷痕纍纍,卻還是把魔帝斬於劍下,這一次,他沒有藉助任何外力,全憑藉著強大而犀利的劍道,斬殺了一名魔帝,高階魔帝!

不過,當對面的魔帝不甘心的倒下,身首異處,第二分身也癱軟地上,暈死了過去。 第二分身這一次傷的極重,好在他是萬年肉型芝,恢復力極為強大,不過也昏睡了三天三夜才醒。

「你醒了?把這些靈丹吃了!」風乙墨淡淡的說道,取出兩粒散發強大靈力的靈丹,這是他剛剛煉製不久的六級靈丹五行養元丹,以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的靈藥煉製而成,算得上是僅次於升仙丹的療傷靈丹,不僅僅可以快速療傷,而且增加元氣,固本培元。

第二分身聽話的服下了五行養元丹,目光便落在風乙手中的黑鯢之上,微笑道:「蓮兒沒事了?」

風乙墨憐惜的撫摸了一下黑鯢,「服下了升仙丹,自然無礙了,剩下的就只是找到不老泉,修補了逆天珠,蓮兒就可以再一次化為人形。」

「嗯,本座要去修鍊,經過那一日的生死一戰,受益頗多。」第二分身說完,唰的鑽入須彌鐲內的《八陣圖》中,來到感悟殿,閉關去了。

風乙墨苦笑一聲,本想與第二分身多說幾句話,誰知人家如此刻苦,只能作罷。

紫竹林除了兩個竹屋,並沒有其他地方,到處都是紫竹,經過數萬年的生長,被禁制所保護,裡面的靈藥年份都極長,風乙墨便一一採摘下來,煉成了靈丹。

此地靈氣充盈,倒是一個極佳的修鍊場所,反正時間足夠,他便安心的在竹屋裡住下來,不過,他住在第二間竹屋,而把第一間完好的保留下來,以示對雲紫君的敬重。

每天,風乙墨會拿出一半時間研究《十三靈陣》,畢竟這是靈陣,如果掌握了靈陣,對他的好處可是無法估量的,另外,便是搜索五座石碑上文字的消息、獸皮地圖的信息。

……

與此同時,萬魔山上,大夫人撫摸著高高隆起的小腹,臉色顯出了焦急,「赤峰、月水他們應該快得手了吧,就算他是人族第一人又如何,十五個高階魔帝怎麼也能把他抓回來,我的孩子必將最優秀的魔族,必將建立不朽功勛!可是我等不了太久,希望赤峰他們不要讓我失望才是。哎呦,這個小魔頭又開始不老實了,又在踢我了……」

……

一晃,半年過去,以風乙墨強大的禁制水平,也不過對十三部靈陣中的一部稍微有所了解,禁止水平突飛猛進,達到了六級低階水平。

可惜的是半年時間,他找遍了上萬個玉簡,也沒有找到五座石碑文字的信息,也沒有發現獸皮地圖所描繪的地點。

閑著無事的時候,他就跟蓮兒說話,完全康復的蓮兒無法口吐人言,只能當一個安靜的聽眾,眼睛露出萬縷柔情,望著風乙墨,嘴巴一張一合,知道她在說話,卻不知道說些什麼。

風乙墨以掌握的禁制術,重新為這一片紫竹林加設了一遍,讓所有禁制達到了六級水平,就算高階魔帝也無法硬闖進來了,算是給雲紫君前輩一個交代了。

接下來還有一項承諾去完成,就是為虛絕殿找一個不錯的宗門,把他們的功法、神通傳承下去,然後尋找天月大陸的消息。

在臨走前,風乙墨好奇的拿出了虛絕殿所有玉簡,看了看,裡面功法不少,全都是低級的,最高也就是修鍊到元嬰期,跟他料想的一樣。

就在他放棄了時候,看到了一枚紫色的玉簡,當他神識落在上面后,驚訝的站了起來,裡面是一部十分拗口的法訣,名為「百里行」神通,算是一門土遁術,瞬間可遁行百里,不過這不是讓他驚訝的地方,而是法訣後面,是一篇奇怪的文字,竟然與石碑上的極為相似!

難不成這百里行遁術,是按照後面的文字翻譯過來的,這樣一來,豈不是說虛絕殿就有碑文文字?

風乙墨現在十分後悔,當初怎麼就沒有讓陵九山看一看自己抄錄的文字呢,他連忙拿出抄錄的紙張,與紫色玉簡中的文字進行對比,發現有許多是一模一樣的,頓時激動的跳了起來,沒想到苦苦尋覓的東西就在身邊,算得上幸運至極了!

風乙墨連忙逐一的檢查虛絕殿其他玉簡,終於又找到了一部古樸的玉簡,裡面都是奇怪的碑文文字,他便廢寢忘食、夜以繼日的研讀起來。

…..

萬魔山,大夫人的洞府內,肚皮已經完全鼓脹的如同磨盤一樣大小,肚皮上肌膚薄如蟬翼,上面一根根血管清晰可見,顯然,肚內的嬰兒快要出世了。

「啊!!」大夫人疼的滿頭大汗,臉色蒼白,雙手用力抓住石床的兩側,腦袋微微揚起,額頭青筋暴起,似乎用盡了全身離去,嘶喊:「快出來吧!」

為了等待魔焰,她堅持了數年,可是到頭來一場空,令自己陷入了絕境,懷孕數年才生產,對於魔族來說十分兇險,因為魔嬰在體內已經生出獨立的靈智,會為久久無法出世而心生怨恨,與怨嬰有些類似。

噗!

圓滾滾的肚皮突然伸出了一根獨角,刺啦一下,把她的肚皮劃破,血流如注,一個額頭上長著一根獨角的魔嬰跳了出來,不管大夫人的死活,趴在她身上,大口大口的吞食其身體流出的鮮血。

大夫人臉上露出恐懼的神情,接著恐懼變成了絕望,兩滴淚水從眼角滑落,聲音顫抖著,道:「孩、孩子,讓阿姆、阿姆看一看你!」

可是,回答她的卻是嘶嘶的聲音,獨角魔嬰更加賣力的吞食她的鮮血,甚至以頭上的獨角,在大夫人肚子上又劃出幾道深可見骨的傷口,讓血更多!

「孩、孩、子……」大夫人面無血色,雙手無力的垂在了床邊,沒有了氣息……

「哇!!」魔嬰發出一聲怪叫,跳躍起來,一閃,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

「主人,主人你在何處?」

兩年之後,傳音螺里傳出雷海的聲音,中斷了風乙墨的鑽研。

兩年時間,風乙墨也只不過把抄錄下來的十五張碑文弄懂了三張而已。

根據虛絕殿玉簡顯示,這種奇怪的文字屬於妖文,也就是妖界的文字,根本不屬於凈天界這樣的修真界,而是來自更高級的界面。

人類修鍊后,得道飛升,進入靈界,而妖獸在修真界修鍊得到后,就進入了妖界,魔,則進入魔界。這就能夠解釋清楚為何五首青裂蛇能夠讀懂上面的文字了。

妖族的語言十分晦澀難懂,經過多方對比,風乙墨逐漸掌握了一些技巧。

三張文字上一張所說的是石碑的由來,五座石碑名為「亂空碑」,真真的來自魔界! 至於亂空碑的功效,還不清楚,因為翻譯的三張碑文,雖然是連續抄自一塊石碑,可是內容卻不相同,一張是五座石碑的來歷,另外一張是半截看不懂的話,而最後一張則是一個「空間論」,雖然只是一部分,卻令風乙墨大開眼界。

裡面系統的闡述了「空間」,給風乙墨打開了另外一扇大門。

空間,通常都與時間相對。時間,一直向前不停的流失,「時間一去不復返」,因此時間只能不斷的向前,而空間,則是表示不同的方位,可是是鴻銘大陸的死亡之海,可以是苦行大陸的道言寺,還可以是此地的紫竹林,所有的生靈都生活在空間內,如果說時間是一條線,那麼空間就是全方位的所有區域,包括上下左右,前後,最為複雜、難懂,最為玄奧。

圖中山畫卷,就蘊含了一絲空間之力,不然也無法容納下高山河流了。儲物袋、儲物戒無非是那些煉器材料擁有一絲空間特殊能力,能夠存在物品。

最直觀的就是不同修真界的界,一個界就是一個獨立的空間,被界力所隔離,只有打破了界力,才能進入其他的空間,才能飛升!

因此,如果掌握了空間法則,那麼便可以隨意的穿越各個界面而不受任何約束!

風乙墨激動起來,正要繼續鑽研,卻被雷海打斷了,因此有些不滿的道:「我現在在紫竹林,什麼事?

「主人,我找到獸皮地圖上的位置了!」

……

兩個月後,驚羽飛舟出現在一片布滿皚皚白雪的山巒之前,這是域外戰場最為苦寒的地域:寒風域。此地一年四季都是寒冷的冬天,常年積雪,人跡罕至,連野獸、妖獸都少的可憐,無論是此前的銀川大陸還是現在的域外戰場,都一直存在下去,避免了戰亂的侵擾。

雷海也是苦尋無果之後,試著來到此地看一看,還真的讓他發現了相似的山峰。因為傳音螺的傳遞距離是百萬里,所以雷海便離開了寒風域,向回一路尋找,呼喚了無數次,終於聯繫上了風乙墨。

「主人,就是這裡,你看像不像?」雷海從驚羽飛舟中出來,指著遠處的一座山峰說道。

風乙墨早已把獸皮上的內容記得清清楚楚,一眼就認出來,那被積雪覆蓋的山峰就是獸皮上所顯示的地方,也就是說,八年後,天月大陸的入口即將會再次出現!

確定了地點,風乙墨顯得十分高興,決定去一趟闊天城,見一見薛芸,然後就回來等待天月大陸入口出現。

可是當風乙墨來到闊天城,才知道,薛芸已經返回了鴻銘大陸閉關去了,另外一名百巧門的化神期老怪前來坐鎮闊天城,失望之餘,風乙墨只好來到了寒風域,打算一直閉關,等待天月大陸出現。

原本,他想把虛絕殿的傳承玉簡交給薛芸,讓她幫忙物色一個不錯的世家、宗門,把虛絕殿的傳承傳揚下去,也算給陵九山一個交代,既然薛芸不在,只能延後了。

山峰上雖然天寒地凍,可風乙墨卻開闢出一個寬闊的山洞,住了進去,此地人跡罕至,山高千仞,一些耐寒的野獸都不出沒了。

在洞口外,風乙墨把嗜血藤放了出來,這個傢伙已經有七十多丈長,佔據了須彌鐲太大的地方,放在外面也有利於它吸收天地靈氣,還可以護住洞口。

山峰上出現過一陣喧鬧后,重歸寂靜,一根嬰兒手臂粗細的藤蔓遮蔽了洞府,低溫令嗜血藤降低了活躍度,懶洋洋的低垂不動。

風乙墨把洞內分出了數個房間,一個是自己修鍊睡覺的地方,一個是存放萬蟲巢以及那個半死不活的蟒卵的地方,幾年下來,那蟒卵在他的精血飼養下一直堅持了下來,卻沒有孵化的跡象,因此,風乙墨並沒有放棄它,而是堅持以精血飼養。

另外一個房間是給雷海的,可是雷海待了幾天後,倍感無聊,提出到外面轉轉,風乙墨也就同意了,畢竟修鍊是極為枯燥的,等雷海走後,他開始長達數年的閉關,除了修鍊,更多的精力放在《十三靈陣》以及研究其他十二張亂空碑文字上。

……

風乙墨所在的山峰位於寒風域深處,距離寒風域邊緣有四萬多里,人族經過幾年發展,從鴻銘大陸等四大陸調撥過來的人口越來越多,一些人也找到了寒風域,不過,當他們感受到寒風域的嚴寒之後,便搖著頭,離開了,域外戰場面積廣袤,何必佔據這個不毛之地呢,因此,寒風域依舊保持著寧靜。

一頭寒地野兔不知從何處鑽出來,貪婪的呼吸新鮮的空氣,剛剛跳躍幾下,噗的一聲,一條藤蔓鑽出,穿透了它的身體,很快,一隻好好的寒地野兔就變成了乾屍,鮮血被吸收的乾乾淨淨。

在藤蔓下方,還有數個冰坨一樣的乾屍,都是這幾年嗜血藤吞噬的野獸屍體。

如今,已經是風乙墨閉關第六年,洞府內的風乙墨神態平和,雙手一抹,十五張記錄亂空碑文字的紙張便化為了齏粉。

六年時間,他終於完全弄懂了五座石碑上記錄的內容了。

除了石碑的名字由來,還有完整的一套《空間論》,系統的闡述了空間的組成。空間,相當於一個方方正正盒子,盒子的六個角就是空間節點,也就是說節點是組成空間的鏈接處,無論是傳送陣還是瞬移靈符,都是利用了能量衝破空間節點,而達到跨越不同空間的目的!

一個界面可以看作一個巨大的空間,同樣可以看作由不同的無數個小空間組成,空間,完全是相對的,沒有絕對的獨立,不同的界面之間就是隔著一個個節點,如果能夠清楚的找到節點位置,那麼只要打破節點,便可以穿越界面而忽略界力的存在!

這一結論,讓風乙墨極度興奮,因為如果這個《空間論》是真的,那麼,就不用修鍊到化神圓滿,便可以通過打破節點的方式,進入靈界了!

根據道乙痕的玉簡,整個凈天界規則不全,沒有規則之力,就無法轟破界力,也就無法飛升,可是《空間論》卻給了另外一個進入靈界的途徑,快捷途徑!

此外,風乙墨找到了五首青裂蛇所掌握的神識攻擊術,就是第二張文字記錄的看不懂的文字,是一門名為「神識箭」的神通,是以自身神識凝聚成箭型,專門攻擊敵人的識海!此神通不僅僅需要自身神識強大,還需要極為漫長的時間去修鍊,這是因為神識乃是無形之物,最難以控制。

只不過在所有文字並沒有介紹亂空碑的出處,也就不知道這五座亂空碑具體有何用處。當然也沒有說明,妖界的之物為何出現在凈天界,上面為何還出現了人族才能擁有的神通「神識箭」!

更加可喜的是風乙墨掌握《空間論》的同時,《十三靈陣》也掌握了大半,禁制、陣道水平又提升了不少。

他取出了九龍湮滅浮屠陣的六根陣柱,因為對《十三靈陣》有所了解,才清楚的認識到九龍湮滅浮屠陣的巨大威力,此陣顯然就是靈陣,而非修真界所有!

「如果我把缺少的第三、六、八根陣柱補齊,會是什麼樣呢?」風乙墨腦海中突然出現了這個念頭,依照他現在的煉器、陣道水平,仿製九龍湮滅浮屠陣的陣柱沒有困難。 想做便做,風乙墨帶著興奮的心情,把須彌鐲內所有最高級的陣法材料全都拿出來,逐一的對比、挑選,最後選擇了二種最高級別的域外寒鐵精、玄金石。

即便是有了現成陣柱作為參照,可是風乙墨還是浪費了一半的材料,耗費了四個月,才煉製出第二、六、八根仿製的九龍湮滅浮屠陣的陣柱。

這是因為陣柱上的法陣極難刻錄,許多次,刻錄一半邊崩潰了。完成了九龍湮滅浮屠陣,風乙墨的陣道水平又精進了許多。

六年多時間,風乙墨的修為只提升了一級,達到了元嬰十二層,顯然,他想要邁入化神期,還需要再上一層,達到十三層才行。而第二分身一直專心刻苦的修鍊,修為突飛猛進,已經達到了元嬰五層,成為了元嬰後期修士!

雖然他有一枚化神丹,可是那是下品丹,因此,風乙墨決定自己湊齊靈藥,親自煉製化神丹,畢竟,有了煉製極品靈丹的能力,為何還要服用下品丹呢?

而且,即將進入天月大陸(玄天秘境),裡面靈藥無數,足以湊齊煉製化神丹所需的靈藥。

他計算了一下時間,還有一年兩個月,天月大陸的入口才能出現,於是,他不打算修鍊,而是拿出《十三靈陣》繼續研究。

不過在此之前,他去了一趟存放萬蟲巢、蟒卵的石室,發現蟒卵生命氣息強大了許多,似乎沒有生命之憂,而是慢慢的積蓄力量,等待破殼出生了。

風乙墨喚出了一直潛伏在丹田內沉睡的水麒麟,自從上一次在萬年靈池內浸泡后,水麒麟吸收的大量靈力,跑回他丹田裡就不動,似乎有了一些變化。作為碧幽泉,十大靈泉之一,除了用以灌溉靈藥助其快速生長外,就是它擁有的水本源氣息可以提升生命力,水乃是生命極為重要的部分。

水麒麟十分不滿的對準蟒卵吐出了一口氣息,便鑽迴風乙墨丹田,繼續睡覺去了。

蟒卵在吸收了氣息后,明顯活躍起來。風乙墨滿意的點點頭,這個小傢伙多災多難,僥倖存活,那麼就讓它好好的活下吧。

風乙墨在鑽研《十三靈陣》的同時,參照禁制、陣法,又兼顧的鑽研《乾符》,裡面可是有不少珍貴的符籙煉製方法,擁有了諸多法寶后,符籙方面用的就少了許多,可是,進入天月大陸,危機四伏,多多準備一些符籙還是有必要的,更何況,禁制水平、火焰、材料都提升了許多,自然不能浪費了。

那死去的蟒皮、鱷魚樣子的古妖獸皮就是最佳的載體。

時間匆匆,又過去了八個月,十餘張散發強大靈力的符籙擺放在風乙墨面前,四張六級低階神行符,兩張六級中階冰刃符,三張六級陰陽指符,一張六級高階朱雀符,這是他把修羅黑芯焰的一朵七色黑蓮封印其中,不然,他無法煉製出六級高階朱雀符的。

這十張符籙代表了風乙墨目前最高的制符術。六級符籙,至今在修真界還不曾見過。

算一算,還有半年時間,風乙墨打算全部用在感悟殿中,把天寒指等數個神通徹底提升一下,特別是最後得到的百里行神通,這可是保命的手段啊。

此外,風乙墨這些年一直服用通明丹,天眼瞳又發生了細微的變化,自從上一次目力增強之後,天眼瞳便一絲絲的吸收陰陽圖的道韻之紋,如今,在通明丹的藥效促進下,一雙眼睛,完全被道韻之紋佔據了,風乙墨有理由相信,他可以直接用雙眼不用神識,便可以看出百里之外!

這一日,風乙墨坐在感悟殿中,心靈通明,感受那一絲絲道韻縈繞在身邊,令其彷彿置身於道韻的海洋之中,一段段道韻片段信手拈來,丹田內的黑白陰陽圖上,每一段道韻之紋都貫通起來,向著身體的奇經八脈蔓延,氣息渾厚、蓬勃,無比的肅穆、莊嚴。

目前,風乙墨所欠缺的就是把身體各處的道韻之紋貫穿一起,一旦他周身都是連貫的道韻之紋,他便掌握了規則之力!

……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