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然而,好像這車子紋絲不動。

咦,怎麼回事?沒被撞上嗎?

就聽司機驚喜地說:「小姐,夜總來了!沒事了!是夜總的車,撞開了那輛車,救了我們!」

江南曦心口一震,連忙鬆開手臂,直起身來。

她剛坐起來,身側的車門就被大力拉開了,一道霸道的聲音傳來:「江南曦!」

江南曦抬頭看到車外高大的身影,在餘暉中,更加偉岸。那張俊臉,雖然陰雲密佈,卻如神邸般光芒四射,讓江南曦一時間竟然百感交集!

「發什麼呆,你有沒有受傷?」

他的聲音依然霸道冷酷,隱隱透著一絲的擔憂。

江南曦無限委屈,卻又無比欣慰。即便他忘了她,可是在她遇到危險的時候,他還是如天神一般,來到她身邊,就足夠了,足夠她原諒他犯的所有錯!

「阿梟……」

剛才鎮定冷靜,視死如歸的江南曦,此刻卻變成了柔弱無依的小女人。一聲阿梟更是叫得柔腸百轉,婉轉千回,勾心動魄。

夜北梟瞬間定在了地上,獃獃地望着車裏的江南曦,久久不能回神。

他從來不知道,一個女人對他的一個稱呼,可以讓他心潮翻滾如大海,讓他覺得,他可以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她!當我懷着內疚的心情還未走到向東的酒吧,遠遠的看見他從酒吧出來,我剛想過去叫住他,沒想到隨他走出酒吧的還有一人,赫然竟是沐惜春!

我的內心一陣劇烈的顫抖,趕忙閃身道躲到旁邊廊柱的陰影里,不知道為什麼,我竟有些怕見到她,或許是出於對她的愧疚,或許是害怕見面讓她再次傷心,或者兩者都有,誰知道呢!

我在陰影里注視着沐惜春和向東,他倆並排站在酒吧門口,向東像是在對沐惜春說着什麼,但沐惜春大概是喝多了……

《我的刁蠻女總裁》第一百六十九章:你就作孽吧 凱瑟琳可並不是一個好的舞伴,德拉科低頭看著自己印上灰色腳印的皮鞋,嘆了口氣。

「不好意思呀,德拉科。」凱瑟琳自知理虧,只能不停地道歉。

「算了,反正這已經是你最好的水平了。」德拉科無奈地把手重新放回凱瑟琳腰后,並且把自己的腳和凱瑟琳的腳拉開了一點距離。

「對了,德拉科,」凱瑟琳突然想起來圖書室遇到的少年,「你認識一個叫文森特-霍爾的男孩嗎?」

「文森特-霍爾?」德拉科先是一愣,後來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霍爾家的孩子,我爸爸和他爸爸是好朋友。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我剛剛遇到他了。」

「我猜,你肯定是在圖書室附近遇到他的吧?」德拉科撇撇嘴,「霍爾獲得了父親的許可,每次來我家都泡在圖書室里不肯出來。真是奇怪,那些書有什麼意思,能有騎掃帚好玩嗎?拉文克勞的學生都是這樣嗎?」

看來這個文森特-霍爾並沒有蒙她,他的確獲得了馬爾福先生的許可。

「我不知道,」凱瑟琳嘟囔,「他看起來很神秘。」

「噢,那是當然,他肯定覺得那樣很酷。」德拉科對文森特的神秘氣質並不買賬,「學校里好多女生都崇拜他,弱不禁風的小白臉,梅林知道他好在哪裡。」

「你不也是小白臉,講話那麼酸幹什麼!」凱瑟琳調侃道。

德拉科放在她后腰的手緊了緊,給她一個威脅的眼神:「如果你不想當眾被我撓痒痒的話,就停止這個話題。」

假期總是那麼短暫,凱瑟琳再一次登上了返回霍格沃茨的列車。等她回到格蘭芬多公共休息室的時候,赫敏已經和哈利、羅恩坐在一起了,她給凱瑟琳複述了一遍厄里斯魔鏡的奇遇。

「鄧布利多說得沒錯,魔鏡的確會讓你發瘋的。」凱瑟琳贊同羅恩的觀點,但也不由自主地好奇,要是她面對厄里斯魔鏡,會看到什麼景象。

赫敏的心情則十分複雜,一方面為哈利接連三個夜裡從床上起來,在學校里遊盪而感到驚恐(「費爾奇把你抓住怎麼辦!」),一方面又為哈利連尼可-勒梅是誰都沒有弄清而深感失望。

凱瑟琳向三個人講述了自己遇到文森特-霍爾的經歷(她沒忘記選擇性省略了事件發生的地點),赫敏、羅恩和哈利與凱瑟琳一樣,都對文森特最後的那句「吃個巧克力蛙」感到疑惑不解。

「這個霍爾,的確有點奇怪,或者說,呃,不太合群。」赫敏說道。

「你知道他?」羅恩問道。

「他是他們那一屆的第一名,從一年級開始就是如此。」赫敏眼睛里閃爍著羨慕的光芒。

「那不就是個書獃子嗎?」羅恩不屑。

「呃,也不能這麼說吧,不過我確實只在圖書館見過他。」赫敏說,「但是你不得不承認,他真的很帥。」

「那他也是個書獃子。」羅恩的語氣酸溜溜的,「對吧,凱瑟琳?你和他說過話了,他肯定那裡有點問題。」

「我不知道,也許吧……」凱瑟琳無奈地附和道,她和文森特的匆匆相遇並沒有機會讓她過多注意文森特的長相,只記得那雙毫無感情地望向她的淺藍色眸子。

凱瑟琳他們幾乎放棄了在學校圖書館可以查到勒梅的希望,儘管哈利仍然堅信自己在什麼地方看到過這個名字。學期開始后,他們又恢復了利用課間休息十分鐘的時間瀏覽圖書的做法,但哈利的時間更少,因為魁地奇訓練又開始了。

一天,凱瑟琳一個人泡在圖書館,試圖根據文森特的提示(「在魔法世界,不是每個人都是巫師的。」)尋找到可能的答案。她在禁書區徘徊,躲避著平斯夫人的巡視。

「還在找尼可-勒梅嗎,格蘭芬多一年級?」一個漫不經心的聲音從對面的書架後傳來。

那是禁書區,沒有老師的許可,凱瑟琳進不去,她只好把面前書架上的書搬一部分放到地板上,空出一個位置可以看到對面人的臉——文森特的臉。

赫敏說得沒錯,不管文森特多不合群、多像個書獃子,不得不承認的是,他真的很帥。

文森特長相很精緻,蒼白的面龐和纖瘦的身材像個易碎的瓷娃娃,一雙淺藍色的眼睛滿是疏離,彷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身外一切皆與他無關。這種陰柔的頹唐氣質給他整個人增添了神秘色彩。

他可以自由進出你的世界,你卻抓不住他——凱瑟琳如是總結。

「呃,是啊。」凱瑟琳不知道為什麼,感覺文森特的那雙眼睛可以看穿她。

「按你這種找法,恐怕畢業你都找不到。」

「很明顯,你知道尼可-勒梅是誰,為什麼不能直接告訴我呢?」凱瑟琳不喜歡文森特彷彿看傻子一樣的憐憫眼神。

「我以為那天我給的提示已經夠直接了。」文森特說,「格蘭芬多不愛動腦子已經成習慣了嗎?」

凱瑟琳有些生氣:「如果你要幫我,就請直接告訴我,不要磨磨唧唧的搞什麼有的沒的。」

文森特輕笑了一聲,手伸進口袋裡掏出一個東西,從書架露出的「洞口」遞給凱瑟琳。

「巧克力蛙?」凱瑟琳不解。

「好好享用。」說罷,文森特便轉身走向禁書區的深處。

這人為什麼不能把話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說出來呢?凱瑟琳打開巧克力蛙,取出畫片。畫片上是一張男人的臉,戴一副半月形眼鏡,長著一個歪扭的長鼻子,銀髮和鬍鬚披垂著。畫片下邊的名字是:阿不思-鄧布利多。

她把畫片翻過來,讀背面的文字:阿不思-鄧布利多現任霍格沃茨校長,被公認為當代最偉大的巫師。鄧布利多廣為人知的貢獻包括:一九四五年擊敗黑巫師格林德沃;發現龍血的十二種用途;與合作夥伴尼可-勒梅在鍊金術方面卓有成效。鄧布利多教授愛好室內樂及十柱滾木球戲。

尼可-勒梅!

凱瑟琳興奮地攥著卡片奔向公共休息室,連滾帶爬地鑽進洞口,朝哈利三人所在的角落跑去。

「我找到他了!」凱瑟琳抑制不住地歡呼。

「我也找到他了!」哈利手裡也拿著一張卡片,他瞪著卡片,小聲附和道,「我找到勒梅了!我告訴過你們,我以前在什麼地方看到過這個名字。原來,我是在來這兒的火車上看到的——聽聽這個:『鄧布利多廣為人知的貢獻包括:一九四五年擊敗黑巫師格林德沃』——」

「『發現龍血的十二種用途』——」凱瑟琳接下去。

「『與合作夥伴尼可-勒梅在鍊金術方面卓有成效』!」二人異口同聲地說道。

赫敏一躍而起。自從他們第一次家庭作業的成績下來之後,她還沒有這麼興奮過。

「等著!」她說,然後飛奔上樓,到女生宿捨去了,沒過一會兒,又沖了回來,懷裡抱著一本巨大的舊書。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我們現在可以說話了吧?」羅恩沒好氣地說。

赫敏不理睬他:「尼可勒梅,是人們所知的魔法石的惟一製造者!」

「什麼石?」哈利和羅恩問。

凱瑟琳恍然大悟:「怪不得霍爾說魔法世界里不全都是巫師,勒梅是個鍊金術士!」

「那條大狗一定是在看守勒梅的魔法石!我敢說是勒梅請鄧布利多替他保管的,因為他們是朋友,而且他知道有人在打魔法石的主意,所以他才把魔法石從古靈閣轉移了出來。」赫敏說。

但凱瑟琳他們對於魔法石的興緻被即將到來的魁地奇比賽漸漸消磨——斯內普是裁判!梅林知道他有多討厭格蘭芬多!

凱瑟琳這次沒有被德拉科拐到斯萊特林看台上,她和羅恩、赫敏坐在了納威身邊。羅恩和赫敏一直在偷偷練習鎖腿咒,他們從馬爾福給納威念咒這件事中獲得啟發,打算一旦斯內普顯示出要傷害哈利的苗頭,就對他念咒。那天看到奇洛也在念咒的凱瑟琳對此表示——「這的確是個辦法,如果你們不被發現的話,但學校的教授怎麼可能會被區區一個鎖腿咒阻止呢?」

「是鄧布利多!鄧布利多也來了!」羅恩說,「我從沒看見斯內普臉色這麼陰沉。看——他們出發了。唉喲!」

有人捅了一下羅恩的後腦勺。是德拉科。

「哦,對不起,韋斯萊,沒看見你在那兒。」德拉科對克拉布和高爾咧嘴大笑,「不知道波特這次能在他的飛天掃帚上待多久?有人願意打賭嗎?你怎麼樣,韋斯萊?」

羅恩沒有回答。凱瑟琳把食指比在嘴唇上,示意德拉科閉嘴。

「你知道格蘭芬多隊是怎麼挑選隊員的嗎?”幾分鐘后,當斯內普毫無道理地又判給赫奇帕奇隊一個罰球時,德拉科大聲說道,「他們挑選的是那些他們覺得可憐的人。比如波特,沒爹沒媽,還有韋斯萊兄弟,家裡沒錢——你也應該入隊呀,納威-隆巴頓,因為你沒有頭腦。」

納威臉漲得通紅,他從椅子上轉過身子,面對德拉科,結結巴巴地說:「我比十二個你加在一起都強,馬爾福。」

隨後發生了什麼凱瑟琳記不清了,她只看到羅恩在聽見德拉科的那句「你很幸運,韋斯萊,波特顯然看見了地上有錢!」之後撲到德拉科身上,把他摔倒在地,納威也和克拉布、高爾扭打在一起,拳腳相加,痛得發出一聲聲尖叫。

「德拉科!別打啦!」凱瑟琳試圖把德拉科從羅恩的胳膊肘里抓出來,但無濟於事。

「這裡怎麼回事?」麥格教授很快從他們背後傳來,「居然在魁地奇賽場上打架,斯萊特林和格蘭芬多各扣十分!」

德拉科終於被凱瑟琳拉到一旁,他的一隻眼睛被打青了。納威昏過去了,克拉布和高爾看上去氣喘吁吁。

「你還好吧,德拉科?」凱瑟琳伸出手想去摸摸德拉科的青眼圈。

「疼死我了!」德拉科條件反射般地把凱瑟琳的手打掉,「我爸爸會知道這件事的,韋斯萊!」

流著鼻血的羅恩剛要反駁,便被麥格教授阻止了:「你還想要格蘭芬多再被扣去十分嗎,韋斯萊先生?現在,都給我去醫療翼。韋斯萊,你和克拉布、高爾把隆巴頓抬過去。馬爾福先生,我相信你自己可以一個人走到醫療翼吧?」

德拉科看了一眼凱瑟琳,不敢反對麥格教授,輕輕點點頭。

「很好,希望你們可以在醫療翼好好反思一下自己,以後做事不要再這麼衝動。多默爾小姐,格蘭傑小姐,比賽已經結束了,請你們趕快回到公共休息室。」麥格教授嚴肅地說道。

凱瑟琳只好和赫敏磨磨蹭蹭地走下看台。興奮的人群推推搡搡,赫敏突然被人流推了一把,跑到了帕瓦蒂-佩蒂爾的身邊,佩蒂爾激動地擁抱著赫敏,挽著她快步向格蘭芬多公共休息室走去,沒有注意到落在後面的凱瑟琳。赫敏轉過頭給凱瑟琳留下一句「公共休息室見」便消失在人群中。

凱瑟琳慢悠悠地穿過潮濕的草地,路過掃帚棚,餘光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哈利!祝賀你呀,格蘭芬多贏了!」

哈利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還沒來得及說話,目光便被什麼東西吸引了。凱瑟琳順著望過去,看見一個戴著兜帽的身影迅速走下城堡的正門台階,顯然是不想讓人看見,飛快地直奔禁林而去。

「是斯內普。」哈利低聲說,重新跨上飛天掃帚,「快上來,他要溜走了!」

凱瑟琳跳上掃帚,哈利騰地起飛了,她不得不抱緊哈利的腰才不會失去平衡。他們悄無聲息地滑過城堡上空,看見斯內普奔跑著進了禁林。他們跟了過去。

樹木太茂密了,哈利看不清斯內普去了哪裡。他盤旋著,越來越低,擦著樹梢飛翔——「那裡!」凱瑟琳指著下方,她聽見了有人說話的聲音。哈利輕盈地飛過去,靜悄悄地落在一棵高聳的山毛櫸上。

下面,在一片布滿陰影的空地上,站著斯內普,但他並不是一個人。奇洛也在那裡。哈利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但他結巴得比任何時候都厲害。凱瑟琳和哈利屏住呼吸,全神貫注地聽他們在說什麼。

回去的路上,凱瑟琳和哈利都沒有說話,他們都沉浸在剛剛偷聽到的斯內普與奇洛的對話中。

「哈利,凱瑟琳,你們上哪兒去了?」赫敏尖聲地說。

「我們贏了!你贏了!我們贏了!」羅恩重重地拍著哈利的後背,大聲喊道。

「先別管那些,」哈利氣喘吁吁地說,「我們找一間空屋子,你們聽我告訴你們……」

哈利確信皮皮鬼不在屋裡之後,才回身關上房門,然後把他剛才看到和聽到的情形告訴了他們。

「奇洛的『秘密小花招』,是什麼意思?」凱瑟琳問。

「我猜想,除了路威,大概還有其他機關在守護著那塊石頭,很可能有一大堆魔法巫術,說不定奇洛就施了一些反黑魔法的咒語,斯內普需要把它們解除——」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