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然而戰莫離道:「我都說了,我可是雷神之子,這點事情,還是能幫得到你的。」

這一下,陳半山看了戰莫離一眼,發現他並不是在開玩笑,當下來了勁,道:「確定?」

戰莫離十分肯定地點頭,重重地道:「確定!」

…… 救了東方野和東方小冉之後,眾人不再耽擱時間,必竟慕容傲月還在等著陳半山,當下趕緊出天牢要緊。

五人出了天牢,來到通道內,五人頓了頓,發現一切都很正常,沒什麼異樣,似乎之前陳半山三人在水池裡擊殺那頭九尾鯊之時,外面根本感應不到波動,所以沒什麼動靜。

快速出了通道,士兵們還在喝酒,還在大玩,猜拳聲彼起此伏,下注聲也在催促以對方,這些守天牢的士兵們那是玩得十分投入,陳半山五人悄無聲息地離開了這府邸,也沒有任何一個士兵知道發生了什麼。

「唉!真沒想到老夫這輩子居然還有重見天日的一天!」出了府邸,東方野那是仰天長嘆,重獲新生,十分欣喜的同時也十分感慨。

東方小冉抹去還殘留在臉上的淚漬,也是高興得不行。突然,她發現戰莫離盯著自己看,眨了眨眼,戰莫離還在盯著自己看,當下東方小冉那是很生氣,道:「唉!你這傢伙,老是盯著我幹嘛?」

戰莫離那是一愣,收回了目光,撓了找腦袋,有些不好意思。

「小冉,不得無理。」這是東方野道:「莫離公子和半山還有劍仁救了我們,他可是我們的恩公,你怎麼能對恩公如此說話?」

東方小冉感覺到有些委屈,暗自嘟著嘴,沒有說話。

「不礙事!不礙事!」戰莫離傻笑著說道,又多看了東方小冉幾眼。

陳半山則是看看天色,確定離慕容傲月約定的時辰還有一些時間,當下也是先給東方野和東方小冉買來一些衣服,總不能讓二人穿著囚服。

搞好一切之後,幾人這才趕去慕容傲月交待的地點。

在氣修大陸,不管是男女,成親之前都是需要祭祖的,算是向祖先報告一下。而這次慕容雲成親,祭祖一事則是由慕容傲月和慕容皇室內的一些族老來完成,祭祖地點自然是在皇陵內來進行。而陳半山他們要在祭祖完成之前趕到皇陵,乘坐慕容傲月的馬車一起進皇宮。

祭祖快要完成之際,慕容傲月稱自己身子有些不舒服,要回去休息,便提前離開。

出了皇陵,慕容傲月沒有走,而是在等陳半山他們,此時的慕容傲月也是十分著急,他的時間不多,必須趕在族老們完成祭祖之前接應到陳半山,當下是站在馬車前不停往不遠處一個角落打量。

時間慢慢過去,也不見陳半山他們趕來,慕容傲月也是有些疑惑,心想怎麼會耽擱這麼久的時間,以陳半山他們能滅青龍幫的實力,進天牢救人也是很輕鬆的事情,難不成出了什麼意外不成?

又等了少許,族老們快要出來,也不見陳半山他們來,慕容傲月開始不安,不停地來回踱著步子,再不來他可是要先走了。

終於,就在慕容傲月都已經準備起程回皇宮之時,終於看到陳半山他們的身影,此時幾人正按照自己安排,躲進那處小角落之中等待自己。

二話不說,慕容傲月趕緊上了馬車,在路過那個小角落之時,馬車停了下來。這時陳半山五人迅速進入馬車之中,好在慕容傲月身份牛逼,馬車足夠大,六人在馬車裡,也不算太擠。

看了看東方野父女二人,慕容傲月點頭,算是打招呼了,當下他問道:「東方城主和小姑娘也要一起進入皇宮之中嗎?」

這麼一問,東方野道:「半山他們有事情要做,我們去了也是累贅,能離開京都的話我們先離開京都最好,近皇宮就不必了。」

陳半山的確要做大事,當下也沒有挽留,倒是戰莫離想說什麼,看了看東方小冉生氣的樣子,話到嘴邊又收了回來。

慕容傲月見陳半山他們沒意見,當下道:「幸好我有做準備,東方城主放心,我已經安排好,現在還不到關城門的時間,可以送你們出京都。」

「多謝三皇子了!」東方野十分感謝。

慕容傲月道:「東方城主不必感謝,我和令公子東方鴻也是兄弟,做這些是應該的。」

「唉!」東方野道:「你幫我們,就是在跟自己的父親做對,身在帝王之家,真是一柄雙刃劍啊,難為你了。」

東方野這麼一說,慕容傲月只是苦笑了一下,也不知道如何接東方野的話。

這時戰莫離十分正經地道:「東方叔叔,不知你們出了京都要去哪裡?」

東方野想了想道:「話說我也是江南人,燕京城是不會去了,應該會回老家吧。」

「好的!有空我來江南做客。」戰莫離笑道。

「歡迎歡迎!」

不多時,來到一條大街街角,慕容傲月知道陳半山他們要救東方野父女二人,早就有想到這些東西,提前安排一輛馬車在這裡等候。

臨走之時,東方野道:「三皇子,日後鴻兒就麻煩你多多關照,老夫感激不盡。」

「東方城主放心,這沒問題。」

「半山,還有大家,我們就此別過了。」東方野別過眾人,帶讓東方小冉轉乘另一輛馬車,換車之時,戰莫離向東方小冉揮手,不過東方小冉沒有理他,反而白了戰莫離一眼,戰莫離也不生氣,一直保持笑容,直到東方小冉上了另一輛馬車之內,這才收回自己的目光。

東方野父女二人乘坐馬車離去,而陳半山三人則與慕容傲月同乘,一起進皇宮。

說實話,慕容傲月還是比較緊張比較凝重,對陳半山他們這次的行為也是有些擔心,當下問道:「半山,這次你們有把握嗎?要知道,這皇宮之中,就是後天之境強者進來,也活著走不出去,你們三人確定想好了嗎?」

陳半山道:「傲月兄你不必擔心,我們敢來,自然是有一定的把握。」

慕容傲月想了想,道:「現在青龍幫也滅了,東方城主父女二人也救了,你除了要阻止賀七嫁給慕容雲之外,沒有別的要做了吧?」

「切!」這個時候,戰莫離道:「這一次,不止那般簡單,我們可是做了萬全的準備,要在婚禮上閃亮登場,要在你家皇宮大開殺戒,能搞多大就搞多大,要把皇宮搞一個底朝天。」

被戰莫離這麼一說,慕容傲月倒是十分的尷尬,也是些暗自自嘲,說句難聽的話,他自己這是引狼入室,幫著外人來搞自己的家人。不過這也沒什麼,就像東方野說的那樣,身在帝王之家,有太多事會身不由已,莫說引狼入室,為了坐上那龍椅,親兄弟短兵相接也很正常,身為帝王的兒子,父親兄弟註定是敵人。這是就權力的魅力,權力就像一個惡魔,在引*誘著帝王之家。

慕容傲月陷入沉默之中,然而陳半山則道:「傲月兄,實不相瞞,這一次,搶親是最基本的,我要殺慕容雲,還要殺慕容長青。」

「什麼???」慕容傲月那是一驚,殺慕容雲他還能保持鎮定,然而陳半山要殺自己的父親,這讓慕容傲月如何不震驚,此時整個人也是有些顫抖。

當下慕容傲月道:「半山,我父親不是你想殺就能殺的,這一點你比我更清楚,萬一,我說是萬一,要是你真能殺我父親,還請你留他一命,必竟他是我父親。」

不看僧面看佛面,慕容傲月這般幫自己,自己還在他面前要說殺他父親,要是有誰敢在陳半山面前說要殺自己父親,陳半山還不把他滅了,將心比心,陳半山也是過意不去,當下道:「好吧,其實我也沒把握,不過真有那一刻,我會留手的。」

「那我也就只有祝你們好運了。」

眾人聊著,很快來到了皇宮,慕容傲月的坐乘,自然沒有受到盤查,也沒有人敢盤查,三人很順利便進入皇宮之中。

進了皇宮,陳半山就鬆了口氣。

如今皇宮之中,人來人往,明天就是大婚之期,人們忙過不停,為了安全起見,進入東丙宮之中,慕容傲月讓陳半山三人扮成太監,這樣比較安全。

慕容傲月也有事情要忙,把陳半山三人藏在自己的宮中,慕容傲月囑咐一番之後,便忙去了。

「哈哈!激動的時刻就要到來了。」戰莫離說著,十分激動,熱血沸騰,非常激動,恨不得馬上就動手。

劍仁也是激動不已,幻想著那種場面,道:「我也好期待。」

陳半山道:「現在激動太早了,還要等一天,大家修鍊吧,把狀態提到巔峰,明天晚上好好乾一場。」

「嗯!是得養一下精神。」戰莫離和劍仁點頭,紛紛進入修鍊狀態。

二人倒是很快進入修鍊狀態,而陳半山卻是沒有,此時的陳半山,心情也是十分複雜,十分凝重,雖說有了戰莫離的這些寶貝,但鬼知道拜月帝國皇室有什麼底蘊,最關鍵的是,陳半山擔心京都學院會插手,如果京都學院插手的話,一切將不能想象。

而且陳半山也在問自己,搶親,倒是自己愛賀七呢,還只是為了自己的一口氣,只是為了發泄自己,這些,陳半山都不清楚,種種的種種,都讓陳半山無法靜下心來。

「事到如今,不可能回頭,一切的一切,就聽天由命吧。」陳半山自語,深深吸了一口氣,開始煉化麒麟丹,爭取讓自己的母氣種子在明天晚上之前再生。

…… 戰莫離那是認認真真的說確定,不過這依然顯得太不真實,陳半山抓起戰莫離,有些傷不起地道:「兄弟了,這不是開玩笑的,你可不能騙我?難不成你目前的境界是假的?」

戰莫離像怕傷到陳半山一樣,輕輕地推開陳半山,道:「我的境界當然是真的,先天二重,沒假,不過我是雷神之子啊,手段多多,你先聽我說來。」

「好吧,你說,我聽!」陳半山想聽聽戰莫離拿什麼來幫自己,劍仁也是期待地看著戰莫離,希望他不是說假話。

戰莫離道:「你們用點腦子想想,我父親是什麼人,是神境的人物,他能放心我一個人來這個世界嗎?我父親肯定是不放心我的,所以,讓我一個人來這九千年後的時代,他給我準備了一百多種保命的方法,給我留了很多後手。」

戰莫離說著,從懷中拿出一粒丹藥來,陳半山和劍仁趕緊看去,這丹藥黑烏烏的,看上去沒什麼特別的地方,也沒什麼靈性。然而戰莫離道:「這是八品混元丹,這混元丹的作用就是,能讓一個人在短時間內把戰力提升到現在這個大境界的巔峰,也就是說,半山你服下這顆八品混元丹,便能暫時達到先天九重的戰力,持續時間為一個時辰,即服即見效。」

「不會吧?這黑烏烏的東西有這麼牛逼?」陳半山拿過這八品混元丹,不停地打量,有些不相信。

「就是就是!」生性多疑的劍仁也是不相信。

「唉!我可是說正經的。」戰莫離很嚴肅地道。

陳半山點了點頭,他相信戰莫離,看著這八品混元丹,陳半山感覺到太不可思議,世界上居然有這種丹藥,不過陳半山卻是有些不高興,道:「區區一顆八品混元丹,就算暫時達到先天九重,又有何用?我將要面對的可不只先天之境的人物。」

「沒關係!」戰莫離說著,那是又摸出一粒白色的丹藥來,道:「這是九品混元丹,比八品混元丹更牛逼,可以讓人直接提升一個大境界,如果你服下,直接能達到後天之境,當時煉丹的長老說能夠達到上一個大境界的巔峰,至於能不能達到,我也沒試過,所以不知道,但百分之百能擁有後天之境的戰力,此丹雖好,但只能持續半個時辰。」

提升一個大境界,這可是不得了,陳半山趕緊接過這九品混元丹,發現這九品混元丹雖然只有大拇指頭那麼大一點,但卻有上千斤之重。光憑這一點,陳半山就相信這九品混元丹的功效絕不是戰莫離吹噓,當下是愛不釋手,如果能達到後天之境,那的確可以進入京都進入皇宮闖一番。不殺一些人,不解一些氣,這一次,陳半山一定要搞一個天翻地覆。

劍仁一向都是為陳半山著想,此時依然抱著疑惑態度,想了想,問道:「這混元丹這麼牛逼,有沒有什麼副作用?」

「這話問得好!」戰莫離道:「這混元雖說能暫時讓人得到強大的戰力,但是對修士本身有極大的副作用,這相當於是壓榨潛能,會對服下此丹的人造成本源虧空,十分嚴重。」

「那這有什麼意思?這是打腫臉沖胖子啊!」劍仁十分擔心。

不過陳半山道:「管不了那麼多了,用了再說。」

「哈哈!」戰莫離道:「半山你不用擔心,這些問題,當初煉製此丹的長老也是有考慮到,為了防止服用此丹之後造成本源虧空,此長老還煉製了九轉大還丹,服下九轉大還丹之後,保准沒事,不會傷到本源。」

如此之下,戰莫離又拿出一顆九轉大還丹,給了陳半山。

「哈哈!」陳半山大笑,激動起來,道:「有了這些東西,那還怕個什麼?」

此時劍仁卻道:「即便服下這九品混元丹能達到後天之境,卻也只有半個時辰的時間,況且,要是有超越後天之境的人物出場呢?那同樣是九死一生啊。」

這時陳半山也聽不下去了,道:「我說劍仁,你處處小心翼翼是木有錯,不過哪裡有那麼多高手?前怕狠,后怕虎,乾脆什麼都用做更好。」

劍仁委屈地道:「三少爺,小心總歸是好的啊。」

「不錯!」這時戰莫離道:「劍仁的擔心是有道理的,不過,你們卻不用擔心,超越後天之境的人物又如何?因為我還有雷神劍在,有了雷神劍,一切都是不用怕。」

「些話算講?」陳半山問道:「我看你用這雷神劍,頂多也只是能和先天九重的高手過招而已,難不成還能逆天?」

「就是!就是!」劍仁也是附合起來。

這一下,戰莫離那是十分鄙視陳半山和劍仁,十分不屑地道:「你們總是不相信我?真是搞不懂是為什麼?這雷神劍,可是我父親後期所用,是神級別的人祭煉過的法器,它本身的能量,超乎你們的想象。」

「之所以我只發揮到這點實力,一是因為我自身實力有限,二是因為這雷劍內部有兩層封印,是我父親當初留下的,不到萬不得已之下,不讓我打開,如果打開封印之後,那將會很恐怖。恐怕就是我自己都承受不住這雷神劍」

「所以你們不用擔心,我老爹就我這麼一個兒子,讓我一個人來到這九千年之後,那是給我準備了太多的手段,不用擔心,除非遇到神境的人物,不然,沒有人殺得了我。」

說完這些,戰莫離那是十分牛逼樣子。

「嘖嘖!」陳半山道:「有一個神境的老爹是多麼的好啊!」

戰莫離道:「雖然我們現在實力有限,比不過別人,拼不過別人,但我可以拼爹!」

這一下,陳半山和劍仁那是無語了,有爹拼也是多麼一件美好的事情啊,只可惜劍仁是孤兒,陳半山老爹也死了,二人沒爹可拼,十分可悲,只能羨慕戰莫離的份。

戰莫離看了看陳半山,道:「現在不用沮喪了吧?振作起來,我們一起去這什麼京都闖一闖,干一干驚天動地的大事,也好讓人們知道我戰莫離的存在,同時也讓我父親曾經的輝煌再次照亮這個時代。」

戰莫離幫了自己許多,陳半山不能讓戰莫離跟著自己去京都犯險,當下道:「莫離兄,此去京都,雖說有這些保命的好東西,但也是危險重重,你和劍仁就不用去,我一個人去就行。」

「不行!」當下劍仁就不幹了,道:「三少爺,你怎麼能丟下劍仁,你去哪裡,我就要去哪裡,況且我也已經突破先天之境,能幫你不少。」

「哈哈!」戰莫離道:「陳半山,你又不相信我了,我說過,我老爹給我準備了一百種保命的方法,你認為我是和你開玩笑的嗎?放心吧,就是你死了,我也不會死,況且我也想去大幹一場,想想就激動,這種事情,怎麼能少了我?」

「就是就是!連我劍仁也不能少!」劍仁趕緊附合,生怕陳半山丟下他,不讓他一起去一樣。

「好兄弟!既然如此,我們三人就去京都,干一場天翻地覆的大事。」陳半山終於是答應下來。

「既然如此!我們就趕緊去京都吧!」戰莫離已經是等不及了。

陳半山道:「也好!」

戰莫離簡直就是一個大財主,你永遠不知道他到底有些什麼東西,他老爹給他準備一百種保命的方法也絕不是信口開河,這是實打實的。

在戰莫離的幫助之下,陳半山也是準備大幹一場。當下三人便出發,趕往京都。

一路上,一向小心翼翼的劍仁問道:「三少爺,我們就這樣直接開火嗎?還是要先做一些準備。」

「不!」陳半山道:「絕不能就這樣開火,只有七天時間,再等七天時間也沒事,等到慕容雲和賀七的婚禮那天我們這才開火,你們不是喜歡熱鬧嗎?不是喜歡搞大嗎?既然要搞天,就等到那天吧,我們先進入京都潛伏几天再說。」

要潛入京都,所以陳半山三人也沒有高調行事,趕路也是騎馬,沒有飛行。

在路途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中午之時,三人終於趕到京都。

拜月帝國的二皇子要成親,這是何等大事,這是要舉國同慶的大喜事,氣修大陸的六個國家都會派使團趕來祝賀,當然,蒼雲國可能不會來。總之,這等大喜事,大得不行,所以早在幾天前,整個京都就在準備這事,皇宮之中那是早就開始忙了起來。

這等高逼格的喜事,是不容什麼意外發生,也不容任何不好的事情出現,不然,慕容長青也不會一下子派出三百先天之境的高手來滅陳半山。雖說滅了陳半山,但一些威脅,也不全然來自陳半山,畢竟陳半山在慕容長青的眼裡,還是太渺小了。

三天之前,整個京都就開始戒嚴,無數的大軍早就對京都進遷清理整頓,更有暗中的高手出動,明裡暗裡全部防禦。反正這一次,不容半點馬虎。

更牛逼的整個京都城的護城大陣已經啟動,京都城的護城大陣,是當年知先先生布下,用來防禦超級修士,就算是無上之境的人物,怕是也破不開這大陣。

連這大陣都啟動,不得不說慕容長青對這些婚禮的重視。

陳半山三人來趕到京都,來到城門口之時,三人也是凝重起來,因為他們發現,城門口居然有先天之境的人在盤查進入京都的人,這一下,不知道要如何入京都。

…… 青龍幫被滅,明裡暗裡搜查了一天,卻也無果,兇手是什麼人也不知道,就彷彿憑空消失了一般。

這事說小,卻不也小,算是大事。說大,自然比不上慕容雲的婚禮大,所以,沒有結果,也不必再查,因為今天是慕容傲月的大婚之期,一切,都是以婚禮為重。

今天的皇宮,宮門大開,迎接八方來客,拜月帝國的大大小小官員自然是少不了,不止如此,還有其它國家的來賓,還有不少與慕容家族有關係的修士,總之一句話,今天來的人物有很多,大人物更是不少,整個皇宮和鬧市一般,熱鬧非凡。

「好激動啊!」東丙宮之中,戰莫離已經無心修鍊,恨不得馬上衝到婚禮現場,大殺四方。

劍仁把昨天煉化九尾鯊的精華徹底吸收之後,也是沒有再修鍊,他道:「很緊張,今天過後,我們三人將被整個氣修大陸所知,我們的名字,將會被人們記住,不管結局是什麼,我們都將成為名人。」

陳半山沒有說話,整個人還在修鍊之中,但這是表面,陳半山依然很緊張,只不過他沒有表現出來而已,整個人很淡定。

「唉呀!我已經受不了啦!」

戰莫離來回踱步,很不安份。

「咚~咚~咚~」

接連三聲鐘響從婚禮大殿傳來,吉時已到,慕容雲一身大紅新郎服,胸前一朵大紅花,趕緊讓了車隊,去將軍府接親,整個人也有些激動,賀七是京都出了名的大美人,號稱七仙子,如今將要抱得美人歸,他如何不激動。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