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然而在她耳邊低笑,「既如此,挽挽。」

他拉著雲輓歌的手,帶著那枚金針,一點點往下,朝紫宮穴移去。

雲輓歌被他一聲挽挽喚得耳膜震動,整個人幾乎都要軟化在他懷裡,連手指都微微顫了下。

鳳離天自然發現了她輕小的變化,微微一笑。

一邊按著她的手,將金針緩緩地扎入太子的紫宮穴中,一邊在雲輓歌耳邊,幽幽含笑地說道,「從今以後,你便與我,一起入了這無間的阿鼻地獄吧。」

兩人合攏的手下,金針完全沒入。

太子猛地睜開雙眼,眼底赤紅,瘋狂地張嘴發出狂躁的無聲嘶吼,然後護身如散了架一般,再次歪了過去。

鳳離天攬著雲輓歌,慢慢地直起身,將人轉過來,與他面對面。

雲輓歌抬眼看他。

眸中是鳳離天從未見過的繾綣笑意。

她道,「我本就是從地獄里爬出的惡鬼,無論黃泉地獄,我都隨你去。」

然後,她踮起腳尖,在鳳離天冰涼卻又柔軟的唇尖上,輕吻了下。

柔聲一笑,「生死不棄。」

「好一個生死不棄。」

鳳離天摸著她的猩紅胎記,低下頭,咬住了她的唇,「從此,你便是我的了。」

雲輓歌閉上眼,回應於他。

心裡一遍遍地念——我是你的,全是你的。只求這世上,再不是孤苦一人,寂寞伶仃。

這血的路上,你要拉好我的手。

唇舌間抵死的糾纏。

鼻息里,異香愈來愈馥郁濃重。

那香氣,重到幾乎令雲輓歌窒息。

忽而,唇上一痛。

雲輓歌昏亂的意識陡然一醒,連忙睜眼,瞳孔驟縮。

鳳離天又毒發了! 「噗!」

一口黑血吐出。

雲輓歌驚得心頭巨顫,聲音不受控制地發抖朝外厲喝,「來人!來人!紅魅!紅魅!」

一青一紅一閃即現!

一看到鳳離天的場景,兩人也是倒吸一口冷氣。

青剎即刻撲過去,以靈氣護住鳳離天心脈。

而紅魅則飛身躍到葯閣前,迅速拿出幾瓶葯,沖了回來。

一邊將葯倒出,一邊說道,「殿下是因為強行醒來,以致毒素再次以數倍之力反噬。殿下,這已是您第二次如此強行作為了,如今已經毒氣攻心,屬下只能竭盡全力,求您一定顧全……」

說著,頓了下,似是想到雲輓歌也在,轉了話,「不要再如此自損了!」

說著,便將葯端送送鳳離天跟前。

鳳離天一雙眼卻一直看著雲輓歌,見她聽到『第二次強行醒來』時,臉色一白。

便知上次的事,她已知曉了。

難怪會對自己如此用心,這丫頭,真真是個面冷心軟的小花貓。

笑著一把推開紅魅的手,只對雲輓歌笑道,「你便是如今叫我死,我也捨不得了。」

紅魅不解,青剎本是滿心焦灼,卻一聽這話,頓了頓,忽然無聲而笑。

宋道 「挽挽,你過來。」

一句話,三人皆不同神色。

紅魅有些愣,青剎擠眼睛。

雲輓歌抿了抿唇,靠了過去。

紅魅這才明悟,見鳳離天把雲輓歌攬在懷裡,垂下眼帘,將還想看熱鬧的青剎強行拽了出去。

順手帶上門,然後長舒一口氣。

白靈安頓好重視的杏圓,又折返回來,見兩人還站在門口,問道,「殿下和小姐都沒事吧?」

青剎一臉的高深莫測,「有雲二在,死不了。」

「???」

白靈看紅魅。

卻見這冰山美人,也難得地臉上含笑,輕聲道,「殿下終於有了惦念,這便是生機。」

青剎點頭,「是啊,所以只要雲二好好的,咱家主子就肯定能重回天人一族的!」

說著,還重重地拍了拍白靈的肩膀,「小白,好好乾!任務艱巨啊!」

白靈嘴角抽了抽,「你倆說的是人話么?」

殿內。

雲輓歌被鳳離天抱著再次入了那滿是藥草的溫泉。

有了前一次的經歷,此時再入這葯泉,已經沒了最初的疼痛。

雲輓歌抱著他的脖子,不知他要做什麼,卻全然把自己交給了他。

鳳離天低笑,毒氣攻心卻讓他整個人看上去又妖邪了無數倍。

那瀲灧華麗的紫眸,那繁複妖嬈的眉眼,那精緻的鼻樑,嫣紅而微挑的唇角。

他笑著,低頭在雲輓歌的鼻尖上親了親。

然後伸手,脫下她外衫的褙子。

露出了齊胸襦裙遮蓋不住的柔嫩肩膀和纖細如白玉的脖頸。

雲輓歌似乎並不適應這樣的袒露,微微局促詞往水裡縮了縮。

卻被鳳離天一托。

整個人再次陷入他冷香馥郁的懷抱里。

接著,便感覺到,這人的臉,埋在了她的脖頸處,柔軟而冰涼的唇,貼在她溫軟的脖頸肌膚上。

寒得她下意識一躲。

再次被緊緊禁錮。

鳳離天用力地環緊她,笑著說道,「別怕,我的小挽挽,把你的血,你的靈魂,你的一切,都給我。」

雲輓歌心頭鼓動。

鳳離天尖尖的牙齒,隔著肌膚,咬住了她跳動的血脈。

下一瞬,刺痛傳來。

她漆黑的瞳眸微縮,渾身緊繃猛地抬頭,微微張開唇,細小而清晰的抽氣聲,灌入肺腑。

蒸騰的水汽里,血腥味皺起。

鳳離天一下將她按在溫泉的池壁上,她的雙腿環在他的腰側。

兩人之間親昵而緊密的姿勢,仿若交11歡般融合彼此。

柔軟滑膩的唇舌在她被咬斷的血脈上,放肆而恣意地吮吸吞噬。

周身所有的血液,都翻騰叫囂著,朝那個出口滾滾而去。

雲輓歌仰著頭,感受到鳳離天越來越近緊的纏繞。

他想吃了自己么?

好像不是第一次有這樣荒唐的念頭了。

鼻息里全是血液里無心果的香味以及鳳離天身上百媚香,混雜著血腥,甜膩,藥草,水霧。

一層層一疊疊地漫湧上來。

雲輓歌的意識有些亂,身上卻不受控制地躁動起來。

她有些興奮。

心跳也很快。

血液的奔騰,讓她不自覺地呼吸加速。

她環過手,摸到了鳳離天那絲滑如綢的烏髮。

這一刻。

那被索取被吮吸被予取予求的真實感,再次湧現。

她笑了笑。

這魔仙兒,是真的要吃了她呢。

頭皮發麻,眼前也漸漸發黑。

她有種靈魂遊離體外的抽離感。

恍惚看著上方飄繞的水汽漫漫,似乎看到了不真實的紫星,閃閃爍爍。

有一道仙光,藍紫交融,將兩人籠罩。

她閉上了眼,抱緊這個唯一能抱緊的人。

不要辜負我,鳳離天。

……

雲輓歌覺得自己似乎入夢了。

腳底是一片波濤般翻滾的雲浪,只是顏色卻藍紫疊起,時而隨風舒展時而隨流滾動。

她盯著那顏色,只覺眼熟,卻又未有記憶。

正疑惑間。

忽然從天雲交際的一線處,光梭般衝過來一道紫色閃電!

伴隨一聲似龍似風的高吟。

她想躲開,身體卻沒法動。

驚愕間,那閃電竟一下衝進了自己懷裡。

觸及一陣溫軟。

低頭一看,竟是一隻紫澤華貴入目生輝的軟毛小獸。

那小獸安靜地蜷縮在自己懷裡,似乎極為依戀。

雲輓歌心下一片柔軟如水,溫柔地撫了撫它的後背,寵溺輕笑,「再亂跑我便不理你了。」

出口便有些傻眼——這小獸與她相識?

卻見這小獸懶洋洋地在她胸前拱了拱,然後響起一道耳熟的涼薄幽寒卻又魅氣橫生的聲音,「壞心的挽挽,你忘記你與我許下的諾言了。」

雲輓歌低頭。

便見懷裡小獸也抬起了頭。

露出一張讓她心驚動魄的臉——鳳離天?!!!

同時看到他滿嘴的血,殘忍而冰冷地對自己笑,「上窮碧落下黃泉,生死不棄,你休想離開我——」

「啊!」

雲輓歌驚呼出聲,一下子睜開了眼。

後背一層冷汗,心跳如擂。

連數深吸了幾口氣,才緩過來。 。⊥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