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無數冰晶炸裂,一瞬之間,林天佑的衣服、褲子以及腳上穿著的鞋子,都被那冰晶給炸裂。

「哼,敢毀本帝的衣服,你找死!」

林天佑眼神陰冷,準備出劍反擊。

可他的手剛動,懸在他身邊的冰晶再次以閃電般的速度凝結,把龍皇鬼帝再度冰封。

「龍皇鬼帝,你別急,我知道只用冰爆閃炸你一次,肯定炸不死你。

所以,我準備了一萬次的冰爆閃,當作對你的敬意,隨後就會打過去。

我想,即便你是龍皇,也經不住那一萬次的轟炸吧?」

冰皇鬼帝咧嘴陰笑。

為了殺龍皇鬼帝,他把自己的底牌都搬了出來。

一萬次冰爆閃,足以毀掉倭國所屬冥界上千次了。

威力之強,震人心魄。

而他現在,卻只是用來對付一個下層冥界的鬼帝!

但冰皇鬼帝並不覺得浪費,因為龍皇鬼帝有這個資格讓他施展冰爆閃。

「接招吧,冰爆閃!!」

冰皇鬼帝話音落下,他手中的冰魄劍瘋狂斬出。

轟! 千億寵婚:溫先生,要乖! 轟!轟!!

震耳欲聾的爆鳴聲在天子峰響起,他每斬一劍,就是一記冰爆閃。

壓迫來而來冰爆之力,直接轟在龍皇鬼帝的身上,化作了無數冰屑,落向地面。

只是瞬息,龍皇鬼帝的周身便又有新的冰晶凝聚,將他重新冰封。

也不知道轟出多少次冰爆閃,原本林天佑所站的位置極度空曠,現在卻是冰屑堆積如山。

此刻,距離天子峰數百公里遠的城池,眾人都被這股震響驚動,紛紛跑出家門遙遙眺望。

「娘,天子峰那裡發生什麼事情了?我感覺好冷哦!」

一個七八歲的小姑娘指著天子峰,奇怪的問道。

她只覺得遍體生寒,冷的瑟瑟發抖。

那婦人摟著女兒,默不作聲,因為她也早被天子峰傳來的氣勢所嚇呆。()

.。m. 現在是科學的時代,人類認識到了科學的力量,開始崇拜科學和知識,就像以前的人類崇拜宗教一樣。在這個時代,大科學家和大發明家往往享有崇高的名譽,比如牛頓、愛因斯坦和愛迪生,更是被全人類所銘記。不僅各國政府善待科學家,就連普通人在遇到一個大科學家的時候,往往也會不由自主的有一種覺得對方很高大上的感覺,還會有著一絲尊敬和崇拜。

隨著反重力公式的推出,張偉已經可以稱得上是科學家,他的名聲也在國際上傳播開了,而等到他再推出反重力飛行車,他的名聲必將達到一個新的巔峰,另外,他的名字也將和反重力技術一起,被寫入各種教科書中,被現在和以後的人類所熟知。

所以說,獲得名譽對張偉來說不是問題。

不過,名譽雖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他,但是這還遠遠不夠,他還需要強大的勢力,最起碼也要有足以自保的勢力。

該如何建立一個強大的勢力呢?

首先要擁有強大的經濟能力,經濟才是基礎,沒有錢,其他都是空想。而且經濟本身也是一種實力的體現,當你擁有足夠多的錢,你就很少有辦不到的事。

還要在政界和其他領域發展盟友,這樣一來,在有敵人挑釁或者侵犯你利益的時候,盟友就會跳出來幫你說話,甚至和你一起組團暴打敵人。美國之所以能那麼牛,它的那一群「小弟」也是起了很大作用的。

還要組建一支能夠保護自己利益的武力,畢竟這實際上還是一個拳頭大就是硬道理的世界,要不然美國也不會那麼囂張。這支武力必須足夠強大,而且絕對忠心,機器人似乎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張偉靠在座椅上,仔細思量著,他現在已經製造出了人工智慧,只要再把機器人的軀體製造出來,就可以製造出真正的機器人了。絕對忠心的機器人!

想到這裡,他瞬間有些興奮了,心中已經有了決定,等反重力飛行車發售之後,他有了足夠的錢,就可以建造一個秘密基地,在這個秘密基地里開啟他的機器人護衛計劃。以他現在的能力,雖然製造不了電影《終結者》里那麼強大的機器人,但是只要有足夠好的材料和足夠多的時間,他還是有希望製造齣電影《機械公敵》里那種程度的機器人的。這時,他已經可以想象到自己擁有一支機器人護衛大軍時的拉風場景了,那場面,簡直碉堡!

「張先生,已經到了。」就在張偉遐想連篇的時候,永遠一副撲克臉的中南海保鏢開口了。

張偉回過神來,往窗外一看,果然已經回到了工廠門口,他向撲克臉道了聲謝謝,然後下了車。紅旗轎車很快便掉頭離開,消失在夜色之中。

他看著紅旗轎車在視線中慢慢消失,也是有些失神,因為他忽然想起了之前在中南海和首長談判的場景,仔細回想一下,一切似乎都太順利了,彷彿有種做夢的感覺,直到現在,他都想不通為什麼會這麼順利。

良久,張偉才拍了拍腦袋,笑了笑,想不通就想不通唄,反正自己已經達到了目的,就不要一直糾結這些小事了,還有很多大事等著自己去做呢。

路過保安亭時,張偉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在少校和那幾個士兵破門而入之前,實驗室里的警報器響過,這說明有保安按下了警報器按鈕,能在那種情況下還敢按下警報器按鈕向他示警,這種行為絕對應該受到嘉獎,這樣的下屬也值得信賴,而且,他想要發展自己的勢力的話,就必須要使用這種在關鍵時刻靠得住的下屬。因此,他決定認識一下這位保安,如果能力還可以的話,以後就可以重用。

他走進保安亭時,只見保安亭的門已經被踹壞,三個保安心不在焉的坐在椅子上,眼神飄忽,完全沒有發現他的到來,顯然是因為之前發生的事情在走神。

雖然情有可原,但張偉還是有些生氣,他走之前還特意吩咐這三個保安加強安保工作,可是以這三人目前的狀態,恐怕就連實驗室里的設備被人搬走了都不一定能發現。

篤篤篤!

張偉特意在已經壞了的門上敲了三下,這才驚醒了三個正在走神的保安。

「張總,您回來啦……我們……我們剛才……」三個保安站了起來,說話有些慌亂,他們可是看著中南海保鏢將張偉接走的,這說明張偉背景通天,肯定能幹出一番事業,他們還想著抱緊張偉的大~腿呢,沒想到卻在走神的時候被張偉給逮到了,這可怎麼是好。

「好了,剛才的事我不管,接下來用點心,好好工作。」

張偉看著三名保安,又問道,「之前的警報器按鈕是誰按的?」

其中一個臉色有些稚~嫩的年輕保安站了出來,有些期待的看著張偉,「張總,是我按的。」

張偉點了點頭,微笑道,「那你跟我去實驗室一下。」

年輕保安臉上不自覺的浮現出一抹喜色,快步跟在了張偉身後,其餘兩個保安則是有些艷羨和後悔,低聲嘟囔到,「陳鵬這小子,肯定是要被老闆看中了,要發達了,我之前怎麼就沒想到要按那個警報器按鈕呢,又不是多大的事。」

十幾分鐘后,陳鵬一臉喜悅的回到了保安亭,另外兩個保安連忙圍了上來,問道,「陳鵬,張總跟你說什麼,你笑得這麼開心。」

陳鵬有些炫耀的說道,「張總給了我一筆獎金,並且說公司很快就會開始大規模的擴張,只要我在跟著他好好乾,一個中層職位絕對跑不了,說不定還能成為公司元老,享受分紅。」

那兩個保安揶揄道,「你不是說幹完這個月就要辭職創業去嗎?」

陳鵬笑了笑,「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今天來接張總的那可是中南海保鏢,這說明張總有通天的關係,在我們國家,有這麼大的關係還怕不能幹出一番事業嗎?張總都讓我跟著他好好乾了,我要是還辭職,那不就是傻~子嗎?」

實驗室里。

張偉在跟陳鵬談完之後,也開始忙碌了起來,他坐在電腦椅上,說道,「北斗,幫我記錄以下事項。」

「先生,您請說。」北斗的聲音突兀的響了起來。

張偉一邊思索一邊說道,「反重力飛行車還存在不少缺點,必須立刻改進。

第一,飛行車有重大安全隱患,需要添加一個雷達掃描系統,並且設置更多保護措施;

第二,在飛行車的加減速過程中,我的身體感到了輕微不適,這說明老人、小孩等特殊群體在加減速過程中會有更強烈的不適,甚至有可能出現危險,這個必須要想出解決方案;

第三,飛行車材料問題,現在使用的普通汽車材料不適用於高空飛行,需要選擇鈦合金等航空材料;

第四,導航問題,目前的導航功能存在缺陷,以後有必要發射自己的衛星,建立自己的衛星導航系統……

除了反重力飛行車的問題,今天發生的事情還給了我一些警示。

首先,那群士兵輕易的就突破了工廠這裡安裝的安保系統,這說明這套安保系統根本就不靠譜,以後我需要親自打造一套安保系統,由你負責監控。

另外,我製造出了反重力飛行車的消息可能會擴散出去,我的人身安全有受到威脅的可能,因此,我需要有一些自保手段……」

將自己腦海中的想法都說完之後,張偉問道,「北斗,都記錄下了沒?」

北斗回道,「先生,全部記錄下來了,我以後會定時提醒您的。」

張偉點了點頭,有北斗幫忙,他就不用擔心自己會將這些重要事項遺忘了,不得不說,北斗確實是一個好助手。

這時,他看了看時間,已經凌晨三~點多了,也是時候休息了。

他打了個哈欠,拖著疲憊的身體來到了休息室,一頭倒在床~上,很快就進入了夢鄉,在夢中,他看到自己率領一支威風凜凜的機器人大軍,駕駛宇宙飛船,踏上了征服星辰大海之路。 「先生,志玲提醒您,起床時間到了,接下來,就讓志玲來為您……」

夢中,張偉正率領機器人大軍征戰宇宙呢,志玲女神那讓人骨酥肉麻的聲音就在耳邊響了起來,聽了一陣子,他身體就不由一哆嗦,然後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拿起了床邊的智能手機,說道,「北斗,我已經醒了。」

「先生,此次起床共用了2分鐘,您已經擊敗了全中國90%的人。」手機里再次傳來了志玲女神的聲音,然後就安靜了下來。

好吧,這其實是張偉找北斗定製的「女神叫起床服務」。

由於發現自己早上起不來,他大前天就吩咐北斗,以後每天早上八點的時候準時叫醒他,而且特意吩咐北斗模擬志玲女神那嗲嗲的聲音,因為這個聲音能立刻刺激到他,讓他清醒過來。而北斗能出現在網路上的任何一個地方,當然能夠輕鬆的做到這一點。

「每天都有女神溫柔的叫起床,似乎不錯呢。不過,還是感覺有個能看得見摸得著的漂亮妹子叫我起床比較好。」

張偉從床~上爬了起來,伸了個懶腰,低聲嘀咕了一句,然後來到衛生間洗澡。

他脫下衣服,看著牆壁鏡里的自己,一米八的個子,強壯結實的身材,英俊的臉頰,簡直帥到沒朋友,比那些男明星還要好看,妥妥的男神!講道理,應該可以輕鬆吸引到妹子的目光,得到妹子的青睞,然後跟妹子發生一些羞羞的事情。

可是,為什麼至今還是單身呢?

「找個合適的妹子好難啊,比我成為大發明家還難。哎,還是北斗比較可愛……」

張偉忍不住發出一聲嘆息,臉上也多了一絲憂鬱。

打理好個人衛生,走出房門,張偉便立刻拋掉了這些煩惱。

來到樓下,張偉驚訝的發現,竟然有一個人提著一桶水站在蘭博基尼旁邊,似乎在洗車,仔細一看,這人竟是昨天晚上和他談過話的小保安陳鵬。

「張總,您起的真早。」陳鵬露出兩排白白的牙齒,笑呵呵道,「我看您的車有點臟,就幫您洗一下。」

張偉好奇道,「我記得你是值夜班吧,一晚上沒睡,現在不累嗎?」

「再累也要先幫您洗一下車啊,車子乾淨,心情也會好一點嘛。」陳鵬笑呵呵的看著張偉,那樣子頗有點諂媚。

「額……你還是先去休息吧。」張偉也是有些無語了,他發現陳鵬似乎正在向「狗腿子」進化,可是昨天晚上陳鵬也不是這樣子的啊。

他當然不知道,正是由於他昨天晚上給陳鵬許了一個美好的未來,這讓一心想變得有錢的陳鵬激動了一整個晚上,然後就琢磨著一定要抱緊他這個背景通天的「金大~腿」,這才做出了這種故意討好的舉動。

「多謝張總關心,我已經洗好車了,這就去休息。」陳鵬呵呵笑著,提著水桶離開了。

「等我真正發達了以後,是不是還會遇到更多這樣的情況?」

張偉聳了聳肩,往工業園附近的早餐店走去。

吃了一份腸粉,一份肉餅湯,他也差不多飽了,便往工廠走去,今天還有好幾件事要做呢。

然而,剛走到工廠門口時,卻意外的發現有一輛奧迪向這裡開過來,車子停下,便有三個西裝男子從車上走了下來,這三個人全都身材健碩、眼神犀利、長著一張撲克臉,神情氣質和他昨天晚上見過的中南海保鏢幾乎是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三人下車之後,徑直走到張偉身邊,為首的一人開口道,「張先生,你好,我是上頭派來的,我叫寧偉,以後是你的保鏢兼司機。」

然後,寧偉指著另外兩人分別介紹道,「這是趙哲,這是於勇軍,他們是安保方面的專家,是來接管這裡的安保工作的。你這裡的那幾個保安太業餘了,如果真有人潛進這裡竊取技術,他們是起不到作用的。」

張偉並不覺得意外,這是昨天晚上談判時就定下來的,他需要專業的人員來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和反重力技術的安全。

他熱情的跟三人一一握手,笑道,「你們來了,我也就放心了。不過,這稱呼得改一改,你們得叫我老闆或者張總,叫張先生就顯得太生疏了,很容易被有心人看出破綻。」

「老闆,多謝你的提醒。」寧偉說話鏗鏘有力,卻依然是一副撲克臉。

張偉笑了笑,帶著寧偉三人來到廠房,將一樓和三樓的電子門的門禁卡和密碼給了他們,至於進入二樓實驗室的許可權,那是不可能給他們的。

然後,張偉又帶著趙哲和於勇軍來到保安亭,向正在值班的保安宣布趙哲兩人以後就是保安部的主管,全權負責工廠的安保工作,並且拿了一張有100萬餘額的銀行卡給趙哲,讓他們兩人重新布置工廠這裡的監控系統,確保能發現任何偷偷潛入的人。趙哲兩人就是為了這件事來的,他們立刻進入了工作狀態,開始研究該如何布置監控。

幹完這項工作,張偉便招呼了寧偉一聲,準備離開。

「老闆,去哪?」寧偉坐在蘭博基尼的駕駛座上,問道。

「清華大學。」張偉說道。

劉校長幫了他這麼大的忙,現在他的事情辦成了,當然得去劉校長那裡當面感謝。

寧偉點了點頭,立刻發動車子,離開了工廠。

車子開出一段距離后,張偉忽然開口說道,「雖然你是接到命令才來保護我的,但是也可以算是在為我工作,我理應給你付薪水,要不然我豈不成了拖欠工資的王八蛋老闆了。我這個人也是比較愛惜生命的,也不怎麼差錢,所以我決定給你開30萬的月薪,你千萬不要推辭。」

「老闆,我不能接受你的工資,這是原則性問題,要不然我會受處分的。」寧偉沉默了片刻,面無表情的拒絕道。

「這只是我的一點心意,除了你我,沒有人會知道。我會安排人在瑞士銀行開一個不記名賬戶,每個月存30萬到這個賬戶里,你以後隨時可以憑藉密碼取出這筆錢。」張偉注視著寧偉,語氣平淡的說道。

他很清楚,寧偉既是在保護他,也是在監視他,他如果不能收買寧偉,以後干很多事都不方便,畢竟寧偉是他的保鏢兼司機,幾乎天天和他寸步不離。

「老闆,這是原則問題,我不能接受。」寧偉沉默的時間比上一次長了很多,方才拒絕道。

「好了,我們暫時不談這個問題了,你只要記住有這麼一件事就可以。」張偉笑了笑,他看得出來,寧偉有些心動了,這是一件好事,這說明只要他多試幾次,再加大些籌碼,寧偉就有很大可能接受他給的工資。而只有寧偉接受了他給的工資,他才可以真正的讓寧偉為他所用,也不用擔心寧偉會將一些對他不利的事情上報。

試探完寧偉后,張偉心中也是有些感嘆,自己以前是多純潔的一個人啊,現在也不得不開始玩弄心機了,這都是被逼的啊。

(弱弱的求個打賞!) 轟!轟!轟!

冰爆閃已經不知道斬出了多少道。

轟鳴之音就如同鞭炮一般,從來就沒有停止過,震的人群頭暈耳鳴。

而天子峰範圍,溫度也變的越來越冷。

眾人連哈出來的陰氣,都直接凝結成了冰晶。

實力強的還可以用魂力來抵禦寒冷的侵襲。

實力弱的,則直接被冰成了冰雕,從半空之中衰落到地面,碎成了一灘魂渣!

「唉,看來這次龍皇鬼帝真的危險了。」

仍然是上次那個開口解釋鬼神與鬼帝不同的老者,他嘆了口氣,搖頭惋惜。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