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無力的從半空中掉落自己打出來的深坑裡,飛天的眼睛里依然滿是不可置信的眼神。

五塊四魂之玉碎片,到手!同時七寶也順利的加入了這隻隊伍。

[] 「好!犬夜叉看來還沒有發現,籬薇,準備……GO!」

小心的扒開樹叢,戈薇仔細的四下掃視了食骨之井的周圍,注意到沒有異樣的動靜和變化后,朝著身後的籬薇小聲的提醒到。這個妹妹可是非常不省心的,從遇到犬夜叉以來,她就完全適應了自己犬夜叉前世女兒的身份,一有機會就把自己這個今世的姐姐兼前世的媽媽出賣給自己的「父親」!

「是!是!我知道了!」

在戈薇全力踩著自行車朝著食骨之井衝刺之時,籬薇還有時間答應一聲,不僅是因為她的速度要超過戈薇不止一籌,更是她知道犬夜叉肯定會攔在她們前面的,即使已經把他騙到很遠的地方了。

「站住!戈薇!」

果然!不僅籬薇的自行車在距離食骨之井還有一半路程的時候追上了戈薇,而犬夜叉惱怒的聲音也同時傳了過來,而且就在聲音從背後傳到戈薇她們耳中的時候,一道紅色的閃電已經唰的站在食骨之井之前了。

吱……

劇烈的剎車聲傳來,戈薇和籬薇的自行車滑到犬夜叉身前不過一米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哼!竟然把我騙開乘機逃走!你以為本大爺是笨蛋嗎?」

看到因為成功攔下戈薇而在那裡得意洋洋的犬夜叉,籬薇不由得暗道一聲「笨蛋」!看來和她所想的一樣,犬夜叉只有在戰鬥和自己不熟悉的人的時候才會顯得異常理智和機敏,可是在面對自己在意的人,譬如說桔梗和戈薇的時候,卻會變得異常笨拙和霸道,不過那也只是掩飾他內心深處的軟弱和溫柔罷了。

(犬夜叉,不知道你的這種「溫柔」,什麼時候可以給我呢,不是對待「女兒」,而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

這一刻,籬薇真的有些妒忌身邊可以和犬夜叉像普通戀人一般吵鬧的戈薇了。

「(可惡,這麼快就趕回來了!)讓開,明天開始就要考試了,我是初中三年級的學生,要準備中考了!」

雖然知道肯定是無用功,可是戈薇還是試著解釋了一下,似乎覺得自己一個人說服力有些不足,又扭過頭向自己的妹妹求援。

「而且再這樣下去的話,我們上課的次數也會不夠的,那樣的話即使是你也一樣升不了學吧!」

「確實是這樣沒錯,不過,犬夜叉沒有聽哦!」

確實即使自己的成績再好,可是缺課率高了的話也依然無法畢業,姐姐的說辭籬薇是非常同意的,不過這樣理由解釋給犬夜叉聽只不過是在對牛彈琴罷了,犬夜叉現在的行動更是證實了這一點。

「你在幹什麼?」

看到妹妹神情奇異的看著正前方,而且耳中也傳來一陣怪異的晃動的聲音,戈薇馬上回過頭,果然,剛才就趁自己和籬薇說話的時候,犬夜叉不知道從哪裡搬過來一塊足足比井口要大上三倍的巨石,正準備把食骨之井封死。

「只要這個食骨之井消失,你就再也無法回到那個世界了吧,到時候你就可以一直留在這裡了,也不用去上什麼學還有面對你討厭的那個考試了!」

「坐下!坐下!坐下……」

轟隆!

隨著戈薇不停地念出言靈,犬夜叉的臉一如往常砸進了草地里,而方才那塊準備堵住食骨之井的巨石,也重重的壓在了犬夜叉身上。

「三天後我們就會回來的,所以你絕對不要追過來!」

「我覺得最好還是讓犬夜叉和我們一起的好,因為這次我們那邊也許會發生一件不好的事情,如果沒有犬夜叉的話,可能很釀成很大的災難也說不定!」

籬薇打斷了自己姐姐對犬夜叉的叮囑,因為這次的詛咒假能如果不在它聞到四魂之玉蘇醒的那時就解決掉的話,不僅會造成很大的損失,而且還會有人因此而死亡,雖然把四魂之玉碎片留在這個世界也是一個辦法,可是家裡有隻妖怪感覺總是不太舒服,所以正好趁機讓犬夜叉把家裡的那些有可能封印的妖怪們一起解決掉。

「你又看到了什麼嗎?」

聽到籬薇那樣子說,戈薇馬上就猜到了是自己妹妹的預知能力。

「嗯!雖然爺爺一直以來弄的東西幾乎都是假的,可是神社的倉庫里那些所謂的封印有妖怪的東西也有一些事真的呢,就像那隻把我們帶到這個世界的那隻妖怪一樣,四魂之玉碎片也會讓它們破開封印的,所以這次正好讓犬夜叉一起解決掉,而且我們也正好藉此機會把我們上學和考試的這些我們那邊世界的常識說給犬夜叉聽聽,這樣以後我們回去就不用這麼躲躲藏藏的了!」

籬薇給出的理由十分充分,而且戈薇現在也稍微承認自己犬夜叉女友的身份了,所以她還是希望犬夜叉能夠理解自己的,不要總想著把她留在這邊的世界。而且,戈薇也想出了讓犬夜叉以後不再像這樣一味的想要單獨霸佔自己的辦法,只要把這次犬夜叉乾的事告訴自己的媽媽就好了。

「好吧,犬夜叉,你就和我們一起回家吧!」

半眯著眼睛看著聽完籬薇的話后快速掀開石頭站起來犬夜叉,戈薇的臉上露出了不懷好意的微笑。

……

「好了,安全抵達!犬夜叉,你先把行李拿上去后再下來背我和籬薇吧!」

再次穿越時空回到了現代世界,戈薇馬上對提著沉重的行李的犬夜叉說道,看來以後回來的確要把犬夜叉帶上了,因為有一個力氣超大的男友負責行李,而現在戈薇也知道為什麼那些喜歡逛街的女孩子總是帶上男友了,除了付款之外,男友最大的作用就是提東西了吧,雖然自己逛的不是商店,犬夜叉這個男友也不是負責提她買的衣服商品什麼的。而且地方來往的地方也更是奇妙無比的兩個世界之間,這也是世界上獨此一家了吧。

「小心!」

然而戈薇的話剛剛說完,就聽到上面隱約一陣說話聲,還沒等戈薇分辨,身邊的犬夜叉突然大叫道,同時張開寬大的衣服將戈薇和籬薇攬在身下。

「噗嗤!」

一股濃重的酒臭味隨著水潑聲進入戈薇和籬薇兩女的鼻子里,籬薇馬上就猜到了這是原著中的劇情。

(可惡,我竟然忘了這時候爺爺正在用酒進行召喚戈薇姐姐的儀式,不過還好,犬夜叉把那些酒都擋去了!)

渾身沾滿酒水的犬夜叉在將行李提上去之後馬上就被趕來的戈薇媽媽抓去浴室了,而戈薇和籬薇也從爺爺和草太搬來的樓梯爬了上去。

「爺爺!雖然我很高興你為我們擔心,可是下次不要這樣了,幸好這次犬夜叉也跟來了,不然那些酒不就倒在我們身上了!」

戈薇無奈的為爺爺的行為作了總結,然後將行李拆開和妹妹一起收拾著回到了房間,她們還要和同學還有朋友們了解一下這離開的這三天發生的一些事和考試的情況呢。

而另一邊,犬夜叉卻遭遇到了他人生,不!妖生中的最大挑戰。為了獎勵犬夜叉捨身保護了自己的兩個寶貝女兒,戈薇媽媽準備親手給犬夜叉洗澡,而且還給犬夜叉準備了換掉火鼠袍的一套衣服,這是她連著上次叫戈薇帶給犬夜叉的那身內衣一起買的一套白色的運動休閑裝。

「麻麻!有什麼好害羞的,小時候的戈薇籬薇還有草太都是我幫他們洗的,而且既然你是戈薇的男朋友,那麼也可以算是我的兒子了!」

強行將火鼠袍退去后,戈薇媽媽把犬夜叉推進浴池,拿起澡巾給犬夜叉擦了起來。而犬夜叉就如同一隻乖乖的小狗一般蹲在浴池裡一動不動的,戈薇媽媽帶給他的那種熟悉的和以前母親擁抱自己的感覺太相似了,而且對方的確也算是自己半個母親,所以犬夜叉的內心深處,也很享受這種感覺。

溫馨,舒適,寧靜。

慢慢的傾聽著戈薇媽媽訴說的戈薇和籬薇小時候的趣事。

「好了!我來給你把這套衣服換上吧,你肯定還不知道穿這種衣服吧!」

在給犬夜叉洗完頭髮擦完澡后,戈薇媽媽從衣簍里把早已準備好的運動服展開,就如同教小時候的草太一樣一一給犬夜叉穿好,現在戈薇媽媽可是越看這個女婿越喜歡了。

「感覺怎麼樣,這套衣服穿著?」

「嗯!雖然有些奇怪,不過動起來挺方便的,但是沒有我的火鼠袍結實,不過……和我的火鼠袍一樣,非常的暖和,感覺很舒服!」

犬夜叉活動了幾下,又對著鏡子轉了幾圈,上次洗澡只是披著一件戈薇父親的浴衣,這次才是犬夜叉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穿現代的衣服,而且還是戈薇媽媽特意為他挑選的,白色的運動裝襯托著犬夜叉那一頭閃亮的銀色長發,令犬夜叉更是增添幾分飄逸和秀氣。

「哇!真是太棒了,現在的你比電視上的那些電影明星還要帥的多了!只要是女孩子恐怕都會迷上你的,我都覺得戈薇有些配不上你了!」

戈薇媽媽捧著拳頭兩眼冒著紅心直直的盯著犬夜叉來回上下的看個不停,嘖嘖的感嘆道。的確,不說斗牙將變化的人形是多磨的充滿英武和霸氣了,即使是遺傳自母親十六夜公主殿的那份天然之美,也足以令犬夜叉的容貌遠遠的超出了現代那些依靠化妝和保養才能維持的相貌要純真帥氣的多。

「是嗎!」

犬夜叉有些臉紅的摸了摸鼻子,第一次被別人誇獎說好看,令他有些不好意思。

「草太!過來幫你犬夜叉哥哥吹頭髮!我要去做飯了!」

戈薇媽媽把犬夜叉推出浴室,來到了大廳,自己的兒子草太正坐在那裡看著電視,嘴裡還叼著一塊餅乾。

「是!哇,狗哥哥好帥!」

回過頭來的草太看到換上了運動服的犬夜叉的樣子后,馬上發出了和媽媽一樣的驚嘆。

「好了!別發獃了!給,要好好的幫你哥哥打理好頭髮哦!」

戈薇媽媽將吹風機和梳子遞給草太叮囑了一聲后,再次笑著看了犬夜叉一下,轉身走進了廚房,今天是犬夜叉第二次來,她打算做一頓大餐。

「狗哥哥!坐在這裡,我來幫你把頭髮吹乾梳好,保證讓戈薇姐姐和籬薇姐姐嚇一跳!」

[] 「犬夜叉!你洗好了嗎?額……」

剛剛走下樓梯的戈薇馬上就看到了聽到自己聲音向自己看過來的犬夜叉,不過,他真的是犬夜叉嗎?戈薇已經徹底陷入妄想之中了,因為已經習慣了犬夜叉穿著那身火鼠袍了,而現在從現代人的角度看,犬夜叉無疑是她見過的最帥的男生了,尤其是這個男生還是自己的男朋友。

「哇!換上了媽媽買的運動服了呢,果然帥呆了!」

籬薇已經和媽媽一樣眼睛閃著紅心了,雖然在穿越前也看過犬夜叉同人畫里穿現代服的樣子,可是畢竟只是一張畫而已,而且沒有動畫化,可是現在站在她面前的可是真真正正的現實版犬夜叉啊,尤其是那身白色的衣服配上犬夜叉的銀色頭髮,讓犬夜叉顯得更加耀眼奪目。

「是嗎,還合適吧!」

從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的犬夜叉,只有用摸鼻子這個動作來回應眾人的誇張的注視了。

「咔嚓!咔嚓……」

籬薇已經從柜子里拿出相機拍起照來了。

「你在幹什麼?」

終於回過神來的戈薇看著圍著犬夜叉瘋狂照相的妹妹,平瞪著眼睛道。

「這樣的絕景我可不能錯過,還有,把這個帽子戴上,我再來照幾張!」

陷入奇怪狀態的籬薇可沒有時間招呼自己害羞兼嫉妒的姐姐,反而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一頂帽子給犬夜叉戴上,因為如果犬夜叉的那雙耳朵可是不能暴露在別人面前的。

「戈薇,準備碗筷吧,可以開飯了!」

「是!那個,很合適哦!」

戈薇應了一聲,朝著廚房走了過去,在經過犬夜叉身邊的時候,用低不可聞的聲音輕輕說了一句,然後馬上就臉紅的跑進廚房了。

吃過晚飯後,就是決定住的地方了,在籬薇一句我很樂意和犬夜叉一起睡同一個房間后,作為已經確認關係的戈薇,只有讓犬夜叉在自己的房間打地鋪了,當然同時也有著照看犬夜叉的意思,畢竟還是不能讓犬夜叉這個半妖在這個還不熟悉的地方長時間離開她們姐妹的視野。

「聽好了,晚上你就安靜的睡在這裡,如果晚上你敢趁我睡熟后干一些奇怪的事情,我一定會揍死你的,明白了嗎?」

戈薇可是知道犬夜叉和自己的前世的關係的,甚至兩人連小孩都有了,而且這個傢伙還有這偷窺自己的前科,所以絕對不能大意。

「哼!誰會趁你睡著了偷襲你啊,我可不是那樣的人,我每次和桔梗……」

「坐下!你這個笨蛋,誰問你那些事了,真是的,我睡了,絕對不要干奇怪的事哦!」

聽到犬夜叉竟然隨口就要將他和桔梗做的那些害羞的事情說出來,戈薇下意識的就說出了言靈,不過看這個樣子犬夜叉應該不會夜襲自己了,而且以犬夜叉的性格也不屑這樣做,戈薇把電燈過上后,上床蓋上了被子。而犬夜叉也在床下的地鋪上蜷縮著躺下了。

靜……

「吶!犬夜叉,如果桔梗突然復活了,我們兩個之間你會選擇哪個?」

聽著床下犬夜叉那邊傳來的輕微的呼吸聲,戈薇的腦海里響起了剛才睡覺前籬薇拉過自己問的那些奇怪的問題――如果桔梗再次出現在犬夜叉面前,她會怎麼選擇,是繼續留在犬夜叉身邊,還是選擇離開。而已經證實妹妹預知能力的戈薇,馬上就猜得了那極有可能是她預知到的未來即將發生的事。而看籬薇的意思,很顯然是想讓自己的兩個「媽媽」都和「父親」在一起。

她自己的選擇呢?桔梗的選擇呢?犬夜叉的選擇呢?

既然無論自己或者自己的前世選擇什麼都會令犬夜叉傷心,那麼就將這個選擇交給犬夜叉吧,那麼無論犬夜叉的決定是什麼,自己和桔梗,唯一的選擇,就是默默的接受犬夜叉的決定,即使是……

「在我的媽媽去世之前,我一直都很討厭她,討厭她為什麼是個人類,又為什麼要愛上一個妖怪,而還生下了我這樣一個半妖,讓我遭受別人的恥笑,不僅是妖怪們排斥我,連人類也看不起我。可是直到媽媽去世我獨自一個人的時候,我才發現,在她孱弱的身體的呵護下,我是如何安心的長到那麼大的,尤其是我一個人離開在外流浪的看到其他的半妖的命運后,我才發現,我曾經是多麼的幸福,可是,一切都已經晚了,所以從那時候我就決定了,絕不會放棄任何一個我所愛的人。所以桔梗真的復活了,你們兩個,我恐怕都不會放棄的,因為你們兩個是我漂泊尋找兩百年後,發現的唯一歸宿,無論是前世的桔梗還是今世的戈薇,都是我所愛的女人,都是我唯一的寄託!」

犬夜叉的答案,其實對於戈薇來說才是最合理的,因為她不僅是桔梗的轉世,而且還可以說是第三者,不放棄任何一個,也是她在猜到籬薇的想法后唯一想到的可以接受的答案,霸道之中,其實是異常深刻的溫柔。

「是嗎?我和桔梗你都不會放棄嗎!晚安,犬夜叉!」

戈薇沒有對犬夜叉的答案做出回應,因為,她決定等到桔梗真正復活的那時,和她好好的談談,當然,桔梗的決定她也可以猜得到,因為她們兩個,擁有相同的靈魂。

第二天早上,戈薇和犬夜叉兩人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犬夜叉只是以為昨晚上戈薇只是隨口一問罷了,所以沒有在意,而戈薇則是接受了犬夜叉的決定,因為要排位置的話她肯定是第二號,所以對於犬夜叉沒有放棄自己其實還是很高興的,接下來就是慢慢等著自己的前世復活了。

早早的吃過早餐,戈薇一家人還有犬夜叉一起來到了倉庫里,果然,越接近四魂之玉碎片,詛咒假能面具的妖氣就散發的越劇烈,在他們進入的瞬間,封印面具的符紙就燃燒了起來,同時一塊木偶面具也從封印的盒子里緩緩的飄了起來。

「四魂之玉!把四魂之玉給我!」

「啊!就是這樣一隻雜碎妖怪,就算不用我,你們兩個也應該可以輕易的解決吧!」

看著面前漂浮著的面具,犬夜叉徹底無力了,看來只是一個普通的面具罷了,而且只是因為四魂之玉碎片的力量才擁有生命的,無論是戈薇的破魔之箭還是籬薇的殘月之痕,都可以輕易的解決掉它。

「我來吧!」

對著朝著戈薇手上的四魂之玉碎片飛過去的面具,籬薇直接召喚殘月之痕直接一個拔刀斬,將面具劈成了兩半,這是籬薇從犬夜叉那裡學到的配合殘月之痕使用的劍術,現在的她已經可以運用的比較嫻熟了,比較她為了去犬夜叉世界可是從三歲就開始修鍊了,劍道甚至已經達到四段了。

「早上好!」

「早上好!」

解決了面具妖怪之後,戈薇和籬薇也可以安心的去上學了,而犬夜叉自然是留下家裡讓媽媽好好的教導一下了,因為戈薇已經將昨天回來之前犬夜叉的所作所為都告訴給媽媽了,三天時間,也應該可以教導一下犬夜叉一些這個世界的基本常識了。來到學校,戈薇和籬薇馬上就看到了同班同學兼好友的繪理、由加還有亞由美。

「早上好!戈薇,籬薇,你們已經可以來上學了嗎?」

繪理帶頭問道。

(糟了,因為可以到犬夜叉那邊的世界太高興,所以把這事給忘了,爺爺給我們找的生病借口!)

籬薇猛的一拍頭,苦惱的想到。

「最近因為你和籬薇經常請假,所以我們就打電話到裡面家!」

繪理看著戈薇疑惑的表情解釋道。

「聽說這次是不小心從梯子上摔了下來,籬薇則是練習劍道的時候閃了腰了!」

由加將自己聽到的理由說出來。

「上次是因為兩人同時吃壞了肚子!」

亞由美也補充的說道。

「你們沒事吧?不過果然是雙胞胎呢,竟然同時因病請假!」

「爺爺……要說謊也不編些像樣的理由!」

這一刻,戈薇和籬薇的怨念令家裡的爺爺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日暮!」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