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為什麼直到白衣殺王兆虎的時候,慕容富才被迫出面阻攔。

因為慕容富很清楚,他不是白衣的對手。

也許他和白衣同處於一個境界,但白衣不僅僅是天花強者,還是掌握了精神武學的天花強者!

有精神武學的加持,慕容富便不是白衣的對手。

「唉。」

就在這個時候,整個武塾上空,忽然響起一聲嘆息聲。

陳天龍等人只覺耳朵里、天地間,到處都是嘆息聲。

但白衣卻目光犀利地看向武塾東北方向,顯然,聲音是從那個地方傳來的。

東北方向的強者並未出現,但蒼老的聲音卻再次從東北方向傳出,然後響徹整個武塾。

……山體中的通道簡直就是一座迷宮,四通八達,每一個路口都是分岔路,稍不注意就會徹底迷失方向。

吳邪謹慎的挪動腳步帶着四人小心翼翼穿行着,每到一個路口都會停下仔細回想,以免走錯。

閑着沒事,蘇莽從背包里掏出兩支雪茄,丟給胖子一支,自己點燃一支叼在嘴上。

看着旁邊石壁中隱約

《盜墓之牛氣衝天》第二百四十七章打豆豆《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207章會議上的反擊先不說陳風被系統猝不及防地發了張「好人卡」,正在那裡懷疑人生的時候,緊張激烈的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

「各位觀眾晚上好,今夜是紐卡斯爾在客場挑戰萊斯特城,兩年前創造奪冠奇迹的主隊還會那麼神奇嗎?請大家首先了解一下雙方的出戰名單:

主隊萊斯特城本場首發陣容(4-2-3-1):

《一切從踏上綠茵場開始》第四十四章開局反擊得手 「娘親,娘親~」

「怎麼了,夕兒?」

坐在床邊的青玄闕,輕喚夢中囈語的人兒,繡花枕已被淚水浸濕。處月林夕忽得睜開眼坐起,淚眼婆娑地扎入他懷中。

「可是做了噩夢?」

他安撫著受驚的人兒,拉了錦蓋將那光滑後背遮起,斬斷自己凌亂思緒。

「蘭娘親背着身,叮囑我不要怪父王,皆是她一人的錯。要我要替她照顧好父王。夕兒越是想親近,娘親便離得越遠。」她哽咽著說道。

「許是蘭娘親,不想讓夕兒太過挂念!」

「嗯!玄闕,現在幾時了?我好累,沒有力氣!」

懷中有氣無力的人兒,讓青玄闕很是內疚,將她擁得更緊。

「近正午了,怕你餓著,才狠心叫醒。」

「那你先出去,門口等我!」她小聲說道。

「都已成了夫妻,還害羞嗎?」

「青玄闕,快點啦!」

「咳咳…」

房門打開,一個滿臉皺紋的白鬍子老者,走了出來。

等待娘子的青玄闕,聽得動靜轉身,大聲呵斥,提掌欲劈。

「你是誰?」

「哈哈…是我!嚇到了吧?」

「夕兒?」聽得是處月林夕的聲音,他慌忙收了勢湊近辨認,轉而斥責道:「下次不許!萬一傷到怎麼是好?」

「好了好了,下次提前通知。玄闕看看,這樣是否能認得出我?」

而他故意扯拽一撮白須,回道:「別說,鬍子還挺像!」

「疼疼疼…這是糯米膠沾的。討厭!」

「活該!說吧!您老這是要去哪?」這就是前日尋的寶貝吧!

「咳咳…老夫先去烏家新居,賀喬遷之喜,再去希岸閣觀劇。這位英俊的後生,可允啊?」

處月林夕蒼老之聲一出,簡直真假難辨。青玄闕笑着躬身行禮。

「如此應是無礙!但後生今日要事在身,無法作陪,便差阿立護送前往。」

「有心了!賢侄。」

「處月林夕!」被佔便宜的他,佯裝惱怒。

「夫君,相公!行了吧?嘻嘻…快去將飯食拿進房,我怕嚇到爹爹。」

「這個放這,那個擺那。」

忙着擺放傢具的冷清芊,指揮着送貨的工人。

烏家新宅雖不似豪門大院氣派,但這三進三出的院落,倒也寬敞別緻。

烏干坐在迴廊,望着忙碌的冷清芊,感嘆自己真是走狗運、遇貴人!不僅娶個絕色仙女,竟還在京城安了家。可他心裏總是不自在,若是早有這宅子,也許烏雅就不會不擇手段,急着為自己尋個家。一派死寂的王陵,確實讓活人絕望!

「想什麼呢?」冷清芊走過來問道。

「沒什麼…就是有點不敢相信。累嗎?芊兒。」烏干傻笑着。

「如果擔心,就去瞧瞧。」

冷清芊的話讓烏干一怔,沒想到她如此了解自己,遂執起那雙玉手。

「好壞都是她自己選的路,再說那丫頭的性格,吃不了虧。」

「若只是受蕭泰矇騙,而一時衝動,想必也應已知錯!夕兒是大度善良之人,都是一家人,定不會記恨。雖雅兒與蕭泰已…,要是非自願,可接她回家;如若情願,咱也要備足嫁妝,讓雅兒風風光光的,從烏家出嫁。」

烏干低下頭,將冷清芊的手置於自己臉上,對她是說不出地感激。

「謝謝芊兒!烏干,何德何能娶得如此賢妻。」

「別油嘴滑舌了!趕緊去吧!」

「唉!那家中就有勞芊兒。「

「雅兒姑娘,門外有人尋。」

聽得丫鬟的稱呼,烏雅不悅地扔掉檀木梳。

「死丫頭,沒記性是不是?叫少夫人!來人是誰?」

「回…少…夫人,那人說是您大哥。」小丫頭唯唯諾諾回道。

「烏干?」

他怎麼來了?定是來質問自己!正好探探口風,好解心中疑惑。

珠光寶氣的烏雅慢悠悠出了大門,烏干就站在不遠處等待,她支開丫頭獨自走去。

「大哥來了,怎麼不進去?」

笑盈盈的烏雅,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熱情地招呼烏干。

烏干心涼半截,她看來過得不錯。

「你害死了陳夢,當真無半點自責、愧疚嗎?」

面對烏干劈頭蓋臉地質問,烏雅漸漸收起笑容,對那名字滿臉臉不屑。

「憑什麼說是我害?許是她自己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服毒自盡!」

「那你跑什麼?你敢說沒在她飯食下藥?喜服為何在你的房間?不是你和蕭泰在房裏…做了什麼見不得的事?」烏干更憤怒了,她不僅未反省,還要向受害者潑上髒水。

「呵呵…是又怎樣?能與有錢有權蕭家攀上親家,是烏家的榮耀!」

「烏家不需要!蕭泰是什麼人,你不知道嗎?好!既然你想入蕭家,為何要陳夢?」

「不是我要害她!只怪她太討厭,有得是人要她命!」

「那你就可為了自己,幫歹人害命?難道就不怕冤魂找你索命嗎?」

「冤魂?那我的冤呢?你以為我願意跟蕭泰?」想到此烏雅便萬分悔恨,早知此結果,還不如一早回了王陵。

「你…難不成,是那混蛋強迫於你?他在哪?我要殺了他!」

烏干先是一愣,后又提拳欲向蕭府闖去。

「大哥!我知道你為我好!事已至此,我已是沒有了選擇!」烏雅拚命地阻攔。

「烏家在京城也有了宅子,再也不用回王陵,你現在跟我回去,以前的事就當沒發生過!」

烏雅掙脫被烏干扯拉的手臂,向後退了幾步。

「不!我不去!」

「為何?是不是怕你大嫂不同意?就是芊兒讓大哥來尋你的。」烏干語氣放緩。

「不是,大哥!」看準時機的烏雅,眼珠一轉開始試探:「我害了陳夢,青玄闕肯定知曉,若不是藏在蕭府,恐怕他早就來尋仇了!」

「烏雅,大哥給你保證他不會尋仇!你放心!只要你真心悔改,不再害…人,大家還是會像以前一樣。」留了個心眼的烏干,並未和盤托出。

「大哥說的是真的嗎?雅兒萬分後悔,真心想和夢姐姐上柱清香,當面懺悔。大哥可否告訴雅兒,夢姐姐安葬何處?」她故作悲狀說道。

「你有這份心就行了,相信陳夢會原諒你的!走,大哥帶你回家。」

「我還有物品需要收拾,大哥先回,明日雅兒自己回家。咱們宅子在哪條街?」

聽了這句話,烏干便放了手,不再拉扯,若真是逼迫,又怎會等明日?

「哦!明日此時大哥再來接你。」泄了氣的烏干,輕聲回道。

「不用,大哥說了地址,雅兒自己去就成。」

「還是來接你罷!雅兒,咱們兄妹從小無母,是爹爹一人拉扯我們成人,一家人走到今天不容易!咱不需要靠蕭家,也能過上好日子。大哥脾氣暴躁,那日打了你,確實不該,向你道歉!」他頓了頓,又繼續道:「還有,雅兒莫要動惡,傷人更傷己。哥哥言盡於此,雅兒好自為之。」

「大哥,雅兒現在即可跟你走,但你會為雅兒與陳夢他們斷嗎?」

這句話已證明一切,轉身離去的烏干,頭也未回拋下四字。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