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炎黃坤雖然驚懼交集,但嘴上卻依舊不饒人。

這樣一來,楊東就更有理由下殺手了。

「老匹夫,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於我,不就是想替你們侄子炎黃無極報仇么?像你這種公報私仇、心胸狹窄的人,才該是神極殿的罪人,我身為神極殿的寶血神子,也有權清理門戶。」

楊東此刻殺意滔天,氣宇軒昂。

他誓在拿下整個神極殿,讓其變為自己的勢力,像炎黃坤這種老頑固如果不儘快除去,絕對會成為自己的一大阻力。

「楊東,你竟然敢欺師……哦不,楊東,有話好好說,幹嘛動手動腳的呢。」

連太上二長老都不幫他,炎黃坤再也不敢倚老賣老了。

不過楊東殺意已決,任憑炎黃坤再哀求,他卻一直無動於衷。

「嘩啦嘩啦……」

便在這時,楊東湧出體外的血氣,已經迅速凝聚成了上古四大神獸。

「之前是我錯了,我現在正式向你道歉。」

「晚了!」

楊東冷哼了一聲,雙手猛然向兩旁一張。

「嗷……」

「吼……」

「啾……」

「嗚……」

四聲咆哮,如萬千天雷一齊炸響,直震得已經退到遠方的無數人七竅噴血。

與此同時,一股如實質般的音波,也迅速自四象陣中心擴散開來,音波浩浩蕩蕩,所過之處,摧枯拉朽。 我跟凱子他們幾個全都是一臉的緊張,畢竟我們只有八個人,而外面天知道藏着多少人;小馬輕聲的說道:“我已經給建勇他們發信息了,估計用不了幾分鐘他們就能到了。”

我點了點頭,現在也只能撐到建勇他們過來了,現在離我們最近的也只有他們了。

“就坐在外面吧,也好看着校門口的情況!”我們又聽到他們的聲音,聽他們的話,我估計這個應該就是林夕雲了。

聽到他們的話,我們幾個不約而同的鬆了口氣,如果現在打起來我們幾個一定會吃虧的;我們幾個坐在裏面,凱子輕聲的說道:“據目測,他們也只來了二十多個人,估計是怕來多了暴露了吧。”

“哼,可是他們不知道他們已經暴露了,馬,發消息給阿天他們;把人全都叫過來,過來後先別聲張,給我圍了他們。”我陰沉着臉說道,小馬聽到我的話後,立馬就點了點頭然後掏出手機開始發短信。

我們幾個一直待在店裏坐着,桌子上的包子早就吃完了,然後全都叼着根菸坐在那兒;這個時候外面,校門口已經有很多的人開始來上學了。

小馬看着我輕聲的說道:“建勇跟潤哥他們都發短信說,他們已經到了。”

“嗯!”我點了點頭,然後輕聲說道:“讓他們悄悄包圍他們,等我們的信號。”

“嗯!”小馬點了點頭。

過了一會,我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接着起身說道:“走吧,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做螳螂撲蟬,黃雀在後。”

“丫丫的,憋了這麼久,終於可以出口氣了。”小鐘他們幾個全都是一臉的嘚瑟。

我們幾個便朝着外面走去,林夕雲他們還坐在外面,坐在外面的桌子邊抽着煙看着校門口;一個留着長長劉海的男孩看着旁邊那個穿着一身黑色的運動裝,剪着板寸頭的男孩說道:“雲哥,這何凡那幾個人不會不來上學了吧,還不來。”

“哼,有點耐心好不好!”林夕雲淡淡的說道,眼神流露出一絲兇狠。

他們一堆坐着五六個人,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我們幾個朝着他們走去;走到離他們不遠處時,我隨手就操起一邊的一條凳子就朝着林夕雲砸了過去。

“雲哥!”林夕雲根本就沒有料到在他後面會有人偷襲他,當場就被我一凳子給砸倒在地上。

“臥槽,何凡,兄弟們,給我幹!”那幾個人一見林夕雲被我一凳子給砸倒在地上,立馬就怒了,全都朝着我們撲了過來。

小鐘他們幾個迎了上去,我站在一邊看着,林夕雲捂着自己的頭站了起來;我看到他捂着頭的手裏都滲出血來了,林夕雲嘴角有些抽搐,估計他怎麼也不會想到我們幾個一直都坐在他們後面。

林夕雲一臉兇狠的看着我,冷冷的說道:“何凡,今天不是你進醫院就是我進醫院。”

這個時候,林夕雲的那些人全都圍了過來,手裏全都拿着棍子;我站在那兒,知道周圍已經聚集了我們的人後,早就不在意這些人的埋伏了,我笑呵呵的看着他們說道:“有本事出來幹,別在這裏打壞了人家的東西就不好了。”

我們這兩年來,經常來這裏吃早餐,這裏的老闆夫婦對我們幾個還挺不錯的。

“行,有本事就出來啊!”林夕雲惡狠狠的看着我,然後轉身朝着外面走去。

我笑了笑,看着小鐘他們幾個,然後說道:“走!”

我們一大羣人在校門口外面的空曠的地上對持着,準確來說是我們幾個被林夕雲帶來的人給包圍了。

林夕雲捂着自己的頭,惡狠狠的盯着我們幾個,說道:“今天,你們全都給進醫院。”

“嘿嘿,好多人啊,想嚇我?怎麼?想人多欺負人少嗎?”我一臉戲謔的看着林夕雲,林夕雲愣了一下,估計是沒有想到這個時候我還能這麼淡定吧。

林夕雲站在那兒沒有說話,反而是他身邊的一個拿着棍子的人衝着我說道:“沒錯,我就是人多欺負你人少,怎麼了?”

“嘿嘿!”我看着那個人像是在看一個白癡一樣,笑了起來,然後扭過頭去衝着小馬說道:“小馬!”

小馬笑了笑,居然從口袋裏掏出一個哨子來,接着便吹了一下;緊接着,就看見四面八方涌出來大批的人,手裏全都拿着棍子,將林夕雲他們等人全都團團圍了起來。

陳立潤跟李韜崇推開林夕雲在外圍的人,走到我身邊,沒好氣的看着我說道:“我說你大清早的這是要鬧哪出啊?”

我聳聳肩看着他們倆,無奈的說道:“你問他啊?”

說着我看着林夕雲,林夕雲的臉色很是不好看,陰沉着臉;他們的人的臉色在陳立潤跟李韜崇帶着人出現後,全都變得十分難看。

凱子看着陳立潤,一臉疑惑的問道:“阿天跟濤哥他們倆呢?”

“他們倆剛纔還在的,不過看到他們就這麼點人就帶人離開了,說帶這麼多人對付這麼點人有點丟人,還說這裏有我們就足夠了。”陳立潤聳聳肩說道。

聽到陳立潤的話後,我有些咋舌,我以爲我們的人已經全都來了,沒想到纔來了一半而已;李韜崇看着林夕雲,淡淡的問道:“怎麼樣,小夥子,你想怎麼樣啊,居然敢帶人來埋伏我們凡哥,你是不是覺得在騰黃混大了,誰都不放在眼裏了啊。”

林夕雲陰沉着臉,狠狠的盯着我;我看着林夕雲,冷冷的說道:“你最好別用這種眼神看着我,不然我讓你這夥兄弟全都進醫院,你信不?”

林夕雲的臉的抽搐了一下,然後慢慢地低着頭,冷冷的說道:“你想怎麼樣?”

“喂,是你帶人來埋伏我們的啊,你居然還想問我們想怎麼樣啊,我還想問你怎麼樣呢?”小馬衝着林夕雲吼了一句。

周圍有很多來上學的同學在一邊看着我們這一大羣人,林夕雲陰沉着臉說道:“那按規矩來說,你們昨天還揍了我們十個兄弟呢!”

【我們將油之家又迎來了以爲新成員,歡迎歡迎!】 最先受到波及的,自然是下方的地面。

「噼里啪啦……」

下方地表頓時被層層掀起了,形成一股土浪向遠方蔓延而去。

而身為攻擊對象的炎黃坤,此刻直如風中柳絮,任憑他意圖抵擋,依舊被音波轟體無完全膚。

「楊東,你竟然來真的?」

直到此刻,炎黃坤才知道自己錯了。

剛才他之所以敢在這種節骨眼上跟楊東叫板,就是倚仗自己是神極殿的太上長老,憑這層關係,楊東再如何膽大包天,應該也敢對自己動手。

豈料楊東非但動手了,而且還以清理門戶這個氣死人不償命的理由。

只是他這種覺悟也未免太晚了一些。

四象陣的音波摧枯拉朽,速度奇快無比,還沒逃出多遠,便攜帶著一股摧毀一切的力量兇猛卷到。

「啊?這……噗!」

被音波卷中的剎那,炎黃坤的身軀頓時被轟得分崩離析,當場變成了一片血霧崩散。

而音波並未就此停止,一依舊浩浩蕩蕩向更遠方席捲而去。

所過之處,撕雲裂空,崩山裂石。

直到十里開外,這種狂猛的力量才漸漸消減下來,直至消失。

此時此刻,現場除了滾滾煙塵之外,靜若寒蟬。

也不知過了多久,一個源自靈魂的恐懼驚呼,才自遠方的人群中傳來,「什麼?楊東、楊東竟然殺了太上三長老?」

此話一出,眾人才如夢初醒,一時間,各種大驚小叫的聲音響成一片。

「楊東太強勢了,竟然敢當著所有神極殿之人的面,殺了太上三長老,難道他就不怕引起眾怒嗎?」

「是啊,就算他實力再強,也絕對不可能敵過所有人。」

一時間,無論是神極殿之人,還是在旁觀戰的惡魔谷之人,全都對楊東這種做法震驚無比。

便在這時,一個如洪鐘般的大喝突然自滾滾煙塵中傳出。

「炎黃坤公報私仇,還暗中勾結萬法宗與惡魔谷,想奪取我神極殿幻壁,這種人死不足惜。」

隨著這個聲音傳來,一道細小的聲音,猛然自滾滾煙塵中衝出。

「咻……」

衝出的剎那,身後還來著一條長長的塵霧尾翼,看起來炫麗到了極點。

不是別人,正是楊東。

雖然此刻他威勢一時無兩,但當眾人反應過來后,依舊私底下議論紛紛。

「太上三長老剛才也在奮勇殺敵,不像勾結外敵那種人吧?」

「不錯,炎黃坤想為炎黃無極與炎黃烈報仇,這一點確實有些公報私仇之嫌,不過與萬法宗、惡魔谷暗中勾結,想奪取幻壁這一點,似乎有些牽強了。」

不但許多弟子,就連太上二長老也一臉憤然。

「楊東,你說這話,可有什麼證據?」

「有!」

楊東應了一聲,但卻沒有回答,反而目光灼灼的望向了人群中的武梅。

武梅臉色雖然有些為難,事到如今,他還是一步步走了出來,對著眾人大聲說道:「楊東說得沒錯,我之前還沒說的是,如果不是我正好看到,他已經想強搶楊東的幻壁,而後逃之夭夭了。」

此話一出,人人變色。

「沒想到真的還有這種事?」

「我的天,他可是神極殿三大巨頭之一,有必要這麼做嗎?」

見眾人還是不相信,武梅又朗聲道:「之前楊東實力不濟,自然不是太上三長老的對手,那時候受他威脅,才一直沒敢將他的禽獸面目公諸於眾。」

說完后,武梅望向楊東的目光,一時間變得有些複雜。

早在楊東從塵霧中衝出時,便先對他暗中傳音,「老師,炎黃坤對我一直有意見,今日不死也死了,還請老師成全我。」

就因此楊東這句話,他才會如此昧著良心站出來說謊。

因為事到如今,局勢已經很明顯了,連三大宗派最強者都不是楊東的對手,就算不成全他,也沒人敢把他怎麼樣。

再者,他身為楊東的老師,楊東的地位越高,對他自然越有利。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