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炎烈聞言一怔,同樣語氣的話讓他很自然的想到一個少年,一個在摩雲宗中,讓他另眼相看的少年,而後立即大聲道:「是你小子!」。前方靈羽緩緩的側過臉龐,眼角瞅了瞅略顯狼狽的炎烈。

見狀,炎烈似是想起什麼一樣,立即看向莫熙芸,剛準備開口,可突然看到莫熙芸那平靜的有點過分的表情,似是想到什麼一般,立即眼神一冷,看向靈羽道:「小子,你也是陣士嗎?」

聞言,已然轉過臉的靈羽不可置否的輕笑一聲,便不再多語,如此一幕,頓時讓四人陷入了莫名的微妙之中。

靈羽知道這玄機萬象陣雖然通過全部利用混沌晶石作為陣腳,其威力比起當日諸葛明那時要強上許多,但是眼下,畢竟困住的可是有著戰將級別的強者啊,相信很快那五人就會看出破綻,當下開口道:「喂,我說,你們可要快點,這裡面可是有著、、、。」

轟隆

未等靈羽將話說完,頓時一陣巨大的轟鳴聲自地下傳來,就像一條瀑布垂下時的聲響一般突兀的響起,甚至連整個沙漠都是明顯的一個抖動,大地、或者說沙漠竟然在這一刻動了起來啦!

「哼!幾個小娃娃們,在這裡都玩好了吧,既然你們還不想離開這裡,那本尊就成全你們,為您們打開那黃泉之門,進入那九幽之地,去享受無盡的生死輪迴吧!」一道宏大的聲音突然從遠處傳來。

而就在這一刻,靈羽所布置的萬象玄機陣就像從未出現過一般,很快消失不見,現出裡面正一臉茫然的五名邪靈,而炎烈等人在這一刻,突然驚異的發現,站在沙漠上的雙腳如同被陷在了裡面一般,難以移動半分,糟糕的是各自的戰力似乎也被完全封住了一般,根本無法的催動,除了一身的蠻力外。

而讓人最為震驚的是此刻的整片沙漠像是活過來了一般,竟然在緩緩的流淌著,就像一條黃沙流一般。

先前被困住的五名邪靈此刻顯然也遇到了相似的境遇,這時,那名蒙姓少年,面色面漏不甘之色,而後猛地仰天怒吼,一股巨大的聲波傳出,伴隨著聲波,那具軀體開始緩緩的裂開,一道比起所有人都要凝實的影子生物浮現,只見,一道古樸的黑鍾緩緩的自其體內,而後緩緩的變大,開始將它籠罩其中。黑色銅鐘出現后,唯獨它像個激流中的頑石一般,屹立不動。

而炎烈三人在見到那黑色銅鐘的時候,皆是面色一驚,炎烈甚至震驚道:「輪迴鍾!那是魂子!」靈羽雖然不知道魂子是何等身份,但是看到炎烈三人臉上的震驚之色,也可以大概猜出那一類人的可怕之處。

「哼!一群自以為可以躲避輪迴的傢伙,這股氣味依舊還是如同當年那般的讓人厭惡,在本尊的地方,還想逆天,今天本尊就先送你們下了那黃泉之中算了!」先前的那道聲音再度響起,不過比起先前,這次伴隨而來的,還有如同那蒼穹欲塌的壓迫感,以及黃沙那更加快速的流動速度。

那種無差別的壓迫感,讓所有人都不禁面漏窒息之色,這是很等的威勢,竟然一念間便有足以讓天地變換的力量,而那五名邪靈在這一刻,都不禁開始發出凄慘的嚎叫之聲,還有的兩名有著肉軀的邪靈,也在這一刻,肉身炸裂!露出了邪靈本體。

只是在其中一具**裂開是,靈羽見到一個熟悉的臉龐,一個本不該存在的臉龐,邱成峰的臉龐!只是眼下比起這些,靈羽更關心的是自己要怎麼扛過這一關,那種如同要碾碎肉身的力量,讓靈羽渾身因為承受巨大的痛苦而顫抖不已。

看向炎烈、洛沂水和莫熙芸三人,此刻三人身上竟然都自然的浮現出一層光幕,將三人給籠罩其中,雖說三人依舊被陷於沙漠之中,可是比起此刻的靈羽而言,三人的狀態就是好上太多啦。

靈羽心中輕嘆一聲,想到『果然背景不簡單啊!』為了抗住這股力量,靈羽渾身血管浮現,面色猙獰無比,顯然正承受著巨大的壓力,要不是其**強悍,怕是早就亡命於此啦。

「呵!神之戰器,沒想到竟有三個來自那個地方的娃子啊!真是沒想到啊!你的那些個大人們而今都這般放心讓你們隨意出來啦。」那道聲音響起。

聞言,莫熙芸對天朗聲道:「前輩,我等如果沒有猜錯,如此威勢,您定是戰尊境界的強者無疑,竟是如此,為何為難我等,還望前輩可以放我等一條生路!」

「哼!為難你等,想來你們出來時,你們家的大人,也該和你們說過,這片大陸有些地方不是你們可以隨意來的!再說,莫說區區只是死物的神之戰器,就是本人來啦,本尊還不見得怕他,沒像那幾名令人討厭的傢伙一般對你們就很不錯啦!能不能逃出這黃泉沙陷,就看你們個人造化吧!」不愉的聲音再度響起。

莫熙芸三人聞言不禁向那五名邪靈看去,發現此刻五名邪靈已然小半部分都已陷入黃沙之中,而那名被黑色的銅鐘籠罩的邪靈,此刻黑色銅鐘已然破碎不堪,甚至鐘體都變成黃沙之色,大有隨時被風化的可能。

「既然如此,不知前輩可否一起放過那名與我們一起來的人類啊!」莫熙芸眼神希夷的看向天空說道。

「人類,你說那個小子嘛,體質倒確實不錯,不過就是可惜,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嗯、、」中間似是觀察靈羽一番似的嗯聲不語,接著又道「這等少年若是不能歸於正路,日後定為大禍!」

聞言,靈羽那一直堅毅的臉上不禁露出一份凄然之色,抬起頭,望向天空,那蒼白的臉上,有著一份懾人的堅毅之色,眼睛死死的盯著那天空。

很快,眾人便發現了,這片沙漠竟然真像個匯聚的瀑布一般,盡頭處,先前的那片浩瀚遺迹如一座島嶼般漂浮在空中,而那黃沙則是全部流向下方那漆黑不知何處的地方,或許真就是那傳說中的九幽之地吧。

!! 結手印的動作好像被小鬼察覺到,小鬼嘿嘿一聲,低瞄眼看去項字德結印手,開口說道:“是了,你也會這個。”

既然被發現,項字德便停下結印,不太懂女鬼話意,什麼叫也會?且它總已“是了”爲口頭禪,此口頭禪甚是熟悉,好似自己也認得一位總說“是了”的人,但此時腦中或是有慌張,一時記不起是誰。

小鬼放下抵在項字德下巴的二指,幽深空靈音說道:“你不用怕我,我來只是想看看你,已經看到了,願滿了,我該走了。”

“看我?爲什麼要看我?你認識我?”項字德問道,只覺此鬼怪異,話不說全,話中又藏話。

眼前小鬼微笑不語,突然的一瞬間,毫無徵兆,它的身體開始…分解,猶如泡沫般爆破,一點點消失,同時身體也開始有變,由陰森相變得越發像人,小鬼面色不再慘白,而是紅潤起來,肌膚有了血色,神態中起了生機,黑黃的指甲變得粉嫩,身體輪廓泛起一層淡淡的瑩光。

項字德看得出奇,眼前女鬼此時已化成了人的模樣,或因它身體被瑩光包裹,竟顯得有神仙色彩,慈祥的面容,善意的雙目,使項字德放下了戒心。

“回覆我,你認識我?你是誰?”項字德問道,它即將消失,身影以模糊,身形已不全。

它突然伸出手,輕撫在項字德臉頰,面容慈和,甜蜜微笑着說道:“家中鏡子裏有一物,你去找找看。”

話剛落,包裹在她身上的瑩光變得詐眼起來,猶如閃電劈在身前的亮,只一瞬間,光淡了下去,項字德眼回過神時,發現她已經消失,只剩下碎晶般的光點,一粒一粒,有千粒萬粒之多,如螢火蟲,像熒光粉,在自己身前飄散、徘徊,直至排成一條線,零星般的飄向天空。

項字德仰頭目送千萬粒顆碎晶消失在天際中,不由得感嘆似問一句:“是上天了嗎?”

望着那塊天空,項字德呆怔許久,不覺間眼角流下一滴眼淚,心底更是不知爲何的感傷起。這惡化善,醜變美,只在一瞬間,她前一眼還陰森鬼面、醜惡形象,後一眼已是神幻迷影、善美姿態,善順理,惡違理,她願已滿,心中已無違念,自是成仙而去。

腦中恍然間泛出她離去時的一句話。家中鏡子?家裏…沒有鏡子啊!

天空高月以懸向西,光、依舊慘白,她離去、河蛙又開始呱叫起,蠶蟲也是吱吱鳴聲。項字德於房頂取下書,搖頭自念:“準也準,也不準…”

瞌睡起,項字德回走屋中,忽然又後退了兩步,站在房門下,擡頭看去時嘴角一笑,只見得一物、鏡子。門框上掛着一面八卦鏡,手掌大小,是一枚銅鏡,鏡上有古文字,正面有陰陽魚、八卦圖,背面有河圖、洛書,此鏡子有年頭,自兒時它便掛在此,從未有人動過,如今鏡面上已是沉積一層厚厚灰塵。

若說這門上的八卦鏡,或許家家都有掛,不是稀罕物,但其中的說頭甚多,一、鏡子屬陰寒之物、可辟邪,八卦鏡下、妖魔鬼怪不敢靠近,因鏡子可照出它的原型,並把它們燒傷。

二、鏡子因反射的道理,可阻擋門外的煞氣,何爲煞,兇穢之氣、邪氣。對於風水來講,門前有直對着的河流、道路,尖銳的物體或事務,便會有煞氣的出現,煞氣入屋,損害主人身體,所以常常門上掛有八卦銅鏡,來阻擋煞氣入屋。

三、門前鏡可擋煞辟邪,但也有不好之處,它亦是能擋掉主家的財運、官運、好運,門前鏡該如何擺放,還需高人指點。

值得一提的是《本草綱目》中有說:古鏡又名鑑、照子。銅鏡可治病,主治:驚癇邪氣,小兒諸惡,避一切邪門,女人鬼交,及治暴心痛,百蟲入耳鼻中,將鏡就鼓之,即出。李時珍又解說道“古鏡如古劍,若有神明,故能辟邪驅惡,凡人家宜懸大鏡,可辟邪惡”。

又言道“文字彌古者佳”,話意爲有古文字的鏡子,辟邪效果更好。所以門前鏡上多有八卦圖案、和古文字。

項字德看着門框上的八卦鏡歪頭思緒,她說的“家中鏡子”是這一面?門上掛的鏡子…應該不算鏡子,它該算是個裝飾品。

房屋門不高,項字德踮起腳伸手取下,銅鏡在掌中,鼓嘴一吹,鏡面厚厚的灰塵飛起,項字德又擦了擦,看着鏡中模糊的自己,更是不明她那句“家中鏡子裏有一物”爲何意,什麼物?鏡子裏是哪裏?

忽然,銅鏡亮閃了一下,項字德探頭看去,此時銅鏡鏡面衝着天空,鏡裏倒映出一顆星,看鏡中星的位置、好像在自己腦後一點點方向,它非常亮,且在高速飛行,項字德奇怪着這星爲哪顆星,即使是啓明星也不有如此亮度,奇怪之際,那顆星突然閃出極高的亮度,星光打在銅鏡裏,銅鏡又反射出光直射進項字德眼中,項字德眼前一白,耳根只聽得咯噔一聲,便不知一切、失去知覺昏倒在地。

當項字德睜開眼時,感覺自己好似遊蕩在夢境中,這裏有一個屋子,屋中掛滿了粉色的窗紗,整間屋都是朦朧的粉色,西屋中有個牀,牀上籠起紗帳,一男孩在牀上蹦跳不停,男孩樣子三四歲,剪着圓圓的短髮,嘴中不知哼呀着什麼,忽然男孩掀起紗帳,下地穿起鞋,可怎麼也是穿不好,索性光着腳走去。

男孩來到東屋門前,嘴中喊了兩聲,這裏聽不到任何聲音,但看男孩的嘴型,好像在喊“媽媽”,不有多久,東屋門被一女人拉開,女人長卷發,面容平靜溫和,長相有幾分美貌,她於屋內走出,蹲下身抱起光着腳的男孩,男孩在懷中手比劃着、嘴中說着,女人安靜的微笑,聆聽男孩的話言,伸出溫柔的手掌,擦着男孩嘴角的食物印記,可怎麼也擦不掉!

突然,房門被打開了,門外闖進來一男人,女人不有看男人一眼,但好似已經知道是他回來了,女人好像不願理男人,放下懷中男孩,走進了東屋中。

男孩對男人張着嘴,好像在說“爸爸,我要媽媽”,男人拉着男孩的手走進屋中、去找媽媽,當進入東屋時,發現女人在鏡子裏,變成了一幅會動的畫,當看見媽媽藏在了鏡子裏,男孩頓然怒了起來,推搡着男人,好似全怪他、媽媽才躲進了鏡子裏,男孩直把男人推出屋外,又蹲在鏡子下,張口說着什麼,女人從鏡子裏跳了出來,男孩拉緊了媽媽的手,生怕她再次跳進鏡子裏、不理自己。

女人警惕着看向屋外,剛欲對男孩說什麼,男人又突然的回來了,女人撇下男孩的手,飛奔向鏡子,男孩在身後拼命的追,拼命的追,嘴中扯喊着“媽媽”,可女人不有回頭,縱身跳進了鏡子裏,變成了一幅不會動的畫,畫慢慢從鏡子裏消失,直到不見了,男孩在鏡中瘋狂尋找媽媽的蹤跡,可怎麼也找不到,男孩知道媽媽不會再回來了,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哭的昏天黑地。

忽然!

項字德醒了過來,坐起身,發現自己已滿臉淚水,且眼角還在流淌着淚。仰頭看着星空,星宿縱橫無數,剛剛好似遊蕩在夢中,此時那夢中景色心有餘悸,那個坐地上嚎啕大哭的男孩,雖只三四歲,但自己還是看出來了,那男孩…是兒時的自己! 黃沙流的盡頭,巨大的轟隆聲傳來,那裡有著一個看不著邊際的巨大黑洞,就像那遠古凶獸饕餮一般,張開了吞天巨口,將整片沙漠給一點點吞噬、蠶食掉,上方漂浮著那浩瀚不著邊際的遺迹所在地,就像隨時會鎮壓而下的寶蓋一般,遮蔽了黑洞上空的蒼穹。

諸人隨著黃沙流的流動,逐漸的被那巨大的陰影所籠罩,那五名邪靈中,除了那名被炎烈稱為魂子的傢伙,此刻其餘四人似乎失去了所有的精氣神一般,被黃沙肆意的吞噬著,在即將靠近那陰影所在區域時,已然被淹沒了大半,甚至兩個稍微弱小者,已然被黃沙淹沒到頸部啦。

那先前籠罩著魂子的黑色銅鐘,已然被風化為黃色的沙鍾,正在隨風一點點的消散,黃鐘內部的那名邪靈此刻似乎還有些許精氣神,狀況也好很多,依舊如先前一般被黃沙陷入那麼一點。

靈羽有些艱難的看了看四周,此刻,那如同蒼穹欲塌的壓迫感,或許因為承受時間已長,有點習慣的緣由,那種壓迫感已然比起先前降臨時感覺小上了一點,但依舊不可小覷。

看著那失去了銅鐘保護的邪靈正在面色猙獰的激烈抵抗著,靈羽突然有種想笑的感覺,因為他莫名有種感覺,那邪靈與此刻的自己是何等的相似。

回頭,看著那正緊隨著自己的三道光幕,光幕中三人此刻正手捏著戰印,那淡淡的光幕之上,似乎有著什麼巨大的力量在顯化出來一般,正逐漸的讓三人開始緩緩的自那黃沙之中脫困而出。

再看看自己此刻根本難以動搖半分的雙腿,靈羽只好搖頭暗嘆,雖然自己很是不甘,但是眼下光是為了抵抗那恐怖壓迫之力,靈羽都有些感覺自己隨時要奔潰一般,更別提什麼自眼下的困境中脫困而出啦。

就在靈羽了解一番四周的情況,暗中低頭嘆氣的時候,突然,靈羽感覺渾身一輕,就像自那被大岳壓頂的困境中解放出來一般。有些震驚的抬頭看去,只見頭頂,莫熙芸正身著青色戰甲漂浮空中,不過此次的戰甲不是由戰氣所化,而是一具貼身的、由青玉所構成的戰甲,一塊塊形狀各異的青玉組合在一起,將莫熙芸那妙曼的身姿襯托的更加的出眾,同時更添一份颯爽英姿。

有些面色震驚的向天空正黛眉微蹙,面色凝重的莫熙芸,靈羽有些結巴道:「你、、、?」

「還不快全力想辦法,脫離眼下的困局,我會替你抵擋著一會這巨大壓迫之力,不管你用什麼法子,給我趕快從那黃沙陷中跳出來!以前,你這個狂妄的傢伙,說過的那些大言不慚的話,如果現在連這裡都無法脫困的話,那就實在太讓人看不起啦,而且,眼下你可是我們的俘虜,怎麼可以肆意的被人給帶走!」莫熙芸語氣略顯艱難的說道。

聞言,靈羽嗤笑一聲,知道眼下不是矯情的時候,低頭,而後眼睛圓瞪,雙手捏拳,低聲怒吼著,就像一隻凶獸在脫困之際發出的怒吼之聲,靈羽竟然在這一刻純粹的動用蠻力,將自己那雙被陷進去的雙腿給拔出來。

而就在這時,炎烈和洛沂水二人也脫困啦,有些震驚的看向靈羽這裡,而在看到靈羽竟然可以真的憑藉蠻力緩緩的、極其艱難的將雙腿自那黃沙之中拔出更是驚訝的無以復加。低頭看向那正如猛獸般不斷掙扎著,就要破籠而出的靈羽,莫熙芸不禁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邪靈那一邊,那沙黃色的銅鐘終於全部的被吹散完畢,露出那之前被其保護其中的魂子,此刻那魂子的眼中有著一股凶戾之氣瀰漫開來。只聽其突然一聲怒哼,竟然將那被陷在黃沙中部分自身體中斬斷,而後那脫困的影子狀黑色軀體,像一道黑色的流光一般,向著靈羽急射而來。

這一突發情況,讓所有的人都一驚,顯然是沒想到這魂子竟然會做出如此舉動,但是,或許有一人對這突發情況,根本不看在眼中,那便是暗中操控著這一切,那名神秘的戰尊強者,不過眼下他顯然沒有任何出手的意思。

「啊!」

正在全力將自己的雙腿自那黃沙中拔出的靈羽突然發出痛苦的吼叫之聲,因為那急射而來的魂子不惜一切代價的急速射擊了靈羽的體內。

這一刻,靈羽開始不斷的抱頭大聲的怒吼著,而在上方幫靈羽抵擋這一切莫熙芸顯然也是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立即急聲道:「靈羽、靈羽,你怎麼樣啦?」

「啊!呵!怎麼樣,你們這些可惡的傢伙,尤其是這個自以為是的人類,竟然區區一屆凡體,也敢出手參與,眼下,我就要他生不如死!哈哈哈。」靈羽臉色猙獰、語氣古怪的抬頭笑道。

突然,靈羽又面色堅毅的沉聲道:「哼!你們這些混蛋,想就這般就讓小爺屈服,想的美,我倒要看看,你能抵擋住多久,莫熙芸,你快給我離開這裡,我倒要看看,在那壓迫力之下,看你如何遁形!」

聞言,莫熙芸似是想到什麼也一般似的,立即自靈羽的頭頂移出,頓時,一股巨大壓迫之力再度向靈羽襲來,靈羽頓時發出尖銳的吼叫之聲,就像遇到那天敵一般,吼叫不已。

看著靈羽那痛苦的摸樣,剛離開靈羽頭頂的莫熙芸頓時臉色焦急無比,可剛欲再度前往靈羽那裡,洛沂水和炎烈二人便來到其身邊,將其攔下,然後向莫熙芸指了指前方,赫然,前方已經接近那巨大的黑洞啦。

看著那正極度痛苦吼叫、不斷變幻著臉色的靈羽,再看那似乎近在咫尺的黑洞絕境,莫熙芸終於不顧炎烈和洛沂水的阻攔,的靠近靈羽,而且這一刻是不顧其它,竟然直接抓起了靈羽的手,希望將靈羽給帶離那裡。

」哼!丫頭,莫要自誤,眼下的他已然被邪靈侵體啦,要是擺脫不了,救出了也是無用。」那道宏大的聲音響起,同時一股巨大的吞噬之力自那無邊的黑洞中發出,那流淌著的黃沙速度猛地加快,就連那在已然脫困的炎烈和洛沂水二人,也是差點因為吞噬之力猛增,而一個不穩,向前踉蹌一步,同時空中更為巨大的壓迫力壓頂而來。

靈羽在這時,緩緩的抬起頭來,此刻的他眼睛緊閉,七竅都溢出了一縷鮮血,因為邪靈對其靈魂的衝擊,雖然他作為陣士,靈魂力遠超常人,但是對方畢竟是魂子級的邪靈,想來在邪靈一脈絕對是個極為重要的後生力量,所以此刻的靈羽整個人看起來竟有些獃滯啦。

同時在那壓迫力之下,靈羽的肉身毛孔中也開始溢出鮮血,就連靈魂都已受傷嚴重,可以說,哪一種傷害都足以讓其陷入絕境啦。

噗,

巨大吞噬之力以及壓迫之力,讓在全力拉著靈羽抵抗的莫熙芸口吐鮮血,這時靈羽眼睛猛地睜開,劍眉緊皺,終於短暫的將那魂子給壓制住,聲音因為剛才的怒吼,有些沙啞道:「活著,好好的活著,記住,你笑的時候比那故作成熟的時候要美上很多!要多笑哦!」

似是聽出靈羽話語中的不一般口氣,莫熙芸剛欲說話,一股難以抗拒的巨力,將她的手緩緩的撥開,而後靈羽一手將她手臂抓住,一手將莫熙芸的小手給包裹住,猛地一個用力,將她全力扔了出去,就在扔出去的一剎那,莫熙芸甚至聽到了一聲骨折的聲音,靈羽的雙臂似是無力的下垂起來,同時靈羽口吐大口鮮血,鮮血飛濺到了莫熙芸那青玉戰甲之上,飛濺到她那絕美無比的臉上。

莫熙芸眼神中有些失神的看著此刻那搖頭怒吼著,無法抬起雙手的靈羽,緩緩的消失在她的視野中,最後被那黑洞吞噬,徹底的消失在其視野之中,炎烈和洛沂水接住被扔出的莫熙芸,那股巨力竟然讓二人在接住莫熙芸時,後退了幾步。然後二人帶著目光呆然的莫熙芸迅速的脫離那巨大的黑洞。

摩雲宗,摩雲崖的一個山谷之中,李清蓮那妙曼的身姿,面色淡然平靜的盤坐在一片蓮花之上,胸前橫著一柄寶劍,突然,寶劍發出凌厲無比的劍氣,宛若要給裂一切一般,那淡然絕美的臉上,如秋水般的眸子緩緩睜開,只是眼角處有著一滴淚水滴下,讓那眸子中此刻充滿了濃濃的疑惑之色。

!! 一日辰時,項字德剛睜開眼,首件事便是左右的去看上一眼,每日都同樣的舉動,好似在找什麼,心中自念一句:今日筱還沒回來。

穿衣起牀,推起獨輪車,項字德往常一樣的去鄰村打水,因自村中的水源已枯竭,曾擁有百滴泉眼的大村,如今已是泉枯水斷死村一座,唯一看得見的水、只有那積蓄在窪坑裏的雨水,項字德始終想不明,這村子祖祖輩輩的人到底做了什麼,竟使得蒼天自然震怒,降下邪魔妖鬼來壞了這村中的風水。

“嗨,鬼孩,打水來啦。”一村民招呼道井邊的項字德。

這“鬼孩”的稱號,已是傳遍十里八村,項字德聽到問好,側過頭去微笑迴應,手中拉拽着井桶,井桶載滿了水,嘩啦一聲,最後的一桶水,盛滿了獨輪車上的水箱。

村民走上前來,卻有意的與項字德拉開兩步距離,說問道:“哎,你們村真鬧鬼呀?那你咋還在那住?你是人是鬼?哎,鬼不抓你嗎?”

項字德擡起車把手,推動獨輪車前走,不有理會村民的問話,因只覺此等人太過的愚鈍,更是無知,與其說鳥,他嘆麥谷,和他說天,他又講鳥,此等人、不屑一顧。

忽然一年輕人擋在路中央,攔下項字德的去路,他手中持有農耕器具,腳下雨靴,頭戴遮陽帽,看着衣裝樣貌好似要下地種田。他站在獨輪車前,手中器具一震,說道:“哎老蔫,哦不是,鬼孩!能不能不來咱們村打水,你個滿是邪氣的人,別在把我們村沾上了邪氣。”

項字德停下車,擡頭看去年輕人,此人自己識得,是兒時的同學,姓陳名毅,他脾氣火爆生性好鬥,學生時期校中打架鬥毆總有他的身影,人品不倫不類,自畢業後便很少見到這位兒時同學。

“陳毅,躲開,讓我過去。”項字德沉靜的語氣說道。

“哎呀!你會說話啊,小時候咋聽不見你說話。”陳毅走前兩步,又退回一步:“還是離你遠點的好,我說你老來咱們村幹什麼,能不能不來了,還總是走這條道,你不知道我家在這條道上嗎?我媳婦一看見你嚇得都不敢出屋了。”

聽得陳毅之話,項字德心中苦笑,如今自己好比那過街老鼠,人人見得非打即罵,自己又是何嘗不知這其中原由,生活在鬼村的人、自然在他人眼中帶着邪氣。可不回到村子自己又該去向哪裏,那三千大世界,雖如花般豔麗引人,但對於自己卻處處是寒冰般的陰冷,還有那…在等筱回家。不管說是逃避、還是說躲藏,自己只想隱在村中,至少暫時該如此,弱者、要自知之明的躲起來,垃圾、需自慚形穢的埋下去。

“讓開。”項字德說道。

“嘿呀,我不讓!你能把我怎麼滴!”陳毅哼呀說道。

前夫,遊戲結束 項字德不願引紛爭,擡起獨輪車調頭、欲迂迴過去。車頭還未調轉,陳毅卻腳已踏在車上阻止:“跟你說話呢,能不能不來咱們村打水了。”

“好。”項字德應答道。

陳毅聽得猶如服軟的迴應,嘴中嘿聲說道:“還是小時候那德行,蔫了吧唧的,不過我聽這一個“好”字,咋這麼隨意呢,唬我呢吧?你再來咋整?”

陳毅好似不依不饒,項字德耐性驟降,但依舊順其意說道:“不來了。”

啪,陳毅拍着大腿表示不信,說道:“你看看,說得還是很隨意啊,你發個誓,說你再來是小狗…哦不,說你再來死全家。”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