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火可以產生巨大的熱量,這個熱量在帆布之中散不開,相當於是杯子中的空氣。

有了這個,就有了浮力,有了浮力,我們就可以抵消大地的吸引力,且要大於大地的吸引力,纔會飛上天空。”

……

江楓也不知道李承乾和李泰等人懂了多少,反正是給他們開闊眼界,以後慢慢講,都可以。

過了一會兒,才慢慢底減小火量。

控制着熱氣球緩緩地下降,回到了大院內。 「咯咯,麗塔,別以為比蒙族是中位獸族,就可以小瞧了天狐部落,曾幾何時,我們天狐部落可是足以可黑麒麟族相提並論的頂級荒獸。當年拯救整個獸族的秘密通道,還是黑麒麟王和九尾天狐老祖宗一起開啟的,」狐玲瓏提起了當年天狐部落的風光,臉上露出了神往之色。

「呸,那些陳年爛穀子的事,虧你還好意思提起來。你有本事,就在黑琳琳面前提提看,看她不打斷你的脊梁骨,」麗塔呸了一口。

狐玲瓏聽到了黑琳琳的名諱時,又是忌諱又是惱怒,可她也不敢發作。

誰讓麗塔說的都是真的。

這些來歷不明的年輕人,就是早前二長老猜測的八荒獸族的後裔。

只是二長老沒想到的是,這幾名年輕人,全都是八荒獸族的直系傳人,是將來最可能繼承上古八荒獸神的傳承的人。

他們齊聚到這裡,也絕非是偶然。

當年八荒獸族的最強大的兩大部落族長,黑麒麟王和九尾天狐在最後關頭,開闢秘密通道,轉移了八荒獸族的最後一點血脈。

但包括八大強者在內的所有人不知道的是,八荒獸族的族長們,在最後關頭,不僅開闢了秘密通道,他們還將蘊含了八荒獸族最強大力量的獸神傳承,也一起留給了那些後裔。

那獸神傳承中,還攜帶者一部分獸神之力。

也是因為缺失了這一部分獸神之力,八荒獸族的部落族長們,才會在最後關頭,被人族八大強者擊潰。

但為了能讓八荒獸族的後裔們,在有生之年,重返大陸,八大族長也只能捨棄了自己的生命。

那些八荒獸族的後裔血脈,被送到了一個荒涼偏僻的大陸,經過了數百年的開拓,八荒獸族的後人征服了大陸的土著,建立了自己的政權。

這其中,最優秀的荒獸血脈,會被選為八荒獸族的獸神繼承人。

八荒獸族的繼承人們,大部分自小都是認識的,出生既在獸神壇接受過洗禮。

但是每名繼承人的地位卻是不同的,個中的緣由,還是要和八荒獸族這些年的發展變化有關。

八荒族,在被驅逐出無極大陸后,經歷了數千年的時間。

幾經更替,曾經興盛的部落變得衰敗,如今的八荒獸族,按照每十年舉行一次的部落比試,分為上、中、下三等。

獲得比試前三名的,為上位獸族,第四至六,為中位獸族,最後兩名為下位獸族。

這些年,上位三大獸族部落分別是黑麒麟部落、九鸞部落以及諦族部落。

至於麗塔所在的比蒙部落,則是中位獸族,狐媚少女狐玲瓏所在的天狐部落因為多年衰敗,乃是下位獸族。

個中的原因,還是因為天狐一族,由於已經有三代沒有出現,可以成功進行神獸覺醒的聖子聖女,在每次的部落角鬥上,節節敗退。

這才從從曾經風光無限的上位八荒獸族,淪落到成為下位獸族。

更糟糕的是,他們這一代的聖女,據說是個連基本的魔法都不會的廢物,她自小就不出部落,鮮少在外人面前露面。

這一次的八荒獸族神獸傳承人進入都天獸血界,也唯獨天狐族沒有派出直系血脈的天狐聖女。

這名看上去很是嬌媚的狐族少女,其實只是現任聖女的表妹,她容貌美則美矣,但是只是會一些魅惑的伎倆和幻術。

狐玲瓏雖然年紀不大,但是自小就懂得狐媚魅惑的伎倆,她看準了九鸞族的強盛,就想法設法有一天,能夠依靠自己的美色,讓青鸞族的繼承人綠對自己垂青。

綠是這一任青鸞部落族長認定的神獸傳承人,只要能夠讓他看上,天狐族以及狐玲瓏坐在的部落,都會得到莫大的好處。

但她偏偏很喜歡綠,總是想法設法地勾搭他。

綠卻全然沒有感覺,這讓狐玲瓏很是惱火。

比蒙部落的麗塔老喜歡用綠的事來譏諷狐玲瓏,兩人一遇上,就要大打一翻,早前都是麗塔佔盡了優勢,可是狐玲瓏最近也不知用了什麼法子,學會了風系超級魔法,風影術,居然躲鼓了麗塔的蠻力衝撞,折讓麗塔很是不爽。

「麗塔,你不過是有幾分蠻力而已,你還真以為,我怕了你不成,」狐玲瓏杏眼上揚。

醜陋的比蒙女,不過是因為是族長之女,就自命不凡了起來。

這些獸神繼承人,都還未進行獸神傳承,狐玲瓏自詡自己的實力比起麗塔來,並不會相差太多。

「怕不怕,比過了就知道了,」麗塔一怒之下,周身已經洋溢起了一股可怕的鬥氣。

狐玲瓏亦是吟唱了起來。

眼看兩人,一觸即發。

就是這時,有兩道人影,如穿雲箭矢般,從遠處趕來。

「你們也太放肆了,是還嫌動靜鬧得不夠大不成,」紫冰冷著一張臉,擋在了兩人中間。

麗塔和狐玲瓏一看到紫,還有慢悠悠走了過來的綠,都是神情一喜。

麗塔瞅著紫,臉上罕見地多了抹少女的羞澀。

紫是諦族後裔,這一個種族,自古就出俊男美女。

在麗塔的眼中,紫,劍眉飛揚,細長的眸里,閃動著冷傲的光芒,他身形消瘦,線條剛毅的下巴,讓他看上去冷酷無比,但同時又散發著濃郁的男人味。。

狐玲瓏則是瞅著綠。

綠是上位獸青鸞部落的直系繼承人,他也是八荒獸族中,唯一可以和黑麒麟族的天才少女,黑琳琳相提並論的天才少年。

綠和紫是好朋友,兩人的相貌也是各有千秋。

相比之下,紫就如萬年冰山般,孤傲冷艷,而綠更具有吸引力。

他雖年雖不大,可長得很俊,有種陰陽難分的中性美感,即便是魅惑眾生的天狐狐玲瓏也自認比不上綠。

麗塔暗戀紫,狐玲瓏痴纏綠的事,在這些繼承人中,並不是什麼秘密。

其他幾個部落的繼承人們,看到了這一幕,也是見怪不怪。

一看到綠,狐玲瓏立刻收起了那副箭弩拔張的模樣,她嬌羞著,走到了綠的身旁。

「黑琳琳和青牙呢?」綠和紫只看到了四人,分別是巴蛇部落的池暮關,鵬羽族的千雪仇、比蒙的麗塔和天狐族狐玲瓏,沒看到黑麒麟的黑琳琳琳和青冥狼部落青牙。

~晚上還有兩更,明天會爆更,保底十更,具體看晚上碼字進度。有能力支持的支持下,月票訂閱打賞多滴話,會再爆發的~ 「綠,幹嘛管那個黑面女,她歷來是獨行俠,這會兒,也不知去了什麼地方,」狐玲瓏討好著。

「青牙去找他的那群狼崽子去了,中圍出現了人族的氣息。看來是發現我們的行蹤了,」巴蛇部落的池暮關舔了舔舌頭,他的舌頭細細長長,就像是蛇信般。

「愚蠢,還不是你們做的好事。出發前,神宮大人就說過,在密道被徹底打開前,不要驚擾了人族,」紫繃緊著一張臉,尤其是對狐玲瓏早前動用五彩空船,招搖過市的行徑很是不滿。

「知道了又如何,都說人族這些年好逸惡勞,不思修鍊。我看說得沒錯,全都是些烏合之眾嘛。方才,我抓了幾十名人族,不費吹灰之力,他們的實力很一般。」狐玲瓏不屑著。

要不是,神宮大人說過,嚴禁她們在人族面前,使用獸神魔法,她早就將那些人,都殺光了。

她說罷,一揮手,她的那些部落族人們,就押著數十名魔法師、武者一起下了空船。

這些人,就是狐玲瓏早前一路上,隨手抓來的。

其中就有大陸魔法精英營的多名學員。

他們全都被上了魔法枷鎖,那些武者也被禁制了鬥氣,個個手無縛雞之力,被捆綁在了一起。

這些學員看上去都痴痴傻傻的,說不出話來,很顯然,狐玲瓏在他們身上動了手腳。

天狐一族,是八荒獸族中,出了名的巫召一族,他們精通各種巫蠱術,這些人,一看就是別禁制了三魂六識。

「你還抓了這麼多人?你真以為人族都是傻子,外面已經有大批人族的強者進入獸血界,」」紫一看狐玲瓏掠來的人,險些被氣了個半死。

這蠢女人,胸大無腦。

她究竟知道不知道,他們眼下還站在了人族的大本營上。

狐玲瓏身為天狐族,容貌無可挑剔,但是她的行徑,卻讓紫很是討厭,偏偏兩族的長老還老師想把這女人塞給綠,紫真是替綠感到鬱悶。

綠更是索性無視狐玲瓏,徹頭徹尾不與她說話。

綠和紫作為最早出發的兩人,他們沒有想到要使用空船,原因就是為了防止驚動都天獸血界的人族。

可這個計劃,全被狐玲瓏這招搖的女人給攪亂了。

方才一路趕來,他可以感覺到,至少有多股人族強者的力量,正在進入獸血界。

自從神宮大人命人找回了陣圖,找到了當年秘密通道的線索后,八荒獸族的族長們就摩拳擦掌,準備早日返回無極大陸。

八荒獸族的先祖族長們,當年雖是送走了後裔,但是為了避免人族強者發現那一條密道,他們在最後關頭,封印了秘密通道。

這麼多年來,八荒獸族們一直想通過那一條安全的秘密通道,重返大陸。

這一次,趁著八荒大陸的空間縫隙再度打開,族長們選成了各自族中最精銳的傳承繼承人,前往探險,目的就是為了找到秘密通道,甚至是找回當年八大獸族族長的骸骨。

「人都已經抓來了,若是嫌麻煩,那就乾脆殺了他們,」狐玲瓏見紫不悅,生怕連帶著綠一起生氣。

她遷怒著,就要將那些人都殺了。

「嗷嗚——-」

一陣有力的狼吼,從了西南方方向傳來。

「先留著,橫豎人族都已經發現了,到時候我自有用處。青牙看來已經發現敵人了,我們先靜觀其變,」綠這麼一說,其他幾人也就不再發話,靜候著青冥狼部落的青牙的行動。

就在雲笙等人,剛進入都天獸血界的範圍時,一個黑影,沖向了都天獸血界的深處。

那裡是,早前二長老告誡所有學員,即便是老生也不準擅自進入的地方。

那裡,也是當年八大強者擊殺了了八大族長,用獸血繪製的強大魔法陣的所在。

那一塊區域,外界稱其為都天血印。

都天血印外,瀰漫著一層層的獸血魔煞。

這些魔煞,經過了千百年的沉澱,盤旋在一起,猶如一條吞天接地的大蟒。

黑魆魆,厚重無比。

即便是武聖修為的武者,一旦靠近了這裡,也會覺得渾身難以呼吸,無法前進一步。

可這一道黑影,卻是沒有半分猶豫,

「轟!」

比飛行魔獸更快的速度。

那條接天大蟒憤怒地抬起了頭來,阻止著黑影繼續前進。

黑影一掠而過,在穿破血煞的一瞬,她周身鬥氣爆炸開,發出了如同炮彈炸開般的音爆聲。

掠過了血煞后,黑影落到了地上。

這才讓人,看清楚了這一個高速疾行的黑影的真面目。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