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清澈的小溪邊,柔軟地獸皮上,一具黝黑的**和一具雪白的**緊緊的糾纏在一起,低沉的喘息聲,纏綿的呻吟,在靜謐的深夜裡演奏出一曲悱惻的靡靡之曲來,連天上的月亮也羞澀的眯起了眼眸,偷偷的打開一條縫瞧著下面的兩個人。

在小狐狸身上,蕭寒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他的那幾個女人,除了龍族的璃兒,其她還沒有一個能單獨承受自己的寵幸,便是已經是神級的雪影也不行,但是這小狐狸卻做到了,而且那勢頭,似乎想要把自己榨乾到最後一滴為止!

**使人年輕,蕭寒也發現自己的**越來越強烈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小狐狸悄悄的改變了自己,讓他對**的**相當的迷戀。

的確,能把獸人一族中最美貌的狐人一族最年輕的天才先知壓在身下,肆意撻伐,這對一個男人來說,絕對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恐怕就是光明聖教的那個教宗也未必能做到。

細細撫摸著蕭寒身上那結實的肌肉,身心得到極大滿足的小狐狸粉臉腮紅,一雙水汪汪的勾魂電眼帶著柔情媚意道:「蕭大哥,你比我們獸人還要強壯!「

「哦,是嗎?」蕭寒也樂得小狐狸如此服侍他,眯上眼睛,雙臂交叉於腦後,赤身**的躺在了柔軟的毛皮上。

小狐狸微微支撐起身子,紫色的秀髮隨風慢慢飄起,整個人令蕭寒不禁想起那《倩女幽魂》中的女鬼聶小倩來。

「小妖精,想不想聽個故事?」蕭寒突然坐了起來道,也不知道怎的,突然興起一絲講故事的念頭,反正一時也睡不著。

小狐狸聞言,頓時露出一絲驚喜之色,興奮的歡呼雀躍道:「蕭大哥還會講故事,韻兒最喜歡聽故事了!」

蕭寒生前是老師,雖說只當了半年多,可畢竟是教書育人的。當老師的沒有一點口才是不行的。會講故事也是蕭寒的特長之一,只不過自從來到蒼茫大陸。這個特長就一直被隱藏了起來,一直沒有機會施展一下。

「好,就給你講一個《倩女幽魂》的故事!」蕭寒一笑,伸手撫摸過小狐狸如絲般光滑地秀髮道。

「倩女幽魂,聽著名字就一定是個好故事。蕭大哥,你快講!」小狐狸興奮地扭動身軀,兩隻眼睛閃亮閃亮的盯著蕭寒地嘴道。

「好,你可聽好了,待會兒可別害怕!」蕭寒笑道,這可是鬼故事,聽了之後會令人毛骨悚然的,尤其是在這漆黑的夜裡。這樣的氣氛下,最能令人產生緊張的情緒,女孩子生性膽小。先打一個預防針再說。

「故事有什麼可怕地,蕭大哥你快說!」小狐狸迫不及待的拉過蕭寒的手臂不住的搖晃起來,宛若一個撒嬌的小女孩。

「好,你先別搖,搖的我都快忘記故事是怎麼樣的了!」蕭寒道。

小狐狸聞言,立刻鬆手,一副乖巧的模樣,一臉地期盼!

「話說有一個書生,名字叫做寧采臣……」

「蕭大哥,啥叫書生?」

「就是讀書的人。別打岔!」蕭寒不悅道。

「這一天。他替一個老闆去很遠的一個地方收賬,錯過了宿頭。於是就在一座荒廢地莊園借宿,這座莊園名字叫做蘭若寺,很古老,幾百年沒有人居住了,裡面非常荒涼,而且周圍還有厲害的魔獸出沒……」

一直說到聶小倩出現,與寧采臣見面,小狐狸頓時眼睛一亮,問道:「蕭大哥,這聶小倩是什麼人?」

「別打岔,聽我說下去!」

「這聶小倩其實不是人,而是一個鬼,她是被一個名叫姥姥的妖怪控制住,目的是利用她的美色勾引過往的男人,以供她吸取陽氣修鍊……」

蕭寒營造氛圍的本事一流,說到陰森恐怖之處,惹的小狐狸忍不住驚叫連連,恐懼之色完全顯露在她的臉上。

當說到小倩與寧采臣一見鍾情,彼此傾慕對方,小狐狸臉上有隱現一絲羨慕。

講故事,故事的情節倒是次要地,主要地是營造一種氣氛,將聽故事的人帶入那種意境中去,甚至幻想著把自己當成是故事中地主角,恍若身臨其境的感覺!小狐狸漸漸的就被蕭寒營造的奇妙氣氛帶進故事當中,一會兒把自己想象成寧采臣,為他的呆傻懵懂著急,一會兒又提聶小倩命運揪心。

當蕭寒說到聶小倩覺得寧采臣太善良,不想傷害他,並且偷偷的瞞著姥姥想要放過寧采臣之時被姥姥發現了,姥姥抓走了小倩,而寧采臣則被聞訊趕來的降妖伏魔高手燕赤霞所救。

燕赤霞大戰姥姥,結果重傷了姥姥,卻還是被她逃脫!

小狐狸聽到這裡,恨不得自己化身那燕赤霞,將姥姥殺死,但是蕭寒話音一轉,說到,姥姥憤恨小倩的背叛,決定要將她嫁給一個十分醜陋,實力高強的妖怪黑山老妖為妾。

寧采臣這個時候已經知曉了小倩的身份,得知小倩要嫁給黑山老妖,雖然只是一夜接觸,寧采臣深深的愛上了這位叫做聶小倩的女鬼,決定與燕赤霞一起去營救聶小倩!

一場大戰爆發了,蕭寒的口才甚是了得,將燕赤霞與姥姥的大戰描述的活靈活現,扣人心弦,只把小狐狸聽的如痴如迷,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故事結束了,小狐狸有一刻鐘都沒有說話,細細的品味著故事中的精彩詭譎之處,回味不已。

而蕭寒則想到了要如何將《倩女幽魂》搬上大熒幕,不知道大王子月弱的魔法電影拍攝研究怎麼樣了,未來,這可是賺大錢的項目呀! 終於有人將蕭寒的身份捅了出來,可格林鎮的損失卻是不可避免了,傭兵們和賞金獵人得知蕭寒真正的身份后,他們都怒了,三大公會發布這樣極其不負責的任務簡直就是讓他們去送死,幾千人的傷亡,幾乎令格林鎮去掉一半的力量,雖說大陸上每天死的人數倍乃至數十倍與上,可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死亡這麼多傭兵和賞金獵人,這在蒼茫大陸上也是罕見的,尤其對手只有一個人!

除了聲譽上的損失,三大公會還要承受蕭寒將來的報復,消息傳到了風城,碧落第一個反應就是要在風城驅逐傭兵公會和賞金獵人公會,若非舒寧極力勸說,才使其暫且打消了這個念頭。

小銀沒有事情,就證明暫時是平安的,否則沒有這個大前提,風城早就陷入一片慌亂之中了!

傭兵公會和賞金獵人公會是不可能從格林鎮撤出的,格林鎮雖小,每年給兩大公會帶來的收入卻是極其豐厚的,所以兩大公會一齊聲明,將承擔大半格林鎮的重建費用,並且同時出錢對死難的傭兵和賞金獵人撫恤和賠償,這才平息了這場風波。

不過這場戰鬥影響深遠,風魔蕭寒的名字徹底的在大陸南方響亮了起來,同時他在天機譜上的排名也讓人給爆了出來,能上天機譜排名的都是大陸上前一百零八位的高手,這一百位高手的身價哪一個不在上億金幣之上,蕭寒雖然敬陪末座,卻身價也達到了一億三千萬,三大公會出價才一百萬金幣就像要他的命,似乎有些天方夜譚了!

格林鎮事件后,蕭寒名聲看漲,下一次天機譜排名估計還要靠前,身價已經翻了一倍有餘。^^^^

天機譜排名是每年一次,一年之內名次是不變的。而身價是可以隨時變動的。以蕭寒現在的身價,上升了近二十個名次。可以排到第八十八位了!

天機譜前十名是沒有人知道的,只有本人才清楚,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都是大陸上頂尖的人物,站在金字塔最頂端的那種。沒有籍籍無名之輩!

當然,天機譜不可能將將大陸上真正前一百零八名以內地高手網羅,天機譜地排名雖然本身實力很重要,可對整體實力也非常看中,所以天機譜算得上是一個個人綜合實力的排行榜,所以個人實力超過天機譜上地人大有所在!

其次天機譜是個殺手譜,誰上了上面任何一個人,都可獲得與天機譜上標出的同等的金幣和財富。天機樓明碼標價,只要做到了,哪怕不是天機樓的殺手。錢都會一分不少的給你,但是在天機譜出現之後,還沒有一個不是天機樓殺手地人殺死天機譜上的人。

天機譜雖然有些邪惡,可也彰顯出一種地位和權力。

天機譜號稱天機譜就是為天機樓殺手準備的,所以它非常的神秘,神秘就意味著知道的人很少,但是一旦知曉哪一個人在天機譜上的排名,基本上就意味著這個人很快就要從世上消失!

幾千年來,這個潛在的定律似乎還沒有人打破!

蕭寒沒有死,這所有人都知道的。但蕭寒會活多久。這個就沒有人知道了。

被天機樓盯上,似乎就跟死人沒有區別了!

天機樓地樓主。一個全身包裹在黑布中,看不見真面目的的一個人,聲音如同金屬摩擦一般刺耳難聽。

他是蒼茫大陸上殺手界皇帝,號稱連光明教宗都殺地死的人。

他的名字,叫做高樓!

寓意,他是高高在上的哪一層樓,天機樓的最頂端的存在!

在蕭寒面前囂張不可一世的亡靈巫妖費立國現在則跪在這個人的面前,緊張的大氣都不敢喘息一聲!

高樓的實力神秘莫測,那股陰森恐怖地壓力就是身為神級地他也有些喘不過氣來,恐怕就是龍堂的龍五也不是他地對手。^^^^

「本座要你去一趟魔獸森林,將蕭寒的心臟帶回,你能做到嗎?」

「屬下儘力而為!」費立國腦中飛快的轉著,這是他加入天機樓,第一次見到這個神秘莫測的樓主,以往的殺令都是有樓中人傳令,幾十年來,他已經爬到了十樓的高度,還是沒有資格見到樓主一面,據說要進入十一層樓才有資格見到樓主,並得到樓主親自傳授絕學!

「不是儘力,而是一定要帶著他的心臟回來,明白嗎?」

「明白,不過屬下不明白為何要帶回蕭寒的心臟,帶人頭不是方便一些嗎?」費立國不解的問道。

「樓里的規矩,你是知道的,不用本座做第二遍吧?」

「屬下知錯了!」費立國嚇得後背起了一層冷汗,不該問的不許多問,多問一句,輕者斬斷一隻手,重者直接人頭落地。

「你且好自為之吧!」十分冷漠的聲音響起,等到費立國抬頭,黑色的人影早就不見了。*****

面對突如其來的任務,費立國有些頭疼,十樓並非他一個殺手,為什麼樓主偏偏選中了他呢?

照理說樓主不可能知道他與蕭寒之間的那個秘密協議,還有在歌舞團中他掩飾的很好,基本平時都不出現眾人的視線之內的,而且與清叔很少在人前同時出現,基本上平時在別人眼裡,他和鄧肯是兩個不相干的人,不可能有交集的!

的確一個歌舞團照料馬匹的馬夫與堂堂歌舞團大管事能有什麼共同語言?

當然這個馬夫的身份也是為了方便跟鄧肯聯繫和保護寧馨兒才臨時設置的。

一切都做的十分隱秘,知道這個秘密的只有幾個人,這幾個人可沒有一個可能是天機樓的人,也都是不可能出賣他的人。

想到這裡,費立國稍稍寬心,可能是因為他就隱身在歌舞團中,樓主才挑選了自己去執行這個任務,也許沒有別的什麼意思!

在迴風城的路上,歌舞團喂馬養馬地老馬夫突然得病暴斃。草草地安葬了之後。歌舞團繼續上路了。

寧馨兒和雪影還有清叔都知道費立國接到天機樓的命令,離開了!

清叔鄧肯很少關心費立國在天機樓內地任務秘密。****費立國要是想說自然會說,不想說,也問不出什麼來,這一次同樣,費立國一句話不說就離開了!

知道費立國離開的人都沒有想到。他這一次的任務居然是去殺蕭寒!

而這個時候蕭寒帶著小狐狸已經進入魔獸森林七天了!

在這七天內,蕭寒的傷早就好了,而且身手更甚從前,並且能夠隨意的控制體內地殺意外放還是內斂,達到了收放自如的境界。

也許是獸人一族血液里魔獸的因素存在,也許是長期的在一種極其惡劣的環境中成長和生活,小狐狸進入魔獸森林之後非但沒有任何的不適應,反而是如魚得水。比蕭寒還要自由輕鬆。

這一路上殺的魔獸也有不少,也碰到過成群結隊出來覓食的魔獸,不過等級都並不是很高。當然這是在他地眼裡,加上他的真實之眼,能夠及早發現魔獸的強弱點,除了會飛地魔獸,其他魔獸基本上都難逃他的毒手,成了他的劍下亡魂!

除了每天的殺戮和修鍊,剩下的時間就是與小狐狸拚命的抵死纏綿,然後講故事,每晚一個故事,好在蕭寒腦袋裡塵封的故事太多太多。就是滔滔不絕的說上幾年都不缺乏。光四大名著就夠他說上一年半載的,小狐狸聽了之後不是哭就是笑。總之他一講故事,小狐狸整個人的情緒就完全被他控制了,估計他要把她給賣了,她還樂呵呵地幫他數錢呢!

蕭寒地故事也不是白講的,反正小狐狸是跟了自己了,人又這麼聰明,還精通兵法,在給她講了三國地那些戰爭權謀的故事之後,小狐狸徹底的發生了巨大變化,三十六計,孫子兵法,李宗吾先生的厚黑學,蕭寒發現自己慢慢的給自己培養出一個狡猾的軍師來,而且還是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小妖精。

不過從蕭寒口中知道的越多,小狐狸越發對蕭寒的死心塌地,原來世上還有比自己還要聰明的人,一些戰場摸索傳下來的經驗到了蕭寒的嘴裡就立刻上升到理論的高度,而且精闢的見解令她深深的折服,敬畏之心油然而生。

當然,蕭寒在小狐狸身上也得知了不少東西,其中包括獸人背叛精靈一族的真正原因,獸人並非是因為大量繁衍,導致糧食缺乏,因為資源的緣故和天性不善生產的緣故而與精靈一族決裂的,更深層次的原因是,獸人想取得跟人類同等的地位,用地球上的話就是鬧獨立!

結合了魔獸與人類優勢的智慧種族雖然某些方面受到血液里的獸性的影響,但另外一方面他們擁有了智慧,幾萬年了,除了身體某些方面的差異,其實很多方面他們早就跟人類沒有什麼區別了,而精靈一族卻包藏禍心,希望借獸人的手消滅人類,然後再反過來控制獸人,讓獸人永遠的被他們奴役,以達到重新統治大陸的目的!

精靈一族善良的背後居然有這如此卑鄙齷齪的野心,蕭寒聽了之後,也是唏噓不已!

善良也許是一種美德,但是如果一個種族太善良的話,在有競爭對手的情況下,善良就是取死有道了!

小狐狸的話可信,但也不可全信,一面之詞而已。

當然,他相信小狐狸不會對他撒謊,因為這也是她所知道的,誰也沒有親身經歷過的,就連風神瑞根也是在精靈一族與獸人一族分裂之後才出生的,他的記憶中完全是偏袒與精靈一族的。也許身為風神的他也不清楚這幾萬年甚至十幾萬年前的事情。

若非獸人的傳承一直沒有滅掉,這些秘聞也不可能傳了下來,獸人比人類出現的還要晚,但是人類的傳承卻不如獸人,究其原因,獸人可以通過血脈的覺醒進行傳承,一些信息自然也就薪火相傳,代代不息,而人類卻只能靠記錄,一場大戰下來,東西都毀的七七八八的了,許多秘密就這樣淹沒在歷史的塵土裡了! 汽車之內。

這輛車內開車的是張七,坐在副駕駛的是杜品尚,坐在車後面的是蘇沐和章靈筠。只是車內的氣氛現在是有點凝重,因為之前蘇沐在公安局中所說的話,他們可都是聽到了。

「蘇沐,你真的準備對付林家了嗎?」章靈筠有些擔心的問道。她是知道林家大概的底細的,知道林家在這順權市內也算的上是一個能夠有些話語權的家族。

「如何?」蘇沐問道。

「我前來這順權市不是一天兩天了,從林大磊開始針對我們左耳咖啡那天起,我就開始有意的調查著林家。我發現這個林家在順權市內還是有些地位的,別的不說,就我知道的,林家旗下有著一個林氏集團。

這個林氏集團又有著很多子公司,像是所謂的重器動力就是其中一家。除卻這個外,林家還涉足著官場,只是我不太清楚到底有著多少人在官場上混著,只是知道大概林家有著一個副市長在。」章靈筠臉色緊張著說道。

章靈筠所接觸到的世界還真的不是那麼殘酷的,所以她也壓根就不知道,在她的身邊存在著的所謂現實世界,是要比她想想的還要殘忍。左耳咖啡面對著的林大磊的刁難,就已經是最大的困難了嗎?

這還遠遠不夠!

「什麼林氏集團,純粹就是一個虛架子。」杜品尚坐在前面,側身說道:「老師。我知道這個林家的,林家的林氏集團主營的就是一個房地產和一個醫藥器械,再加上這個還算是不錯的重器動力。算下來保守估計的話,應該是有著十幾億的本錢。

至於說到從政的話,就像是小筠姐所說的那樣,林家是有著人在順權市市政府的,是一個副市長,叫做林未巒。至於說到暗地裡面的力量,那事壓根沒有的。就林家還不配成為順權市的第一家族,這裡的第一家族是謝家。」

「謝家?」蘇沐若有所思著。

「是的。就是謝家。誰不知道謝家才是這順權市的地頭蛇。別管是官商兩界,都有著很強的人脈。要是得罪了謝家,那才真的是沒有出路。至於所謂的林家,哼。老師。這次就算你不動手的話。我也會動手的!」杜品尚冷聲道。

「我知道你現在心裡肯定不舒服,走吧,現在咱們去醫院。張七。知道林大磊住在哪家醫院吧?」蘇沐問道。

「知道,是一家私立醫院,叫做伯牙。」張七說道。

「那咱們現在就過去,既然是要報復林家,那這第一刀就直接命中主題吧!」蘇沐嘴角冷笑著揚起。

「好!」杜品尚也面帶著冷酷之情。

就在這輛車向著醫院開動的時候,蘇沐直接給葉惜打了一個電話,既然是想要收拾林家,那麼最為妥善的手段才是必須的。盛世騰龍現在的身家有著多少,蘇沐是難以猜測的。

但想必動動林家這樣的小家族,是沒有任何難度的。

「葉惜,是我,西山省順權市有著一個家族叫做林家,你知道嗎?」蘇沐淡淡道。

葉惜在那邊,是能夠聽出來蘇沐的語調有些不善的,所以就趕緊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事情,小杜子在這裡被人扇了耳光,還帶進市刑警隊給動了私刑。我想既然這個林家這麼有骨氣的話,那就動動林家吧。我想要知道,你在西山省這邊有沒有可以動手的公司?」蘇沐平靜道。

「有,我在西山省那邊是有一家的。順權市林家是吧?你放心吧,我現在就打電話吩咐。你放心,給小杜子說聲,這個面子他葉惜姐會給他找回來的。」葉惜說道。

「十一點開始動手!」蘇沐說道。

「好!」葉惜點頭道。

等到掛了電話之後,葉惜也沒有了睡意,直接走到辦公桌前面,撥出去一個電話后,語調要多嚴肅有多嚴肅。

「不惜一切代價,將西山省順權市屬於林家的企業全都給我打壓了,我要讓林家在十一點之後,徹底癱瘓!記著,有任何的後果,全都由我們盛世騰龍負責,所以動手吧!」

「是!」

就在蘇沐給葉惜打電話的時候,那邊的杜品尚也接到了杜展打過來的電話。杜品尚是絲毫不奇怪為什麼杜展會這麼快就知道了這件事情,要說他要是不知道的話,那才是怪事那。

「老爸!」

「你的事情我知道了,巨人集團從現在開始會針對林家的所有外圍和核心企業進行打擊。還有對你動手的人,我也會安排著收拾。你現在要不要回來?」杜展直接道。

「不必!我現在跟著老師在一起那。你要不要給我老師說兩句那?」杜品尚問道。

「好!」

隨著手機到了蘇沐手中后,不知道那邊的杜展是給蘇沐說了什麼,蘇沐這邊又給杜展說了點什麼。總之等到手機再次落入杜品尚手中時,杜展的話變的很為乾脆。

「一切都聽蘇沐的!」

「是,我知道,我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羞辱,我老師要是不給我找回這個場子的話,都對不起我是他最為拿得出手弟子這個身份。所以說老爸,你就放心吧,你不會有問題的。」杜品尚說道。

章靈筠安靜的坐在旁邊,她第一次發現自己對蘇沐對杜品尚的圈子是那樣的陌生。不過這樣的陌生感很快就消失不見,因為她知道,自己原本就沒有想著融入到蘇沐的圈子中。

蘇沐是什麼樣的身份,有著什麼樣的前途,章靈筠比誰都清楚的很。擁有過一次失敗婚姻的章靈筠,深深的知道想要和蘇沐在一起的話,就應該是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所以章靈筠現在要做的就是安靜的等待,等待著蘇沐為她討回所有丟掉的面子。

這是身為蘇沐女人,應該享有的榮耀。

伯牙私立醫院。

當蘇沐他們出現在這裡的時候,章靈筠身邊跟隨著的那些工作人員,便全都被她安排著開始進行檢查。怎麼說都是在公安局裡面受到下黑手待遇的,是必須要做個檢查的。

至於說到所謂的驗傷報告,在蘇沐這裡還真的是沒有必要的。在天朝之內真的要是想要動你的話,就算你是沒有證據的,都是能夠將你給收拾掉的。所以說現在的檢查,就是為了確保他們身體的健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