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洛臨淵回頭一瞧,只見賀凌天一路小跑過來。

他笑着看向洛臨淵說道:「洛兄,真沒想到會在這裏遇見你啊,你剛才的比賽我看了,很精彩啊!」。

洛臨淵淡淡一笑:「哪有你的比賽精彩。」

賀凌天嘿嘿笑道:「對了洛兄,你要是沒什麼急事的話,不如我倆出去吃一頓好菜?」。

他正愁去哪裏找上好的酒館搓一頓呢,「可以,你要是知道有什麼好地方的話就帶路吧!」。

賀凌天聞言笑了笑,他自然是知道一些好的地方可去。

在賀凌天的帶領下,洛臨淵來到一家不錯的酒館,兩人推杯換盞喝得很是盡興。

「話說洛兄弟啊,我冥冥中覺得你應該也是宗師的武者啊,看你對付那些先天都很輕鬆的樣子。」

洛臨淵苦笑一聲,特么的小爺我都裝得那麼菜了,是他們那些人太弱了,給他們機會了是他們自己不中用啊!

賀凌天將碗裏的酒一飲而盡,他看着洛臨淵淡淡的笑道:「後半天的半決賽我真想和洛兄弟比比槍法呢,初次見面時我看洛兄弟也帶着一桿長槍,想來也是習槍之人吧!」。

洛臨淵心中可是一萬個不願意,跟你對上了我肯定不能打贏你啊,要是我贏了我特么直接出名了,人怕出名豬怕壯,我還不想惹是生非呢!

吃飽喝足后,兩人分別回到各自的勢力去休息。

洛臨淵喝得醉醺醺的,他也是沒料到那家酒館的酒後勁這麼大,就連他這個一年四季不斷酒的人都喝得走路都打顫。

他迷迷糊糊的回到御監司總部,他顛顛倒倒的走回自己的房間,一頭栽倒在床鋪上酣睡起來。

也不知睡了多久,還是柳長卿來叫醒他的,說半決賽已經開始一會兒了,沒看到洛臨淵他人,於是葉傾嵐連忙叫柳長卿來喊他。

洛臨淵一臉懵逼的被柳長卿一路拉到了觀戰席去。

場上已經開始比賽了,洛臨淵毫無興趣,半決賽什麼的他無所謂,本來就是不想參賽,是被柳趙二人坑進來的。

他來的比較晚了,東方羽柔的比賽已經錯過,他才不想跟賀凌天那傢伙比什麼槍法,無聊的要死,得想個辦法悄悄溜走。

正巧這時,他眼角瞟到東方羽柔跟着她的那位宮主一同離開了觀戰席。

洛臨淵好奇的看着她們,不知道她們要幹嘛。

而這時,他看到有兩個氣息有些奇怪的男人見到東方羽柔她們離開后也悄悄地跟了上去。

洛臨淵不禁眉頭一皺,他總覺得這兩人不是什麼善茬。

他正好趁此機會開溜,他見四周的人都認真的看着比賽,於是他挪一步停一步,沒過一會兒他就成功溜了出來。

因為洛臨淵醒來時就已經是下午快近黃昏了,再加上那幾位武者的比試太慢了,打了半天都沒打完,所以現在的天色已經差不多黑了。

東方羽柔和那位宮主走在街道上,只聽東方羽柔那鶯語般好聽的聲音說道:「師傅,我們這是出來幹什麼呢?」。

那宮主笑了笑說:「你難得出來一趟,不到處轉轉不覺得很可惜嗎,我帶你去嘗嘗帝轅城的名勝小吃。」

正當這時,她們背脊一涼,兩道真氣凝成的大掌從天而降。

她們一個踏步躍開,她們皺着眉頭回頭一看,只見兩位面色兇狠的男人笑嘻嘻地走了過來。

路上的行人見狀嚇得紛紛退避,「你們是什麼人,為何無故出手?」那宮主皺眉道。

兩位男子一臉賤笑:「有人出錢買你們的性命,我們是拿錢辦事的!」。

東方羽柔不解的小聲說道:「我們又沒惹上任何人,到底是什麼人買命?」。

那宮主搖了搖頭:「不知,先別管那麼多,羽柔你小心點,這兩人都是宗師境界。」

東方羽柔點了點頭,只見那兩人也沒多說,直接動手。

這兩人一出手就是宗師四層境界,那宮主也是同級武者。

只見其中一位男子手掌一翻,一股驚人的真氣湧出,他一掌打出,一個驚天巨掌落下。

那宮主不甘示弱,也一掌迎了上去,兩隻真氣凝成的手掌相撞爆發出一陣強勁的氣浪將一些還沒來得及跑開的路人掀翻在地。

東方羽柔那邊,那位男子拳路狂暴,每一拳都如同巨石撞擊,她一邊躲避著男子的拳頭,一邊手握白蓮玉劍尋找男子破綻。

天蓮劍法一出,劍光如夢似幻,劍影悠然,如同空中飄忽的蓮花。

她一劍刺出,那男子身子一晃躲了過去,男子手掌一推一道粗如華表的拳芒綻放。

東方羽柔單手握劍舞了個劍花抵擋着這駭人的一拳。

奈何境界上差了些,她悶哼一聲整個人倒滑了出去。

那男人乘勝追擊,他一個箭步跨出,一記長拳襲來,拳頭轟出帶起一陣勁風。

東方羽柔劍氣縱橫,一劍絞碎了那道拳芒,然而拳芒散開後幾道亮光閃出,東方羽柔美眸一縮,她手中的玉劍快速揮舞,只聽幾聲「叮叮噹噹」的撞擊聲響起。

然而有一道細小如絲線的銀光沒能防住,直接擊中了她那白皙的手臂上。

她定睛一瞧,這竟然是一根細小的毒針,白皙的手臂霎那間變得烏黑。

此人境界比她高,卻還要用這種下流的招式,簡直不配稱之為武者。

突然,一道人影撞穿了一旁的房屋倒在了東方羽柔面前,這人正是那宮主。

她嘴角吐了口鮮血,東方羽柔一驚連忙上前扶起她。

只見一旁的屋頂上,另一位男子渾身氣焰高漲,肉眼可見,他雙目猩紅,胸口上有一道清晰的掌印凹了進去。

他嘴角溢血癲狂的笑道:「玄冰掌當真厲害,聽聞中此掌者三個時辰后必死,既然只剩三個時辰了那麼我也不留餘力了!」。

他的氣息竟然在一瞬間暴漲到宗師八層境界。

那宮主對東方羽柔喊道:「你先走,我掩護你!」。

東方羽柔眼中滿是焦急:「不可,徒兒勢必與師傅共赴生死!」。

「荒唐,你可是我天女宮的『天宮聖女』,縱使我這個北宮的宮主犧牲了,但還有其他的宮主以及大宮主在,扳倒這幕後之人只是時間的問題,而聖女卻只有一個,所以你必須活着!」。

那倆男人聞言哈哈大笑:「你們是沒搞清楚情況嗎,今天誰都別想走!」。

屋頂上那人腳步一跺,整個人如同瞬移般出現在了東方羽柔她們面前。

眼看那人一拳殺下,突然一道黑影閃過,只見那人一拳落下砸空了,將地面砸出一個大坑。

他一臉驚訝的說道:「什麼,人呢?!」。

他抬頭看去,只見東方羽柔她們此時正出現在不遠處的街道上。

而她們身前站着一個長發飄飄,黑衣烈烈的俊美男子,正是洛臨淵。

「這傢伙什麼時候把她們帶過去的?」兩位男人心裏不解道。

就連東方羽柔她們也沒搞清楚狀況,怎麼她們突然就到這兒了,就跟瞬間傳送一樣。

「你是誰?竟敢阻攔我們!」

洛臨淵不屑的笑了笑:「靠着嗑藥強行突破到宗師八層,當真是個廢物!」。

那人聞言一怒:「你說什麼!」。

洛臨淵抬起手指比了個手勢:「一招,給你們一招的機會,若解決不了我,那麼你們就去死吧!」。

那兩人聞言捧腹大笑:「哈哈哈,臭小子,既然你存心找死,那麼就休怪我們了!」。

只見另一位男子也磕下一粒藥丸,他的氣息也在瞬間暴漲,頓時也突破到了宗師八層。

他們兩人同時一步踏出,各自的氣息竟然在相互融合,他們同時一拳殺出,兩人化作兩道合併的流影貼地而去。

「大合擊術——魔重九殺拳!」這一拳之威如同星辰隕落,不可阻攔,即便是大宗師硬接這一拳也得被重創。

然而洛臨淵卻是輕輕一笑,他手掌一翻,頓時一股純煉的白色真氣如泉水般湧出。

「昊陽!」他一掌推出頓時一道巨大的白色手掌轟殺出去,恐怖的真氣肆虐而來。

「神掌!」這一掌與兩男子的合擊術相對,霎時爆起一陣狂風,地面都炸開一道道裂痕。

風暴持續了近一分鐘才消退,只見那兩男子已經倒在了地上,他們口中不斷吐著鮮血,渾身筋脈盡廢,這種程度的傷勢要不了多久就得殞命。

洛臨淵淡淡一笑:「硬接昊陽神掌的人沒一個有好下場,下輩子你們看到這招后能逃就逃吧!」。

東方羽柔她們看得一臉震驚,一掌就擊敗了兩位宗師八層武者!

洛臨淵回頭對東方羽柔溫柔地笑道:「羽柔姑娘,你還好吧?」。

東方羽柔頗為震驚道:「是公子你啊,沒想到你這麼強!」。

那宮主卻很是疑惑:「你有這種武功,為何還去報名先天批次比賽?」。

洛臨淵苦笑一聲:「我是被我兩個朋友坑進去的,我本沒想參賽,對了,今晚的事可否請你們幫我保密呢?」。

東方羽柔輕輕一笑:「公子三次出手相助,小女感激不盡,自當為公子保密。」

洛臨淵看着東方羽柔烏黑的手臂心裏一陣痛,那位宮主傷勢不致命,目前最要緊的還是先幫東方羽柔解毒。

只聽那位宮主說道:「聽聞小友曾三番出手相助過我的弟子羽柔,這麼看來小友與我天女宮倒十分有緣呢,不如等到比賽結束后隨我們去一趟天女宮,我想我們大宮主也很想見識你一番。」

洛臨淵聞言思索了一會兒,天女宮沒準與曾經的天寒宮有着什麼淵源,而且有東方羽柔這種絕世佳人陪伴,豈不是美哉!

他當即點了點頭笑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事情的發展太快,從察覺到危險,到下意識的激發『靈力彈指』,一切都在瞬息之間,連思考都沒來不及,潛意識就已經做出反應。

陳理暈暈乎乎的呆立了一會,才猛然回過神來,連忙緊張的左右張望了,見周圍空無一人,才稍稍壓下心中的慌亂。

「怎麼搞成這樣子……」

「不行,不能在這裏待了,趁著現在沒人趕緊走。」

離開這裏之前,他忍不住看了一眼斷掉的手臂。

炸口處血肉模糊,隱約可見帶血的白骨和筋膜,呈現如雞爪般的手指無意識的不停痙攣抽搐著,而在手掌邊上三尺遠的距離,一個兩頭尖的黑色物事正靜靜躺在在地。

「這是……」

他心中一動,連忙過去撿起,也沒細看,捏在濕漉漉的手心,又緊張的左右張望了一下,便發力快步離開這裏。幾步就走過拐角處,消失不見。

一路快步回到家,他迅速的關上門,陳理心臟依然還在劇烈跳動。

「好險,差點就死了,要不是我反應快……」

「不過『靈力彈指』確實好用,比法器還好用,不僅發動速度快,威力也趕上了柳葉鏢,且消耗的靈氣還少。到了大師級的『靈力彈指』,幾如神通一般,發動時甚至無需刻意關注靈力運行模式。」

他心中既有激動,又有些后怕,最後又轉化為擔憂。

「應該不會有什麼事,一個竊賊而已,偷東西不成還想行兇,殺了都是活該,更何況我只是打斷對方一條手臂,完全是正當防衛。」

在房間來回走動,無數念頭起伏。

他努力壓下心頭的不安。

他胡思亂想了一陣,他心終於漸漸靜了下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