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沒過多久,紫萱便抵抗不住那來自靈魂的痛楚,嬌軀震顫,惹人憐惜。

“我認輸!”一道嬌喝聲響起,藍靈子便收起了他的威能,縮小至巴掌大小,飛向了鄧楓的手心處,同時傳音道:“主人,我只用了五成威力哦。”

“幹得漂亮,不錯。”說完鄧楓便收起了藍靈子。

“怎麼樣,紫萱師姐,服不服?”鄧楓微笑說道。

“不服,有本事我們正面交鋒,使用下三濫手段,可恥。”

“只要能獲勝,管他呢,不管你服不服,院長那裏自有公斷,再來一場,你依然會輸。”鄧楓輕笑回道。

隨着紫萱的認輸,這片場地恢復了正常色,周圍已沒有了那種可怕的低溫。但是那種剛剛經歷一場驚天之戰的場面依然存在於衆弟子們的腦海裏,久久不能消散而去。

“鄧楓贏了,鄧楓居然贏了!”黃門弟子率先打破了沉寂,而天門那邊,一片死寂。他們心目中的女神就這麼被鄧楓打敗了麼?簡直不敢相信。

隨後院長拔地而起,宣佈道:“這次紅榜大會,鄧楓取得了優異的成績,奪得了此次大會的冠軍,從此,第一名便是鄧楓,第二名是紫萱,第三名是雄風,第四名是莫羅…”

比賽結果宣佈完,黃門弟子們喜極而泣,太不容易了,黃門這麼久都被欺壓,今天可謂是出盡了風頭,而那位身穿白衣的少年,成爲了新一屆的偶像,無論男女,都面露崇拜色。好些女弟子偷偷的把鄧楓視爲男神。

場地中臉色最不好看的當屬紫萱,她臉色鐵青,原以爲是一場碾壓之戰,沒想到結果竟然被鄧楓打敗?

這種落差,換做誰也不會好受,更何況她只是一個女孩子,曾經驕傲的她自然不會把任何青年男子放在眼裏,只是出於同門的緣故,相對而言比較友善罷了。

鄧楓看着紫萱,連忙走上去寬慰道:“師姐,你也說了我只是憑藉法寶獲勝,你又何必糾結,憑真本事我是不如你的。”

“你少來挖苦,輸了便是輸了,我認輸了你還要怎麼樣啊?”紫萱眼眸中都逐漸溼潤了,從小到大,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委屈,這麼多年她一直都是被捧在手心的公主。

鄧楓愕然,沒想到她心裏這麼脆弱,也是,人家是女孩子嘛。怎麼能這麼對她呢,想想也挺後悔的,面子真的這麼重要麼?

紫萱看着鄧楓懊惱的表情,強忍着淚水不讓它流出來,心情好受了些,同時美眸看向他道:“哼,不要得意,再過一年我一定會將你打敗。”說完便轉身離去了。

“這麼強勢,哎,不生氣便好,這紫萱是什麼來路,小小年紀這麼變態,難道跟自己一樣獲得了傳承麼?一定要去好好問問院長。”說罷鄧楓也離開了場地,帶着三女回到了黃門,而迎接他的是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

紅榜大會正式落幕,剩下的事便是頒發獎勵了,鄧楓獎勵最是豐厚,不過他不會在意這些,把那些能量晶石送給了林慕英、李思敏二女,自己從魔王師尊那裏得到的能量晶石不計其數,那是給自己突破真王用的,那數量讓長老們都會眼紅。

鄧楓交代了幾句便奔向了院長所在處,院長微笑的看着他道:“你有何事儘管說,想必是來問我紫萱的來歷的吧?”

被向坤院長看穿,鄧楓不好意思起來,捎了捎頭,尷尬道:“院長怎麼知道的?”

“呵呵,紫萱小小年紀竟然有這般實力,換做是我也會好奇的。除了紫萱的事我還真想不出能有何事讓你這新的冠軍跑過來找我。”院長輕笑調侃道。

“院長說笑了,沒事就不能來找您了麼?”

“哈哈,好了,進入正題,關於紫萱,其實我知道的不多,當年她獨自一人來到神龍學院時,她才十六歲,我詢問過她過去的一些事,她只是說離家出走,便不再說話,我見她天賦極高,實力極強,便收留了她,至於她背後的勢力我也不清楚,她纔剛來四年,恐怕她家還不知道她在這裏吧?”

對於修行者來說,四年太短暫了,一次閉關可能就過去了,鄧楓無奈搖了搖頭,“院長都不知道的話,那只有她自己心裏清楚了,看來要找個時間好好跟她聊聊了。”

大會已經過去了兩月,這兩個月鄧楓把五行之術教給了血紅、林慕英,李思敏三女,反正師傅沒說不能傳給別人,三女對這種祕術非常喜歡,都覺得很神奇,這種祕術,在這塊大陸都算得上頂尖祕術了,它的價值不可估量。

而鄧楓從五行祕術中受到啓發,這遠遠不是這種祕術的終點,天地萬物皆五行,自己只是掌握了第一步,同化。若是能進入第二步,掌控。那便是全新的祕術,像血紅,天生掌握了冰火屬性,這是天賦,而人類卻沒有這樣的天賦,不過卻可以後天修煉,但是要修煉這樣的祕術,何等的艱難,唯有大境界之人才能悟出這樣的祕術。

掌控五行之術時便是用來毀滅,而毀滅的盡頭便是新生,所以第三步便是創造。利用五行用來創造世界,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這條路任重而道遠。

一日,鄧楓嘗試着跟‘幻之塵世’溝通,因爲許久以來,‘幻之塵世’並不理會他,而這日,居然跟鄧楓聊了起來,鄧楓心下大喜,有了它的幫忙,他的底牌又多了一張,畢竟,能使敵人陷入幻境的法寶,少之又少,非常之珍貴,如果敵人陷入幻境,哪怕幾秒鐘,都是可以讓其身死魂滅的。

就好比你佔據上風,正要斬殺敵人,結果自己卻陷入了幻境,敵人會瞬間斬殺了你,這之間的差距想想都覺得可怕。

至於能不能讓敵人陷入幻境,就要看法寶的本事了,法寶如果太低階,那對於靈魂足夠強大的人來說,是沒有用的,而‘幻之塵世’是六階法寶,屬於非常強大的法寶了。

鄧楓心下大喜,師尊說過跟它越熟,它的威能便越大,以後還得靠它逆轉戰局呢。

鄧楓實在是太高興了,縱身一躍,飛向了高空中,打起了太極拳,嘴上哼起了歌曲來。

拒嫁天后:帝少的緋聞嬌妻 天已暮 月如初

千里江川任我飛渡

歌聲住 人環顧

邀月同宿青山深處

英雄誰屬 非我莫屬

歷經千辛萬苦

只爲換你芳心如故

英雄誰屬 非我莫屬

熱血盡化塵與土

只爲博你嫣然一睹

熱血盡化塵與土

只爲博你

英雄誰屬 非我莫屬

很快鄧楓吸引了衆多黃門弟子的目光,就連天門、地門的那些弟子們也被吸引了過來,實在是這邊動靜太大了,歌聲豪邁,武技威能浩蕩,他又是凌空虛踱,這般場景,確實是一道美麗的風景,林慕英、李思敏等人都驚呆了,看向鄧楓的眼神眷戀無比,流連忘返,好像永遠也看不夠似地。

很快,院長向坤,長老們都被吸引了過來,“這小子,果然不同凡響,連歌聲都這麼優美動聽,等等,那是一套什麼武技,柔中帶剛,剛柔並濟,威力極大,怕是一部五階武技。”

聽到院長的話,衆多弟子連忙依葫蘆畫瓢,學了起來,五階武技啊,多少弟子能學到這麼高深的武技,剛纔還以爲鄧楓在秀舞姿呢。

紫萱、雄風、莫羅等天門,地門兩門的天才弟子們全都來到了這裏,很快黃門變得十分擁擠,人山人海。原本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只是鄧楓造成的影響太過駭人,任何有關他的風吹草動,都會被無限放大,彷彿全院的焦點般。

對於自己造成的影響鄧楓絲毫不知,他只是沉浸在這種美妙的時刻當中。四周忽然出現了靈氣涌動,朝着一個方向匯聚,那是鄧楓的方向,靈氣宛若多米諾骨牌一般,出現了連鎖反應,越來越洶涌澎湃。

院長心下大喜,佈滿皺紋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道:“看來他要突破了…” “要突破了麼?”紫萱眼睛呈現複雜色,如果鄧楓突破,她再無可能打敗鄧楓,就算是正面來一場戰鬥,都會敗於他手,畢竟之前鄧楓跟自己相差了一個境界。

血紅、林慕英、李思敏則期待着,如果鄧楓突破了,不知道能不能跟至尊比呢?以他的妖孽程度,誰知道呢。

鄧楓目光平靜,眼眸清澈,察覺到了體內的變化後,淡淡道:“這麼久了,也該是突破的時候了啊。”

於是鄧楓飛下來盤膝而坐,調理了下身體,便開始了突破,當下便運轉超七階功法,吸納天地靈氣,將其轉化爲體內的真氣,突破尊者境需要的天地靈氣太過龐大,一般人都需要閉關幾個月,而他有超七階功法的轉化速度,要不了幾天便可突破,這就是超七階功法的妙處。

“不知道尊者境是什麼樣的境界,好像爺爺、父親等一大批尊者也沒什麼特殊的手段吧,先突破後再看吧。”鄧楓不再遲疑,專心突破。

衆多弟子們就這麼看着,眼神中皆流露出豔羨之色,本來鄧楓就是紅榜排名第一的猛人,現在又要突破,那第一的位置可謂是金湯穩固,無人敢撼動他的地位。

“這傢伙,前幾個月還在和他比試呢,現在只能望其項背了..”莫羅搖搖頭道。

“是啊,現在他如此變態了,他突破後我估計不是他的一合之將。”雄風在一旁應和道。同時他們都看向了一處,那是紫萱所在的位置。

紫萱美眸輕轉,除了之前的複雜色之外,再沒了其他的表情,現在她面色平靜如水,絲毫不受影響。只是雙手緊握,想來以她的驕傲,她是不會放棄與鄧楓爭奪第一的。

莫羅和雄風皆是輕嘆出聲,這種事情他們也幫不上什麼忙,只能讓她自己想開吧,這片天地肯定還有比鄧楓更加妖孽的人,山外有山啊。

三日很快便過,那靈氣潮流終於散去,顯然鄧楓已經成功突破到了尊者境,感受到體力雄渾的真氣,他有把握十招之內便能戰勝紫萱,鄧楓頓時露出了欣喜的笑容,雙眼看了看四周,這不看則已,一看驚人,居然這麼多弟子正在看向自己,連長老們,院長也在?

鄧楓捎了捎頭,沒想到自己弄出的動靜這麼大,竟讓得全體師生都出來了,當下便抱拳笑道:“衆位師兄弟們都散去吧,我已經突破至尊者境,打擾大家之處,還望見諒啊。”

“嘿嘿,”衆弟子皆輕笑出聲,鄧楓實力更加強大,是他們樂意看到的,畢竟他們都是神龍學院的弟子,臉上也有榮光..

向坤院長飛過來笑着說道:“鄧楓,再過四月便是流沙域舉辦的十年一次的弟子歷練之路,名叫西嶺路,地點從西嶺草原一直到西嶺山,地點在流沙域的西邊。”

衆弟子都茫然不解,只有莫羅,雄風等少數老牌弟子眼神火熱,充滿期待。

鄧楓自然也是疑惑不解,詢問道:“院長,什麼是西嶺路?我怎麼沒聽說過。”

“你自然不知,西嶺路是流沙域所有勢力用來磨練弟子的一種方式,西嶺,這塊地方原本是當年凌王修煉之地,裏面機關重重,同時暗藏寶物,每次西嶺路都會有些三階、四階,甚至五階寶物流出,說白了便是奪寶之路。至於有沒有更高階的寶物,那就不得而知了。我相信以凌王的身份,肯定會有。”

衆多弟子聞言,眼睛頓時充滿了火熱,寶物,誰不想得到,那是可以增加自己實力的手段,寶物階別越高,那威能便是越大,有時候憑藉寶物的威能便可以殺敵,難怪他們眼神這麼火熱,心情這麼激動了。

不過鄧楓作爲凌王的親傳弟子,那些寶物恐怕都不能跟煉獄塔,水靈珠相比,更何況鄧楓還從凌王那裏得到了六階武技,六階功法,六階丹藥,四大至尊傀儡,鎖天鏈,一套女士軟甲。這麼多寶物加起來,要是讓他們知道,恐怕有種要殺死他的衝動吧。

鄧楓依然平靜,彷彿萬年石佛般,臉上絲毫看不出激動之色。

“哦,原來如此,那可不可以不參加?”

原本衆人的表情都是激動,火熱,鄧楓的話猶如一盆冰涼的冷水,澆灌在他們心頭,這也太打擊大家的士氣了,實力強就是可以這麼任性。

院長和長老們臉色怪異,像看怪物般看着鄧楓,這麼好的事情多少人擠破頭想參加,但是由於實力不夠並不會被師門選擇,參加的弟子都是各門派中天資卓著之輩,真正有希望可以成爲這片天地的頂尖高手的人物,要是能再浴血磨練一番,心性沉穩,老練,勢必能成爲獨擋一方的梟雄,就看能不能有這番好運了,有許多天才都是夭折於巔峯之路上的半途中。

鄧楓苦笑一聲道:“我對那些寶物不太感興趣,抱歉。”,他有許多高階寶物,足夠用來殺敵了,有靈魂攻擊類的‘藍靈子’,有用來纏繞捆綁敵人的鎖天鏈,有迷幻敵人,使敵人陷入幻境的‘幻之塵世’手鐲,更有煉獄塔這種羣攻法寶,所以寶物對他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吸引力。

“你確定不參加麼,這可是個磨練自身的好機會啊,我知道你寶物衆多,可是晉級強者之路,需要的是自身實力的強大,寶物始終都只是輔助。”院長話音剛落鄧楓就心動了。

“是啊,我出來的目的不就是來磨練自身麼,使自己快速變得強大,有這麼好的機會可以磨練自己爲什麼不參加呢?看來自己只關注那些寶物了。”

於是鄧楓嘴角輕抿,看向院長的眼神充滿堅定,“院長,我剛纔沒想到這一層,我決定參加這次的西嶺路!”

就在鄧楓大聲宣佈完這件事後,所有弟子歡呼了,有鄧楓的帶隊,這些弟子奪寶把握顯然更大,底氣也十足,畢竟以往神龍學院雖然是數一數二的精英隊伍,但並不佔據多大優勢,面對凌王的機關陷進,誰又敢保證全身而退呢,更何況還有其他強大勢力的弟子們在一旁虎視耽耽。

莫羅,雄風等老牌弟子們先悲後喜,“這傢伙,每次都要和別人不一樣,才能顯示出他的不平凡來麼。”

“你能參加此次的磨練之路,我們神龍學院把握自然大了許多,但是還是要千萬小心,遇事要冷靜,不可衝動,懂得隱忍,你肩負的是整個學院的榮譽和衆多弟子們的性命。這種責任,希望你能明白。”院長叮囑道。

鄧楓微微皺了下眉頭,這種責任對於他來說有些沉重,以前在軒風城他就要承擔起保護親人的責任,現在又要承擔保護神龍學院衆多弟子的責任,以後還會有更大的責任,責任這種東西好像永遠沒有盡頭般..

不過作爲神龍學院現在這屆弟子中最強的弟子,他責無旁貸,總不能讓紫萱承擔這種責任吧,想起紫萱那柔弱的香肩,他也於心不忍。

鄧楓吐了吐舌頭,搖頭苦笑,“嗯,我會帶着他們贏得所有,我保證盡我最大所能。”鄧楓目光剛毅。

“我有一個疑惑,爲什麼長老們不去奪寶呢?你們實力不是遠在我們之上麼?”鄧楓心中狐疑,詢問院長道。

“當年我們偶然發現了西嶺,才知道是凌王的修煉之所,便想從裏面獲得一些東西,但是很可惜的是我們根本進不去,後來我們派弟子們去試探一番,結果至尊境以下的弟子可以進去,那裏面有一座龐大的攻擊陣法,如果至尊硬衝進去,只怕瞬間被轟成渣,所以只有你們至尊以下的弟子們纔可以進去,當然那裏我們早已經封鎖了,我們幾大勢力約定每隔十年開啓一次,能否奪得寶物便各憑本事了。”向坤院長解釋道。

“原來如此,看來凌王故意安排的,當年凌王離開時恐怕早就佈置好了一切,並不是像傳說中的那樣突然離開。”鄧楓雖說是凌王的傳人,但此刻並不是暴露自己的時候。

“我想是的吧,當年我也是隱隱約約覺得凌王心中有事,只是我的身份太過低微,沒資格詢問,對了,這次開放西嶺路後也要小心其他區域的強大勢力派過來的隊伍,最近幾百年偶爾也會出現從其他區域派過來的弟子,實力之強不亞於我們。”

院長遂把那些可能出現的門派勢力以及流沙域的一些勢力全部告訴了鄧楓。

鄧楓記在心裏,這激起了他的興趣,敵人越強大越好,那樣纔有磨練之效,要是對手實力太弱了可就不好玩了啊..

接下來的四個月,鄧楓從凌王的六階武技那裏又多學了幾招,全部都教給了林慕英、李思敏,她們二女也是要參加西嶺路的,她們的實力自然越強越好,不過鄧楓相信,她們學會了五行之術,安全性已經大大提高,想傷害她們非常難,更何況還有自己在一旁保護呢。

然後便是研究魔王師尊的武技了,‘九天滅世掌’終於可以修煉第三重、第四重了,根據上面所說,尊者境只能修煉到第四重,而只有到了至尊境纔可以修煉到第七重,真王境就可以修煉第九重了,那時候便是真正的大成,威力撼天動地。

“九天滅世掌第四重天!”鄧楓在一無人之處,打出了這一驚世之掌,頓時天昏地暗,方圓百里皆被他籠罩,彷彿末日降臨般,“砰”的一聲巨響後,百里之地皆變成了荒漠,連地面都塌陷了幾分,要是打在敵人身上,恐怕不死也得重傷吧,以他尊者境的真氣雄渾度打出的這一掌,足以媲美實力弱些的至尊了。

那可不是紫萱能比的,紫萱畢竟是長老讓着她,她才能和長老交手百回合,要是真正廝殺,紫萱可不能在長老手下走不過十個回合,畢竟至尊的實力太過強大,尊者在至尊面前猶如螻蟻,這之間的差距猶如鴻溝,不是特殊手段能夠彌補的。

鄧楓滿意的點了點頭,“威力還不錯,要是再和紫萱戰上一場,紫萱恐怕正面就會被我擊敗,嘿嘿..”

‘九天滅世掌’修煉成功以後,接下來鄧楓便仔細鑽研起‘太上十二劍’劍法,這是比‘九天滅世掌’還要恐怖的武技,是魔王師尊生平最得意的武學,執掌魔劍,施展這套劍法,那可是能和真皇一戰的。

那般威能,鄧楓想想都激動,“不過可惜,魔劍被師兄帶走了,不然的話,至尊都要敗於我手。君子劍太過雞肋,如果能有一把五階的寶劍,我當日就不至於正面不敵紫萱了,看西嶺路有沒有高階的寶劍吧。”

鄧楓其實可以向院長要一把寶劍,相信院長會看在他的面子上也會同意,不過鄧楓可拉不下臉,更何況一般的寶劍他也瞧不上,用了魔劍後眼界也高了許多。

而西嶺路那裏如果能得到高階寶劍他自然也會很歡喜,在拿到魔劍之前,湊合着用吧。如果能有五階寶劍在手,相信施展‘太上十二劍’劍法,那威能或許也能媲美弱些的至尊強者。 鄧楓回憶起‘太上十二劍’的修煉法決,有之前三式做鋪墊,學起來還是挺輕鬆的,根據上面所說,尊者境只能修煉到第六式,如果達到至尊境就能修煉到第九式了,越往上對真氣的要求越來越嚴苛。

‘太上十二劍’第四式是‘日月同輝’,第五式‘一念明心’,第六式‘遮天蔽日’。

鄧楓將這套劍法從第四式到第六式全部施展了一遍,周圍再次颳起了能量風暴,彷彿沙漠裏的沙塵暴般,威能極爲驚人,恐怕連至尊強者都會忍不住讚歎一番,而幸好此地沒有弟子們來這裏修煉。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