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沒有面對,未來的勇氣!

「所以說,你剛剛不是勇氣,只不過是怒火沖昏頭腦!瀕臨絕境,受到侮辱,就跟人家玩命?你拿什麼玩?你玩得過嗎?」

菲尼克斯·安櫻花瓣迷人的唇角微微上翹,語氣不屑的說道。

別小看玩命!

這種東西,也是需要莫大的勇氣了。

中年男子緘默了片刻后,突然,又伸出顫抖的雙手去抓住掉在地上的火槍,似乎好像是回心轉意了般。

菲尼克斯·安卻再也沒有看來中年男子一眼,他右手對著克洛對著自己夥伴一揚,在空中平攤右手,似乎在要著什麼東西。

克洛看到后,上前一步,將剪掉茄帽的雪茄放到菲尼克斯·安的手中,掏出火柴盒,划燃一支雪茄,伸過去。

安先將45度角握著雪茄,將煙腳靠近火源約2.5cm輕輕灸燒幾次,時而旋轉使煙腳均勻受熱,已便將雪茄充分預熱以便點燃。

然後,在將雪茄和火焰保持著一頂的細小距離的位置,開始點燃。

當煙腳變得焦黑髮亮之時,安叼住雪茄輕輕的吹幾口,感覺到煙被裹在他口中后,溫柔地含住雪茄,等到35秒后,慢慢的吸吮著,感受著第一口帶來的淡香后,緩緩地吐掉淡淡的煙,回味著嘴裡的余香。

望著菲尼克斯·安,這幅陶醉的模樣,彷彿已經沉醉於雪茄帶來的快感中。

「砰!」

就在此時,突如其來的一聲響亮的槍響聲,打破寂靜的氣氛。

安看都沒有看躺倒在血泊之中的中年男子,一臉享受的輕喃道:「從瀕臨死亡后逃脫,來上一支雪茄的感覺,還真不賴嘛!有些迷醉了!」 「什麼人!在這裡亂來!」

就在菲尼克斯·安剛準備離開之時,突然,一個頭頂褐發泡麵頭,藍眼黑膚,年紀看起來約為30多歲的中年男子,正氣勢洶洶帶著一伙人走來。

安看到后,也不走了,直接從櫻唇便把雪茄拿出來后,輕輕地將白煙吐出望著走來的中年男子請道:「你哪個道上的!」

當褐發泡麵頭中年男子看到菲尼克斯·安那張美艷妖治的臉蛋之時,他整個人微微一呆!

雖然早已知道眼前是個男人,但是,當看到那張美麗的臉蛋之時,他還是忍不住一呆!

對於美麗的事物,大部分人都是不抵觸了,甚至有著無數之人,都是瘋狂的痴迷、追尋著的。

畢竟,比起一大清早就看到黃猿那張猥瑣臉,更多的人還是選擇看見漢庫克那張美麗的臉蛋。

這就跟談戀愛一樣,戀愛第一看的臉,剩下的才是附加!

畢竟,長得好看,確實可以為所欲為!

長得好看的不是渣,而是叫多情、風流!

長得丑的,呵呵,抱歉,你連『渣男』兩個字都配不上!

褐發泡麵頭中年男子也是有眼光,見過世面的人。

當看清菲尼克斯·安第一眼之時,他就認出了眼前人的身份。

現下風頭最盛的雙子星之一、最年輕、最膽大妄為的七武海之一、足以媲美甚至女帝的美貌的妖姬!

當確定眼前之人,是自己惹不起的存在後,褐發泡麵頭中年男子立刻搓著手,露出討好的笑容道:「原來是妖姬大人!在下失禮了。」

安也不客氣,將雪茄重新咬在嘴裡順著他的話道:「作為賠禮,那你就跪下吧!」

「是!」

褐發中年男子也不生氣,笑眯眯的趴在地上,沒有一點生氣的情緒。

安緊了緊身上黑曜石般色彩的羽織外套,看也沒有看褐發中年男子一眼,邁步前去道:「告訴你家主人,我在這個島上等他來!」

褐發中年男子聽到后,眼神在短暫的微滯之後,立刻恭敬的說道:「我明白了,妖姬大人!」

菲尼克斯·安沒有回答,帶著一行夥伴,浩浩蕩蕩的殺往拍賣會場!

當安等人來到1號人口拍賣會所之時,一個身穿黑色西服,眼帶墨鏡,留著一頭犀利子彈頭,身材壯碩的男子走上前,伸出手攔住菲尼克斯·安等人道:「請問,各位是來參加拍賣會的嗎?」

「嗯!」菲尼克斯·安從鼻音里發出一聲輕哼聲,算是答應了。

「請各位遵循拍賣會的秩序,這張是人口買賣的價格表,有最低價,上不封頂,請各位看一下!」黑色保鏢制服的男子,聽到安等人不是來搗亂,鬆了口氣,將人口買賣的價格表遞到安面前。

安接過後,隨手揉成紙團對著保鏢男的腦袋砸去,語氣森冷下去道:「沒感覺我已經不耐煩了嗎?滾!」

聽到菲尼克斯·安那不耐煩的冷喝聲和在B叔上前一步后,保鏢男從心的將路給菲尼克斯·安讓開!

…..

「那麼,現在進場的是NO.24!」

「這名男子的名字叫拉布可,是個以驍勇著稱的一個長手一族的海賊!」

「懸賞金額6700萬貝里!」

「他最大的優點就是那一雙長手和恐怖的力量!可以用來做體力勞務活動以及練拳的沙袋!起步價71萬貝里!」

菲尼克斯·安走進來之時,已經趕上第24號奴隸!

環顧了一下四周,突然,他的眼睛定格在一個頭戴泡泡頭罩,被眾人簇擁住的背影之時,菲尼克斯·安笑容愈發的扭曲起來。

拉菲特、克洛似乎想到恐怖的事情,瞳孔在不斷地放大!

就在他們剛準備開口制止菲尼克斯·安之時,木場佑斗卻微笑的說道:「兩位還是放棄吧!Master,從來不聽人勸說的人!」

拉菲特、克洛聽到后,想到菲尼克斯·安這個只是為了追尋最原始的慾望而生的扭曲性格后,兩人不由得相視苦笑。

正如木場佑斗所說,誰也不能阻止他追尋愉悅!

當菲尼克斯·安走到天龍人的身後時,赫拉克勒斯猛地伸出他那張寬大的手掌,一把將守護著天龍人的護衛一把抓在手中,猛地捏爆!

「哪裡來的賤,啊!」

天龍人猛地轉過頭之時,就看到一個放大的鞋底印,重重地踹在他的腦袋上,將他出踹飛到奴隸販賣台上去。

當所有人看到後天龍人被菲尼克斯·安踹飛后,他們的眼珠子差點都直接瞪出眼眶,將嘴巴張的老大,一副見了鬼的模樣。

而菲尼克斯·安本人則是一屁股坐到原本屬於天龍人的座位上,掏出一個狗鏈和狗項圈扔在地上對著克羅歐比道:「去,給他套上,讓他爬過去!」

歐比點了點頭,撿起地上的狗鏈和狗項圈,朝著奴隸販賣台的天龍人走去。

「快跑啊,天龍人被打了!!!」

不知從哪裡傳出一聲驚恐的尖叫聲響起,整個會場頓時暴動起來,所有人都開始爭先恐後的朝著出口跑去。

菲尼克斯·安看到亂成一鍋粥的人,嘴上的笑容就更開心,他要的就是這個啊!

看到他人臉上的恐懼、害怕、顫慄之時,他就越發的愉悅!

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這就是菲尼克斯·安所追尋的愉悅!

不過,好戲才剛剛開幕,你們現在可不能走哦!

「啪!」

伴隨著一聲清脆的響指聲響起,在眾人驚悚的眼神,空氣中突然漂浮起一支支火槍瞄準他們。

「砰!」

當菲尼克斯·安右手做出手槍的樣子,眨了眨眼睛,用著調皮的語氣開口之時。

無數亡靈第一時間按下扳機,一顆顆子彈夾雜著濃烈的火藥味,撕裂空氣的阻力,直直地打在逃跑人的身上!

「啊啊啊啊!!!」

「好痛!!!」

「救我,救我!!!」

…..

一聲聲凄厲的叫聲,化作婉轉、動人的交響曲,在偌大的人口拍賣會所內響起。

菲尼克斯·安興奮的閉起眼睛,捧著自己那張嫵媚動人的美艷臉龐,臉頰浮起一絲嫣紅,如血般的紅唇微微的張開,輕輕地喘息著,似乎陶醉於身體內傳來的喜悅。 當暴動慢慢的停止后,菲尼克斯·安身體內傳來的亢奮感才慢慢地平息。

「喂,那個拍賣官!」

從身體的亢奮中回味過來的安,將那雙豐潤、白皙的雙腿交織在一起,蹺在前面座位上對著嚇得趴在地上,直打哆嗦的拍賣官喊道。

聽著菲尼克斯·安語氣中的不耐煩,拍賣官猛地在第一時間站的筆直大聲的喊道:「嗨!我在!妖姬大人,有事請說!」

「你們這裡是人口拍賣會場吧。」安玉手托住香腮,隨意的問道。

「是,妖姬大人!」

陸夫人:別來無恙 「那麼,我捕捉的奴隸也是可以拍賣的吧。」安壞笑道。

那個拍賣官以為菲尼克斯·安想要獲得更高的暴利,索性搓著手恭維的笑道:「當然!妖姬大人的所拍賣的人物,我們拍賣會分文不取,而且,單獨空出一天時間來,讓最頂級的拍賣師為您拍賣!」

「保證您拍的開心,滿意!」

安聽到后故作小女孩姿態的瞪大那雙美麗的眸子,開心的拍起小手掌道:「真的嗎?太棒了!」

拍賣官附和的乾笑著配合著。

這種乖戾不定,亦正亦邪的人,他最怕了。

因為,你根本無法捉摸不透他的心情!

前一秒,他能和你如沐春風開心聊天!

下一秒,他就能如就寒風凜冽般的冷漠殺死你!

「那麼,這條狗能夠賣多少錢呢?」

當菲尼克斯·安指著天龍人,開心的歪過頭萌萌的問道之時,在場所有人直接嚇得一個哆嗦跪拜地上,眼睛驚駭的望著菲尼克斯·安。

不知道實情的人,望著菲尼克斯·安的這幅模樣,估計會認為眼前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天真小女孩。

但是,在場所有人都無比的打從心裡明白,眼前所謂的不諳世事的模樣,都是她裝出來的。

她,就是一個殺了你全家,還能帶著溫柔望著你,一個不折不扣的魔鬼!!!

望著陷入獃滯中,遲遲沒有回答的拍賣官,安的笑容突然性的收斂起來,轉變為冷漠道:「阿金!」

早在一旁蓄勢待發的阿金聽到安的指令,立刻化作敏捷的獵豹,「嗖!」的一下衝到台上,一記重拳,打在拍賣官的肚子上。

「哇….」

拍賣官立刻彎下腰,吐血不止。

阿金卻並沒有心軟,他一把抓住拍賣官的頭髮,重重地將他整個頭都給砸進舞台的地板中后,高舉鐵拳,一拳拳的朝著拍賣官的腦袋上招呼過去。

鮮血四濺間

在場所有人在害怕的身體顫抖個不停,可是,他們的心裡卻升騰起一股酣暢感覺。

畢竟,來這裡奴隸拍賣會場的都不是什麼好人。

雖然外表整潔,衣著華麗,但是,內心卻實則猶如腐爛、惡臭的下水道,污穢不已。

鮮血這種平常看起來異常可怕的東西,到了他們的面前,卻成為了刺激興奮的東西。

當阿金打了不知道拍賣官多少拳之時,他突然停下了手,拎起被他活活打至血肉模糊的拍賣官,語氣平淡的說道:「船長,抱歉,一不小心打死了。」

菲尼克斯·安無所謂的攤開雙手道:「哦,話說這裡的管事的是誰?」

當安聲音不大,但卻無比清晰的聲音,傳遍整個會場之時,拍賣會所管事面色慘白,立刻想要去找一個地方鑽進。

但是,安的話剩下一句話,讓他立刻收起這個想法。

「當然,不願意出來,我也不建議問人。但是,我找出來的話,你的死法會比剛才那個人更加慘烈百倍!」

「不要懷疑我菲尼克斯·安的話,我從不騙人!」

聽著菲尼克斯·安那毫不遮掩的威脅口氣,1號奴隸拍賣會常的主人,伸出雙手用力的搓了搓自己滿是肥肉的臉蛋,在心裡給自己打氣,然後走了出去,露出謙卑的笑容道:「妖姬大人,有何吩咐,儘管說。」

安望著眼前肥腸大肚,看起來油膩膩的中年胖子,他的眼神閃過一絲厭惡道:「你是從哪裡出來的花豬,也配跟我站著講話?跪下!」

1號奴隸會場的主人也不猶豫,「咚!」的一聲跪在了地上,臉上笑容不變繼續道:「妖姬大人,您滿意了嗎?需要我跟你學豬叫嗎?」

菲尼克斯·安將青蔥、修長的玉指交叉在一起,眼神冷漠的說道:「不用了!我沒有興趣欺負一個不會反抗的傢伙!」

「還是,剛才的那一個問題,這條狗能賣嗎?」

「大人,無論是你送來的什麼人,我們都可以賣!但是,首先您要以您的名義做擔保!以後出現的一切後果、問題,都由您一力承擔,可以嗎?」

油膩膩的中年胖子也知道,這是一個送命題,但是,現在已經沒有的選擇了。

因為,他知道,眼前的人,從來都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

得罪天龍人是死,得罪菲尼克斯·安,也是死,既然這樣的話,乾脆公式化一點好了。

說不定主人還會顧及一下功勞,讓他的妻子、孩子安排好。

他不是一個傻子。

當做坐到這個1號奴隸拍賣會所主人之時,他就已經做好了有一天面臨這個送命題!

畢竟,人生不會按照你的想法走,想要獲得暴利,就必須要做好這樣的覺悟!

菲尼克斯·安聽到中年胖子的果斷後,眼睛微微一亮,櫻唇劃過一道迷人的笑容道:「喲,沒有看出來,你這個傢伙,還有些膽子!」

「放心,這些後果我會一力承擔!而且,只要我活著,我就不會讓你有事!」

聽到菲尼克斯·安一副罩著自己的口氣,中年胖子泛起一絲苦澀笑容,乾巴巴的說道:「多謝妖姬大人的厚愛!」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