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沒有想到還沒有到變成人形的年齡,就淹死了。

艾伊這些年跟寧落的矛盾本來就越來越深,這件事之後,她要求黑狼主持公道,要還她一個公平,不管怎麼樣,寧落的崽子必須受到處罰,寧落也必須和她道歉,還得對她下跪道歉,補償她食物,她的崽子都沒了,這些要求一點都不過分。

她十分清楚,她要寧落的崽子償命是不可能的,最大的懲罰就是讓寧落給她下跪道歉。

但令她沒有想到的是,就是這些要求提出來,寧落的那些配偶就用一雙要把她吃了的眼神看著,彷彿她是要寧落性命似的。

維戈是先說話的,「我們可以賠償你更多的食物,但我不認為落落需要對你跪著道歉。」

「落落又沒有錯,這邊是小崽子自己調皮,不小心掉進去的,落落沒理由給你下跪。」蓋恩說道。

「我也不同意落落下跪道歉,她本就沒有錯,艾伊,你不要太過分了。」

艾伊望著黑狼,希望他能夠主持公道,但黑狼說道,「你要多少食物都行,落落在這件事確實沒有錯,只是兩家的崽子鬧著玩,不小心沒命了。」

「哥哥,你呢?」艾伊差不多快要崩潰了,眼睛通紅的望著艾莫,她的親哥哥,她看了眼躲在艾莫身後的那個小崽子,那虎頭虎腦的模樣,跟艾莫就是一個樣子刻出來的,這就是那個將她崽子推下水淹死的,是寧落和她親哥哥艾莫的孩子。

看著艾莫沉默的樣子,她明白了。

「艾伊,崽子們貪玩,我們會補償你許多食物,馬上就冬天了,等冬天過去,你養好身體,還會有很多崽子,你就不要再為難落落了。」

「艾莫!!」

艾伊大喊一聲,崩潰的說道,「如果死的是你的崽子,你會怎麼辦?」

艾莫不說話了,如果死的是他的崽子,他肯定會將對面那個小雜種弄死。看到艾莫兇狠的眼神,他連忙將虎崽子抱在懷裡,試圖去安撫他的不安,他不會讓艾伊傷害他和落落的孩子的。

艾莫擦著臉上的眼淚,望著部落里其他的成員,「你們也認為寧落沒錯,他們沒錯,他們只需要補償我食物就可以了嗎?寧落不需要道歉嗎?」

那個虎崽子,平常就比較調皮,要是寧落多管管,不那麼縱容,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寧落對她的孩子們,是真的太縱容了,幾乎部落里其他的崽子,都只有被欺負的份兒。

「艾伊,這次是我家小虎子不對,我可以代替他給你道歉,補償食物和新的東西給你,你看怎麼樣?」

部落其他成員也紛紛點頭,說什麼小崽子也不懂事,這件事雙方都有錯,人家寧落都道歉,又要給很多補償你艾伊就不要不依不饒了吧。

(本章完) 開玩笑吧。(請記住我們的網址):。。。。。。

我怎麼會喜歡他這種腦子被門擠了的人啊?!

「寐姐,我發誓~~~!!!我真的不會喜歡他,我要是喜歡他的話,我就被雷劈#小說死~~~!!!」我一邊發著老套的「毒誓」,一邊用著三根手指作出也已經老套的發誓動作。

寐姐懷疑地看了我一眼,最後猶豫著點了點頭,是相信了我說的話。

我鬆了一口氣,真是的,鬼才會喜歡他。。。。。

———————————————————————————————–

「小璃,你幫忙把我這些數學練習冊發給同學們,我這還有事,先走了。(更新最快)」班主任把一沓厚厚的數學練習冊交給了我后,就大步流星地離開了。

我無奈地看著懷抱中這一沓練習冊,嘆了一口氣,朝教室走去。

我抱著這些練習冊在眾人詫異的眼光中放到了講台上,準備發。

可是,練習冊上寫的名字我一個也不認識,這該怎麼辦。。。。。。

「由於你們我都還不認識,那麼我叫一個同學,你們上來拿一下。」我說著,然後開始發放本子,說是要同學上來拿,其實我根本就是扔。

「宋欣敏。」我說著,然後頭也不抬地把手中的本子隨意地往某處一拋。

管他的呢。。。。。。

還是這樣「發」本子省事點。。。。。。

「王偉。」繼續向剛剛那個某處一拋。

「李國強。」繼續。。。。。。

「陳鑫。」接著拋吧。。。。。。

「xxx。」繼續。。。。。。

「xx。」接著。。。。。。

「xxx。」

「xx。」

。。。。。。

當本子已經發完的時候,我抬起頭,問著――

「好了,現大家都拿到了數學練習冊了嗎?」

可是。。。。。。

我放眼望去,大家都搖了搖頭,因為他們手中都沒本子。

奇怪了,那麼本子都往哪裡去了呢?

「小璃。。。。。。」宮晟銫站起來,有些擔憂地指了指某處。

我好奇地順著他手指指著的地方看去,卻發現――

慕容依旨渾身上下都是我剛剛扔出去的數學練習冊。。。。。。

「那個。。。。。。我不是故意的。」我咽了咽口水,小聲地說著。 我看不清他臉上的是怎樣的表情,因為他的臉,此刻也被一本數學練習冊給擋住了。(請記住我們的):。

雖然看不到,但是我依然可以清楚地明白,他的臉上的表情,一定會是想殺了人的表情。。。。。。

嗚嗚,大哥,我對不住你。。。。。。

我根本就不知道我每次扔本子的時候都是扔同一個地方的,而且那個地方,要死不死的就是您老人家坐的地方。。。。。。

我咽了咽口水,有些害怕地慢慢地舉步朝他走去。

我小心翼翼地將嚴嚴實實地蓋在他身上的那些數學練習冊拿下來,害怕地看著他想要吃人的表情。。。。。。

「想死了?」冷冷的語氣,夾雜著是人都聽得出來的憤怒。

我因為他這句冷得徹骨的話語,身體情不自禁地顫抖了一下。(請記住的網址)

「不。。。。。。不是。。。。。。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怎麼知道我每次扔一個本子,都會要死不死地扔在你這裡啊。。。。。。」我由於害怕,語氣里竟然帶上了微微的顫抖。

僵尸保鏢 不可否認的,這個男生,生氣起來,就彷彿是那種正在暴怒狀態中的一隻雄獅,恐怖的要死。。。。。。

「不是故意的?!」他冷哼一聲,手理了理自己有些散亂的頭髮,轉過身來,目光一直直勾勾地盯住我,不曾離開過。

上天啊,如果眼神可以殺死人的話,我不知道自己的死相究竟是有多麼的恐怖。。。。。。

我點了點頭,他邪氣地一笑,笑容給我帶來了絲絲涼意:

「你說,我該怎麼懲罰你好?」

我又因為他而害怕地小小地哆嗦了一下下,語氣顫抖地說:

「能不能讓我自己懲罰自己?」

笑話。。。。。。

我如果要讓他來懲罰我的話,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死才對得起他。。。。。。

他愣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沖我邪魅地一笑,對我說:

「好。」

我深呼吸一口氣,水沫璃,你註定是要死在這個腦子被門擠了的大魔王的手上~~~!!!

我拿起一本本子,咽了咽口水,猶豫了一會兒,對還在邪笑著的慕容依旨說:

「我能不能,拿全班五十多本數學練習冊拍我頭上自殺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再不去屎,我就真的要被慕容依旨給逼瘋了~~~!!!

他點了點頭。

哈哈,水沫璃,你就要解脫了~~~!!!

於是乎,我看了看手中的數學練習冊,然後用力地往自己的腦門上一拍。

不痛啊。。。。。。

再來~~~!!!

一本。。。。。。

兩本。。。。。。

三本。。。。。。

。。。。。。

嗚嗚,我垂頭喪氣地放下手中的還剩下的最後一本數學練習冊,失望地對慕容依旨說:

「死#小說不了。。。。。。」 第702章獸世文的土著女(80)

艾伊看到這樣的場面,不由想多年前,奧莉指責他們的時候,銀爻離去的場面,此時,她終於體會到奧莉和銀爻離去時的戚哀了。

可惜,她曾經也是個參與者,是他們中的一員。

難道,這就是報應嗎?

面對所有成員的附和,艾伊還能夠怎麼樣,她從一個被害者,差點就成為了一個不依不饒,硬要欺負寧落的角色了。

她得到了許多食物,從前羨慕寧落的那些獸皮,她也有了。可是她沒了她唯一的孩子啊,她也沒有得到最真誠的道歉。

接下來的幾天,部落成員不知道是不是得到寧落等人的叮囑,他們一直都在注意著艾伊,怕她做出什麼傻事。

過了差不多半個月,艾伊也沒有做出什麼來,反而和從前沒什麼兩樣,有人試著和她開玩笑說,明天再生一下崽子,她竟然笑著回答說好。

一次成員外出打獵去了,艾伊笑眯眯的找到了還在玩耍的寧落的那些崽子,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化為本體,一口叼住了小虎子,爪子還抓了兩個,在成員的驚呼聲中,她往那條長長的河流衝去,沒有絲毫猶豫,跳了進去,三個崽子被她死死的按在水裡,完全無法掙脫,等他們斷氣了,她自己也不反抗就這麼沉入水裡,任由被淹沒。

她對付不了寧落,只能夠做一頭野獸了,誰叫她根本得不到公平呢?

後來寧落和她的配偶回來,找到了他們三個崽子與艾伊的屍體,寧落悲痛的拿著大刀,將艾伊的屍體砍成了肉醬,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的瘋狂可怕。

這是部落成員從未見過的一面,而寧落的配偶卻認為她應該發泄。

上面的那些已經是很久以後的事了,而這時,唐果和銀爻已經穿過無數的森林,經過長達幾個月的時間,來到那個有結界的地方。

幾乎在看到這個結界的時候,唐果就確定,這是人為弄出來的。

「阿果果,要過去嗎?」銀爻看出了唐果的想法,所以才問道。

「要過去的,阿爻,你怕不怕?」

聞言,銀爻面帶笑容,握緊唐果的手,「只要阿果果在我身邊,讓我去哪兒都不怕。」他並不怕死,只怕死了就見不到她。

終究,他怕的只是失去阿果果。

「那就走吧。」唐果讓其他勇士守護在原地,銀爻牽著她,兩人一同穿過結界,在穿過結界的瞬間,唐果就感受到了撲面而來的神秘力量。

雖然很少,但確實是存在於天地之間的神秘力量。

「難道就是那個結界才將神秘力量給阻擋了?」唐果和系統交流,「為什麼要設置這麼一個結界呢?」

【宿主,我掃描了一下,在我能夠掃描到的地方,有人的出現。】

「人?」

【是的,人,穿著衣服,不是獸人,他們就是人,一種會武力,卻無法修鍊神秘力量的人。我掃描過他們的身體,體內沒有這種神秘的力量,而且,我發現,天地之間的神秘力量,正在逐漸的減少。】

(本章完) 慕容依旨好笑似的看著我,表情一臉隱忍的樣子,最後,他終於再也忍不住了,躺在地上捧腹大笑起來,一邊笑還一邊說著不成句子的句子:

「你。(請記住我)本書最新免費章節請訪問。。。。。。你。。。。。。你真的好。。。。。。好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叫你做什麼,你就。。。。。。你就做什麼,沒見過你這麼聽話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不行了,快要笑死我了~~~!!!」

我慌亂地低下頭,不讓他看到我臉上此刻是多麼的紅,還真成猴子屁股了。。。。。。

嗚嗚。。。。。。

水沫璃,你怎麼能這麼的丟人。。。。。。

「就知道取笑人家。。。。。。」我小聲地嘀咕著,語氣透出了我極度的不滿。

出乎意料的,他似乎是聽見了我說了些什麼,停住了大笑。(請記住我們的)

我愣愣地抬頭,迷茫地看著他,從他的眸子里我可以看出一股深深的邪惡。。。。。。

「你。。。。。。你幹嗎啊?」我的語氣里,居然帶上了一絲絲的顫#小說抖意味。

他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手指無聊地轉著筆,幽幽地開口:

「說什麼呢?怎麼我感覺到你是在罵我?」

我哀怨地看了他一眼,不滿地說:

「人家哪有罵你?!是你自己太敏感,無中生有!」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