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沒有出口?他們似乎是認真的。 「事實上……」昌侯頓住,扭扭捏捏,欲言又止。

「我們和上層已經失聯好一陣子了。」切羅尼亞替他把話說完。

她放在門把上的手停住,似笑非笑的轉身:「請問,一陣是多久?」

「五十年。」

「七十。」

「不,快一百年了。」

……

他們也記不清了?她嘴角在抽動。

「我最後一次站崗還能收到微弱的信號。」切羅尼亞肯定地敲敲桌面。

「你最後一次站崗是什麼時候?」

「三百年前。」其餘六人異口同聲地道。

這老烏龜也開始糊塗了。

「上面是二號樓吧?」不知為何,她有點生氣了。

他們默認。

「難道這百年來,你們都沒有上過去嗎?你們不是可以上去的嗎?」

關於這個問題……

「那個,那個魔族……」他們支支吾吾,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要上斷頭台似的,最後才道,「聽說很恐怖。」

聽說?

「曾經有一個長老上去之後再也沒有下來了,一定是給吃掉了。」赫密只把它的小鉗子和半張臉露出螺居外,最後一句還是在殼裡吼的。

「說不定是長老上去把魔族吃了。」

「那他為什麼不下來?」

這個……好像是說不通。

不管怎樣,剛剛搶奪面具時的氣勢呢?他們現在誠然就是小動物的姿態,裝腔作勢的吼兩下,然後逃跑。

「那個,你可以幫我們上去看看嗎?」利拉柔聲問道。

「請我幹活是很貴的。」她高傲地昂起下巴。說到這個,媚功什麼的都是沒用的。

「四十八樓的東西,你很喜歡吧?」

她拳頭輕敲門把,這老烏龜不是犯糊塗了嗎,怎麼突然清醒過來了?

上層安靜下來了?結束了嗎?

颺在四十一層大門外踱來踱去。

沒有命令,下層居民禁止踏進上層,他也只在兩年前,三十九層吃掉當時最強的魔族,成為高層護衛,正式受勛的時候上過四十九層。

長老們的房間,除了本人,都是嚴禁立入的。每一層,每個房間,到底有什麼,只有長老本人知道。

連大部分時候,長老都是親自到下層下指示,能進入上層的幾率其低。

實在太讓人不安,小螣那傻丫頭竟然跟著那個人類小孩進了長老上層。

上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先是幾個長老的慘叫,不,怒吼,然後是激烈的打鬥聲,整個樓層都感到震蕩,想必戰況慘烈。那個人類小孩有那麼厲害嗎?連長老們都必須動真格。

現在卻萬籟俱寂,靜得讓他心寒。

「颺上來吧。」透明水母飄到他耳邊稟告。

是長老魚的指示。

颺推開大門,一路狂奔。

看到損毀嚴重的樓道,他只能祈禱,小螣是長老們曾經都看好的承繼者,希望念及這份情誼,不要傷害它。

小螣,你千萬不能有事。

接著,他一頭撞進突然敞開的會議室的大門。

看到人類小孩安然無恙出現在門口,颺著實驚訝,長老魚下達命令的時候,他還以為,以為是來替她收屍。

除了略顯沮喪,她毫髮無傷,之前的囂張氣焰被一股怒意?取代。

而小螣,同樣毫髮無損的緊跟在她身後,他一顆心總算放下。

「颺,帶玥小姐到房間休息。要給她溫暖的被褥,新鮮的海鮮。」切羅尼亞親自吩咐。

颺僵硬地轉過身領路,門合上一刻,他似乎看到……

一定是錯覺。

沮喪,能不沮喪嗎?

霆霓帶走了離開的唯一機會,而且還給一號樓添了不少麻煩,尤其是給她增加了工作。

現在還要給這些老烏龜,不倫不類的醜八怪們威脅!

真想先懲治始作俑者,霆霓就活該回來乖乖地當導魂者!這簡直是完美的一石二鳥的辦法,那自必然是不可能的。雷國的王子在光之國一號樓終老?想想都覺得滑稽,不說焚輪陛下還是很看重這個雷國萬年王子,不單因為這個兒子很爭氣,更因為是半人的妻子吧。

然而,現在所有等著解決的問題的前提,都是她必須離開。

在城堡外空隙走動的時候,她差點連命都豁出去了,就是不想輕言回人界,現在卻……想一走了之。

難道就沒有其他方法?

——玥小姐?

小螣?

她定定盯著它,直到颺察覺不對勁,擋在兩人之間。

「你不要那樣看著它,小螣不會幫你的。」

她別過臉,嘴角一翹,餘光別有深意的看了他兄妹倆一眼,背過身,言不由衷道:「原來你們真的長得一點都不相象。」

「你說什麼?」她牛頭不對馬嘴的說什麼,像不像跟她有什麼關係,「它將會吃掉魔族,成為一號樓的管理者,終有一天會成為這裡的長老。你別打它主意。」

——哥哥!

「它本身不是,你沒可能改變它的。」

不是,不是什麼?

它心裡有太多的疑問。

玥小姐的話,它很多時候都不太懂,如果只從字面上理解……

——哥哥,你不要這樣。這是關乎一號樓存亡的事情。

關乎存亡?颺蹙眉,長老們在會議室的內容,小螣都聽到了?是那麼嚴重的事情?

他剛剛看到的不是錯覺——

七長老齊齊坐在會議室,這還是第一回,而且臉色凝重。

「我們能相信她嗎?」章魚和蠑螈問。

「她和那些魔族不一樣。」利拉笑著道,「她眼裡沒有絕望……」

切羅尼亞點點頭。

「如果硬要說明那是什麼表情,就是厭煩。」

昌候的判斷,他們沒有任何異議。

——玥小姐,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嗎?

回到粉嫩嫩的房間,小螣才問。

「哪一部分?」

它想了想,甩甩腦袋。

——不是哪一部分,是全部。

「不全是。有一部分是,有一部分不是。」

啥?哪一部分是,哪一部分不是?不是的意思是——她說謊,在長老面前說謊嗎?這實在太大膽了。

——例如?

小螣聲音壓得小得不能再小,生怕隔牆有耳。

「例如,你不能吃掉魔族跟城堡狀況一點關係都沒有。」她放聲笑起來。

——玥小姐,真的嗎?那還是我自己的原因了?

「是的。」

不是在安慰它? 那「不全是」的還有哪部分?

——一號樓,這裡已經深陷危機是在不是的一部分,是吧?

小螣試探性的問。剛剛竟然對哥哥大吼大叫的,如果這謠言傳出去並引起恐慌,那它真的罪孽深重。

玥小姐怎麼可以開這種玩笑?不過它還是覺得她很厲害的。

思量了一會,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就算現在沒有……所以她沒說謊!

「只是時間問題。」說罷,她跳上床,躺了個大字型,眼光光看著粉嫩的帳幕,眩暈感又來了,她不得不別過臉,閉上眼睛,雙手抱起後腦勺,把腦袋墊高。

那些長老被嚇得一愣一愣、心驚膽跳的。此前,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嗎?作為這裡的長老,似乎有點太安於現狀了吧,又或者說,他們並不需要擔心,甚至不知道諸如此類的。

畢竟二號樓那個恐怖的大魔頭才是主宰著這裡的管理者。但只要他不過多干涉,半獸們即可以繼續他們的春秋大夢。

「那個魔族」,說得好像上面只有一個魔族,那麼大隻住一個人,不會寂寞嗎?還是個,讓長老們發抖的厲害角色。

嗯……三八的蟲子冒出來了嗎?好了,婦女節已經過去很久了,明年再來吧。

她甩甩腦袋,把好奇心甩出去。

睡意漸漸朦朧雙眼,她瞄了一眼小螣,才發現她的話讓它不安了。

「不用擔心,解決這種事是長老們的職責。就算他們解決不了,上面還有光之國的魔族,實在不行,還有小閻王,只要有關靈體的事情他會想辦法解決的。」

——小閻王他很厲害嗎?

「不管他厲不厲害,那是他的職責。」

——他會知道這裡的事情嗎?那麼遙遠,他會來嗎?

「我會讓他知道的。」說不定他已經知道了,只是有些地方不好涉足而已,手上有多少壞賬,他會不清楚嗎?不過為了安撫小螣,「事實上,我一出去就必須馬上跟他彙報這事。這也是我的工作之一,不然我會受處罰的。」

對了,不能指望那些半獸,得自己動動腦筋找出去的方法。

連靈體也不能穿越的界限,是特例還是慣況?怎麼會有這種事情,這世界上,沒有巫女越不過的結界,除非,除非什麼?

想想,以前有沒有類似的經歷,努力回想一下,一定有辦法的。

她看看還在迷茫的蛇女。

——玥小姐經常做這種事嗎?

「說謊的事嗎?」沒有吧,都說是時間問題了。

——不,不,我是說工作。

「這個,我也不知道,自然而然就……」

——是使命!就像守護這裡是長老們,和所有半獸居民的職責一樣。哥哥也說,為了保護海底的家,所以必須守護一號樓,這是他的使命。

一蛇臉的正氣,她的話,那麼誇張吧?

——但是我就不行了。有時,看著海獸們一心投入戰鬥,我就感覺很迷惑。

她閉著眼睛,臉朝天花板,幽幽地道:「那也是很正常的。」

——正常嗎?

「對!」她點點頭,「迷惑是很正常的。不知道要成為怎樣的自己,對未來感到不安,卻不得不在一塊地方裹足不前,那是沒辦法的事情……只有盡量做自己想做的、能做……」

小螣沒再發問,因為玥小姐已經睡著了,人類似乎很愛睡覺!

它想做什麼?要成為怎樣的自己?它曾經一心想要翱翔藍天,其他的……

咚!

是水?

睜開眼睛,她看見了藍色的粼粼水光,她在海中?

在夢中!腳下是兩個城門?然後,隨著潮退的聲音,一個城門消失了?

是那天的情景回到夢裡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