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沒想到重點不是蓮子,而是平平無奇的蓮臺。

如今識海來了一名惡客,趕也趕不走,這下問題大發了。

“吾乃青帝!”玄衣男子邪邪一笑。

“不可能!”

“怎麼不可能,本座第二元神如今再造功業,放心,這功勞有你一部分。”青帝暢然大笑。

“本座沉睡多年,沒有一分力量,剛纔你要是動手,本座還真奈何不了,如今進了識海,任你有通天本事,也無法逃脫魔掌。”

說罷,青帝也不廢話,當場化爲一條魔龍,吞掉陸謙的元神。

“謝謝你,青帝。”

陸謙臨死之前,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似嘲諷、又似解脫,還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說時遲那時快。

從青帝發難,再到元神奪舍,只不過短短三息。

識海沒有時間概念,兩人對話連一息也不到。

青帝吞掉陸謙的元神,閉上雙目消化着陸謙的記憶。

越看越是心驚,這是撿到寶了啊!

異界重生、神秘金鑑、黃泉的秘密以及大慈尊的酆都黑律脫離黃泉之法,兩個禹神族的後裔。

這個叫陸謙的傢伙一生奇遇,黃金鑑這種化一切爲可見的數據的重寶更是聞所未聞。

“很好,很好。有此寶物,大計可成!”青帝內心狂喜。

腦海中的記憶還在消耗。

“不好!”青帝忽然面色大變,“光陰蟬,陸謙你這個畜生!”

轟!

話音剛落,一切事物如潮水迅速往回退。

青帝飛出陸謙體內,蓮子放回原位,陸謙倒退出蓮臺百丈之外。

一切,回到陸謙死前一刻。 樂滋滋的將錢收好,看了一下時間,彭若若又對彭嚴州說:「我去做晚飯,今天做好吃的犒勞一下大家,小叔叔也在這兒吃吧。」

彭嚴州彈了一下她的額頭笑道:「那是當然,你做的我肯定留在這兒吃,走,我幫你。」

他說著就站起來,跟著若若進廚房。

彭建明一家人回來的時候,若若和彭嚴州兩人正在廚房裡忙著,隱隱己有飯菜的香味兒飄出來。

三個小崽崽和一直粘在常喜小姑娘身邊的葉子義也一塊兒回來了,今天他也體會了一把什麼是種田,真是辛苦,聞到食物的香味兒,四個人一起都往廚房沖。

兩老和建州及建蘭兩兄妹都知道,今天的生意做著很成功,回到家的時候也是很高興。

今天,沒有把肚兜和虎頭鞋一起帶出去,完全是因為準備的東西太少了,光靠著建蘭一個人做也做不贏。

見若若在廚房,建蘭也興奮的衝到廚房,拉著若若說:「大嫂,如果我們真的要賣肚兜和虎頭鞋的話,我一個人是做不來,我能不能夠找幾個小姐妹一起做?」

彭若若在廚房裡,灶台邊忙的一身臭汗,她竟也不嫌,就是拉了她不肯放手,實在是今天若若他們三個人的成功,給了她很大的鼓勵。

還有更多的是要讓家人過好日子的心,她一個女孩子,也能出一分力了,不再是別人說的沒用的女人。

彭若若笑看著她說:「當然可以,只要手藝行,你的小姐妹多叫幾個來,要為人靠譜的。」

建蘭點頭如搗蒜。

彭建明心疼媳婦兒,一大早出去賣東西做生意,回來又不停歇的給家人做晚飯,這會兒還被小妹纏著,他上前,拎了建蘭后衣領往邊上趕,一邊對彭若若說:「你都忙了一天,也該休息一下了,沒多少事了吧,讓她幫著做。」

建蘭黑著臉,拜託,人家也是才幹完活,剛從地里回來好不好?這真是她親大哥,不過,大嫂現在肯照顧大家,她幫著做點事,也是應該。

不過,想到今天早上去地里幹活的時候,碰見的一個女人,建蘭不由有些心虛的看著大嫂和大哥。

彭建明看她的。樣子就知道她心裡有事沒說出來,瞪著她問:「你怎麼啦?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應該告訴我的你沒告訴我?」

建蘭對著手指頭,囁嚅著說:「大哥,你還記不記得以前見過的李梅?」

彭建明看看彭若若,見她好奇的看著自己,皺眉想了想,也實在是想不出來這個名字在什麼地方聽過,果斷的搖搖頭,說:「不認識,又怎麼了?」

建蘭低著頭都不敢看彭若若,她小聲的說:「就是,她回來了,現在也單身,還想來找大哥你,李梅跟我說,你回來的時候他會過來找你的。」

彭若若此時,手上的活也做的差不多了被婆婆搶了過去做,她現在也閑著,照顧三個小崽崽和葉子義。

自己的男人和小妹建蘭說的話,也沒避開她,讓她全聽見了,此時,她似笑非笑的看著彭建明,也不說話。

。 當林羽就近在山中的溪流中清洗完畢,得到消息的駱長風匆匆趕來,順道還帶來一身乾淨的衣裳。

林羽換好衣服站在駱長風面前,駱長風突然生出一股錯覺。

他只感覺,現在的林羽,看上去比以前更加的平淡自然。

他的氣勢完全內斂,看上去,完完全全就是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

短暫的失神后,駱長風滿臉激動,聲音顫抖的問道:「老大,你進入通玄境了?」

「嗯!」林羽頷首,臉上露出一絲劫後餘生的笑容。

有那麼一瞬間,他差點就以為自己要爆體而亡了。

所幸,在最關鍵的時候,他沖開了那道大門。

「那你現在感覺如何?」駱長風湊上前,滿臉好奇的問道:「通玄境,到底是種什麼感覺?是不是真的跟修真一樣?」

林羽微微一笑,「是,也不是!」

「怎麼說?」駱長風更加好奇。

林羽一臉平靜的看着駱長風,意味深長的說道:「世上本無修真,所謂修真,不過是試圖以凡人之軀比肩神靈而已!」

以凡人之軀,比肩神靈!

駱長風震驚,卻更加疑惑的看着林羽。

他大致能明白林羽的意思,但卻又不完全明白。

林羽見狀,不禁微笑道:「通玄境,不過是更高的武道境界而已,只因為太過逆天,故而被人神化,逐漸演變成所謂的修真,但終究還是未能脫離武道的範疇。」

「怎麼個逆天法?」駱長風好奇不已。

「領域!」

林羽微微一笑,「我之前也跟你說過領域的厲害,但其實,領域也沒有那麼玄乎,領域不過是以真氣形成一個的範圍,範圍內的風雨雷電,不是憑空而來,只不過是凝聚了領域範圍內的各種元素而已,就像你現在去控制你體內的真氣一樣。」

在此之前,林羽也曾以為那所謂的領域很玄乎。

他曾親眼見識到神道宗將雷電信手拈來。

但當他真正的進入了通玄境,他才明白其中的奧妙。

一切,看似玄乎,其實只是在不懂的人面前故弄玄虛而已。

歸根結底,還是源於體內的真氣。

真氣越強,能形成的領域範圍就越大,就越能壓制他人的力量。

就像那種看不見,但卻真實存在的氣場一樣。

接下來的十多分鐘,林羽耐心的給駱長風解釋通玄境與化虛境的區別。

聽完林羽的解釋,駱長風不禁恍然大悟。

原來,所謂的修真者,是這麼回事。

不過就是欺負別人不懂,故意搞得那麼玄乎,以此來增加神秘感,讓自己對他人形成更大的威懾力。

這就像是先天高手去欺負那些根本不懂得真氣為何物的人一樣。

「所以,武道也好,修真也罷,終究是殊途同歸。」林羽拍拍駱長風的肩膀,微笑道:「你就按照自己的路,堅定不移的走下去,終會攀上更高的山峰。」

「但願吧!」

駱長風勉強一笑,心中不禁開始擔心起來。

如今,林羽已經成為了通玄境的超級強者。

而他的實力,還停留在煉神境巔峰。

中間,還隔着一個化虛境。

他強烈的感覺到,自己快要跟不上林羽的步伐了。

當他跟林羽的實力差距無限大的時候,也許,他連給林羽擦刀的資格都沒有了。

如此想着,駱長風心中暗暗下定決心,定要抓緊時間突破煉神境的桎梏。

不求能追上林羽的步伐,只求不被他甩得太遠。

兩人簡單的聊了一陣,各自離去。

很快,林羽回到家裏。

雖然駱長風半個小時之前就叫人傳來林羽安然無恙的消息,但大家心中還是難免跟着擔心,原本應該是充滿歡聲笑語的沈家,氣氛卻顯得有些凝重。

當看到林羽安然無恙的歸來,大家這才長舒一口氣。

沈雨農臉上也終於露出笑容,沖眾人揮揮手道:「好了,既然小羽沒事,大家也都別擔心了,大家該幹嘛幹嘛!老頭子我要組牌局,一缺三,要來的趕緊報名。」

「我!」

「還有我!」

沈雨農的話音剛落下,沈卿月和沈玉書的的母親便同時舉起了手。

她倆可是鐵桿的麻將愛好者。

難得沈雨農今天主動組牌局,她們自然不能敗了沈雨農的興緻。

宣雲嵐見狀,也笑着說道:「既然沈叔這麼有興緻,那我也來湊個熱鬧吧!」

不到二十秒鐘,牌局便組好。

大家搬桌子的搬桌子,搬椅子的搬椅子,很快就在牌桌上坐好。

其他人跟林羽打了個招呼,也各自娛樂起來。

「你可真行!」

閻蟬挪動蓮步,款款來到林羽身邊,嬌嗔道:「早不突破晚不突破,偏偏挑在昨天晚上突破,差點把大家嚇得個半死。」

林羽聳聳肩肩,苦笑道:「我也不想啊!我本來是在那看天上的煙花,結果看着看着,突然就有所感悟,然後,想停下來都不行了……」

說起這個事,林羽也是一臉無奈。

昨晚是除夕夜。

本來是想跟大家一起玩個開心的。

結果出了這麼一檔子事,他能有什麼辦法?

這又不是像是其他的事,還能往後拖一拖。

「少來!」閻蟬吸吸鼻子,嬌嗔道:「這樣的機會,多少人求都求不來呢!別人玩命的想要突破,卻死活都不行,你倒好,看個煙花都能突破,還在這裏賣乖!」

林羽聞言,不禁哈哈大笑,「誰叫我命好呢?」

「你就嘚瑟吧!」閻蟬嬌俏的看他一眼,又抱着他的手臂,「你突破了倒是高興,我們的煙花可還沒放完呢!不行,你今天必須得陪我們把煙花放完!」

「對!」

沈卿月頷首,嬌笑道:「你害我們除夕夜都沒過好,今天就罰你陪我們把昨晚剩下的煙花全部放完!」

「現在啊?」林羽哭笑不得的看着兩女,「大白天的放什麼煙花啊,等晚上吧!」

「不行!」

兩女同時搖頭。

「今晚的煙花是今晚的,咱們先得把昨晚的煙花放完!」沈卿月也上前抱住林羽的另一隻手臂,眼中閃動着狡黠而靈動的光芒。

林淺見狀,也馬上湊上前,一把拽住林羽的衣服。

林羽一臉黑線的看着三人。

她們還生怕自己跑了啊?

「行、行!我陪你們放煙花,把這些煙花都放完,咱們晚點再去買些回來。」林羽趕緊答應下來。

既然她們這麼有興緻,那就陪她們放煙花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