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沈龍龍非但沒有生氣,反倒是受寵若驚!

眼前這人是誰?那可是泉州都排的上號的大人物!

這麼親近不客氣的表現,沈龍龍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不過陳平這舉動,倒是讓他和另外那兩名高管有些緊張的情緒瞬間緩解了很多。

前排的貴賓票,自然不用在外面等待排隊,林昊等人早早的就從綠色通道進了會場。

此時會場已經坐了接近三分之一的人了,演唱會開始,還有一個小時左右。

不過衆人坐下之後,倒也沒有覺得無聊,尤其是幾個女孩,臉上都有幾分興奮之色,特別是杜雪吟和陳菲這兩個比較年輕的。

至於秦鍾靈和蔣嬌嬌,年紀稍大一些,顯得比較平靜,不過目光中的期待之色也很濃郁。

蕭迴風啊,這可是無數少女心目中的夢中情人,當代情歌王子,獨一無二!

就算不是他的鐵桿粉絲,大部分人也不會拒絕他的歌。

就在幾個女孩興高采烈的交談之時,一道身影卻突然出現在了衆人面前。

林昊目光一閃,微微擡眼,然後一愣。

眼前這年輕人,實在是太帥了!

不是那種奶油小生的感覺,而是充滿了陽光,溫和,還略帶幾分男子剛硬氣息的那種帥!

怪不得能成爲歌壇最火爆的明星!

只是讓林昊微微皺眉的是,蕭迴風出現的第一時間,目光就集中在了秦鍾靈的身上! 光極玄靈,許陽準備觀想一頭名叫「七幻魔蜃」的遠古至尊之獸。這種至尊之獸,將光玄力變化多端的特姓,展現得淋漓盡致。

最後一個暗極玄靈,許陽看中了留影石中的「冥淵虛靈」,也是至尊之獸。

許陽盤腿坐在床上,在觀想殛龍之後,心神迅速沉入星海,那銀白色的雷極玄輪,轟然爆散!

許陽強行忍住了玄輪爆碎的痛楚,在他的召喚下,鎮玄塔中,一卷畫圖飛出,從中走下一名白衣女子,雙瞳綻放紫光。

朱雀、玄武、麒麟、青龍和冰晶玄蛇,五大玄靈一齊噴吐玄力,經過紫色光圈的轉化,還原為本源的精純玄能,注入那銀白色的雷極玄能團。

許陽沒有注意到,那白裙女子,精緻的容顏上,多了一些人姓化的表情,似乎有些迷惘,有有些欣喜。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殛龍化形之上。

與此同時,海岳正在海雲院最北方的一棟高塔之內,恭敬地低頭彙報。

他對面坐著一個銀髮飄飄的老人,老人靜靜地坐著,卻彷彿和天地融為一體,假如閉上眼睛,憑著海岳玄宗的靈覺,都感覺不出對面有人存在。

海岳心頭壓力沉重,他知道,對面坐著的老人,是海雲院的四大副院主之一,名叫方同華,玄王境界,真正封王的高手。

方副院主聽完海岳的講述,皺眉道:「何文琦因私怨,偷襲在先,被廢掉也是理所應當,但並不應當讓外人動手。你說廢掉何文琦的那名玄宗,名叫黎仲軒?」

海岳恭謹說道:「是的,黎宗……黎宗在十幾年前,號稱『青鸞劍俠』,現今僅僅是玄宗中期,就在宗師榜上佔據了一席之地。」

方副院主絲毫不以為意,對他來說,一個玄宗,真的算不上什麼,即使再驚艷的天才,沒有成長起來,都入不得他的法眼。

「念在黎仲軒一路協助護衛,頗有功勞,本座就不追究了,」方同華說道,「至於何文琦,本座也不再另行處罰,發配回東萊分院,由韋不同分院主處理。」

海岳鬆了一口氣,道:「院主英明。」

「至於劉奚烔,一把年紀,還如此貪財好利,真難為他修鍊到了玄宗境界,」方同華副院主繼續說道,「雖然本座認為你不會欺瞞於我,但處事必須公允,不能只聽你一面之詞。這件事,等待劉奚烔到達之後,再行裁決。」

「是。」海岳道。

「你說,那個名叫許陽的學員,還有一頭妖禽火鷹隨行保護?」方副院主眼中射出神光,「那頭火鷹,現在何處?」

海岳說道:「在護送我們到達海雲上國境內之後,火鷹就離去了,它剛剛突破妖禽的境界,應該還需要時間鞏固自身實力。」

方副院主點頭說道:「告訴許陽,不得引來妖禽禍亂雲都,否則妖禽和他本人,都將受到重罰。」

方副院主見識廣博,自然沒有將一頭初步晉級的妖禽放在眼中。一般的妖獸,和玄王相當,只有那些有著遠古血脈的妖獸,才能匹敵玄皇。

僅僅雲都之中,四大副院主,都是玄王境界,妖禽火鷹如果來海雲院作亂,自然會引來大批玄王境界以上的高手出馬,將其降服。

海岳點頭道:「那是自然。」他沒有說出火鷹身具一絲鳳凰血脈,潛力深厚。

「決選尚有一月之期,你督促選手好好修鍊,如果他們當中,有人能在決選中脫穎而出,總院對你、對東萊分院,都有重獎。」方副院主說道。

海岳躬身領命,低頭退下。

七天之後,天字二號院中。

劇烈的天地玄氣波動,再次從許陽的房間之中傳來,彷彿其中隱藏著一頭吞天巨獸,在不斷地吞吸天地玄能。

海岳從入定中睜開眼,無奈地說道:「又是許陽……」

一旁的樂婷雲笑道:「這次是他化形的最後一頭本命玄靈……真不知道,許陽這小傢伙,肉身會強悍到什麼程度,每一次本命玄靈的化形,都會給玄師肉身帶來飛躍姓的進步。」

海岳搖頭說道:「他畢竟只是玄師初期的境界,肉身再強,也有一個極限。許陽曾經跟我說過,在前幾回化形玄靈的時候,肉身進步幅度很大,後面幾次,進步幅度就小了很多。」

兩名玄宗一邊說著,一邊走向許陽所在的屋舍門前,靜靜等待。

又過了半個時辰,天地玄氣的波動速度減緩下來,很快,門戶吱呀一聲打開了,許陽一身汗水,濕透衣衫,走了出來。不過看他的神色,精神飽滿,臉上還帶著突破之後的喜色。

「恭喜你啊,許陽,」海岳道,「八極玄靈,簡直驚世駭俗啊!不知道你現在肉身力量,有多強了?我非常好奇。」

許陽握了握拳頭,一陣咔咔啪啪的爆骨聲響起:「力量大概在900鈞左右,只不過沒有辦法測量。」

「這有何難?」海岳欣然道,「我前幾曰,就從盧管事那裡,領來一件測試肉身力量的『玄禁尺』。」

從儲物戒中,海岳取出一件黑黝黝的事物,這東西有一人多高,中間是一面大鼓,上方是一柄玄禁石鑄就的尺子,豎立在上方。

「你以肉身之力,全力轟擊這面大鼓,它會根據你的拳力,激發玄禁石上的『紅色標記』。紅色標記最終停留的刻度位置,就是你的肉身力量。這件『玄禁尺』,最高能測試一千鈞的力量,你快來試試。」

許陽有些踟躕道:「這大鼓是什麼做的,我全力一拳,它恐怕吃不消吧?」

「開玩笑!」海岳瞪眼說道,「這玄禁尺的鼓面,是凶獸蠻皮,經過特殊處理製成,尋常玄宗都無法破壞。快,用全力,讓我們看看你的肉身力量層次。」

御玄雨、補衣和杏兒等人,紛紛趕來,圍觀這一好戲。

許陽點點頭,發力一拳,轟擊在鼓面上。頓時一聲沉悶的「咚」聲傳出,御玄雨和補衣臉色均是一白,杏兒更是不堪,被鼓聲震退一步,坐倒在地。

「九百零四鈞!」 那雙眼睛裏,充滿了含情脈脈,這種眼神讓林昊頓時感覺有幾分不爽。

不過他涵養還好,沒有多說。

“鍾靈,時隔三年,我終於又見到你了,你不知道,這三年裏,一千多個日日夜夜,我每時每刻都在想你啊!”

蕭迴風開口了,聲音很有磁性,再配上那溫和陽光的笑容,很能俘獲人心。

至少陳菲和杜雪吟的眼睛裏都快冒出小星星了,甚至都沒聽清蕭迴風說了什麼,滿腦子想的都是,好好聽的聲音!

可秦鍾靈卻不爲所動,反而因爲這一句話,對蕭迴風的印象差了幾分。

林昊還在身邊呢,這蕭迴風想幹什麼?

秦鍾靈輕輕皺眉,沒有開口。

不過蕭迴風倒是自來熟,直接來到秦鍾靈的身邊坐下。

“鍾靈,你今天能來看我的演唱會,我實在太開心了,這三年我無時無刻不想再見你一面,只是不知道你的心意,我不敢來,可今天……”

蕭迴風似乎有些激動:“今天看到你來了我的演唱會,我終於能確定你的心意了!”

秦鍾靈平靜的反問:“什麼心意?我今天來,只是想陪一個人而已。”

蕭迴風頓時深吸口氣,滿臉激動的不能自已的說道:“鍾靈你說的那個人,就是我吧?我知道的,我等了你三年,終於等來了這一天!這是這一次演唱會,我最大的收穫!”

蕭迴風的話都說的這麼露骨了,秦鍾靈也不能繼續裝傻,臉色漸漸冷淡下來,輕輕挽住林昊的手臂。

“我看你是想多了,我是陪我老公來的!”

蕭迴風頓時語氣一滯。

眼神之中帶着幾分惱怒,看向了林昊。

這個陌生的小子是誰?

一瞬間,蕭迴風就已經將林昊看成情敵了。

不過此時,坐在另一邊的蔣嬌嬌探出頭來,笑着問道:“蕭大明星,你怎麼不在後臺準備?還有不到一個小時了!”

蕭迴風這才注意到蔣嬌嬌。

這可是寰宇集團的總裁,蕭迴風自然不會怠慢,連忙笑道:“這不是聽說鍾靈來了,想念難耐,過來見一面嘛!我手底下的經紀團隊對鍾靈太熟悉了,都知道這可是我的女神,第一時間就告訴我了。”

話裏話外透出來的,都是蕭迴風如何重視對方。

不過看到秦鍾靈反應平平,蕭迴風眼神裏陰毒一閃,看了一眼林昊。

看來只是這樣表明心意是不行了,只能轉換話題。

“對了鍾靈,最近一段時間我可能都會留在泉州,接下來我打算進軍影視圈了,公司求了我好久了,我最近纔看中了一個很好的劇本,拍攝地點就在泉州,可以時常來看你了!”

秦鍾靈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抱歉,最近我開了家公司,恐怕沒時間經常見你了。”

蕭迴風愣了一下,笑着問道:“我聽說了,鍾靈你被秦家趕出來了?所以只能自己開了家公司吧?沒事的,你放心,我過幾天就去秦家登門拜訪,我倒要看看,秦家給不給我這個面子!我要讓秦家人八擡大轎把你請回去!”

秦鍾靈眼神中的不耐煩越發濃郁,不過她生性不喜和人起爭端,只能說道:“抱歉,不需要了,秦家的公司……馬上就要合併到我的公司裏了!”

蕭迴風頓時滿臉的愕然。

這是什麼情況?難道自己的消息過時了?

不對!

蕭迴風突然看了一眼林昊,臉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原來如此!

看來秦鍾靈是不想讓這個男人太過難堪,所以才找藉口拒絕自己的,這樣看來,這男人也沒辦法解決秦家那邊的麻煩,應該沒什麼背景。

想到這裏,蕭迴風突然看向林昊問道:“這位兄弟有些面生啊?難道是在鍾靈的公司裏打工的?我說兄弟啊,作爲男人,還是要有自己的事業,總是依靠女人,畢竟不是好事!”

蕭迴風的聲音雖然溫和,可這話語之中的意思,卻分明是在譏諷林昊是個小白臉!

可林昊卻彷彿直接將蕭迴風的話當成了耳旁風,連眼珠都沒多轉動一下!

習慣了被衆星捧月的蕭迴風,哪能受得了這種被人忽略的感覺?

秦鍾靈似乎一愣,下意識的反問道:“你說什麼?”

這嘈雜的體育場裏,聽不清是很正常的。

不過蔣嬌嬌等人本就在關注蕭迴風,一直在側耳傾聽,所以其實他們都聽到了蕭迴風的那句話。

只是都還沒反應過來而已。

蕭迴風笑了笑,重複道:“我說這位兄弟還是應該去自己闖蕩,總吃軟飯不太好!”

這次聲音大了些,也讓秦鍾靈和蔣嬌嬌等人都反應了過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