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沈燕翎很貪財,一開始只是因為日子很苦,他想要活下去,到了後來,沈燕翎見識到了很多想要去的地方和想要見的風景,再後來沈燕翎見到了越來越多的窮苦孩子和缺少物質和精神的人們。

人性本善,他也相當一個英雄,他的內心也渴望著幫助他人,只是多年的生活磨平了少年的稜角,因果循環,有些人不能幫,有些事不能做。

可沈燕翎還是想幫那些不能幫的人,去看那些看不到的風景。

一根煙很快就抽完了。

沈燕翎打了聲招呼,就推門下了車,離開了地府。

回到了家,沈燕翎罕見的收拾了屋子,即使有了白河之後屋子變的沒有那麼邋遢了,但依舊顯得凌亂。

趕上白河買菜放學到家,沈燕翎接過了裝滿蔬菜和肉的塑料袋。

白河一邊叮叮噹噹的做著飯菜一邊跟沈燕翎講著今天學校發生的事情,無非是哪個小子又向她表白了,或者中午有什麼好吃的,沈燕翎的耳朵都快聽爛了。

吃飯時候,沈燕翎給白河講了今天的事情經過。

白河好奇道:「女鬼事情就這麼結束了?」

「應該吧。」沈燕翎翻看著手機。

突然一個消息闖入了他的眼帘。

今日新聞,一女子被富二代殺死後藏屍牆中,富二代自首后精神狀態臨近崩潰。

白河也掃了一眼新聞道:「我覺得這事不能全怪那個叫蔣玉的。」

沈燕翎罕見的點了點頭道:「話是這麼說沒錯。」

「可無論是面對婚姻的選擇還是財產的繼承,選擇權都在於他。」

「如果止步於分手,這件事或許有個不完美的結局,但至少不會釀成悲劇。」

扒拉兩口飯又喝了一口肉湯,沈燕翎嘆了口氣道:「錯就錯在,他哪個都放不下,還選錯了通向結局的方式。」 雲舒聽得臉紅心跳,尷尬的用腳趾摳出了一個地球。

這兩人居然在這種場合……

這……

而且這男人的聲音好像有些耳熟,雲舒總覺得在哪兒聽到過。

雲舒抬頭,對上了那一張妖孽無比的臉蛋,心跳莫名的漏掉了一拍。

傅南璟渾身緊繃,長臂勾著她的腰,鼻尖前全是她身上的獨特香味。

光只是聞一下,渾身就在瘋狂的燃燒。

「別動。」

男人嗓音沙啞的不成樣子了,雲舒不用想都知道是因為什麼,小臉更紅。

隔著薄薄的衣衫,隱約可以感受到來自於傅南璟身上的強勢氣息,強勢襲來,雲舒抵抗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腦海里閃過先前自己看到過的畫面。

不得不說,他的身材真好。

「……」

好在門外的動靜沒有持續多久,便停止了。

等到兩人離開,傅南璟卻沒有想要鬆手的想法:「知道門外那兩人是誰嗎?」

「誰?」

「趙世廣和王瑜。」

趙世廣她知道,王瑜是誰?

「王瑜是墨風的二嬸嬸。」

傅南璟溫聲道:「你和墨風關係不錯,可以提醒一下。」

雲舒這才想起來,半年前,墨家新娶了一位太太,聽說年紀很小,才剛畢業幾年。

她只聽過這件事,連王瑜的名字都不曾知曉。

聞言,眯眸:「她和趙世廣怎麼會認識?」

「如果我沒猜錯,她應該是趙世廣安插在墨家的眼線。」傅南璟倒是查的清楚:「而且,趙世廣確實和雲家挪用公款有關,但目前為止,勸你不要再查下去。」

「這你也知道?」

雲舒沒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除非他是從秦溯嘴裡得到的消息。

「意外得知。」

傅南璟輕哼一聲:「你先管好自己,至於趙世廣,我會留意。」

雲舒不可置否:「你幫我做事,我可沒錢給你。」

不愧是傅南璟,哪怕她想瞞著,依舊瞞不住這男人的耳朵。

足以可見,他手下的人多有能幹,就連這些隱秘的事情都能調查到。

傅南璟嘴角一勾:「我不要錢,要——」

他伸手,輕輕的點了點她的紅唇,眼底閃過一絲得意:「要這裡。」

雲舒哽了一下。

溫熱的吻落了下來,長驅直入,沒有一點可以反抗的餘地。

他很滿意這樣的場景,半晌,結束了這個纏綿的吻:「明天我要出差,你乖一點。」

「我又不是小孩子。」

雲舒嘟囔著,「你要去哪裡?」

「京都。」

雲舒抿唇:「什麼時候回來?」

「三天後。」

兩人在樓梯間磨蹭了一會,雙雙回到了會場,秦固一臉我懂得的表情。

嘖嘖嘖!

出去了這麼久,鬼知道他們是去幹什麼了!

雲舒臉皮薄,坐在了角落裡,傅南璟意味深長的掃了一眼秦固:「再看,把你眼珠子摳掉!」

秦固:「……」

對不起,是我錯了。

拍賣會結束之後,三人離開。

趙世廣一直想要和傅南璟攀上關係,卻苦於沒有機會。

看到他們離開,連忙跟了上去:「二爺,留步。」

「趙總,有事?」

傅南璟回頭,看著一眼趙世廣,褪去了方才的狠厲,此刻的趙世廣更多的是屬於商人的圓滑和事故,一看就知道他的意圖。

「二爺,聽聞您很喜歡茶具,鄙人收藏了些許名貴茶具,如果二爺喜歡,不妨約個時間聊聊心得?」

雲舒眯眸,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個表叔如此卑躬屈膝。

趙世廣看到了雲舒,也有些驚訝:「雲舒?」

「表叔,晚上好。」

雲舒點頭,算是打了一個招呼,不動聲色的打量著趙世廣。

兩家雖然是親戚,但這麼多年,來往很少,幾乎沒有什麼感情可言。

趙世廣頷首:「舒舒,你和二爺——」

「朋友。」

雲舒不緊不慢地回答,將趙世廣的窺探擋了回去。

趙世廣也知道傅南璟已經有了女朋友,他沒把這件事往雲舒身上想,畢竟兩人的年齡差挺大的。

「嗯,你父母最近身體還好嗎?」

「很好,還一直挂念著表叔呢。」

虛與委蛇的敘舊,雲舒做得駕輕就熟。

上一世吃了太多虧,這一世,她自然長了教訓。

趙世廣頷首:「等我有時間,一定去看看長輩們。」

說完,趙世廣看向了傅南璟:「二爺,舒舒還是小孩子,若有得罪,還請包涵。」

這一番話,做足了長輩的架子,隱含幾分得意。

傅南璟看出了他的想法,「趙總,有空下次約。」

三人走出了會場,雲舒察覺到了傅南璟臉色的變化,小心肝微顫。

方才她說他們是朋友,傅南璟恐怕會不樂意。

「二哥,你別在意,我剛才就是瞎說的……」

傅南璟豈會不知道她的想法?

輕哼一聲,拉著她的手上車,長腿微微彎曲:「我們確實是朋友。」

兩人並沒有在交往,說是朋友,也不是問題。

秦固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可以親親抱抱的朋友?這種朋友還有嗎,我想要一打!」

雲舒尷尬的說不出話。

傅南璟掃了他一眼:「再說一個字,立馬滾蛋!」

秦固癟嘴,他只是說了實話而已,就這麼被罵了!

雲舒眼珠一轉,清了清嗓子:「二哥,你餓不餓?」

「雲家沒給你飯吃?」

雲舒噎了一下:「我想吃夜宵,要不一起吃點?」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