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沈木不敢怠慢,立刻同時運行起了三大法訣,法訣運轉,天地靈氣立刻朝着他爆涌而來,而他的心神則不斷的往心底裏沉去。

猶如第一次覺醒時一般,沈木的心神急速下墜,在墜落了不知道多久後來到了一片空曠的區域,這片區域內一個巨大漩渦在上頭瘋狂的旋轉着,不斷的吐出一紅一白兩道靈力進入不遠處的魔盤和血晶之中。

“沈木,你來了啊,幹得不錯麼!”暮白突然憑空出現,把沈木嚇了一跳。

“暮白,快告訴我,怎麼救月兒。”沈木找準目標立刻跑了過去抓住暮白雙臂。

“你別急,因爲我是魂體,所以我能感知到她的靈魂似乎被滯留在了心裏某處,只有把她的;靈魂引導出來,她才能夠靈魂入體,重新甦醒。”

暮白向沈木講述了很多,其中就包括如何將心念引導進入程煙月的身體,引導她的靈魂解開封印。

知曉瞭解決辦法,沈木也不耽誤,隨即便要離去,卻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爲什麼暮白最近出現的越來越頻繁了,似乎完全沒有被自己吞噬的跡象啊。

原來據暮白講述,自從上次天狐幻境事件之後,他的靈魂似乎被從沈木的內心剝離了出來,現在雖然無法離開沈木的身體,但是自我意識逐漸開始恢復了,並且藉助着沈木體內的能量,可以較長時間保持出現的狀態,只不過和外界溝通依然是不可能,只能勉強在關鍵的時候呼喚沈木做出應對。

天狐幻境確實神奇,竟然可以將以死之人生生的複製而出。

退出心念後,沈木睜開雙眼,立刻把樓下張喜樂喚了上來,畢竟在場就屬他的修爲最高,安排完事情後張喜樂也不推辭,一句放心後便在沈木周圍盤坐了起來,開始護法。

一切安排妥當,沈木再也沒管其他,雙手與程煙月相握,雙靈陰陽訣快速地運轉了起來,沉入心神,這次卻是通過雙手由雙靈陰陽訣引導心念進入了程煙月體內。

這種方式是非常冒險的,一旦程煙月反抗過於強烈的話沈木變會永遠被困在她體內。爲此暮白也是開玩笑說道,萬一沈木回不來了,他就可以佔據沈木的身體了。畢竟無主的身體就算是最低級的殘念也可以輕鬆佔據。

……

林水城。

程家是林水城的大家族,但是近些年開始逐漸衰敗,原因也無他,都是因爲他們的生意。他們世家都以販賣藥草礦石等材料和行商貿易爲主,和海外的鱗族關係頗爲密切,常年往來的村莊和城池都有好幾個,但是近些年海妖被妖帝所控制,與鱗族的貿易驟然被切斷後元氣大傷,只能臨時改變生存策略,由外貿改爲內銷。

然而內銷何其困難,同爲林水城大世家之一的何家便是內銷一家獨大,手握三大財團之一的黃金殿,商隊遍佈大半的內陸城鎮。

何家本來一家獨大的內陸銷售被程家分區一杯羹後當然不願意啦,此後便處處與之爲敵。

好在程家今年出了一個天才少女,程煙月。

程煙月非本家人,而是一個離林水城頗遠的莫西村的小分支。這個小分支因其關係也在當年被本家直接調回了林水城,並且分到了一塊城內的居住地。

家裏父親以此爲豪,還特意弄了一本初階法術火球術回來。

程煙月在這小分支卻也只是庶出,與其父親並不是很親,原本沒多大交集的人一下子因爲自己天賦覺醒而變得不一樣了。

“哈哈哈,煙月啊,我就知道你不簡單。從我們程家獨有的紅髮特徵就看得出來啊,只有本家的一些嫡系才能具有如此純正的紅髮。”程煙月的父親來到林水城後意氣風發,“月兒,我已經和本家的族長說好了,林水學院有你的位置,進入其中必定會被重點培養啊,你放心,將來的成就必定不凡。”

每當自己的父親這麼說道,程煙月卻總是不以爲然,她可是知道這位父親的打算的。因爲自己樣貌出衆的原因暗地裏已經被許配給了何家的一位少爺,名叫何杉。她的作用僅僅是家族爲了討好何家而做出的讓步,但是讓家族沒想到的是她覺醒了魔力天賦,那可就不得了了。程家人祖上出過火靈尊,那可是大陸上排的上號的人物,要是程煙月今後的成就也是如此的話,嫁給何家就是個大損失了。無奈婚約雖未立下,但是卻有談過,何家知曉程煙月的天賦後更是不肯放棄,多次給程家恩施並進。程家開始屈服。

這天程煙月和女傭獨自出門採購物資,爲前去學院做準備打基礎。

“小姐,老爺對你可真好,竟然捨得把黃金卡拿來給你採購藥劑呢。”女用羨慕地說道。

“呵呵,不就是想讓我更值錢賺取更多的利益嗎,”程煙月的語氣冰冷,毫不掩飾,完全沒有一個14歲少女該有的天真和活潑。

“小姐,你就知足吧,老爺也是爲了家族好,好啦,別生氣了,走吧。到學院這樣可交不到朋友呢。”

“交朋友?現在林水城誰還敢跟我交朋友啊,何家可是龐然大物,哼,一想到那個何衫我就噁心!”

“啪啪啪,”突然一陣拍手聲響起。

兩女側頭望去,那女傭立刻嚇得差點跪倒在地上,嘴裏哆嗦的說道:“何,何少。”

來人正是何少,他可是派人盯着程家門口許多天了,終於盼到正主出現,收到消息後立刻趕了過來,“呵呵,小美人,你可想死我了,終於肯出現了。”

程煙月假裝沒看見,拉着女傭就要走,哪知道拉了兩下拉不動,也是無奈,“何杉!你到底想幹嘛!”

“呵呵,我想幹嘛,你跟我回去就知道了!上!”何少邪魅一笑,身後立刻衝出六名壯漢,其中爲首一人竟然是一名低階武者。

程煙月下了一跳,這分明是要直接抓人啊,立刻撒腿就跑。

“給我抓住她!老子今晚就要生米煮成熟飯!讓程家這羣狗東西把這小美人乖乖送上門,哈哈哈!”何少狂笑着追來。

“這樣下去不行,那武者速度太快了,我根本跑不脫,看來只能用這招了!”程煙月衝入一個拐角后里了閉眼吟唱起了法術攻擊,這個法術她已經練習多日,只需要給她數秒,就能發動。

“她在這裏,哈哈哈,首功是我的了!”那個武者大漢速度飛快,已經跑了過來,然而過了轉角之後,迎接他的卻不是程煙月這個紅色的小美人,而是…

隨着一聲嬌喝響起一團紅色法術飛出,武者大漢轉角後躲之不及,被擊打在了面門處,立刻慘叫一聲倒飛而出。

“呼呼!再來一招!火球術!”程煙月再度施展法術,隨後而至的無人紛紛中招,被火球術打個半死,渾身冒火在地上翻滾着。

“可惡,小美人還挺潑辣!”何少此時趕到,見到自己的隨從被打趴也不惱怒,反而笑得更加淫邪,“看你還有沒有魔力在釋放法術!哈哈。”

程煙月確實已經消耗完了所有的魔力,直接被何少一個猛虎下山撲倒在地。

何少獸性大發,似乎要在這小巷裏將程煙月就地正法一般,直接動手。程煙月本就只是紗裙在身,只是才一個瞬間,上半身的衣物就已經被撕破,只是小手死死的捂着內衣不肯鬆手。

何少見其反抗激烈,**反而大漲,猖狂的淫笑聲不絕於耳,迴盪在周圍。

就在兩隻小手即將失守之際,不遠處突然一聲厲喝響起:“大膽畜生!”

隨後何少突然側飛而出,撞在牆上。

“何人敢壞我好事!你是誰!你可知道我是黃金殿的小少爺!”何少似乎還要說什麼,一直腳直接踹到了他的面門處,一口黑泥進嘴立刻苦味傳來。

“滾!”來人再度大喝。

“月兒!你沒事吧!”溫柔的聲音傳來。

程煙月哭得梨花帶雨,此時還在抽泣着,朦朧的小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眼前這位模糊的少年,很面生,但卻又很熟悉。小手緊了緊自己的內衣後警惕的說道:“你是誰?”

“我是你的木哥哥啊!”溫柔之聲再度傳來。

“木哥哥?,”程煙月驟然聽到這三個字後心裏一鬆,沒來由的抱住的眼前之人,“嗚嗚~木哥哥,你是誰啊?我覺得我好想你啊!可是我想不起來。”

來人想要在說些什麼,突然,靠在一旁的何少吃虧後不死心,右手從身後抽出一把匕首,猛然的朝着來人刺了過來。

“找死!”來人反應竟然極快,立刻空出一腳抽打而去,再次擊中何少的面門。

何少倒飛而出,倒在地上沒了聲響,也不知死沒死。

“沒事了,月兒,我們回家。”來人溫柔的給程煙月披上外套,隨後將她橫抱而起,消失在了小巷外。

程煙月再次醒來,已經回到了程家大院自己的房間,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來的。 今日上午,程煙月已經接到了族內的通知,原先定在半個月後去林水學院的計劃被取消了,隨之一起取消的還有和何家的口頭婚約。

但這並非是因爲程家家主硬氣,而是出於被迫。

程煙月是睡了一個上午,昏昏沉沉的什麼都不知道,但是外面可就熱鬧了,一大早何家的人來討說法。昨天何杉被打傷,據說就是程煙月所爲。面對何家的找事,要是往日程家可能還有些畏懼,但是現在不同了,程煙月可是覺醒了靈者,又具有返祖血脈,如此天賦倒是成了程家的依仗。在狠狠的拒絕了何家的無理取鬧後當然也收到了他們家的打擊報復,城中一半的產業幾乎在何家的施壓下被關停。看似劣勢的程家卻早已想好後招,立刻通知了程煙月前往聖羅蘭城的聖羅蘭學院,與之一起通知到的還有另一樁婚約,那就是與黃金殿對立的財神團的小少爺,黃亦軒的婚約。

程煙月如遭雷擊,這可是剛出龍潭又入虎穴啊。但是一人之力卻終歸無法與家族對抗。

臨行前一天,她被看管的格外嚴格,直到了坐上了百花傭兵團護衛的馬車,家族之人才姍姍離去。

程煙月也不是沒想過逃跑,但是學院之路不可廢棄,一旦出逃的話必定無法就學了,“一定要早日提升自己的實力,好掌控自己的命運!”這是她內心發下的誓言。

持續了七天的的舟車勞頓後終於來到了聖羅蘭城,見到了那位所謂的未婚夫。永夜傭兵團的團長黃翼凌可是對程煙月讚不絕口,不僅因爲她的美貌,更是因爲她的天賦,一位靈者!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她的未婚夫黃亦軒似乎對他並不是很感興趣,這倒是讓她有些意外了。爲此他不止一次的懷疑過自己的外貌。

入學後在聖羅蘭學院內,兩人終於有機會單獨交談了。

“你就是我的未婚妻?切,一個小丫頭!”黃亦軒似乎對程煙月很不屑。

“怎麼?配不上你嗎!哼,我還看不上你呢,你個黃毛小子!”程煙月刁蠻反擊。

黃亦軒確實是一頭黃髮,但是長得很帥,並沒有程煙月說的黃毛小子那般不堪,“一個都沒發育的小丫頭還說我是黃毛小子?信不信我讓你知道我是不是小子!”

面對黃少的耍流氓,程煙月卻不在意,數落了兩句後自行離開了。這幾天可是真夠她煩的了,明明有一個未婚夫在學院做擋箭牌,可是這個未婚夫一點也不承認自己的身份,自己倒是被外院那些花癡新生追的到處跑,沒脾氣。讓她更加氣憤的是那個何家的何杉似乎不死心,竟然不在林水學院好好讀書卻跑到這裏來了,不過還好有他們的死對頭,多寶閣的小少爺張鵬牽制。這下好了,三大財團的公子哥齊聚首,不過黃亦軒卻是高人一等,畢竟靈者的身份不凡。所以只剩下何杉和張鵬兩人相爭。

“得想個辦法解決才行,不然我可要被煩死咯,這還怎麼修煉啊,一羣蒼蠅。”程煙月在珍品閣想着,“算了,還是先挑選功法吧。”

珍品閣確實夠大,輾轉了好幾間屋子終於找到了一件寫着法術功法的屋子,“呼呼!終於找到了。”程煙月幾步走進屋子,“咦?竟然有人在這裏,今年的低階靈者新生不是隻有我和黃亦軒嗎?這人是?”

“啊?哈哈,你好啊,”屋內一人似乎飛快的把剛纔翻閱的功法書籍放回了原處,回身笑着說道,似乎就要出門。

這人有些面熟,程煙月想着,腦海內瞬間認了出來,“沈木!是你!”

“額,那個,嘿嘿,你好啊,你認識我啊。”沈木笑的有些尷尬,“那個沒什麼事的話我就走了!”

沈木剛要走,程煙月一把拉住了他,“哎,你等等,你是那個新生第一吧,嘿嘿,名氣倒是很大,就是人有點慫,說吧,鬼鬼祟祟在這裏做什麼?”

沈木逃不掉,嘴角一勾,卻裝作有些惶恐地說道:“程煙月啊,我本來想借一本靈者修煉功法的,但是積分不夠啊。”

“你認識我?”程煙月有些疑惑,但仔細一想卻是明白了過來,想着外院應該很多人認識自己了吧,隨即又說道:“嘿嘿,我幫你借啊,不過嘛,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沈木心裏一笑,“終於見到你了,這次不會再放掉你了。”嘴裏卻說到:“什麼條件啊?要是太過分我可不會答應!”

程煙月心裏早就想好了條件,但是看沈木的眼神卻是有些異樣,因爲這個人給自己的感覺很獨特,就是那種,一見鍾情的感覺?

想着小臉不知何時卻已經羞紅了起來,嘴裏小聲說道:“我那邊有一本不用的《鍛靈訣》可以借給你,但是你要冒充我的,男朋友。”話一說出口,聲音小的猶如蚊子一般。

“那就這麼說定了!今晚去食堂給我吧,我會當衆承認是你男朋友的,有什麼事就衝我來吧。”沈木自信地說道,程煙月擡頭時已經不見那道身影。

“這人怎麼感覺有些奇怪呢?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似的?算了不管了,先借書吧,晚上去食堂找他!也不知道木哥哥要靈者功法有什麼用?啊?我怎麼叫他木哥哥啊,呸呸呸!”

……

晚上食堂,沈木早已在門口等待多時。程煙月拿着一本小冊子一蹦一跳的走了過來,“沈木!我來了。”

這一聲喊,頓時吸引了周圍大半的路人視角。

沈木也不客氣,迎上去抱起了程煙月,小蘿莉身姿輕盈,直接被沈木抱着轉了兩圈。

“沈木,這樣不好啊,放下我,好多人看着呢!”程煙月嘴裏反抗者,手卻摟緊了沈木的脖子,似乎在這個懷裏讓他感覺很安心,沒有勾心鬥角,沒有躲藏逃避,有的只是兩個字,溫馨。

“呵呵,我都不怕,走吧,進去吃飯吧!”沈木揚了揚自己的學生卡,拉着小蘿莉就進了食堂。

兩人高調秀恩愛的事情很快就傳遍了外院,頓時整個外院熱鬧沸騰了起來。包括三大財團少爺在內三個少爺都趕了過來,黃亦軒聲純屬看熱鬧的,想知道是哪個不知死活的東西在鬧事。其餘二少則是要搞死這個不安分的沈木。

吃完飯,沈木也保持繼續高調的性子,直接放出話,想要挑戰他的人演武場見!

狂妄的沈木消息再度傳遍外院,很多仰慕程煙月的人紛紛加入了這場討伐戰。

演武場中,程煙月有些擔心的望着那一往無前的背影,沈木往臺上走着卻是遞迴一個讓人心安的眼神。

“加油!沈木!”程煙月揮着小手,也不知道爲什麼要支持這個高調的壞人。自己不是一直很討厭這種風格的人嗎?爲什麼對沈木卻是例外呢。

“各位,程煙月聲我的女人!想要揍我的儘快上臺,我不管你們幾人一起上!我沈木,都接着!”

此話一出,現場頓時沸騰了起來,這是被激起了羣怒!

頓時有兩人跳上了擂臺,剛擺好架勢,沈木卻輕鬆用木劍將兩人擊飛落下擂臺,一招取勝!

所有人都以爲這只是一個巧合,頓時又有人接踵而上。

可是無論上多少人,即使是五人齊上,都是被沈木幾劍擊飛。何少和張少都不信邪,紛紛上去使用了武技,但結果卻是沒變。

黃亦軒看的心驚,“這人有古怪啊,明明修爲只是高階武者!爲什麼這麼強,也太假了吧,這戰鬥根本不是比拼鬥氣的戰鬥,可以說沈木除了跳上臺用了鬥氣之外,再也沒用過,只是憑藉着劍招!此人戰鬥經驗之豐富,根本不是在場所有人能比擬的!”

擂臺賽打了個把小時,只要不是傻子,都已經能準確的判斷出沈木的實力了。面對他的霸道,外院學生望而卻步。

“哈哈哈!既然各位這麼大方,那我沈木也不客氣了,從今以後,程煙月就是我的女人!”沈木狂放大笑跳下擂臺,一把摟住還沒反應過來的程煙月。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