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沈安爲何在此處獨自欣賞月色?

“你爲何在此獨自欣賞月色?”郭老問道。

“郭老你難道就沒有發現有人在附近嗎?”沈安問道。

郭老也是一驚,他哪裏發現有人在附近,仔細查探之下,他果然是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這說明真的有人隱藏在附近。

郭老不由的看了一眼,沈安的實力讓他越來越覺得不可思議了,沈安像是一個隱士高人一般深不可測。

沈安嘴角泛起一抹笑意,他目光投射向暗處:“你覺得他在什麼地方?”

郭老只是搖搖頭,他目前還猜不透這一切,他也無法猜測出那隱藏於暗處的人在何處。

“完全無法猜測出來,這個人隱藏的太好了,恐怕是一個頂級的殺手。”郭老說道。

“真是不巧的是,我被這樣的頂級殺手給盯上了,註定的這樣的頂級殺手,遇上我就是一次災難。”沈安笑笑說道。

遇到他就是一場災難?若是換作別人說出這些話來,郭老一定會覺得對方是在大言不慚,但是沈安的確是有資格說出這些話,沈安有着足夠的資格。

“呵呵,的確那個人應該不可能完成這個任務。”郭老對於沈安十分的自信,好像只要有着沈安出手,這個殺手根本不足爲懼一樣。

黑暗中,那隱藏着的男子不由的咬牙,他盯着這一切,就宛如是在看着一個不爽的目標一樣。

好傢伙,他怎麼可能被這種人輕易的看扁?

“居然敢小瞧我,我今日倒是想要瞧瞧,你如何從我的手中逃出去,我一定會讓你知道我匕首究竟是有着多麼的鋒利。”男子不由的將匕首拔出來,拔出匕首的動作雖然十分的隱蔽,但是還是暴露了他的位置。

就在這時,沈安目光投來,殺手才發現自己上當了,他無疑的用剛纔拔出匕首的動作,暴露了一切。

“可惡,被他利用了,現在我已經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已經處於了一種完全劣勢的局面。”殺手心中暗道不好,作爲一個殺手,最爲重要的就是隱藏,潛伏。

如果連這個動作都沒有做好,就算最後刺殺了目標,那也是一件極其失敗的事情。

毫無疑問這次的行動是失敗了,至少在對於自己要求嚴格的殺手而言是如此。

他就是一個對自己要求相當嚴格的存在,但是凡事都有例外,尤其是在碰到沈安這樣的存在時更是如此。

“今日就算破壞了我的原則,我也不會輕易的放過你!你必須死在我的匕首之下,我的這把匕首必定要送你去見閻王爺。”男子惡狠狠的說道。

瞬息間,男子提着匕首衝向沈安,他對準的是沈安的後背,如果他在一開始就出手的話,或許還有機會刺中沈安。

但是如今,這根本就沒有任何機會了,想要刺中沈安,簡直就是天方夜譚的事情。沈安警惕之下根本就不會給對方任何機會。 見到對方迅速的刺了過來,沈安只是淡淡一笑,對此顯得風輕雲淡,對方的動作並不算是這個境界之中最快的存在,沈安有足夠把握接下這一擊。

“黑暗之體!”沈安身後涌現出巨大的黑色能量,彷彿那是神魔的化身。

沈安並沒有動用全部的黑暗之體的力量,他只是動用了一部分而已,但是哪怕僅僅只是一部分,都是讓人不容小覷的存在。

便是這一部分也擋住了對方刺來的匕首,匕首在沈安的手中斷裂,這讓那名前來刺殺的男子心中大爲吃驚。

怎麼可能,他的刺殺怎麼會失敗,而且他最爲得意的匕首,竟然直接斷掉了,還有他身上涌現出的那股可怕的黑暗能量究竟是什麼東西,爲什麼可以輕易的抵擋祝他的刺殺,抵擋住他的襲擊?

男子只是感到不解,就在千鈞一髮之際,沈安迅速抓住那半截匕首,隨即將半截匕首直接刺入到了男子的腹部。

鮮血從那男子的腹部之中流出來,聞着血腥的氣味,男子才如夢初醒一般,似乎一起都已經變得真實了,原來他真的敗了。

一旁的郭老看着沈安,如此的果斷出手,果然不愧是他看中的年輕人。

“沈安,你比我想象之中還有更多的不可能。”郭老說道。

男子直接倒在地上,他怔怔的望着沈安,那雙眼睛彷彿早已經是黯淡無光的存在了一般,他恐怕到死也不明白自己爲何會敗在沈安的手中。

當然這些只不過是小插曲而已,沈安不可能因爲區區一個刺客就停滯自己的步伐。

……

第二天,郭老親自找上沈安,如今沈安在戰功榜上的排名已經達到了第十位的位置,但是顯然沈安並不會因此就滿足什麼。

郭老望着沈安,每次見到沈安,都彷彿是要與一個陌生人重新認識一遍一樣。

沈安好像無時無刻不再變強。

郭老說道:“沈安,你想要挑戰更高的名次嗎?”

“當然了,我想要挑戰更高的名次,十名並不足以滿足我,我要登上戰功榜第一。”登上戰功榜第一何其困難,要是換作別的覺醒者,連想都不敢想,但是沈安卻不同,沈安有着足夠的資本說出這樣的話來。

看着沈安自信滿滿的模樣,郭老不由的點點頭,他的眼神裏充滿了欣賞,這纔是真正的年輕人,這纔是年輕人所應該擁有的樣子。

“沈安你的勇氣你的自信絕對不是其他覺醒者可以比擬的,正是因此我纔會找上你。這次的任務你只要能完成,就能夠進入戰功榜前五,但是這顯然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你要做好準備,你也可以選擇拒絕。”郭老說道。

選擇拒絕?沈安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每次郭老似乎都這麼說,但是哪一次,他不是在郭老的驚訝之中完成了任務?

“郭老你但說無妨,別人做不到的事情,我能夠做到,別人不敢去做的事情,我敢去做。”沈安說着。

“好,真是一個有魄力的年輕人,這份魄力真是不俗。”郭老說道。

隨即郭老就是將整個任務告訴了沈安,原來此次的任務是去刺殺一個叫作高俅的人,高俅似乎和歷史上的高俅很像。

但是這顯然不是同一個人,畢竟那一個高俅早已不知道死了多長時間了,這個高俅是海月城之中的一個霸主,他手下有着衆多高手,是一個很難對付的目標。

若不是對沈安有着足夠的信心,郭老也不會將這樣的事情交給沈安來做。

畢竟這種事情可不是隨隨便便什麼人都可以做到的存在。

沈安嘴角泛起笑意:“高俅這個名字一聽就不是什麼好人,郭老你放心這次的任務,我一定完成。”

沈安顯得很是有自信,彷彿這一切對於他而言根本就不算是什麼難事一樣。

郭老看了一眼沈安,還是對着沈安說道:“一切都要警惕一些,千萬不能小覷了此人的實力,此人的手下有着衆多高手,算是海月城之中的一位霸主,他的實力不容小覷。你若是小覷了他的話,恐怕自己會陷入危機當中。”

“郭老你放心吧,什麼霸主,在我的眼中也不過是過眼雲煙而已。”沈安說完,徑直走出戰功基地。

沒人知道沈安此次要前去高俅的地盤,要去刺殺海月城的一位霸主。

……

沒多久,沈安便通過打聽來到了海月城之中一個聚集着衆多高手的地方。

此刻一棟大宅內,一個肥胖的男子,正左擁右抱,讓人好不羨慕。

此人肥頭大耳,但是滿臉卻是兇狠,給人一種十分不好對付的感覺,此人便是高俅,他在海月城有權有勢,十分的強大。

根本沒有幾個人膽敢輕易得罪高俅,真正得罪了高俅的人,差不多也都死掉了。

“什麼人!竟敢闖入高俅大人的宅子?”一個護衛看向沈安,他警惕無比,此人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竟然無聲無息的就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我要見高俅!你去告訴他,我是來取他性命的,要他將自己的腦袋準備好。”沈安說道。

像是刺客一樣去偷偷摸摸的刺殺高俅,沈安從未這樣想過,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從正面進去。

他要與高俅硬鋼,倒是要看看,在高俅的手下究竟有多少強大的高手。

對方一看沈安只是一個六品後期覺醒者,不由的發出一陣陣嗤笑的聲音,什麼時候六品後期覺醒者也膽敢如此囂張了?

“笑話,區區一個六品後期覺醒者,也膽敢如此囂張,我看你喝醉了在這兒故意耍酒瘋是吧?”那人完全沒有將沈安放在眼裏。

別說是區區一個六品後期覺醒者了,就算是一個七品覺醒者,他也不放在眼裏,這兒可是海月城霸主高俅的地盤,便是八品覺醒者在這兒也得要禮讓三分。

想要讓他給區區一個六品後期覺醒者面子?對方怕是在做夢。

“呵呵,你算是個什麼東西?” 沈安抓住那護衛的手臂,直接朝着地上猛地一扔,頓時那護衛的鼻子便與大地來了一個親密接觸,頓時鼻樑都被打斷了。

這簡直令人難以置信,竟然有人膽敢在高俅的地盤鬧事,竟然還有人膽敢打傷高俅的手下?

那人有些清醒了起來,他望着沈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經歷的一切,對方居然真的敢出手?

“你你你……竟然敢在高俅大人的地盤鬧事,你不想要活命了?你知道得罪高俅大人究竟是什麼後果嗎,你根本就不能承受那樣的後果。”護衛威脅道,他似乎希望沈安聽到高俅的名頭後,沈安會屈服。

但是沈安真的會輕易屈服嗎?

自然是不可能的,沈安又豈是那種隨隨便便就會輕易屈服的人?

沈安冷笑一聲,抓住那護衛的手臂將對方提起來,說道:“現在告訴我,高俅在什麼地方,否則我就再廢掉你一條腿,我倒是要看看,在你徹底被廢掉之後,你會不會講實話。”

看着沈安的模樣,似乎並不像是在說空話,只怕他不按照沈安的意思去做的話,真的會被沈安給廢掉。

他可不想要死在這兒,他連媳婦都沒有娶了。

“大哥饒命大哥饒命,我現在就告訴你高俅大人的位置,高俅大人此刻就在大宅的後花園之中享樂。”護衛說道。

沈安像是丟棄垃圾一樣,直接將那個護衛丟棄在地上,根本就沒有絲毫的猶豫。

整個過程果斷無比。

若是讓別的覺醒者看到這一幕,只怕那些覺醒者會非常吃驚,這個傢伙究竟是誰竟然敢如此的無視高俅的人?

難道他想要與高俅開戰嗎,可沒有幾個人膽敢真正的得罪高俅,這傢伙是不想要自己的性命了?

高俅的手下高手無數,沈安這才走了不到幾步,就被一個穿着黑色甲冑的男子擋了下來,男子給了一種參與過了無數場殺戮的感覺,此人一看就是一個狠角色。

與這樣的人較量,只怕根本就沒有什麼勝算可言。

但是沈安卻不同,他並不覺得自己沒有辦法對付對方。

“你也要擋住我的路?”沈安不由的將目光投射在了對方的身上。

那人呵呵笑了笑,但是臉上卻是無盡的冰冷色彩,顯然他根本就沒有想過要放走沈安的意思。

“這兒是高俅大人的宅子,不是你能夠前來的地方,我希望你能夠明白這一點,不要讓我感到失望。現在就從這兒退回去,我還能夠保住你的性命,不然我會將你的心臟掏出來當下酒菜。”那人冰冷的道。

此刻高俅手下的幾名護衛也是紛紛的跑了過來,他們望着沈安,沒想到區區一個六品覺醒者,竟然也膽敢闖入高俅的大宅,這簡直就是在找死。

就算是自尋死路也沒有這麼自尋死路的吧?

“這傢伙,怎麼會這麼自尋死路?他究竟在幹什麼?這傢伙……”

“他簡直就是在找死,完完全全的找死。”

“呵呵,想要與我們高俅大人爲敵?就憑他也有足夠的資格?笑死人了,只怕他還沒有接觸到高俅大人,就已經被搞求大人手下的那些高手給幹掉了吧。”

“這個擋在那個傢伙面前的人可不是一般人,此人是七品高手,他只要一出手六品覺醒者片刻間就將會倒地。”

……

衆人都是在議論紛紛,似乎認爲沈安早已是敗得徹底了。

但是沈安依舊沒有任何的退縮可言,沈安如同是大樹一樣屹立在了高俅的手下面前,不得不說,他能夠站到現在還沒有一絲一毫的慌亂,不禁的讓那些覺醒者也是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

“看來不將你打倒,你是不能夠放我過去了。”沈安盯着但在自己面前的那人說道。

“呵呵呵你早就該有這樣的覺悟了,你要明白,我只要出一招,你就必將會倒地,不要做任何無意義的掙扎,死亡是你必然的命運。”

“今日我倒是要看看,在這兒誰能夠阻擾得了我。”

沈安大步向前,他的身體周圍元癢流動,恐怖的元癢充斥在他的身體表面,彷彿是滾滾而動的車輪,擁有着無窮無盡的力量一般。

此刻,那人也開始動手了,他一拳打在那滾動的元癢上面,卻只是能夠讓那滾動的元癢產生出一些的凹陷,除此之外,似乎連沈安的身體都傷害不了絲毫。

這怎麼可能,這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