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江織這副樣子,在骨,也在皮。

駱青和用手絹擦去臉上的血痕,隔著柵欄看外頭的人:「你有七八年沒來過駱家了吧,今兒個是吹的什麼風,竟然把你給吹來了。」

他抬一隻腳,踩在駱家的柵欄上,頭髮修剪得隨意,風一吹,遮住了眉毛,他似笑非笑的:「你老子是推我下海的嫌疑人,我來認認兇手,不行?」

這麼一頭藍色的發,本該不正經的顏色,叫他染了,倒不減他一身世家公子的貴氣。反添了兩分桀驁跟狂妄,很顯年少。

像少年。

鮮衣怒馬、意氣風發的少年,敢與天齊。

「你還沒回答我,」他語調慢慢吞吞,不急,問駱青和,「這是在幹什麼?聚眾鬥毆嗎?」

駱青和面不改色:「這小賊上我駱家偷東西,被我給逮住了。」

「抓賊啊,」江織瞧了那『小賊』一眼,桃花眼裡幾度回春,都是笑意,「正好,我把警察帶來了。」

「……」

駱青和啞口無言了。

周徐紡呢,是有點懵的,她只想安靜地打架,安靜地教訓人……她不想蹲局子。

江織已經撥了電話了,靠著駱家的鐵柵欄,在撥弄額前吹亂的發,道:「南楚,到了沒?過來『抓賊』。」

『小賊』周徐紡:「……」

現在逃來得及嗎?

「wu——wu——wu——wu——」

警笛聲那叫一個響亮。

不到一分鐘,喬南楚就到了,一起來的還有刑偵隊的程sir。

江織進駱家大門前,給喬南楚留了話。

「放她走。」

喬南楚看他:「什麼意思?」

他說:「她是我的人。」

這話,聽著怎麼這麼怪。

喬南楚問:「你派來的?」

他也不說是不是,就發話:「也不要傷著她了,不然,」

還有不然。

喬南楚等著他的下文。

江織難得表情這麼嚴肅:「不然,兄弟沒得做。」

「……」

喲,這哪是來認兇手的,是來英雄救美的吧。

江織不再啰嗦了,進了駱家大門,上一次來駱家,還是八年前。

八年前,江家與駱家關係還不錯,江家老二娶了駱家的三姑娘,兩家是姻親,經常有往來。

江織不怎麼愛出門,第一回來駱家做客時,十六歲,目睹了駱青和在教訓人,管了回閑事,把駱家那小啞巴喚過來,點名要他領路。

小啞巴也不知道被玫瑰花抽了多久,身上都是血星子。

瘦巴巴的,不知道有沒有十歲。

江織問他:「你叫什麼?」

他撿了根樹枝,在地上劃了三杠。

還真叫駱三,也沒個正經名。

又問:「它叫什麼?」他指他腳邊的那隻胖貓,方才不知道躲哪了,現在才出來。

「喵。」

那隻貓是真胖。

當時已經十四歲了的駱家小啞巴卻瘦得像根桿,他拿著樹枝,在地上又劃了四杠。

帝寵之養鬼成妃 「四?」

他歪歪扭扭地又寫了一個駱字。

駱四,橘貓叫駱四。

而他叫駱三。

「你會寫字啊。」

江織剛說完,他受了很大驚嚇似的,立馬把那個歪歪扭扭的駱字擦掉,指了一下前面的路,然後扭頭就跑了

真是個奇怪的人。

江織那次很晚才起身回江家的,在駱家待了大半天,沒有再見到駱三,直到傍晚,他的司機剛把車開出駱家。

有人砸他的車玻璃。

司機停了車:「小少爺,是駱家那個養子。」

那個小啞巴啊。

聽說,還是個小傻子。

駱家人還說,他是弱智。

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就下車了,隔著柵欄看那瘦巴巴的孩子,對,頂多還是孩子,就不忍心責怪了。

年年有魚很幸福 他問:「你為什麼砸我車?」

那小傻子也不會說話,他手腕很細,輕輕鬆鬆就從鐵柵欄里伸出來了,攤開手,手心有一塊紅燒肉,油滋滋的。

他拿了塊紅燒肉,要給江織。

「你給我塊肉乾什麼?」

他指自己的嘴巴。

「給我吃啊?」

他點頭。

十六歲的江織很龜毛,有點潔癖,自然是嫌棄的,可也不知道抽的什麼風,他還是接了。

那小啞巴放下肉就跑了。

江織看著手裡的肉,又大又肥的一塊紅燒肉,還是頭一回,有人送他一塊肉。

司機知道他潔癖的毛病,趕緊遞上手絹和水:「給我吧,您先洗洗。」

他放嘴裡,吃了。

太肥了,膩得慌。

江織也是後來才知道,那塊肉是偷的,駱家那個小啞巴為了偷那塊紅燒肉,還挨了一頓打,又是用玫瑰花抽的。

「織哥兒。」

「織哥兒。」

駱常德放下茶杯,喊了兩聲。

江織回神,把回憶壓下,他抬眸,語氣很不客氣:「織哥兒也是你能叫的?」

駱常德:「……」

江家和駱家是姻親,按照輩分,江織還要隨他堂姐江扶離喊一聲舅舅。 「衣服不賣,如果你名氣足夠,我白送。」

黎天懶洋洋的說道。

那三本書,他已經翻了個遍,幾乎整個學院的風雲人物,他都已經熟記於心。

現在,他就在等這些人的到來了。

而就在這時,張堅兩人也相繼回來,人靠衣裝,佛靠金裝這句話說的不錯。

這一下,三個人,頓時變成了三個帥哥,吸引力再次大增,黎天將兩人叫來。

「記住了,我們只收出名的和漂亮的,其他的的一個不要,剩下就交給你們了。」

時間在一點一點的過去,想加入的人是不少,可是黎天卻一個也沒收。

漸漸的,黎天三人的舉動,終於被一些人傳播開。

特別是有人將男神幫的那些衣服用留影石分享出去后,一些在其他層挑選幫派的人,都忍不住過來了。

可惜,這些人在黎天這裡紛紛失敗,沒有一個人能加入男神幫,而越是沒人加入,就有越多的人幫忙宣傳。

黎天也不急,他相信,自己這些衣服,已經可以吸引來大魚的。

於此同時,何錦等人,也將整個五十一區的旋轉花園全部找遍,依舊沒有找到黎天三人。

於是乎,他們決定,將整個五十一區翻遍,也要找到黎天幾人。

黎天三人其實早就已經把他忘了,這時,男神幫終於迎來了一個讓黎天注意的人。

秦飛花,飛升學院美女排行榜低六十一名,五十區第二美女。

美女效應果然不一般,在秦飛花出現后,整個男神幫招新點,就人滿為患了。

「大家快來啊,女神秦飛花在旋轉花園第十七層,男神幫招新處了。」

「我終於知道他們為什麼要叫男神幫了,原來時根據女神起的,真是太不要臉了。」

「我看你就是嫉妒,如果我能想出這個名字,我也情願不要臉,男神幫,聽聽這名字多霸氣,可惜他們收人的標準太高。」

「是啊,哪怕女神也沒用,秦飛花是有幫派的,根本不可能加入這男神幫,我看他就是為衣服而來的吧。」

「為衣服而來也沒用,人家多說了,只有加入他們幫派,才送衣服的。」

正是因為眾人的議論,才把黎天吸引,黎天睜眼看去,果然是一個美女,精緻小巧的臉上不見意思妝容,正如那出水的芙蓉。

黎天還在觀看,就聽那女子輕柔的聲音響起。

「你們就是男神幫的吧,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買一件你們的衣服?」

「不賣!」

張堅面露猶豫,羅侯卻直接乾脆,彷彿沒有看到面前是個美女一般,十分淡定的回道。

「哦,那好吧,麻煩了。」

秦飛花失望中看了那幾十套衣服一眼,轉身就要離開。

「站住!」

這樣一個活廣告,怎麼可能放她走,黎天可不是一直在躺著沒事幹,他是一直在觀察系統數據的。

從這秦飛花出現開始,這數據增長的趨勢就提升了幾倍,現在已經過一萬了。

黎天趕緊跑到秦飛花面前,抱拳行禮。

「正所謂寶馬配英雄,我這衣服不是不賣,只是不賣給一些庸脂俗粉,如姑娘這種天姿國色,別說賣了,就是送你一套,也不無不可,姑娘請自行挑選,喜歡哪套,我給你拿。」

黎天這一轉變,讓在場眾人驚掉了一地下巴。

做人怎麼這麼無恥。

說好的不賣的,說好的只有加入男神幫才能送的,現在呢,你的原則呢。

為什麼在美女面前,你一點原則也沒有了。

秦飛花也有些臉紅,第一次有人誇自己這麼直接的,讓她有些受不了。

「還是算了吧,既然你們有規定,我也不好打破。」

算了,這可不行。

你可是我完成任務的關鍵,這就讓你走了,我什麼時候才能等到下一個人出現。

於是他再次擋在秦飛花面前,十分嚴肅的說道。

「規矩,那不就是用來打破的嗎,況且,這規矩都是我定的,現在我要改一改,就加一條,美女除外。」

這境界,眾人是服了。

秦飛花也是對那些衣服實在是喜愛,也就不再推遲,開始去挑選自己喜歡的衣服。

直到秦飛花選中兩套衣服,去找地方換衣服時,眾人這才反應過來。

「這男神幫幫主葉秋,也太不要臉了。」

「哪裡不要臉了,這才是我輩男人的典範,規矩,不就是用來打破的嗎,說的多好。」

「我還是只管那句,美女除外,這才是真男人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