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水賊提着不到二尺的小短刀子直照內肘、肋下、腿窩要麼就是脖頸子招呼,一紮一個準擋都擋不住!

曹軍士卒哪裏還能有半點活路?

但凡落水被海賊瞧見了,那便多半是個死。偏偏這些乘着走軻的海賊知曉自家優勢,經年水戰中給他們練就了一身膽識,儘管總共不到一個校尉部,駕船衝進曹軍船陣中的更是隻有寥寥千餘人幾十條小船,可鑽進曹軍上百船陣中見船就撞,左右走軻與艨艟差不多大,都在船首撞得動的範疇之中,一旦撞上立即棄船,要麼往對方船上跳、要麼就直接往水裏鑽,曹軍如何應付這等手段?

只要起初沒用弓弩將敵船攔住,緊跟着便一隻腳踏進了閻王殿,生死全然不在自家手上!

這種時候,曹操起初還想着反敗爲勝,畢竟從海寇撞進船陣纔不過堪堪一刻,初初接戰時仗着距離曹軍一通亂箭還能將敵方壓制住,如今就算顯現出亂勢也只是右翼船陣不過影響幾十條小船罷了,可誰知道令旗打起來才發現右翼三條商船完全不聽使喚,再仔細一看巨大的商船上早已打成一片,海寇都登上去搶船了!

正待此時,一艘商船竟是已被控制,晃晃悠悠朝着己方船陣當中唯一一艘鬥艦衝了過來,但凡路途當中的走軻艨艟不論敵我統統衝撞過去,商船龐大的船架子與巨大重量哪裏是小船能抗衡的,轉眼便被碾成一片,嚇得曹操連忙揮動令旗號令其餘船隊朝西撤退,接着下令鬥艦自左前方突圍,嚇得頭腦冒煙哪裏還有先前杯酒敬河神的瀟灑!rw 飛躍在半空中,那一腳,然後櫻滿集再度起跳,彷彿藉助了腳下的這個怪物成了一個跳板。

不知火流派的戰爭踐踏的紅色氣浪擴散出去,那個怪物直接就失去了聲息。

櫻滿集壓抑著痛苦的悶哼響起,同時櫻滿集因為戰爭踐踏的反作用力一下子飛升起來!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櫻滿集倒是因為心想事成能量的輔助導致身體強行硬抗下了負荷,造成了凡人級戰爭踐踏的最低傷害,勉強達標屬於這個技能狀態,產生了相對應的效果。

這個技能最少應該是比較強大的凡人級才能釋放,櫻滿集雖然是非凡之人,但是無論是肉體還是非凡能力,都還是幼年期,比凡人都還不如,更不要說比較強大的凡人。

相對應的這個怪物的等級也是比較弱小的,至少正常的凡人,就算是不是健康(附帶健全)的凡人,應該也能對付一二,受到了櫻滿集這勉強達到了狀態的戰爭踐踏,所以那一大片技能效果不知火氣浪就是所謂的踐踏效果。

踐踏效果就是擴大了原本只是腳步的傷害,造成了這個怪物一大片地區都好像被重壓擊傷,櫻滿集的腳只有正常人,就是正常的健康成年人的巴掌那麼大,但是這個造成的傷害就有一點,嗯,怎麼說呢?可能一百個櫻滿集的腳加在一起也沒有這麼大,那個怪物直接整個都碎裂成皸裂狀態了,下半身直接插進地面裡面!

也不知道身體裡面有多少部分變成了肉醬!

那是直接就失去了聲息。

櫻滿集最後還是忍不住慘叫出聲。

雖然他的身上有著各種護盾,各種其他非凡者能力的加持加護和增益,但是那個釋放出的技能是他自己發出來的,由內而外的,人家再怎麼保護也沒辦法,而櫻滿集完全不後悔自己釋放出那種攻擊,要知道,人家雖然是低級的虛無界無理智的怪物,但是受到了聲魔的控制絕對不可能是攻擊自己就離開,絕對是糾纏上自己,然後自然而然的就是後面無窮無盡的妖魔鬼怪群起而攻之。

想想就后怕!

一想到自己的下場,櫻滿集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心裡恐慌到了極點,簡直是遇到此生最大的恐懼和劫難,好在沒有被抓中!

在落地之後,櫻滿集就抱著櫻滿真名在地上滾了不知道多少圈,兩人的衣服和皮膚都不知道損壞了多少,殷紅的血液從兩個小孩的體內流出來。

不知火舞一直在開路,感覺到不對勁看了回來,瞬間就感覺很煩,自然是對於這個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著兩個小孩子的可惡傢伙的厭煩與憤怒。

一個瞬步,出現在櫻滿集身邊,保護著緊緊抱在一起的兩個小傢伙,一拳一腳把周圍那一群瘋狂衝來的妖魔鬼怪給打散打死打飛。

不知火舞感覺很難辦,不斷的釋放出各種自家流派的技能和武術忍術。

一群群的怪物死去,但是每一次都會有源源不斷的怪物從漆黑的霧氣之中出現,數量不但沒有減少反而越發的變多起來了!

(未完待續)

櫻滿集也是在不斷的翻滾之中大腦變得一片漿糊,只知道自己懷裡的這個是自己最重要的姐姐,絕對不能放手,所以一直和姐姐緊緊擁抱在一起。

至於從一開始就沒有出現任何戰鬥力的櫻滿真名,她現在的狀態可不是那麼的好。

雙眼的眼瞳不斷的抖動,時而猩紅,時而暗粉,她現在似乎也出現了一些的狀態,只知道懷中的這個是自己最重要的人,只知道要緊緊抱住櫻滿集。

其實想想也是,人家撒但怎麼可能這麼放心的把工具放在人間?!人家可是心眼最多的大壞蛋!

只不過櫻滿真名似乎有那麼一點超乎人家的預料,她沒有第一時間變成它(撒但)的傀儡,甚至,現在已經開始反超那個想要控制她的力量了!

(為什麼她能這樣?其實這個是一個伏筆,或者說櫻滿集的能力我根本就沒有說清楚!) 江面上的水戰已經結束,兩支軍隊在交戰半個時辰後逐漸分離,隨後以龐大船隊向西遁逃而結束,隨後的半個時辰裏,薛州部的海寇們在江面上盛大狂歡,盡情肅清着遺留在江面上的龐大船隊。x23us.com更新最快那些被拋棄的曹軍士卒死的死、降得降,值得一提的是諸侯的軍隊永遠比野將軍的部下擁有更多的歸屬感,即便已經被主將拋棄,仍舊有上百人不願投降死戰到底,最後被海寇用強弓勁弩逼着跳入江中。

輝煌的戰果!

這場勝利在薛州看來太過輕鬆,一開始他只是想借出其不意的情況下給曹軍奮力一擊,奪來兩條龐大商船試試運氣,說不準商船裏儲存的着足夠他們備冬的糧草與衣物呢。誰知道曹軍的抵抗是他們意想不到的的鬆懈,甚至讓薛州感到極爲弔詭的是這支曹軍水師看起來好似根本毫無水戰經驗一般。

水中的作戰並不像陸地上那麼好控制,一旦先前定下的計劃有所改變,後面的戰局便會超出將領的預料。薛州派出去擔任阻攔曹軍小船的大部水軍成爲作戰的主力,將曹軍小船衝得七零八落,故而原本擔任主力搶奪商船的數百水軍也跟着加入戰場,駕着商船劈浪開江地橫衝直撞。

戰事到這,就已經結束了,曹軍船隊銜尾西竄,帶走了超過半數的船隻,留下數十艘艨艟走軻則在戰事中被擊毀撞沉,但薛州一樣收穫頗豐。

他們搶到了兩艘巨大的商船,餘者挑挑撿撿盡數換上艨艟,在岸邊撈起落水受傷的袍澤與投降的俘虜,甚至還在江裏打撈些鎧甲弓弩,接着四十餘艘完好船隊拖拽着三十餘受損船隻向東駛去,留下江面上一片狼藉的戰船殘骸。

戰事結束,薛州清點了跟着自己的海賊之衆,陣亡失蹤七百餘人,剩下六百多人身上帶傷,有些傷勢慘重挺不過去,但他們還有一千餘人的戰力,何況得到這些戰船,修修補補便又能拉起一支龐大的船隊,江上的戰力比較先前竟不減反增。

薛州的運氣很好,商船裏有一艘艙底放着萬斤馬肉乾與其餘一些糧食,雖然艙底在戰鬥中不知被哪艘船撞裂船板導致浸水,但只要有吃的就夠了,何況船里居然還養着六十多匹馬,上好的戰馬,各個覆着皮甲。除此之外另一艘商船裏屯放着甲械,足夠武裝百人的重鎧大兜,再加上那些足夠彌補他在水戰中損失的弓弩,收穫已經出乎他的意料。

薛州不知道曹操因爲這支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水匪已經要氣得要祭天了,他的虎豹騎,虎豹騎啊!

作爲曹氏陸戰殺手鐗的虎豹騎,在兩艘商船中屯兵二百,隨着商船被搶走他們大多葬身魚腹,剩下的兵甲與戰馬自不必說,那都是曹操從北到南積攢的老家底,就算丟掉兗州丟掉豫州他都沒這麼心疼過,兩百多個久經戰陣的虎豹騎卻在江上被一羣水賊襲擊接着盡數殺光!

江山爲聘:愛妃,別走 曹操怎能不氣!

不過其實也不是盡數殺光,至少船上還有幾個虎豹騎投降了呢,只不過曹操絕對不想知道。

薛州的襲擊對曹操而言是雪上加霜,可聞名沛國的曹大善人如今的支援對薛州而言卻是雪中送炭。薛州不敢再在兵勢薄弱時在江夏中心登陸,取走停靠在江邊蘆葦蕩裏隱藏的三艘田豫送給他的鬥艦,轉而取道潁水北上東走,直至汝南、江夏、南陽三郡交界的隨縣近畿纔敢靠岸,同時朝南陽的張頜、汝南的張遼傳信告知自己在此處休整的消息。

看着岸邊海賊衆將商船拖拽到沙地上倒扣過來刀砍斧劈地拆下船板,給那些艨艟修修補補幹得熱火朝天,讓薛州揣着的心才終於放回肚子裏。說實話,哪怕單單派人去給度遼將軍張頜、驍騎將軍張遼送個口信,都讓薛州這個海賊頭子感到心有揣意,現如今他所擁有的一切,怎麼說呢……一切都像做夢般,不真實。

岸邊停着三艘巨大的鬥艦,周圍六十多艘艨艟,船隊看上去懾人心魄。這種能撐下一百七十多水卒專用於水中近身交戰的戰船,薛州過去都沒用過,他當然知道這船好,哪怕對上體量更加龐大的商船,加固過的鬥艦船首衝撞一下都能把商船捅個大窟窿,薛州之所以沒用它們去打仗,是因爲他壓根沒想過自己能打敗曹操。

薛州就是想着富貴險中求,反正沒有軍糧沒有厚實衣物自己也活不過這個冬天,就想着搶上一艘商船趕緊開溜……曹軍未必能追得上自己,他的艨艟上有老練水手,跑得快!

誰曾想還真把曹操打跑了,這下子躺在岸邊沙灘上曬着秋季暖陽的薛州又不禁患得患失,倘若帶着這三艘鬥艦,是不是能直接撞沉了曹操的鬥艦?

咱也在趙王麾下混個將軍做!

薛州還真沒想過自己也會有今日。過去他就是在青徐海岸之外討生活的海賊頭子,什麼中原大亂關東關西大戰和他都沒半點關係,反正能救點被兵亂所害的百姓就救一點、看見海上的商船隊能搶一票就搶一票,什麼都尉太守那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和他沒有半點關係。

後來承蒙廣陵太守陳登看得起他,親自送上名刺隨後單人乘船到海上見他,受寵若驚的他啥都沒想,帶着海島上追隨自己的萬戶百姓便去了廣陵定居,自己也做了校尉。

等到後來燕氏打到南方,說實話沒人比他對燕氏的威勢感觸更深的了,最早他在海上稱霸,北到渤海南到揚州,但凡有大股商船他都想碰碰,可後來遼東有水師了,他便再也不敢進渤海;緊跟着青州東萊也成了燕氏水師的港口,他的生存空間便再一次被壓縮,甚至連氣都不敢生。

燕氏可是大人物,人家的船隊有數千條戰船,旌旗足矣遮蔽碧藍的大海,他又怎麼敢和燕氏一較長短?

可現在他也是燕氏的校尉,還親自領兵擊潰了曹操的船隊?薛州到現在還覺得好似做夢,直至日頭漸落,江風吹得薛州渾身發冷,他還搬着手指頭患得患失地想:這,這些燕氏的大人物會認可自己的功勳麼?

緊跟着,便有南陽那邊的疾馳而來的騎手帶着步兵將軍高覽的口信前來,“請薛校尉領兵進駐隨縣,隨縣水寨已清理乾淨,可隨時進駐。”

還來不及高興,汝南的張遼同樣傳來書信,“薛校尉此戰足已壯我軍膽氣,遼當親自爲你向大王請功!” 在霧氣的籠罩下,讓人感覺陰冷無比,彷彿置身於冰天雪地之中,地面也開始出現一些的寒霜。

櫻滿集的一躍一個戰爭踐踏,擊殺了那個怪物,同時也躲避開了那個怪物身後那無窮無盡的妖魔鬼怪的攻擊。

抱著自己此生最重要的東西,櫻滿集是死也不鬆手,怕是一個鬆手,這個最重要的東西就會被搶走,抱著櫻滿真名,櫻滿集和她一起在地上翻滾著,這是因為櫻滿集之前所釋放的戰爭踐踏導致反衝擊力作用在兩人身上。

櫻滿集算是勉強躲過了那一群粘人的妖魔鬼怪的一次撲擊。

但是落在地上,直接就讓兩個人傷痕纍纍,也讓櫻滿集已經一片混亂,感覺整個世界都雲里霧裡,自己彷彿是在做夢(說白了就是有一點缺氧的感覺,大家可以試試,快速深呼吸,大腦缺氧,會感覺全世界都亮了一些,腦袋有一些不清晰,感覺自己彷彿活在夢裡),大腦變得一片漿糊,周圍的聲音已經傳遞不到櫻滿集的耳朵裡面了,因為櫻滿集的耳朵已經開始出現耳鳴了。

感覺什麼都不想再去想,想要就那麼的抱著自己最重要的東西就那麼躺在地上昏迷睡著過去。

突如其來的事件總是這麼的耗費心神。

不過雖然櫻滿集險而又險的離開了被那一群怪物群起而攻之的危險,但是,很明顯那一群鍥而不捨的怪物有一次追上櫻滿集肯定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特別是因為剛才的戰爭踐踏,導致現在的腿有一點拐的感覺的櫻滿集速度直接就降了下來!

然後櫻滿集現在還大腦出現了一些不好的狀態,處於一種要昏迷過去的感覺,在這個時刻都是變數和危險特別是他們兩個還是人家主要目標的戰場上面,完全是要死的節奏!

滅絕 好在不知火舞感覺到身後的情況,轉頭看到了這裡的情況,過來幫忙了。

看到櫻滿集這邊,本來讓櫻滿集他們快跑的不知火舞瞬間咋舌,然後怒視虛空之中隱形著的虛無聲魔,不知火舞自然是看不到對方的,但是不妨礙她厭煩與憤怒朝虛空怒視,彷彿那裡有著隱形的虛無聲魔。

這個身後不知火舞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學院讓所有人學習了戰鬥之後還要進行各種戰鬥模擬,直到三年級后才允許參加一些小團體的戰鬥,現在自己這四年級才允許進入冬木市參加野外的戰鬥。

自己是天才。

櫻滿集不是嗎?七歲就覺醒了!

無奈的嘆了口氣。

幫助櫻滿集清理掉這一些瘋狂的衝擊過來的怪物!

那一些怪物本來就是虛無界派出來掩護正規隊伍的雜兵,每一次虛無之門或者虛無縫隙開啟的時候都會有數以不知道多少的這一種弱小的怪物衝出來!強大的怪物雜在其中,難以分辨其等級和所處位置!

這一些弱小的怪物隨著在物質界的存在時間和對物質界的破壞程度也是會不斷的變強的!

它們的存在一是雜兵有那麼點戰鬥力,至少可以對凡人,特別是它們現在凡人是看不到的,因為它們大部分都是非凡生物,虛無界有三種生物,非凡生物,肉體生物,半非凡生物!

相對應對於,類似守(緋)那樣的存在,不過守那樣的存在可不是就等於魂器!魂器基本上就等於守這樣的非凡生物但是非凡生物可不等於魂器,守那樣正常人看不到的存在,也就是凡人和凡人修真者看不到的就是非凡生物。

然後肉體生物就是類似凡人,不過虛無界主修非凡者,和物質界主修肉體不一樣。

(別看櫻滿集櫻滿真名小鳥游六花奧村雪男都是非凡者,實際上這個世界還是凡人修鍊者比較多的,想想也是,凡人修鍊者是可以靠自己修鍊變強的,非凡者是萬里挑一,櫻滿集他們這個隊伍,額,咳咳咳,這個隊伍其實就已經有一點金手指了。)

不過每一個世界,無論是什麼世界都是會有凡人和非凡者的

然後前面兩個說了那麼最後一個也就可以猜到了,那個就是類似櫻滿集他們一樣,既是肉體凡胎(反正不是守那樣的靈體之類的人類完全看不到的身體)又擁有非凡力量的,就是半非凡半肉體的虛無界怪物。

很明顯,虛無界也是以這種存在為強力戰鬥力的!

(未完待續)

不知火舞真的對於這一些數量多的讓人想吐的怪物感覺到了絕望!心態有一點崩,主要是要保護別人而不是自保,如果是保護自己的話,不知火舞那簡直是千軍裡面如逛後花園一樣的!這一群怪物哪裡能對她產生哪怕一點的傷害?!但是因為要保護櫻滿集,所以很多時候只能採取下下策的戰鬥了! 櫻滿集也是很震驚的,他耗費大量不知火能量釋放出來的五把苦無,帶回來了五道能量!櫻滿集的能力和這個世界的人的能力有一些不同,不過這個直接本來就很混亂的,也就是這無窮無盡奇特世界之中的那麼一點比較奇特的能力中的一個而已。

源世界之天衍 雖然獲得這個能力沒有多久,但是在他自己的特殊能力之中(直覺和感覺),櫻滿集是知道自己能力的一些情況的,這一種五條細小的能量飛回自己的身體裡面代表的就是自己殺死了五個怪物!

櫻滿集不需要自己戰鬥,只要在戰場上面,所有人殺的怪物都可以反饋到他身上的!

所以這也是櫻滿集一直以來能量不是很缺的原因,要知道,櫻滿集現在的狀態是手腳都噴發著不知火,用不知火流派的一些技能強化自己的移動速度,還控制著不知火不讓它傷到櫻滿真名,以他現在的狀態完全就是爆髮式的消耗不知火。

不知火則是依靠著著不斷恢復的心想事成能量,也不知道為什麼,本來不知火恢復的速度就夠快了,櫻滿集體內時不時的有心想事成能量轉化成虛無,融入櫻滿集的體內,結果就是櫻滿集的不知火恢復速度不斷的增加著!

櫻滿集覺醒的時間還是太短,太短,加上一覺醒就連綿遭遇戰鬥,這讓櫻滿集沒有任何的想法,只是越發的感覺自己太過於弱小!心裡恐懼,恐慌。

現在的櫻滿集一邊逃跑一邊心裡不斷的在咆哮,他不怨恨這個世界,他不怨恨這一些追殺他的怪物,他,只怨恨,自己太弱了!

心中忍不住的咆哮,他本來就有著一心多用的天賦,在這個戰場上面,除了運氣使然以外也是有著很多他自己的因數!

因為發現自己的心想事成能量自動輔助自己瞄準攻擊怪物,櫻滿集也知道了自己可以使用一些遠程攻擊的手段!

櫻滿集一邊遠程攻擊一邊移動,想要遠離那一些向自己追來的惡魔們。

有很多的惡魔混雜在哪無窮無盡的妖魔鬼怪之中,現在看櫻滿集不斷的快速逃離,終於忍不住出手了!

衝出了那一群速度非常慢的怪物群!直衝櫻滿集逼近而來!

櫻滿集感覺到了,他的直覺加上感覺加上回頭看了一眼,瞬間在心裡有數了!

嚇得一跳兩米高!直接就腳下生風般持續加速,腿部肌肉瘋狂的膨脹。

這一些都瘋狂的消耗櫻滿集的心想事成能量。

(未完待續))

漆黑的迷霧之中,所有非凡者都釋放出自己的力量,他們的力量融入世界就有一種類似王者榮耀裡面小地圖一樣的能力,在戰鬥的時候是可以看到自己周圍一定程度的地方,本來的話是能觀測的更加遙遠的,但是在這個漆黑的霧氣,其實說白了就是屬於虛無界的世界力量入侵地球的一種肉眼上面的表現樣子!

不過已經很好了,普通的凡人在這個地方完全就是伸手不見五指!

現在開啟真實之眼的非凡者還能通過真實環境看到一定程度的狀態。

(其實這個漆黑霧氣就有那麼一點像是王者榮耀裡面的那一種迷霧模式) 對燕氏而言,天下什麼最重要?

人才!

對高覽張頜所駐防的南陽郡而言,天下什麼最重要?

人才!

就因爲劉表部下有個叫甘寧的,襄陽北面的水上區區幾十條懸掛錦帆的小艨艟飄來蕩去,便鎖住襄陽數月令他們驍勇強悍的步騎不得寸進。x

難道是張頜用兵不夠機詭?難道是高覽操持步軍不夠強悍?難道是張繡統帥騎兵不夠兇猛?

這斷然不是的,倘若甘寧在陸上,兵力、輜重燕軍皆佔據優勢,又哪裏還會有甘寧成名的時候?是因爲甘寧有一支足夠強悍的水軍,而燕氏在南陽沒有絲毫水軍的緣故!

俗話說國難思良將,甘寧在荊州是數年如一日的不招人待見,這裏面固然有劉表喜士人不喜豪傑的原因,但更深層次的緣由是因爲甘寧到荊州的原因。

他是益州舊將,因爲劉表別駕的攻略而反叛劉璋,兵敗後流落荊州。叛將的地位通常是尷尬的,甘寧自己也知道他在荊州沒什麼地位,因此才總想着召集舊部乘船向東另起爐竈,可偏偏過去黃祖在世時鎮守江夏,說什麼都不讓甘寧離開……笑話,劉表能讓甘寧離開麼?

即使他在劉表眼中是那麼地無足輕重,但他是劉表攻略劉璋部將煽動反叛的見證人,而這種手段又是劉表所喜好使用的,即使劉表不重用他,也不能讓他另投他處,非但如此,還要保他一世衣食無憂。

但也僅僅是衣食無憂,指望再多,也不可能。

偏偏燕氏的大舉南攻,讓劉表找到了甘寧正確的打開方式哎呦呵,鬧半天你甘興霸是個會水的!

到這時候,劉表還能不重用甘寧嗎?不可能!儘管他劉景升喜好士人不喜武人,但能救命的武人誰不喜歡?甘寧如今就是劉表對燕氏的壁壘,數月之間戰績斐然,先後擊敗姜晉、張頜、高覽等人多次進犯,儘管沒能真正殺傷燕氏多少人,但卻保證了燕氏屯於南陽的大軍不得寸進。

甘寧對劉表的意義可想而知,纔不過幾個月,甘寧在荊州的官職一路飆升,校尉、裨將軍,直至達到荊州無人可比肩的橫江將軍。劉表想留住甘寧,不惜血本,就連甘寧部下的錦帆軍都擁有了獨立的番號,不到千人規模的錦帆軍被劉表調入四千餘衆交由甘寧操練,同時襄陽近畿飛快地爲他調來戰船,並在沿線一座又一座造船港拔地而起,儘管不能快速地去造出鬥艦、樓船之類的大型戰船,但近百艘艨艟同時開造,聲勢亦是極爲駭人。

劉表雖然不喜歡武人,又上了年歲老眼昏花,但腦子是不壞的,他很清楚一旦燕軍打過潁水,那麼荊州軍在襄陽很難是其對手,能夠扭轉局面的便只有甘寧與他引以爲傲的水軍。

有甘寧在,足矣令劉表在這個冬月高枕無憂!

至於興和四年如何?劉表並不在意,當今天下諸侯都是一個模樣,誰知道在燕北的攻勢之下誰能再活幾年,遠的不說就說先前在青徐之地耀武揚威的袁紹,那可是早年間的大盟主,劉表是極爲敬重的,這不眨眼就**廣陵城,一切塵歸塵土歸土,不留下半點遺落。

袁本初的下場,還不如袁公路呢。

帝少的億萬啞妻 袁術死後到底留下了不少遺產,大多數爲江東孫氏所得,這才使得孫策得以在揚州立足,完成孫氏兩代人從袁氏部將到江東諸侯的蛻變。可到了袁紹這就差太遠了,像顆大石頭墜入湖底,除了一圈圈漣漪之外什麼都沒濺起來,好像當年聲勢浩大的四世三公袁紹應得如此一般。

可石沉入水打起的漣漪,便是天下人心中對袁紹之死的震動燕氏再除一強敵!

這無端令人想起新與舊兩個相反的字眼,在這個割裂的時代裏,彷彿一切都有新舊之分,經學有古今、諸侯有新舊,有人是過去的公卿貴子成爲諸侯,也有人憑藉天下大亂脫穎而出。

這種混亂的年代,誰會再去關心明年後年的事?或許只有燕北纔有那樣的閒心,旁人爲了活下去便已花光所有力氣了,哪裏還有再多奢望!

袁紹死在廣陵帶給劉表的震動還未完全消去,緊隨其後的斥候情報便自東面各地送來,先是曹操在汝南被張遼所敗,向東逃往沛國,接着又是幷州牧庶出長子馬超帶涼州軍在沛國出現,將曹操風塵僕僕的軍隊再此戰敗,接着是前往沛國的張遼再度回還汝南,緊跟着便作勢欲大舉入侵江夏……這可就抓住劉表的痛腳了!

先前有曹操在汝南,儘管他們過去連年交戰,但在燕氏的威脅下卻不約而同地選擇停戰,以應對北方更大的危機,甚至劉表都將江夏守軍調派至西北的襄陽近畿……若曹操打江夏,劉表趕走他也不是難事,所以並未放在心上,可如今張遼要打江夏,那可就恐怖了。

張遼的軍隊還未進江夏,又一封書信令劉表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有人在江夏郡中水域發現兩支船艦數目過百的軍隊交戰的蹤跡,江面上到處殘骸,顯然爆發過一場大戰!

在江夏打水戰的,是誰?

江東孫氏?還是燕氏的水軍已經開進江夏?

這件事並未困惑劉表太久,短短一旬之間,便得到消息,有一支鬥艦三艘、大船兩艘、艨艟七十餘組成的龐大燕氏船隊自江夏進入南陽東南的隨縣港口駐紮,雖然懸掛着薛姓校尉的旗號,但他們的軍卒卻只有千餘,顯然是先前在江夏水戰中遭到不小損失。

找到其中一方,那麼另一方是誰呢?

這種疑惑令劉表心驚膽戰並且憤怒着,他們在荊州治下的江夏郡打仗,荊州府卻對此一無所知?

沒過多久,曹軍的使者便造訪襄陽的荊州府,在荊州諸將嚴陣以待的情況下,使者才悠悠道來曹氏在沛國被燕氏所敗,如今已進入長沙,希望能在荊州治下得到休養生息的時間,做爲回報來年他們將與荊州共抗燕氏。

說是請求,可劉表又有什麼辦法去拒絕呢?

曹氏已經佔領長沙了!rw 那剛剛降臨的,屬於挺久沒有降臨到物質界的較為強大的怪物被發現,並且被攻擊了。

感受到被攻擊到的感覺。

好弱!

物質界已經這麼弱了嗎?!

哈哈哈,真是,真是太,太讓人興奮了!

這麼弱,等自己收拾了這一群該死的居然敢對我出手的垃圾再去把那個不聽話的小子抓回去也不遲啊!

這麼想著,他停下了移動,腳步足足因為奔跑的慣性滑了出去五米多遠才堪堪停了下來!

然後慢慢地轉頭過去,讓后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看到了自己等人的聯合技能居然只是讓這個怪物微微躲避了一下而已,所有驅魔師點了點頭,顯然,沒有超出預料!

只有最弱小的,沒有經歷過幾次戰鬥的非凡者才會驚慌失措!

在那一些發覺到了這一個強大的怪物的比較特殊的非凡者出聲大聲吼叫的告訴正在戰鬥的非凡者的時候大家都用了他們那個非常區別於常人的大腦仔細的思考了起來,之前的攻擊不能算是試探,因為確實用了一定的力量,但是也就是等於全力戰鬥一下一樣,消耗了一定的能量,還不是用非凡力量。

這裡說的不是非凡力量的力量就是類似查克拉,魔力,法力,精神力之類的可以通過修鍊來獲得的力量!

來到戰場上的都是非凡者,都是能夠看到非凡怪物的戰士,不過有一些年齡已經不小了,額,可以說是比較老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