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水德星君!朕現在命令你立刻協助兩位大帝擊殺這些妖魔!”

水德星君還是沒理他。

天帝怒吼:“很好!看來你是不想要你的仙印了!”

不管他怎麼說,水德星君就是不鳥他。

張謙有些擔心的問系統:“水德星君不會出事吧?”

系統說:“你放心吧,我現在60級了,護住他的仙印應該沒問題。”

“那就好。”張謙放下了心。

場面再次陷入了混戰的局面。、

而太上老君又出現了,只不過這次他直接出現在了紫薇大帝和后土大帝兩人身邊。

“拜見老君。”兩位大帝趕緊說。

“你們就這麼看着嗎?”太上老君眉毛微皺,“只是一次抓人行動而已,現在已然演變成了一場鬧劇,你們居然還在這看着?”

兩位大帝對視了一眼說:“老君,不是我們不幫忙,只是……”

“快去幫忙,西王母那邊自有我去說。”

兩位大帝沉默了。 雖然太上老君的輩分很高,但是這並不代表兩位大帝就會買他的賬。

畢竟這兩位大帝的直屬上司是西王母,西王母的命令纔是他們應該執行的命令,天帝深知這一點,所以他並沒有對這兩位大帝作出過多的要求。

儘管天帝心裏其實很不爽。

但是面對太上老君的命令,兩位大帝就有些犯難了。

“還愣着作甚啊,快去幫忙啊!”太上老君說。

后土大帝看向紫薇大帝,紫薇大帝衝着太上老君一抱拳:“老君,並非我等不幫忙,只是…我等在來的時候,西王母尊上交代過…”

“我說了,西王母那邊自有我去說。”太上老君有些不耐煩了。

“這個…請恕我等不能擅做主張,還請老君容許我們迴天詢問一下,我們去去就回。”說着紫薇大帝扯了扯后土大帝的袖子,倆人也沒給太上老君說話的機會,甩屁股飛了。

太上老君皺着眉毛,頗有些忿忿。

隨後他嘆了口氣,現在的天庭派系可真是分明啊,我居然吩咐不動這兩位大帝了!

但是作爲天庭的中流砥柱,這種事他不可能不管,於是在思考了一會之後,最終他還是決定露面了。

張謙已經再次召喚出了八個分身舉着軒轅乾坤弓,分別瞄準了玉皇上帝、天皇大帝和天帝三個人,八支箭剛射出來,太上老君就出現了,從袖子裏摸出了一個金燦燦的金屬圈甩手一扔,這個圈立刻飛上了天迅速變大,嗖嗖嗖的就把這八支震天箭給收走了。

天帝大喜過望:“老君!”

張謙嚇了一跳,趕緊收回了分身。

“今天你這分身可算是受了罪了,出來回去的。”系統笑了。

“這老頭怎麼又來了!”張謙心說,“而且還把我的震天箭給收走了?話說這震天箭也太衰了吧?居然這麼輕鬆就被收走了!”

“你搞清楚一點,這個法寶就是金剛鐲,太上老君的貼身法寶!”系統說。

“哦!”張謙恍然大悟,“這東西我知道!難怪!我記得這東西連定海神針都能收走呢!”

“那倒不一樣。”系統說,“定海神針也是這老東西造出來的,金剛鐲自然能剋制。但是你這震天箭不一樣,如果是你射出來的原版震天箭,他絕對沒那麼簡單收走,但可惜這只是威力一半的複製品。”

張謙翻了個白眼:“要是九曲分身能…”

“行了行了行了,”系統趕緊說,“這可不賴我,你自己選的弱化版分身術。”

太上老君沖天帝一點頭,說道:“大家先住手!”

他的聲音很大,大到臉震耳的喊殺聲都掩蓋不住,清晰的傳到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耳朵裏,玉皇上帝和天皇大帝立刻虛晃一招跳出了戰圈,飛回到了太上老君的身邊,其餘的天兵天將也趕緊收手撤離。

地面上的妖怪們聚集到了張謙的身邊,死死的盯着天上這羣仙人。

“廢話我就不多說了,”太上老君看着張謙,“小夥子,你就是張謙對吧?”

張謙說:“對,我就是!你想說什麼?”

“天規你瞭解吧?”

“我瞭解又怎麼樣,不瞭解又怎麼樣?”張謙反問,“我就是凡人、妖怪結個婚又能怎麼樣?礙着你們什麼事了?”

“仙凡本是一家。”太上老君捋了捋鬍子說,“所以說來,仙人與凡人成親倒也無可厚非。但是你可知道,仙人的修煉貴在清心,無慾無求,如果不斷絕七情六慾人倫親理,那麼仙人的修煉就會很容易出問題。”

“那我出問題是我的事,和你們又有什麼關係?”

“如果每一個仙人都像你一樣,那麼仙界早就混亂了。”太上老君說,“所以纔會有‘仙人不得與凡人、妖魔成親’這麼一條看似不講道理的天規,我們制定規矩,是因爲要保證仙界的正常運轉,每一個仙人都要遵守,用你們現代人類社會的話來說就是一視同仁,不能搞特殊。”

“呵呵,不能搞特殊?”張謙反問,“你們那個天蓬元帥,經常下界和那些小姐廝混,你們怎麼不管?!”

穿越女尊之遇上醜男 “可是他已經死了,被你殺了。”太上老君說,“而且他也殘殺了你的父母,這一點是他做錯了,既然你已經殺了他,那麼這件事就到此爲止吧,他已經爲他的錯付出了代價,你也不需要因爲斬殺他而承受什麼懲罰。”

天帝叫道:“老君!”

太上老君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說話,張謙則是聽得一愣,怎麼着?我殺了他這事就這麼算了?

這…嗯,這老頭說的這話倒是可以接受。

“但是,”太上老君繼續說道,“他已然死了,這件事已然也過去了,你卻動用了生死簿,擅自篡改了一些人的生死命運,你這是又犯了一罪。”

“那是因爲這個天帝威脅我!我不得不作出的反擊!”

“天帝陛下因何而威脅你?是不是因爲你和凡人成親,你錯在先?”

“這……”張謙一時語塞。

是啊,天規中明令禁止仙人和凡人成親的啊!

“這件事確實是你錯在先,如果當初天蓬元帥來捉你的時候你乖乖認罪,那麼後面這些事就都不會發生了。”

張謙剛要說話,眼珠子突然一轉,說道:“是!那個時候我認罪可以,但是那時候天蓬元帥怎麼說的?要我殺了我的兩個老婆,還得幫他們殺了我這些妖怪朋友!我就想知道,我結個婚是我犯了天規我承認,但是和這些人有什麼關係?爲什麼我要殺了他們? https://ptt9.com/8100/ 憑什麼?”

“他們犯了什麼錯?來我的婚禮湊個熱鬧又怎麼了?要怪也怪我啊是我把他們聚集起來的,既然怪我憑什麼要我殺了他們?所以我纔不服,所以我才和天蓬元帥打起來的!所以你現在拿這事讓我認罪,絕無可能!”

老君一時語塞!

這小子可以啊,腦子反應夠快的,居然沒能把他繞進去反而還被他反將了一軍!

看到太上老君沒話說了,張謙冷笑了一聲。

老小子,跟我講理?開玩笑,論講理我還沒怕過誰呢! 太上老君確實被噎了一下。

是啊,這事確實是天蓬元帥做得不對,這下可真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天帝和兩位大帝站在一旁,鐵青着臉一句話也不說。

思考了一下,太上老君繼續說道:“你可以不認錯,但是你必須得承認一件事,今天所有的事情其實都是因爲你而起,因爲你與凡人成親,違反了天規。”

“這些妖怪也有不少的死傷,用你的話說他們都是你的朋友,你的朋友因爲你而出現了死傷,你難道就不會覺得良心不安嗎?”

這個問題挺尖銳的,張謙如果說不安,那就相當於是變相的認罪了,但如果回答良心上沒有不安,那這些妖怪也肯定會有一些不好的想法。

就在張謙思考的時候,妖界三巨頭說話了,八極古龍大聲說:“別說這些沒用的,就算有死傷又怎麼樣?難道你們仙人欺負到我們頭上我們就得忍氣吞聲?憑什麼?”

“張謙是俺老牛的兄弟,你們找他的麻煩就是跟我們過不去!就是欺負我們!”牛魔王說。

“欺負我們我們必然就會反抗,反抗自然難免會有死傷。”九天貓神說。

“所以,我們連魂飛魄散都不怕,還害怕什麼死傷?”鐵皇龜笑了一聲。

“我們寧可站着死,也不會受你們的欺負!”八極古龍最後嚷嚷道。

他這一嚷嚷,妖怪們的情緒當即就被調動了起來,嗷嗷叫着:“對!寧可站着死也不要被你們欺負!”

“死傷怕什麼!”

“幹掉一個仙人夠本,幹掉兩個還賺一個!”

“妖界裏的人沒有一個是孬種!”

聽着這些慷慨激昂的話,張謙渾身都有些顫抖,慢慢的攥起了拳頭。

這些妖怪朋友真的沒交錯,關鍵時刻還是他們靠得住。

太上老君不說話了,天帝冷着臉對他說:“老君,你看吧!這幫妖怪根本就是不成體統無法無天,這還用多說什麼?張謙已經違反了天規,他們又幫着張謙對抗天庭,理應定罪捉拿!”

太上老君看着他:“你啊,說話也別這麼直這麼爆,兵不血刃纔是王道,不能總是打打殺殺。”

“可是現在哪有兵不血刃的可能性?”天帝問,“你看他們這一個個的…”

“他們只是鑽了牛角尖而已。”太上老君擡着眼皮看着他,“這事要怪也得怪天蓬元帥,仙人與凡人成親是重罪不假,但人家這纔剛成親,還沒像當初那幾個犯了這條天規的人一樣生活了那麼久而且還有了孩子,所以這點事說起來真不大,抓回去批評教育一頓以後不再犯也就算了,但你看看天蓬元帥都幹了些什麼?”

“威脅人家,提出過分的要求,到最後還把自己的命給搭進去了!”

天帝腦袋偏向一旁,用鼻孔哼出了一口氣。

“所以這事我來辦,你先退到一旁去。”太上老君伸出手拍了拍天帝的手,天帝擡頭一看他,眼神立刻一變:“好,那就交給你了。”

太上老君看着張謙:“小夥子,我現在這麼說吧,這件事不管怎麼說也是你違反了天規在先,既然你是仙人,而且又違反了天規,就理應受到懲罰你說對吧?”

張謙擡頭看着他不說話。

“如果不懲罰你,那麼我們以後也就沒法服衆了,這天規也就相當於是被踐踏了,以後再執行起來難了。天規失去了它的威嚴,那麼天界也就距離混亂不遠了,而一旦天界混亂,那麼這個人間也就避免不了混亂了。”

“等等,”張謙伸出手說,“就因爲我結個婚,你們天界就混亂了?人間就混亂了?我要這麼厲害的話那還要了你們這幫高高在上的仙人幹什麼?”

“我們存在的意義就是維護天規的威嚴啊。”太上老君說,“所以今天我們出面來懲罰你了啊。”

“別的話我也不想多說了,我現在給你兩條路吧,”太上老君繼續說,“第一,自斷仙緣,如果你不再是天仙,那麼你和誰結婚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天界不再過問;第二,俯首認罪,我們帶你回去。”

“你放心,就算我們把你帶回去也不會殺你或者傷你,後來的這些事都是事趕事趕出來的,我可以承諾天界不會再計較,但是你和凡人成親這件事必須得給出一個交代。”

“第一條路你肯定不能選。”系統說,“自斷仙緣的話你的實力就會大幅度下降,到時候就算那些法寶你還能用的了,人家隨隨便便派個人來也能秒殺你,所以這是個無底大深坑,不能跳。”

“那第二條路就不是坑了?”張謙問他,“天界是他們的地盤,我跟着他們回去,鬼才知道他們會怎麼修理我呢!”

“也是坑,不過會好一點。去天界的話,哪吒、李天王和二郎神這些人應該會保護你的,尤其是二郎神,畢竟他纔是司掌律法的人,當然了…以後的事沒人知道,你跟他們去了天界的話也很不安全。”

WWW ⊕ttКan ⊕¢Ο

“對啊。”

“需要考慮這麼久嗎?”太上老君問,“你要是想和凡人成親,那你就變成凡人;或者你還想繼續當仙人,那就斷絕凡塵,隨我們迴天界接受一些小小的懲罰。你自由選擇哪一個都可以,我覺得我的提議並不過分。”

“我如果都不選呢?”張謙說。

“那就是不講道理了。”太上老君說,“那就是你故意要違反天規了。”

“我今天還就要違反這天規了,怎麼着吧!”張謙不耐煩了,露出了流氓兇相,“我結我的婚,低調的生活不讓別人知道,你們繼續過你們高高在上的日子,互不影響,這難道不可以嗎?”

執魏 “不可以。”

“呵呵,行,不可以就不可以吧!隨便!”張謙說,“但是我就要按照我的方式去過我的生活,你們休想幹擾我!”

“孺子不可教也!”太上老君長嘆一聲,隨後一甩拂塵,一道乳白色的光芒爆發了出來,迅速的飛射向張謙!

張謙抽出魚腸劍默默地準備着,王越卻說:“閃一邊去,這是這老頭的須彌乾坤術,你擋不住也跑不掉的。”

“所以,還是我來吧。” “須彌乾坤術,嘖嘖嘖,挺厲害的道家法術。”系統說,“你還真應付不了。”

張謙瞪着眼睛看着,他想看看這個法術到底有多厲害。

這道乳白色的光芒在空中迅速化成了一隻白色的巨手,帶着呼嘯的風聲朝着張謙抓來。

“須彌乾坤,既可化須彌,又可化乾坤,這須彌乾坤其實就是萬物的代稱。”系統說,“這個法術是真正的萬變法術,不過看來太上老君是真不打算傷到你,否則他完全可以化成一把利刃砍死你。現在他化成了一隻手,似乎只是想把你抓走。”

“想抓我?門都沒有!”張謙冷笑一聲。

妖界三巨頭看到了這個法術都是一驚!

須彌乾坤!

這老頭居然使出了他的成名法術!

相傳這個法術可化萬物,速度極快,而且根本無法破解!

世間有五行之術,所以不管你發出什麼樣的法術抵擋,須彌乾坤總會立刻演變成剋制你的法術屬性的法術!

如果你不釋放法術抵擋而是使用武技或者法寶武器,那麼這個法術也會變成剋制武技、法寶武器的屬性!

所以這個法術沒辦法破解,而且被法術盯上的目標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沒用,法術早晚會抓住他,只有躲進某些特殊的陣法或者法寶、洞天中才能躲過去。

不過那種陣法法寶和洞天的等級必須得特別高,因爲釋放這個法術的人是太上老君!

看起來太上老君是鐵了心要抓張謙了!

天帝、玉皇上帝和天皇大帝都露出了喜色,張謙這次肯定跑不了了!

“這是我的須彌乾坤術,小夥子,你是跑不掉的,束手就擒吧。”太上老君笑道。

王越笑了,剛要說話,背後突然響起了一聲爆喝:“袖裏乾坤!”

天帝和兩位大帝臉上的笑容頃刻間凝固!

太上老君也露出了微微一愣的表情!

緊接着,一股強大的吸力憑空出現,張謙還沒反應過來呢就被吸走了。

一衆妖怪連忙回頭去看,卻見到一個身穿黑黃色道袍,手拿着拂塵的老道士出現了!

“喲,王大爺,你怎麼又回來了?”王越笑了。

在場所有人全都是一驚!

鎮元大仙又回來了!

太上老君的臉色當場就拉下來了。

……

鎮元大仙走而復回,讓張謙這邊的人精神都是一震。

有了這個強悍的戰力加入,他們的贏面更大了。

妖界三巨頭都露出瞭如釋重負的神色,鎮元子來了就沒問題了,他的袖裏乾坤就是最好的躲避須彌乾坤的方法了!

完美剋制!

鐵皇龜低低的咳嗽了一聲,默默地收起了自己的皇鐵龜甲。

“鎮元道兄,爲何走而復回?”太上老君問。

“我爲什麼回來,你自己心裏有數。”

太上老君笑了笑:“此子冥頑不靈,我只是想把他帶回去教導一下而已。”

“教導?”鎮元子也笑了,“就怕你沒那個資格。”

“我怎麼沒有那個資格的?”

“要說教導,你那晦澀道術心法,這小子根本聽不懂,還不如讓他跟我回我的五莊觀聽我講道,我還能順便請他吃一點人蔘果。”

“人蔘果熟了?”太上老君露出了嚮往的神色,“那你爲何不請我去吃呢?”

“呵呵呵,我那人蔘果,成熟的慢,數量又少,遠比不上你們那些仙桃,而且人蔘果的功效也比仙桃差遠了,請你你也看不上。”

“沒那回事,相比於仙桃,我更喜歡你那人蔘果。”

鎮元大仙懶得再和他bb了,直接說道:“既然只是教導此子,老君你日理萬機想必也沒那麼多閒工夫,所以就由我來教導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