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比如人為什麼會獻祭,最大最開始的原因是生存,待到有能力生存得更好之時,人又會想著權利,其後富貴,實力,當這些都有之後便是長生,想要繼續享受著一切直至千秋萬代。所以想要從根源斷絕這些,光憑殺兩個神是不管用的。

而且神也沒做錯,等價交換,只是這個價格他有許可權波動而已。只要不是被天地所憎惡,身上的德運不減,就說明人家做的不一定是錯事。

比如瘟疫之類的神祇,為什麼會產生瘟疫,必定是有原因的。

更多的是來自人為,別看感染瘟疫之時,生靈很苦,但是部分生靈之前破壞天地自然之時卻笑得很開心。瘟神便順勢而起,用來以一報還一報。

所以不可能直接就為了人沒有理由的一招殺神,難道就因為可憐。

當然了,遇到那種無惡不作的邪神之類,一道金鞭下去直接削落神籍。但是遇到那種得了好處還要賣慘,還想殺神取骨熬湯殺人誅心的,那理都不想理,沒一巴掌將其打成渣就算好的了,只是會牽引一些運道動點手腳而已。

故而一路走來,有兩年之久,死在張玄手上的邪神壞巫惡人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基本上是走到哪裡,哪裡就雞飛狗跳,神憎鬼厭。

話雖然是說管不了,但可不代表就真的不管,治標也罷,總得治一下不是,不然人都死了,治本有什麼用。

先前煉製的金鞭,為天地異寶。

對於神來說可是相當克制,無視防禦,專打神魂,從一入至洲開始,張玄便感知到金鞭震動,配合天眼之下,基本上一打一個準。

不僅是神,就連巫,人,妖,魔,獸之類,只要符合條件的,都是一頓金鞭賞賜。然後由天眼審判罪惡,該下地獄的下地獄,該挫骨揚灰的挫骨,該鎮壓的鎮壓,封印的封印。

雖然暴力不是解決問題的好方法,但是他爽啊!

尤其是當初炎帝在其頭上留下一道炎記,配合祖師所贈天眼,可辨忠今識善惡,觀氣理運,凡是天地生靈,皆有執法之權。

就是打了天帝後裔,只要自己有理,天帝都不會管上半分。

就連偏愛人族的人道氣運也是不會影響半點,反而還幫忙尋找敗類。人道尚且如此,就更別說天地二道了。

就連嬴曉看得都有點害怕,因為好幾次張玄盯著他看了許久,手中金鞭猶豫再三。雖然人道氣運是庇護著嬴曉,但是天地二道對嬴曉惡意是拉滿的,至於為何那就有得說了。

嬴曉在秦王朝之中,還是做了很多有利民生之事,在其發展之下,兵漸強馬漸壯,人員生活質量提升幾個檔次,不說全民皆是修士,但多活個幾百年還是沒問題,可以說對人道來說是好事。

可對於天地二道來說就不行了。天地本就是比較固執,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凡人生靈也好,修士神仙也罷,皆是其命運推理棋子。

嬴曉帶動秦王朝全民修行,對天地造成的負擔可不小。一場棋局之中,可有變數,但不能掀盤不是。

天地之間每天誕生的靈機有限,一方多就一方少,嬴曉將靈機困在秦國,又沒有做出多少增天地二德之事,德運不足,還想享受,自然遭天地憎惡。

而在嬴曉眼中,張玄的實力越發強了。

基本上對付那些邪神惡人,都不帶出第二招,有時一個微笑,一句話就處理了問題,還是連帶挫骨揚灰撒紙錢超渡等一批次工藝。

每當看著自己時,總有一陣驚恐爬上心頭。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這些道的氣運匯聚在張玄身後,所以哪怕其沒有惡意,都會讓人感到一絲恐懼和怯懦,尤其是眉心的符文,看見就讓人害怕。

這幾年因為從至洲地帶打至中心位置,或多或少就有消息泄露出去,說是洲上來幾尊殺神,兇猛異常,一路前來如砍瓜切菜一般簡單,害得是好些神祇總是心驚膽跳,紛紛收斂了一點自己的行為。

但也有不信邪的,總是想挑戰一下。

當然不出意料的被教訓了。

有道是打了小的,來了老的;打了老的,又來更老的,簡直是祖祖輩輩無窮盡也,倶是被教訓了。

這其中自然就有張玄想要調查的人。

自己慢慢尋找也太慢了,還不如引蛇出洞,等待獵物自己上勾。

同時另外一邊,青牛也將土豆之種差不多發放完全。

這便是治本的第一步,先將肚子填飽。

人之所以在初期信奉鬼神,正是為生存所限,故而基礎已經打下。

至於後面的,張玄只能保證儘力清除一些惡念比較嚴重的神祇,然後留給人皇來處理事情,提升生靈生活質量是他才該操心的事情。

在遊走至洲之時,青牛又收集整理了一番名單,包括一些大山大河地址,交到張玄這邊。

在經過一系列搜尋排查之下,終於找到了一點線索。

至洲有山,名為饋古山,其上有神名為饋古天神,與麒麟一族一直不對付。

相傳這饋古天神乃是風雷誕生,為龍首蛇身雙翼神,執掌風雷之事,權柄極高。有一坐騎名曰建馬。

是的,就是建馬。

應龍生建馬,建馬生麒麟,麒麟生庶獸。

張玄推測這可能是一場家庭倫理劇,建馬不甘心看著自己的子嗣或者同族比自己強,得天地承認祥瑞身份。所以便引來神祇一方助陣自己奪位。

當然了,此處建馬自然不可能是應龍子嗣,不然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庶獸能變做麒麟,麒麟同理能變作建馬,就像虺能化蛟,蛟能化龍一樣,只要修為夠深,化作毛犢和羽嘉問題都不大,畢竟應龍身上有這血脈,是能推出來的。

只不過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應龍的實力可比其父母強大太多,已經能達到開天闢地不知多少次的程度,是集創世、造物、滅世的巨神,天下間所有鳥獸的共祖,遠比毛犢羽嘉更厲害的存在。

同理的麒麟也比建馬優秀也能想通,能經過天地萬劫洗禮之後還能名聲遠傳的神獸和名不經傳的自然不能比較。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秋小磊連忙說道:「有呢,有好多呢,都在冰箱凍著呢。一會兒你走的時候,我給你打包帶走。」

江南曦連連點頭,吃得格外滿足。

這時候,秋嬸從裏屋出來,手裏拿着一個有個大明星頭像的筆記本。

秋嬸把筆記本遞給江南曦:「小姐,你看看這個。」

江南曦接過筆記本,只見封皮上,歪扭著一個人名,莫子琪。

她有些詫異,這明顯是一個小學生筆記本,哥哥怎麼會讓秋嬸保存這個?

難道哥哥有個私生子,或者私生女?

她被自己的這個猜想雷到了,很有些興奮地問秋嬸:「這個莫子琪是誰?」

秋嬸卻搖搖頭:「我不知道。大少爺只讓我保存這個本子,本子上有一個電話號碼,他說以後也許用得着!」

只是這樣?

江南曦有點失落,如果哥哥有個私生子多好,她一定當成自己親生的養著!

這個小學生的筆記本,到底有什麼意義?

她掀開筆記本,扉頁上用鉛筆歪歪扭扭地寫着一行字:今天開始寫日記,我也是個有秘密的人了!哦耶!

江南曦不禁莞爾,有秘密,很驕傲嗎?

她往下翻,果然是日記:

2018年3月8日,三八婦女節。

我今天開始寫日記了,很開心。然而,為毛是三月八日?這是幸運,還是不幸?一定是不幸,我又不是婦女!

好吧,這也算是雙喜臨門了,祝媽媽和奶奶,這兩個真正的婦女,節日快樂吧!哈哈,有大餐吃了,超開心!

江南曦看着這幼稚而又有童趣的日記,差點笑出聲。

她真想問問莫子琪小朋友,這有什麼秘密可言?

後面還有些日記,也都是些芝麻點的小事。

在日記的最後,有一行數字,一看就是一個電話號碼,而且明顯是江南晨的筆記。

江南曦望向秋嬸:「你打過電話嗎?」

秋嬸搖搖頭:「我不敢!我感覺這件事一定對大少爺很重要,我怕我做不好,再壞了大少爺的事。」

「我哥還說了什麼?」

秋嬸說:「大少爺說,如果董事長有什麼不好的情況發生,就可以打這個電話。我在新聞上看到了,你去江家的事,才知道董事長出事了,所以,我就一直在等你來。」

江南曦望向秋小磊:「你知道這件事嗎?」

秋小磊搖搖頭,如果他知道,他早告訴江南曦,讓她來找媽媽了。

秋嬸也說:「我沒敢讓小磊知道。他這不是放假了嗎,我就讓他去江家幹活,也是希望能替你打探點消息。」

江南曦心裏很感動,「謝謝你們。」

她取出手機,撥打了上面那個號碼。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傳來一個中年女人的聲音:「你好,你找誰?」

江南曦說道:「請問,你認識莫子琪嗎?」

對方似乎有些緊張,低聲說:「你稍等一下,我換個地方說話。」

然後就聽到她在電話里喊:「李姐,你幫我看着著湯鍋,我去上個衛生間。」

電話里傳來另外一個女人的聲音:「好的,蘇姐,你去吧,這裏有我呢!」

於是電話里傳來啪嗒啪嗒走路的聲音,很快,那個女人就說:「現在可以說了,你告訴我,你是誰?」

江南曦如實說:「我是江南曦,你是誰?你和莫子琪什麼關係?」

對方有些驚詫:「你是大小姐,江南曦?你真的是江南曦?」 在武盟的護送下。

一眾參賽者也來到了各自的目的地。

此時現場透過大熒屏以及已經遠程觀看直播的觀眾,也慢慢的緊張了起來。

主要的,還是因為很多人都在這些人身上砸下了重注。

為了這次比賽,各大盤口早早就做好了準備。

並且為了吸引下注者。

甚至有些盤口的幕後組織,還收集了參賽人員的信息。

而其中,奪冠的熱門,也都一一列舉。

像是敦煌聖女,雪蓮;

百草谷嫡孫,長樓;

魏家天才神醫,魏忠義;

千蛇島島主,白面郎;

倭國桃助,濱八浪;

倭國學堂,學首麻藤園子;

南境代表,林漠;

以及民間代表中,一眾不露山水的黑馬。

這些人都是下注的大熱門,自然關注的人也更加的多。

鏡頭裡。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