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死火接連後退,他想要逃,此刻他已經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是他們的對手了,所以,也只能夠退,但是,姜子牙就那麼容易說話嗎?

看著死火,依然是笑著,開口說道:「有我的地方,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有你的地方,此刻的姜子牙確實有些裝了,但是,在這個時代,能夠到姜子牙這般實力的又有幾個人呢?就憑這一點,便能夠打破那裝字了。

只見姜子牙左手伸出,一面旗幡出現在手上,道:「入我黃旗幡者,必被鎮壓,你還是省點力氣吧!」黃旗幡,便是當年姜尚為助周武王的,本來是想要放回,但終究是沒有再去那一界,於是這黃旗幡也一直由姜尚保存。

姜尚右手伸出,同樣是一條鞭出現在手上,道:「世間萬道,入魔者,截殺。」這正是打神鞭,由他的師傅,因封神大任,交給了他,上大天神,下打群魔,皆不會受到天譴,這是他的師傅,也是天庭,送給他的榮耀。

寵妻上癮:冷酷總裁的私寵 那死火無處所退,直接又是火噴出,想要突破那杏黃旗的封印,卻始終無果,姜尚將打神鞭投入空中,那打神鞭直接攻向死火,這是姜尚用精神力來操控的,對於眼前的一切,也是有著一些的新奇。

那確實得要強大的精神力,死火在翻滾,忍人宰割的滋味確實不好受,但此刻的姜尚卻沒有要放棄的意思,調動身體當中的靈力,開口說道:「萬劍穿心。」只見那鞭化成一把劍,又由一把劍變成百餘口,最後變成萬劍,直接射出,穿過死火身軀的每一處。

死火終於是人不住了,對於姜尚的叫囂,也是有些不服,開口說道:「這片天地是我的,我主宰著這片世界,我在這片天地,是不會死的。」確實是不會死,他可是在這裡片天地當中主宰,只要這裡還有死火,他便是可以不斷的重生,只要他的本體在這裡,他便不會消亡,這便是這片天地的法則。

然而,姜尚,並沒有打算要讓這死火這樣死去,畢竟,剛剛他已經感應到有人到了他本體那裡,這對蕭然來說,確實好事。所以,姜尚此刻能推則推。

姜尚也確實是斬殺不了這死火,正如死火所說,只要這裡有火,有本體,那麼他就死不了,所以一直以來,本體在什麼地方,他便會在什麼地方,千百年的時間,也都是在這裡度過了。

姜子牙也不會急於這一時,一切都由天註定,太多的不確定在了,所以需要去不斷的發現,盤坐於火海,死火本困,也不可能那麼容易的逃脫。

而在火海當中,那本體開口說道:「這便是你們的世界吧!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你好像也不是我們的世界。」卻是,對著一切,蕭然也是很好奇,一株蓮花,既然可以說話,這是多麼身體呀!

那死火蓮花呈現著幽藍色,看到蕭然也是驚奇,畢竟,那股威壓,便是他在外面所布下的,所以,對蕭然的一切都感到好奇,道:「小夥子,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來和我好好講講吧!」當然,蕭然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將他的經歷說了出來,他的經歷也沒有什麼特殊,無非就是肉身強了點。

蕭然看著這裡的一切,變換確實很快,有幽藍,變紫藍,周圍的變化,確實是美麗,可惜,人世間,又有幾人能夠找到這樣的地方呢?

在這人世間的一切,都太過神奇,這裡的一切,也都太讓蕭然好奇,這到底都是這樣,一株蓮花,終於,那蓮花再一次開口說道:「吞噬我,助你突破,帶我走出這片天地。」他太想要出去了,想要出去看看這大千世界。

在這裡,他只能做一個井底之蛙,他又野心,想要完成自己的心愿,雖然會被人類所控制,但總是要比在這裡好。

蕭然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只要你不後悔,我會將你吞噬,帶你離開這裡。」對蕭然而言,吞噬死火,他可以進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死火用力的說道:「你放心吧!我是絕對不會後悔的。」既然已經決定,他又怎麼可能回後悔呢?

ps:一更走起 第139章煉化死火

蕭然看著死火,確實有些驚訝!向這種神一般的存在,應該見識也並不會少了,既然還想要離開這裡,去觀看那世俗界。

自然,只要他不後悔,對能夠放棄這裡的一切,也不是不可能的,他又緊接著說道:「對於這裡的一切,或許,等到六道覆滅之後,這裡的一切又會有新的變化,對於這裡的一切,也不必那般留戀。」說著如同自拔一般,那蓮花的身軀從地上挺出。

在那火海之上,那死火也如同窒息一般,對於這一切來的都太快了,他根本就沒有來的機反應,他幾乎腳要消失在了這片天地,終於,爆發開口說道:「千百年了,他終於還是認主了,這些不是我能夠阻攔的事情,再見了,天地。」話落,一絲絲的火從他的身體中被剝奪,一點一點的埋藏入火海當中,無聲無息。

蕭然看著那落入手上的蓮花,雖然還是有些燙熟,但還是可以撐著的,那火力不斷的在身體周圍循環,直到那死火的最後一縷從火海之上歸來,那些幽紫色的火焰又飛向遠處,出現了那死火的形狀,或許,如今的死火只是一道靈魂,這也說不準。

看著蕭然,那死火開口說道:「如今的我,也僅僅只是一道靈魂,對於那些世俗間的爭鬥,也沒有了信心,既然我本體已經認可了你,那你就將是我的主人,雖然你非常的弱小。但還是有著發展的空間的,好好努力吧!」努力?談何容易,從黃階修鍊入真仙。這可並不是你想,你便可以到的,那些不光要看天賦,還要看你的氣運,你的靈根,就如同蕭然一樣,先天的絕脈。到如今的五行七屬性靈根,靈根越是靠上,所需要的靈力也就越強。這也是為什麼一直卡在先天這一關的重要原因。

那死火又接著說道:「你可以用這裡所剩餘的死火,來煉化我這株本命蓮,最後祝你好運。」最終幻化成了幽蘭色的火焰,纏繞在蕭然身軀周圍。

雖然還是在火海底部。但是。在此刻,已經完全感受不到一點靈力的變化了,那裡相當安靜,也沒有起初那般熱了,對蕭然來說,這裡永遠都是這樣,都是那般熱,蕭然很無奈。雖然有了物品,但沒有丹。就算是在想要蓮花,也無濟於事呀!

雖然在鳳凰之心當中,有著許多靈材靈寶,對於丹爐,蕭然可並沒有報太大的希望,直接用精神在其中搜集資料,有太多太多的東西了,根本就看不過來,但蕭然的速度仍然很快,一直在尋找著。

終於,他停了下來,他既然在這裡看到了,看到了一個巨大的圓形丹爐,雖然看上去非常古樸,但仍然可以使用,而卻,在這丹爐之上,還透漏著一絲絲的靈力纏繞,雖然只有一絲,但仍然會使蕭然顫抖,那到底是怎樣的存在呀!

就在這個時候,鳳凰傳語道:「這個丹爐是什麼時候有的,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封印我的那個人留下的,說什麼我的主人可能會用到。」主人,當然,也正是蕭然,封印鳳凰的時候是什麼時代,如今,又是什麼時代,這根本就沒有辦法比,而卻,那個人既然能夠預知未來這麼久,這到底是怎樣以為強者呀!

蕭然並沒有恢復鳳凰,而是直接將這丹爐拿了出來,開口說道:「能不能將這死火給蓮花了,就看這丹爐給不給力了。」說著,用力量調集了周圍的死火于丹爐當中,又將那死火蓮花推入其中,以本命火煉本命蓮,這到底行不行的通,也還是個問題。

一般來,沒有什麼是以本命物煉化物的,但也不免在同一界生出的東西相剋,所以,試一試這些,也無妨,或許,這樣也是可能的。

蕭然一直在調動靈力控制著死火的量,要知道,煉化的可是世間的一大異火,是太過珍貴的東西,自然不能那麼冒失。

那空間的火一絲絲的進入了丹爐當中,自然,用丹爐來煉化這本命蓮花,也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所需要的不光光這裡的死火,還需要蕭然大量的靈力與精神力的投入,那可不是一個一句話,便能夠做到的事情,那需要的是不斷的堅持,否則,此刻的蕭然,也不會如此吃力了。

姜子牙感受到這裡的一切,都是一陣驚訝!開口說道:「我們下去吧!或許,蕭然這小子會需要我們的幫忙。」幫忙?他為什麼會如此的確定蕭然會需要他們的幫忙,蕭然也不是沒有可能獨自一人,將這死火蓮煉化掉。

很快,他們便來到了這火海底,當然,此刻也不能稱之為火海了,因為火源已經很淡很淡了,淡到幾乎沒有辦法看到一樣,對於這裡,只能說的上是一片空地,但仍然會有死火的氣息,要知道當年騰嬌在此修鍊的時候,也是一片空地,但終成為一片天地,也是因為時間的推移。

正如死火所說,或許在六道覆滅后,這裡,會是另一般景象,蕭然對他們三人的到來,也是不足為其,但就在那一刻,爐中傳來轟鳴聲,蕭然那本緊閉的雙眼猛的睜開,那本集中的精神力,也隨之消散。

那爐就好像是要炸開一樣,不斷的出來轟鳴,就在這個時候,姜子牙開口說道:「如今,還不用出冰火蓮?」冰火蓮還可以在這個時候用,蕭然徹底的蒙了,但是姜子牙逼近也是真仙,姑且相信他一次,沒有太多想,蕭然直接將冰火蓮祭出,拖著那正在煉化的爐,那蓮花,就好像是在吸食死火的溶液一般。

蕭然一直都在身旁看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根本想不清楚這其中的緣由,這時,他扭過頭看著那正在扶著鬍子,那姜子牙開口說道:「注意調節靈力,控制好。」對於這些蕭然又太多的疑惑了,但此刻又沒有辦法問,所以也只能靜心控制好靈力。

就那蓮花吸收靈力的一點點,蕭然都會感覺到有一股溫暖的力量在溫暖著周邊大穴,那些穴位好像是很久沒有休息一般,經過這股暖意,既然有些將要睡著,使蕭然身體之上沒有絲毫的力氣。(未完待續。) 第140章突破

蕭然感受到的能量真的是太強,就連他,都有一些適應不了了,如果那爐會有這般強勁的話,或許,也是可以拿來戰鬥的,不過,天地下又怎麼會拿到這種好處呢?

蕭然的冰火蓮慢慢綻開,蕭然看著那蓮花,開口說道:「如果鼎爐真夠強的話,那麼,就讓我看看到底有多強吧!」鼎爐自然是很強的,也還有著一個強者的所殘留下來的靈力波動,就連真仙二階的騰蛇,看到那鼎爐都是有些顫抖,直到那蓮花完全綻開,蕭然便傻眼了,那本是有著一些強者殘留靈力的鼎爐,既然變成了一團灰。

蕭然震驚了,這僅僅只是煉化了死火,既然會有這般強勁的力量,要是換做其他的火焰,那到底是要多強呀!蕭然不敢再想下去,姜子牙看著一會變一個臉色,微笑道:「這便是這片天地的法則,縱使有超越真仙境界的靈力,也無濟於事。」那股靈力雖然很強,但也總歸只能夠實用一次,蕭然真的是服了,像這樣的東西,既然也只能夠使用一次。

對於眼前的一切,真的是太過稀奇,如果是在三千大陸之上,也極為稀奇,但,如今,卻並非是在三千界,這種世界,又怎麼會讓那些沒有機緣的修鍊者尋到呢?

騰嬌看著蕭然,想說什麼,但又閉嘴了,她好像是知道什麼這一界的秘密,但又不知道怎麼開口。當然,蕭然也不會強行去問,對於這裡的一切。都像神話一樣,說是消失,很快便會消失,說是出現,又憑空出現。

神奇的事情也不僅僅只有這些,此刻,蕭然的身體。周邊幾道大穴,都在轉動著,身體之上。也是呈現出一股幽藍色,那是死火打通了蕭然的穴道,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姜尚看著蕭然,開口說道:「果然。這死火。果然非同尋常,雖然僅僅只排行第八,但對於此刻,蕭然突破先天的瓶頸應該也不是什麼難題了。」因為蕭然吸收了死火的天地靈氣,還有這一絲的混沌之氣,所以,他身體當中的靈力,又有所擴充。在原來的基礎上,增加了一倍不值。或許更多,只是蕭然沒有發覺而已。

蕭然沒有在理會他們,盤膝而坐,對這裡的一切,確實是有些不可相信,一場造化,既然會這般快的到來,本來蕭然還在想,這個瓶頸會卡他多長時間,現在看來,卡他的時間也將結束了。

蕭然瘋狂的吸收著這裡僅留下來的靈氣,對於他天階的突破,真的已經停留了太長太長時間了,在鳳凰秘境中,突破天階,到天階中期巔峰,也有上二十餘天的時間,也就是卡在這瓶頸之處,有著二十多年的時間了。

這想要突破先天,也確實不易,蕭然如今已經可以突破到先天,只是不知道,這一次,蕭然突破能到先天什麼境界,看著那股股湧來的靈氣,蕭然身體當中的靈氣似乎與這些靈氣產生了共鳴,在蕭然的身體當中亂竄。

蕭然的身體當中的靈力很快便猶如失調了一般,那些靈力有猛的竄入蕭然的身體當中,身旁的三人,都是看的有些吃驚,蕭然根本就沒有想過這些,但這些事情仍然是發生了,三人面面相覷,對於這種修鍊,他們根本就沒有見過。

姜子牙搖了搖頭,騰蛇騰嬌也是搖了搖頭。

此刻,在星日帝國當中,一股強大的靈力衝天而起,很快,雷劫被召喚,這是兩階的雷劫,由地階到天階,一個小娃懸在天空中,正在準備渡雷,這娃娃正是六耳,而在地面,白衣女子看著六耳,雖然知道,六耳與蕭然有著一種莫名的聯繫,但還是沒有說出來,不然,以六耳每天頑劣的心態,又怎麼會喚出這兩階的雷劫呢?

雷劫數目並不算多,一共只有二十二道,只要過了著二十二道雷劫,六耳便是地階的修士了,若夢,可從來都沒有渡過雷劫,對蕭然突破渡雷來說,他並不感覺有什麼奇怪的,畢竟蕭然是天生絕脈,只能夠在凡間界,成為一界凡夫俗子,然而蕭然卻並不服這種命運,便要打破這一切,通過修鍊來改變這一切,然而天道,又怎麼會那麼容易讓蕭然完成自己的心愿,通過修鍊這條路來改變自己的命運呢?

六耳渡雷的速度很快,蕭然那邊能夠不斷為六耳提供靈力來護身,所以,六耳自身的損失,並沒有多大,反而是苦了蕭然,剛剛吸收過死火的靈力,本來能夠一舉突破,但此刻看來,他還是需要恢復。

六耳身上並沒有什麼傷,只有衣服被雷劫震碎了,跑到若夢身前,若夢開口說道:「我們呢!去換一身衣服,然後去閉關吧!」六耳很聽話的點了點頭,雖然六耳生性頑劣,但他確實非常的聽若夢蕭然的話,不管他們說什麼,六耳都會言聽計從。

對於閉關,雖然很無聊,但最少還有人陪,這樣,也就不感覺閉關有多麼無聊了。

蕭然恢復的卻也是很快,看著姜子牙,開口說道:「沒有什麼大事,剛剛,只是我的一個女兒突破,我身體當中的一些靈力被她抽取,恢復了。」確實如此,不過就算是這樣,也不得不讓姜尚起疑心。

姜尚看了看騰蛇,因為他對蕭然的事情大半都了解,很快便見騰蛇輕微點頭,蕭然的事情,如今就連姜子牙都是有些關注了,姜子牙確實很關注這樣一個逆命者,一位能夠沖向巔峰世界的逆命者。

蕭然重新盤坐,靈力已經恢復,將靈力集中於一處,身體當中的大穴都是在顫抖著,那大穴當中的靈力如被掏空了一樣,靈力匯聚到一處,是為了更好的突破,雖然有著五行七屬性的靈力,靈力的要求也是極為苛刻的。

必須將這些靈力來相互轉換,達到突破先天的要求,才能夠成功突破,雖然有些難,蕭然總歸是可以突破到先天境界了。

人世間有太多的不確定了,誰會知道一個天生絕脈者,能夠打破虛空,突破先天,對於修士來說,才是修鍊的真正開始。

先天之前,無非是一個紮根的過程,那些對於凡人來說,都不過是為了增長壽命,只是一個紮根,修士的壽命增長,能夠到這先天的修士,寥寥無幾……(未完待續。) 第141章先天血雷

蕭然本就不是想要在這天道大路上散布,他所想要的而是打破這絕脈,讓他那從未關心過自己死活的父親,好好的看一看,他是怎麼屠族的。

對於在四靈宮對蕭然的欺辱,蕭然自然是不會那麼容易將心頭的怨恨化解的,他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他的家族,因為那些欺辱,都是血的欺辱,不管是蕭然的奶奶,還是他的母親,如今都已經不在人世了。

那如同狗一般的餵養,那種痛苦,不是任何一個修士能夠忍受的,想到這裡,想要仰天巨吼,那原本持平的五行七屬性也就是在這一瞬間蕭然,蕭然長跪不起,一直在喘息著,那眼睛當中透漏著紅光,又是這樣,每每蕭然想到仇恨的時候,這樣的他,總會是佔據他的身體,但這次還是好了一些。

這一次,蕭然是控制住了身體,沒有讓那東西侵入,蕭然是直接凍結了自己的身體,不然那東西很快便會竄上,佔據他的肉體,許久,蕭然才解封,站起身,明顯有些虛弱,但並不影響他在一次的突破。

蕭然對姜尚點了點頭,便又盤坐了下來,不斷的運轉著靈力,又將那些靈力調平,不斷的輸送,已知到巔峰期,好使他突破,這一次,蕭然並沒有太多的事情發生,他的靈力在不斷的竄升著,沒有想那些不愉快的事情,確實是一個不錯的決定。

此刻,在看著那些靈力。已經能夠看出一些色彩,七種不同的靈力出現在他的面前,天界。也有了細微的變化,天地已經陰了下來,這一刻,蕭然的心跳已經加速了,他已經許久沒有嘗試過這天地雷劫的痛苦了。

雷劫,是所有修士早晚必須要渡的關卡,就算是在根基出沒有渡劫。那在這突破先天時,也未免能夠突破,天地因為有了雷劫。才會有著更多的修士喪命,因為有了雷劫,才使一些強大的修士變的更加強大。

不斷的灌輸著靈力,因為此刻的靈力。根本就達不到他突破的所需要。天界,變化越來越明顯,黑雲壓成,天空,一道又一道的雷電劈來,這些,當然並非是渡劫時,這些也不過是一個前兆罷了。

那些雷劫。很快便又變了顏色,血紅色。這與蕭然當時在鳳凰秘境當中所渡的雷劫差不多,但這一次,好像是多了什麼一樣,沒錯,在那血紅色中,還有著一點淡淡的藍色,確實有點像是蕭然收復的死火,所以就說,這天地太神奇了。

蕭然沒有太多廢話,如今天雷劫一成,也無需再繼續注入靈力,需要將面前的雷劫渡過,他便是先天的修士了,實力,永遠都是一種誘惑。

姜子牙看著蕭然,開口說道:「這個小子,以前遇到雷劫也是這樣嗎?」這當然是在問騰蛇,在蕭然身旁的,除了困仙劍,也只有騰蛇最為了解蕭然,所以姜尚當然是要問他了。

看著眼前的一切,騰蛇也不知道要怎麼開口,也是點了點頭,又開口說道:「地階的時候,遇到雷陣雨,直接去渡雷。」確實十分積極,這又怎麼可能會這般積極,蕭然對於肉身的淬鍊,從師門走出之後,便沒有放鬆過。

看著那正在應雷的蕭然,姜尚開口說道:「積極好呀!積極好,這小子的肉身也確實不錯,但仍然沒有忘記淬體,不錯,不錯,孺子可教也,孺子可教也。」姜子牙仍然摸著鬍子,但又看了看雷劫,手便放了下來。

很快,他的面色便有些凝重了,好像是陷入了回憶當中,一個從上古走向如今的老者,見識當然豐富,但如今,他是怎麼了,也沒有任何人知道,自然,騰蛇他們也是在看著雷劫,姜尚又開口說道:「這小子,可曾遇到過這樣的雷劫。」當然是遇到過了,但是和現在的雷劫有所不同。

騰蛇看著姜尚,不知道要從什麼地方說起,但姜尚的脾氣有些暴躁,開口說道:「讓你說你就快說呀!」騰蛇這才開口說道:「曾經是遇到過,但與現在的雷劫有所不同,當時的雷劫是血紅色,並不是如今這血紅帶幽蘭。」聽到遇到過,姜子牙的心才放了下來。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會讓真仙界的姜子牙如此緊張,騰蛇想不明白,看著姜子牙,有問題卻也是不敢問。

這一次,雷劫一共有三十二道,每一道雷劫當中都帶著一些火力,那些火,都是死火留下來的,通過雷劫,直接打入擁有者的身體當中,一道比之一道強,當然,還有重要的一點便是,能夠挺到什麼時候,挺過的越多,所得到殘留下來的死火氣也就越多。

因為有了死火,蕭然方能突破,或許,也因為這死火,蕭然,將完完整整的突破這天雷劫。

蕭然此刻已經以肉身抗雷到第五道了,雷劫的靈力都是在不斷的增加,不斷的提升,他的靈力越是強,所遇到的雷劫,就越是厲害。

對於這些雷劫,蕭然早就已經習慣了,以掌化拳,直接以拳去抗雷,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肉身夠強,用什麼抗雷都沒有什麼。

蕭然現在還是強,在同階當中,雖然他已經算是強者了,如果越級的話,他也緊緊只能應對幾個高於自己境界的人。

姜子牙在下面看著,又是開口說道:「小蛇,出去之後,你就要回到蕭然身體了,那裡的憲法,再怎麼也是尊者留下的,我根本無法完全打破,相信早晚有一天一會徹徹底底的擺脫他的控制。」尊者的控制又怎麼可能會那麼容易擺脫。

騰蛇又是點了點頭,開口說道:「說的倒是輕巧,真的以為尊者的憲法那麼容易消除嗎?或許擺脫控制之時,也是我死亡之時。」確實憲法有著很強的作用,不到死,永遠都不可能會逃脫,或許真的是姜子牙想的輕巧了。

說話見,已經過了十道雷劫,蕭然的身體嘛!自然是不用說,與以前沒有什麼兩樣,這便是天地間的雷劫,天地的憲法,永遠不可能會被打破,除非換了界域,否則,永遠都是輪迴,輪迴永遠也不會停止。

蕭然渡雷也是這樣,雖然只有十道雷劫,但雷劫當中也包含了一些天地的靈力,當然這也是要去感受的。(未完待續。) 第142章先天實力

此刻,蕭然需要恢復,因為在渡雷之前,他已經消耗了太多的靈力,雖然只有十五道的雷劫,但,在那雷劫中的存在的死火所殘留下來的一些混沌靈力也足夠蕭然淬體了,一個肉身強大的修士,往往不會在比他們同階的修士所需要的消耗靈力多,蕭然則是剛好做到了這一點。

蕭然淬體,也從在他的師傅四象武帝的引導下,方知淬體的好處,便從開始修行便沒有放棄過淬體,這一切,對蕭然來說,已經變成了一種習慣。

雖然此刻的蕭然依然沒有上古時期凶獸肉身強,但在蕭然剛剛進入正式的修鍊,沒有他們強,只要在先天之後,完成十凶幼年時的肉體,一切,都不算太晚。如果在先天之前,肉體與十兇相媲美,那他註定在修鍊界也是一種逆天之事,但自古三千路的修士,都沒有一個,能夠在先天之前肉身成聖的。

像這種肉身成聖的示例,真的太少太少了。如今,蕭然,身體所剩下的靈力真的不多了,那天雷劫可不會容他恢復,而剩下的雷劫就要全靠肉體了,蕭然看著面前所留下來的死火氣息,無奈的搖了搖頭,對於這些具有混沌之氣的物品,說是不想要,都是假的,肉身抗雷,也著實是困難,每突破一階,雷劫都會有些變化,雖然並不是固定的,但通常都是一樣的,有些修士便是隕羅在這天雷劫當中。

修士越強。所需要渡的雷劫也就越強,這便是修鍊界。蕭然看著天上的雷劫,第十六道已經襲來。蕭然死死的盯著雷劫,越身而起,那一道雷劫直接打在他的心口,那一道雷,就好像是分開了一樣,前後各一道,似劍歸心。前後都像是被擊穿了一樣,蕭然仰天劇吼道:「啊。」那種感覺,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忍受的。要知道,這雷劫當中,還有著混沌之氣,也絕對不是在混沌森林的混沌之氣相比的。蕭然自然也是無奈。但他也不會有一點的辦法,天地雷劫,沒有絲毫辦法躲過,只能靠實力去硬扛,如果有捷徑的話,也絕對不會有那些修士喪失在這天地雷劫當中了。

此刻,第十七道雷劫已經到來,如開始一樣。每一道雷劫之後,那雷劫都會比之後更強。所蘊含的死火之氣,也更強,蕭然不得不產生疑問,天地當中,為什麼死火的靈力會出現在這裡,也絕對不會是死火生前留下來的。第十七道雷劫打在蕭然的身體上,無論怎麼樣,蕭然的痛苦也是在這個時候爆發強忍著叫道:「啊,好疼。」

就連姜尚,也是緊緊的攢著拳,或許他與曾經的經歷有著莫名的關係,他也似乎是遇到過這種雷劫,而且,發生了很不愉快的事情。從姜尚遇到蕭然到現在,從沒有一絲好感,到如今的關注,這一切,都不是憑空而來的,這一切,都是蕭然用實力來證明出來的,當然也有著姜尚的認識,與改錯的心裡。

一切的事物,都是需要不段的努力換來的。二十道雷劫襲來,這一次,絲毫沒有給蕭然反映的機會,直接便是打在了他的腿上,使他在天界幾乎沒有辦法站立,蕭然開口說道:「看來是時候融煉鳳凰之翼了。」對這鳳凰之翼,蕭然早就想要融煉了,只是一直沒有時間,沒有了那如今,蕭然在這渡雷時吃了虧,當然會在最快的時間內,將這鳳凰之翼融煉了。

隨後的雷劫來的很快,顯然那第十六道雷劫只是一個轉著點,這些也可能是天地對修士的一種認識,這些雷劫可以通過修士身體所消耗來調節,越是有著強悍靈力的修士他的電力反而會小,直到修士的靈力消耗的差不多了,那雷劫也會慢慢的上升,而修士,沒有了強大靈力的保護,他們將會以很快的速度隕落。

這便是天道,想要站在天地的最頂端,渡雷劫的事情是不可能沒有的。第三十道雷劫悄然來襲,這一道雷劫的到來,卻也是給了蕭然喘息的時間,但這一道雷劫,則也是一個轉折點,那第三十道雷劫到來之前,天界都是變了顏色,那原本凝聚的雷劫緩緩疏散,一直在渡雷的蕭然以為已經結束了,但怎麼也想不到,雷劫又重新凝聚,沒有其餘的動作,一戰直接批向蕭然,蕭然那本放鬆的心,一下子有警惕起來。

雖然蕭然的身體沒有辦法間人,但情況也沒有太糟糕,最少還在不段的生長,蕭然從第十六道雷劫之後,便一直在恢復著靈力,隨著靈力的恢復,肉身也沒有那般難受了,其餘的兩道雷劫運轉的相對較慢,但威力卻保證到爽,兩道雷劫渡過後,蕭然直接墮落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姜尚從遠處走過來,看著那正在喘息的蕭然,手一揮,他身上的傷基本上全好了,靈力充沛著全身各處,一道掌打出,遠處傳來哄銘,這便是先天的實力,蕭然手在一拖,一團死火出現在手中。

姜尚開口說道:「如今先不要亂動,雖然我有真仙修為者為你療傷,但你畢竟是剛剛渡過雷劫,不以做劇烈活動,先去修養幾日,待身體大周的靈力恢復,不然,很有可能會造成筋脈斷裂。」筋脈斷裂與絕脈不同,筋脈斷裂,所需要的便是時間的恢復,絕脈,責是永遠被天道拋棄了。

蕭然聽了姜尚的話,並沒有亂動,但此刻,蕭然卻也有這一些好奇,好奇姜尚為什麼會關心自己的事情。他們並沒有就此離開,而是在等蕭然恢復,當然,他們也不會閑著,也是在恢復之前有損的靈力,雖然此刻的此地的天地靈力比不上之前,但要與桃花源相比的話,也還是一片靈力充足的天地。

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這片天地是從什麼時候有的,也不知道這片天地要在什麼時候消失,一切,都和天地的變化有關,就是姜子牙也不會知道這一切。過了許久,蕭然才閉幕問道:「如果我在這場雷劫當中死亡,會有怎麼樣呃的反映。」

姜子牙疑惑的看著蕭然,啊,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他的這個問題,便開口說道:「或許,我會很失望吧!」失望,蕭然依然是疑惑,失望,會是失望什麼,這個失望包涵了太多太多了,蕭然也猜不到。

ps:我只為撲街而活,我為撲街代言。(未完待續。) 第143章姜子牙的弟子

許久,蕭然才從恢復當中過來,當然,對於姜子牙剛才所做的一切,都有些好奇,但又不知道要怎麼問,這些事情不是他能夠說的準的,姜子牙好像是看出了這一切,開說道:「不要多想了,現在好好的恢復,等出去了,我在詳細告訴你們。」蕭然很驚奇,從認識姜子牙到現在,這是他第一次這樣闊里的答應了他的請求,之前,從來都沒有,蕭然雖然只有先天修為,但也足以媲美先天後期的修士了,在同階當中,蕭然的肉身,絕對不會吃任何虧,強大的肉體,使得蕭然有些驕傲了,但那也是有資本。

又等了一刻鐘,蕭然也已經完全恢復了,便站起了身,朝著姜子牙點了點頭,姜子牙也是回應的點了點頭,走向前方,回去的路,並沒有來時那般複雜,這只是一道通暢的路,沒走任何物質的阻撓,也隨著時間的增長,那隧道當中的靈力也是隨之減少,蕭然知道,此刻離桃花源已經很近了,也只有向桃花源這般的仙境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一個能隔絕靈力。但,又有強大生命力的地方,蕭然可從來沒有見到過。

很快便到了湖旁,與進去時,沒有什麼兩樣,只是多了一個在桃花樹旁昏睡的女孩,這正是煙兒,煙兒聽到外面的動靜后,立刻趕到湖邊,但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現還是站在那裡等,終於無聊的睡著了。

蕭然走過將她抱入房中。離開了房間。那煙兒則是面帶,繼續沉睡。來到了姜子牙的房間,他既然沒有看到騰蛇騰嬌。便聽到姜子牙說道:「他們本來就不是我們這一域的人他們只是從遠古存活下來,幫忙一個任務,此刻也已經回到了秘境當中。」剛聽到他們不屬於這一域,蕭然還有些擔心但又聽到回到秘境那擔心很快便消失了。

姜子牙繼續開口說道:「我們來了解一下我的事情吧!」他的事情固然重要,蕭然也很好奇他的經歷。不過,他怎麼都感覺此刻不是知道這些的時候,總是覺得此刻的他太弱了。還不到知道那些事情的時候,蕭然沒有多語,便是點了點頭。

姜子牙看著他。面帶,甚至他也知道這些事情不該和蕭然說,開口道:「當年武王伐紂,我曾有過一個弟子。名叫武吉。他的天資並沒有你們兩個好,但他卻也是敢於求學,當時,我所會的一切,基本都教給了他,後來對武王伐紂有功,被我填入封神榜單當中,作為天界三等神。受天地人間凡人所拜,也算的上是我的一個得意弟子。後來,我雲遊天下,遇到一個名叫無涯孩子,他同你一樣,也是天生絕脈,但是,他也不屈服這種命運,我也便將他收在了身邊,治療了絕脈,當然,他沒有你這般幸運,你還有著同根的屬性被溫養,而他,卻也是受盡折磨才將絕脈修復,自那之後他便沒日沒夜的修行,他天階之前遇到了天雷劫,這或許就是你們改命者的命運吧!自那以後,他的修鍊也是一帆,沒有遇到什麼大風大浪,就在他即將突破真仙境界的時候,遇到生死雷劫,那是比普通雷劫不知道強大多少的雷劫,他沒有渡過,死在了雷劫中。」

「雖然沒當時我很想要救他,但我也確實是做不到,那雷劫太強了,就是當時我有真仙三品的修為,也會被那雷劫一擊命中,灰飛煙滅,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逃過雷劫,哪怕是別人幫你過,也不能死亡,他天雷劫強的太過強大,沒有任何一個人會傻到幫助別人渡雷。」

「當然如此,雷劫越強,所需要消耗的靈力就越強,無涯也就慘死在了天雷劫當中,這也是我今天波動的如此激烈的原因。」天雷劫強,生死雷劫還要凌駕於雷劫之上,這些蕭然也是深有體會,從開始到現在蕭然渡過兩次生死雷劫,也是有了一些體會,蕭然看著姜子牙,沒有開口,因為姜子牙此刻還沒有從回憶當中醒來,許久,他的眼角既然有著一絲淚花,從這裡也足以看出他們師徒情深,蕭然又搖了搖頭。

姜子牙太起頭開口說道:「抱歉,讓你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一面。」其實蕭然也知道,無論在怎麼堅強的人都會有軟弱的一面,就像面前的姜子牙一樣,一直都是那麼高傲的人,但現在,好像也看不出他有什麼高傲的了,面前的姜子牙給他帶來的感覺便是軟弱,雖然姜子牙已經到世界的巔峰,但也很想要一個好一些的徒弟。

姜子牙又開口說道:「你的天賦,要比當年的武吉好,你的命運要比無涯好,這一切都說明你會站在我的這般境界,從千年前來到這,也就沒有再出去過,我很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但又是不能夠違背當初發下的誓言,就寧願在這裡等了,這片天地的形成,也確實是神奇,他是在山的內部天然形成的,而那一個山口則是人為鑿開的,那是想要躲避戰亂躲在了這裡,我也是無意來到這裡,那個時候,這裡也僅僅只有一絲的靈力,蕭然,你知道嗎?」

「這裡沒有修士,但靈力卻是在逐漸減少,這些並不是我們想看到的,但這裡的一切生靈,都極為生長之快,遠遠超過了在外面世界的周期。像這種天地,最為適合的也是真仙修士,他們在突破真仙之後,由於天地間的憲法,無法打破虛空,突破更高的境界,散發自身的靈力,揮發到那無的境界當中每一處,再由自身所保函的靈力突破到更高的境界。」不過,對此刻的蕭然來說,這些事情也完全可以不知道,但既然姜子牙告訴他,那麼聽聽也沒有什麼問題。

蕭然終於開口說道:「對我來說一些事情還是不知道的好。」天地當中也不是沒有人是得知了天大的秘密被斬殺的想要守護重要秘密,便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否則其他的都是虛無。

姜子牙不再說話,和蕭然已經談的夠多了,想了想,開口說道:「今天也差不多了,回去休息吧!」此刻,姜子牙已經有些逐客之意了,但並不明顯,蕭然點了點頭,退出了房門。

ps:抱歉,將彩兒打成了煙兒。(未完待續。) 第144章蕭然的生死雷劫

此刻,蕭然早就已經睡眠,雖然修士可以不休息,但那對修鍊也會很艱難,畢竟還不是太強悍的修士,也一定要保持好睡眠,蕭然睡的死死的,雖然也已經到了早晨,終於,他的夢境被打破了。

彩兒坐在蕭然的身上,使蕭然喘不過氣來,終於被憋醒了開口說道:「你沒有病吧!現在才什麼時辰。」畢竟蕭然昨天晚上只休息了後半夜,此刻也真的很困。

彩兒眨了眨眼,手放在嘴上,開口說道:「我又不困,快點起來了。」蕭然當然知道他不困了,要是她困的話,怎麼還會在這裡呢?但是這樣不讓人休息好,也不是什麼好事情呀!

很快,蕭然那昏迷的眼立刻就變了,開口說道:「一邊去,讓我睡醒。」難道彩兒就真的會讓他好好的休息嗎?直接將蕭然的被褥掀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