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武道大會奪魁的人都是同輩中的佼佼者,風入松只用一劍就擊敗對方,更是天才中的天才!

“不可思議的還在後面,風師兄擊敗對手後,拒絕朝廷封賞,回到師門閉關。經此一戰,風師兄聲名大振。因其癡迷劍道,人送外號劍癡!”

一劍破敵,掛冠而去,這是何等的瀟灑絕倫。

只有飄逸不羣的人,才能領悟出那等驚才絕豔的劍法。 秦陸仰頭望去,山巔空空如也,那道青色的背影早就消失在天際。

絕世的劍法,不羈的個性,風入松這樣的人遲早會成爲一代劍道宗師。

詩韻眉飛色舞,說得性起,這個大師兄身上實在有太多的傳說。

“風師兄現在是什麼修爲?”秦陸也好奇起來。

“武尊四重天中的丹元境界甚至更高!”

武尊共有四重境界,分別是丹元境、天罡境、靈魄境、破魂境。風入松不過二十五六,就修煉到武尊境界,這等天賦實在太過駭人。

秦陸擊敗劉雨萱,也曾志得意滿,今天這一戰他重新樹立了目標。

詩韻走後,秦陸立刻閉關。

剛纔那一戰有許多感悟,勢必要消化。

回顧自己最後關頭瘋狂出刀,足足砍出數千刀。每一刀都積聚了全身的力量,每一刀都將刀意與刀氣完美的結合到一處。

“以氣御刀,無堅不摧,以念御刀,無物不破- – -”

平日裏背得滾瓜爛熟的刀訣浮現在腦海,秦陸仔細的回憶着方纔出刀的軌跡,苦苦探尋着那一點稍縱即逝的靈感。

以念御刀,就是要將刀意融入刀中,讓武道意志與刀法完美結合。

一念通暢,再無疑惑,秦陸睜開眼睛,紫色的刀罡破體而出。

集中精神,刀意就像澎湃的海潮,衝擊的人心神震盪。

在狂暴的刀意影響下,破魂刀緩緩的飛到頭頂,刀身劇烈的震顫,就像烈酒遇火般灼熱。

紫色的刀罡突然衝入刀身中,破魂刀綻放出百丈長的光華,猶如大漠狼煙,蔚爲壯觀。

秦陸的心神激盪,他感受到破魂刀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罡氣運轉,秦陸指揮破魂刀懸空而舞。

重重刀浪將秦陸包裹起來,他隨心所欲的出刀,感覺到長刀和自己漸漸的溶爲一體。

驀然,刀身正中射出一道紫光,透入秦陸的眉心。

狂暴的氣息卷地而來,秦陸置身於一個奇妙的所在。

頭頂是黑色的蒼穹,無數殺氣凝聚成黑色的雲團,緩緩移動。

下方是浩瀚的沙海,白骨遍野,血流千里。

一道血紅色的閃電撕裂蒼穹,白骨被震成齏粉,一道道凌厲的殺氣沖天而起,凝聚成一尊帝王影像。

這帝王身穿黑色鎧甲,頭戴紫金冠,腰間一柄長刀漆黑如墨。

帝王靜靜的立在虛空之中,雙目緊閉,身上散發出的浩瀚氣勢如同星辰大海。

霸氣,絕對的霸氣。

這尊帝王爲何會藏在霸刀裏面,莫非他就是這霸刀之內的刀靈?

帝王霍然睜眼,雙目的精芒刺破空間,所過處草木俱成飛灰。

這股強悍的霸氣滅絕天地,帶着橫亙萬古的驕傲,彷彿這天地之間只有他能夠存在。

睥睨天下,捨我其誰!

秦陸突然想到了這八個字,他集中精神,將神念透入破魂刀。

“秦陸!”帝王突然開口,帶着萬鈞威壓。

“你是誰?”秦陸沉聲問道。

“見到寡人爲何不跪?”

“跪?哈哈哈- – -”秦陸仰天狂笑,他的身軀變得偉岸高大,和空中的帝王不相上下。

“你不過是一縷殘存的刀靈,我卻是這刀的主宰。”

神器皆有靈,要做到以念御刀,必須徹底降服刀靈。

眼下這尊帝王虛影看似強大,實際是刀靈殘存的意識。秦陸只要用強力降服,抹掉刀靈的記憶,就能徹底的掌控破魂刀。

“好狂的口氣,寡人就讓你神魂俱滅!”

帝王腰間墨刀出鞘,黑色的刀光令天地一黯。

狂暴的刀光斬破空間,整個空間被長刀劈成兩半,周圍的罡氣受到擠壓,化作滔天巨浪。

秦陸身影電閃,紫色的罡氣破空,四季指法瘋狂攻擊。

指勁將刀氣穿透,撕裂,秦陸胸中的殺意如同熊熊烈火,席捲一切。

“轟!”秦陸直接撞破重重刀浪,狂暴的指勁刺向對方的眉心。

這一指出手時極其平淡,就像春雷前的細雨。

紫光破空,指勁深處突然平地裏爆響無數的春雷,紫色的芒先是一點,然後瞬間擴大,斗大的雷電光球轟然炸響。

“驚蟄!”這一指最強的就在於那股悍然爆發的恐怖力道。

刀靈眉心出現一道裂痕,緊接着整尊帝王影像轟然崩塌。

“冬雪!”白色的光芒橫掃天穹,肆虐的風雪將那團散亂的靈氣裹挾在一起,凍成了一座冰雕。

秦陸將自己的意念透入冰雕之中,不斷融合分化,直到徹底降服刀靈。

“喀喇!”秦陸眉心迸發出一道紫色閃電,劈入冰雕之中,將那團刀靈攝入自身的身體。

“轟隆!”破魂刀內的景物再度發生變幻,大地皸裂,蒼天中風起雲動,萬里陰霾一掃而空。

碧空如洗,澄碧的令人心醉。

蒼穹之上,白雲深處,一座宏偉的金殿如同烈陽噴薄而出。

浩瀚無比的氣息在高天凝聚成赤色雲霞,雲蒸霞蔚,大爲壯觀。

秦陸心念一動,整個人騰身飛起,直射蒼穹。

越是逼近金殿,越能感受到浩瀚博大的氣息。

氣息透着霸道,猶如帝皇君臨天下。這股霸氣與以往的氣息都不同,冥冥中有一股統御宇宙萬方的氣勢。就算是人間的皇者氣息,在這股霸氣面前也要跪地臣服。

濃密的靈氣凝聚成實體,秦陸伸手抓着一片雲朵,浩瀚的氣息從毛孔涌入。

仙靈之氣?這怎麼可能。

天玄大陸不過是小千世界中的一方天地,在這個世界之外,還有大荒、北溟、雲蒙等空間。這些空間或爲宗派聚居地,或爲妖魔聚居地,在這些地方據說有仙靈之氣存在。

當然一些武道通天的高手,也能夠破開空間通道,從外界吸取仙靈之氣。

破魂刀不過兩尺半,在刀身內卻別有洞天,出現如此多的仙靈之氣。

在那金殿之中,又隱藏着什麼寶物呢?

好奇心驅使着秦陸,可是他卻難以接近。

金殿周圍靈氣更加的濃郁,形成一道道氣牆,越往裏走,浩瀚的霸道氣息就越是濃郁。秦陸之行進了百丈,就覺得頭暈目眩,難以撐持。

擡眼望去,金殿中央三個大字璀璨奪目:刀皇殿!

刀皇,據傳只有功力通天,成就武神巔峯境界的刀客才能稱之爲刀皇,這座金殿到底是何人所留,爲什麼出現在破魂刀之中。

秦陸的目光繼續向上,金殿只有三層,第四層只有一半,好似被人生生折斷了一般。

從金殿透出的氣息判斷,這座金殿內必有通天重寶,可惜的是卻不能接近。

秦陸強行的壓下一口氣,他望着身邊漂浮的靈氣雲朵,突然有了一個主意:這些靈氣似乎就是爲了淬鍊身體用的,消耗掉這些靈氣,我就能進入大殿。

秦陸心念一動,當即盤膝坐下,取五心朝天的練氣方式,吸取仙靈之氣。

體內的經絡變得寬廣粗壯,經絡連接的穴竅猶如星辰般璀璨。

伴隨着仙靈之氣的吸取,大羅天陣圖加快了運行,穴竅像天上星辰般閃爍,到了最後星辰光芒越加凝重,猶如一顆顆璀璨的寶石。

丹田的氣旋瘋狂的旋轉,迸發出海潮之聲,這是突破的徵兆。

宗師到武尊境界,是非常關鍵的一步,現在還不能操之過急。

秦陸強行壓制住突破的衝動,將靈臺之中的刀靈逼迫出來。

“破!”刀靈被拋入丹田的氣旋中,大羅天真氣陣圖如同沸騰了,道道氣浪翻卷,陣圖中央出現了星雲氣旋。

刀靈被星雲氣旋吞噬掉,化入了全身三百六十五處穴竅之中。

心念只一動,破魂刀輕輕震顫,百丈長的刀芒輕鬆的將靈氣雲朵劈成兩半。

以念御刀,在將刀靈完全融合之後,秦陸終於完成了刀道修行的關鍵一步。 在破魂刀中苦修了一月,秦陸破關而出。

這一月吸收的仙靈之氣不過半畝地大小,秦陸放棄了進入金殿的打算。

按照目前的心境修爲,秦陸完全可以突破丹元境界。

鑑於武宗巔峯到武尊這一步極其關鍵,丹田內的氣旋壓迫凝結成金丹,致使武道修煉由練氣轉爲凝練穴竅。在經絡和穴竅沒有得到最大限度的強化前,很多人都不敢輕易的邁出這一步。凝丹時天地間狂暴的雷霆衝擊,都不是普通人所能夠承受的。

回到社稷學院,秦陸方纔想起已經錯過了學院的武道大會。

“秦陸!”異香浮動,劉雨萱嫋嫋而來。

與當日在冰雪島遇見的那個暴力少女不同,此時的劉雨萱身上處處透着華貴氣息。

“公主!”秦陸抱拳行禮。

劉雨萱的目光遊移,從頭到腳盯着秦陸仔細的看。

“秦陸,莫非你又有突破?”

同爲天玄境界的宗師,劉雨萱感應到秦陸的氣息與以往相比又有不同。

秦陸體內有一股浩瀚博大的氣息,他整個人靜靜的站在那裏,就像山嶽般凝重。

秦陸不置可否,他將自身的氣息掩藏起來,平淡的說:“若無事,我先行告辭。”

“秦陸,你錯過了學院的武道大會,太可惜了。”

武者煉心,無論是柳東陽還是義父所傳授的都是絕世功法,秦陸對學院那點過家家的玩意兒毫不在意。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