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武者行館內的人紛紛看了過去,這三人的名氣太大,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

葉峰三人當然也看了過去,只見獨孤浩然、宋天、雪無道三人分別走入一間雅間,盤坐在蒲團上,閉目打坐起來。

「獨孤浩然是天驕榜第一,天驕榜第二是雪無道,第三是宋天。據說,獨孤浩然即將突破到陰陽境,年輕一代,幾乎沒人能撼動他天驕榜第一名的位置。」谷悠然說道:「要是真有人能撼動他的位置,我猜……那人應該是武劍仇!」

「武劍仇不是天驕榜第四嗎?」葉峰笑道。

「武劍仇很可怕,誰也不知道他的深淺。」谷悠然說道。

「你好像忘了一個人。」葉峰忽然笑道。

「哦……誰?」谷悠然問道。

「當然是你自己。」葉鋒一笑。

「葉公子說笑了,悠然豈會是他們的對手,悠然只不過是個女人罷了。」谷悠然輕笑。

「女人,未必不是男人的對手。」一道冷冰冰的聲音從雅間外傳來。

葉峰抬頭一看,來人居然是姬瑤光!

翻越天門對姬瑤光來說簡直輕而易舉,所以看到姬瑤光出現,葉峰並沒有感到意外。

姬瑤光走入雅間,在葉峰旁邊的蒲團上盤坐而下。

谷悠然看著姬瑤光,笑道:「姐姐說的沒錯,女人未必就不是男人對手。」

姬瑤光沒有說話,她的話一向不多。

谷悠然也很識趣,她笑了笑,不再多說什麼……

就在這時,不遠處陸南飛的雅間內,陸南飛對陸北冥說道:「大哥,在靈魂戰場的時候,那姓葉的殺了不少陸家的弟子,我們絕對不能輕易放過他!」

「哼!連一個無門無派的廢物都擺平不了,陸家的臉都被你丟完了!」陸北冥冷笑。

陸南飛沒有說話。

「神衛選拔第二輪開始的時候,我會想辦法殺了他,哼,敢欺到我陸家的頭上,他還真是活得不耐煩了。」陸北冥冷笑,殺氣逼人。

「大哥,那小子得罪了血刀門的人,血刀門的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陸南飛忽然說道。

「我殺人,還需要靠別人幫忙嗎?」陸北冥冷笑。

「不,大哥,如果你真想對付那小子,那小子當然死無葬身之地。」語氣微頓,陸南飛正色道:「不過,那小子現在跟谷悠然在一起,說不定,他已經加入了散花樓,我們何必為了那小子得罪散花樓?」

「散花樓又如何?哼!」陸北冥冷哼一聲,道:「雖然我們陸家不懼散花樓,不過,如果能借用血刀門的手除掉那小子,也算不錯。」

「大哥說的是!」陸南飛笑道,其實,他根本不是顧忌散花樓,而是顧忌姬瑤光,所以他才想方設法,利用其它門派的人去對付葉峰。

「大哥,我現在就去找宋騫,以宋騫的性格,只要給他足夠的好處,他肯定樂意跟我們合作!」陸南飛笑道。

「去吧……」陸北冥擺了擺手。

陸南飛一笑,退了下去。

很快,陸南飛進入了宋騫的雅間,沒多久,陸南飛笑著離開了,顯然,他和宋騫已經達成了某種協議。

就在陸南飛離開宋騫的雅間時,一道渾厚的聲音傳入武者行館:「翻過天門的武者,速來天外天集合。」

「諸位,請跟武某來。」武劍仇率先走出了武者行館,他是精武堂的人,當然知道天外天在什麼地方。

眾人緊隨其後,離開了武者行館,姬瑤光沒有跟上去,畢竟,她並沒有參加神衛選拔。

沒多久,眾人抵達了天外天。

天外天位於精武聖城上空,乃是一塊巨大無比的岩石雕刻而成的平台,足以容納數萬人。

一道人影從天而降,落在眾人前方,浩瀚的威壓席捲開來,令人窒息。

「沈逍!」葉峰凝目看去,臉色微變。

當初在幽幻血海的時候,他見過此人,此人正是精武堂的兩大使者之一,沈逍!

「這次神衛選拔第二輪將會有些變動……」沈逍看著眾人,正色道:「就在不久前,我們得到消息,九幽邪教的人已經開始煉化混元福地,現在,混元福地的入口已經被他們封印了。」

眾人紛紛動容,九幽邪教的人居然想煉化混元福地。

「混元福地?」葉峰皺眉,他根本沒有聽說這個洞天福地。

「混元福地是最近才被發現的一個洞天福地,混元福地的歸屬權到底屬於誰,八大門派還沒有達成協議。據說鎮守混元福地的人共有八個,乃是八大門派的長老,沒想到,即使有這八位長老在,九幽邪教的人還是成功封印了混元福地。」谷悠然看出了葉峰的不解,對葉峰解釋道。

「據說,九幽邪教的人想把混元福地煉製成一件絕品寶器的器胚,一旦讓他們成功,他們的實力必會壯大。所以,你們必須去混元福地阻止九幽邪教的人,破壞他們在混元福地布置的陣法!」沈逍正色道。

眾人紛紛色變。

「據琅嬛靜齋的靈魂念師說,這一次,九幽邪教煉化混元福地的陣法共由九千九百九十九個小陣組成,你們必須毀掉這些陣法,到時候,我們會以你們得到的陣眼為依據,得到陣眼最多的人為第一,前八百名才能進入神衛選拔第三輪。」沈逍說道。 眾人聽到沈逍的話,紛紛色變,這次神衛選拔的第二輪,居然是和九幽邪教的人交手。

「神衛軍,以誅殺九幽邪教教徒為己任,如果你們怕了的話,現在趁早離開,神衛軍不需要懦弱之輩!」沈逍掃視眾人,肅然說道。

「城主,我們不怕!」眾人齊齊大喝,聲音震動九霄。

「好!」沈逍點了點頭,抬頭看著虛空雲層深處,說道:「諸位,我們聯手破開封印,把他們送進去!」

「九幽邪教的人越來越猖狂了,這次絕對不能姑息,必須把他們全部斬殺在混元福地裡面!」雲層深處,一道冷笑聲傳出。

「沒錯,絕對不能放過九幽邪教的人!」又有冷笑聲從雲層深處傳來。

「諸位,事不宜遲,我們還是儘快動手吧。」沈逍說道。

「好!」雲層深處的人齊齊應了一聲。

「好」字剛剛出口,不遠處虛空中轟然震動,一道域門開啟。

「跟我來!」沈逍當先進入域門,他的身後,還有幾道人影緊隨其後,這些人的速度太快,以至於在場眾人根本沒看清他們到底是誰。

葉峰等人緊隨其後,也進入了域門。

域門另外一邊,葉峰等人走出域門,頓時出現在高空中。

抬頭看著沈逍所在之處,葉峰在沈逍身邊看到了宋捷和雪無傷等萬象境強者。

「動手吧!」 世子的黑蓮花 沈逍看著宋捷等人。

宋捷等人點了點頭。

「轟!轟!轟!……」

沈逍等人幾乎同時出手,攻擊不遠處的虛空,霞光萬丈,能量餘波橫掃八方。經過幾個萬象境強者的輪番攻擊,前方虛空中憑空出現無數符文,符文環環相扣,形成一個複雜之極的陣法。

陣法之後,眾人隱隱看到一個入口,入口內是一望無際的大地。

「混元福地!」葉鋒目光一閃,入口內肯定就是混元福地。

「封印馬上就要破開了。」眾人心想。

「哼,敢破壞我九幽邪教的計劃,找死!」

一股恐怖無邊的威壓從天而降,鎮壓九天十地。

眾人駭然。

葉峰臉色劇變,抬頭一看,高空中黑雲密布,黑雲翻滾,忽然化作一隻遮天大手,朝著沈逍等人抓去。

面對這隻大手,眾人根本生不出反抗的念頭,只能坐以待斃。

沈逍等人臉色劇變,連忙祭出各自最厲害的武技,聯手攻擊黑雲所化的大手。

「轟轟轟……」

大手摧枯拉朽,破解掉沈逍等人的攻擊,繼續抓向沈逍等人而去,大手所過之處,空間扭曲,寸寸塌陷。

就在沈逍等人即將被大手活活捏死的時候,天魔水仙急忙傳音給葉峰:「快躲到聖皇圖裡!」

葉峰還沒來得及進入聖皇圖,異變驟起!

天地間的溫度忽然驟降,寒氣逼人,天空中更是飄下了無數鵝毛般大小的雪花。忽然,天地間的雪花飛速聚攏,也化作一隻大手,晶瑩剔透,寒氣衝天。

冰雪大手屈指一彈,寒氣如箭,飆射向黑色大手而去。

黑色大手也屈指一彈,一道黑霧朝著寒氣射去。

「轟!」寒氣和霧氣碰撞,勁氣四溢,空間扭曲。

眾人心驚,這一道寒氣如果打在自己身上,自己必定會粉身碎骨。

「轟隆!」天地震動,雪花又化作一隻大手,兩隻冰雪大手同時結印,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氣都朝著兩隻大手席捲而來,化作冰雪巨矛,朝著黑色大手射了過去。

黑色大手結印,天地元氣化作一隻巨大無比的烏鴉,俯衝向冰雪巨矛而去。

「轟隆!」兩者撞擊,掀起千丈來高的風暴,能量餘波席捲四面八方,一直蔓延到數百里之外都尚未停下。

「咔嚓咔嚓……」冰雪大手和黑霧所化的大手同時粉碎,化作虛無。

「神鴉道人,混元福地不是你九幽邪教的,你九幽邪教的手未免也伸得太長了……」虛空中飄蕩著一道蒼老的聲音。

「桀桀,我九幽邪教想要的東西,遲早會是我九幽邪教的……」一道怪笑聲回蕩開來。

「有老夫在,你們沒有任何機會……」蒼老的聲音緩緩開口。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怪笑聲緩緩消失。

天地間又恢復了平靜。

眾人心中卻久久無法平靜,剛才,沈逍等萬象境強者居然差點被活活捏死了,實在太匪夷所思了。

神鴉道人是誰?封王級強者在他面前居然如此不堪一擊?還有,那個可以操控冰雪的強者又是誰?不少人在心中暗暗猜測起來。

「沒想到連神鴉道人都出手了!」

宋捷等人心有餘悸。

「九幽邪教居然連十大尊老都派出來了,看來他們對混元福地是勢在必得!」沈逍臉色凝重。

眾人一聽,紛紛色變,神鴉道人居然是邪教十大尊老之一。

邪教十大尊老的大名,在樓蘭聖域,幾乎所有人都聽說過。不過,具體十大尊老是哪幾個,就很少有人知道了。

想到那人居然是邪教十尊老之一,葉峰就心有餘悸,這種級別的高手,完全不是他所能想象的。

「我聽長老說過,神鴉道人在十大尊老當中排名第九,修為高深莫測,足以和教主級的高手交鋒。」谷悠然正色道:「如果我沒猜錯,剛才和神鴉道人交手的人,應該是精武堂的堂主。」

「精武堂堂主!」葉峰臉色一變。

就在這時,沈逍對眾人說道:「修為超過混元境的武者,不能進入混元福地,所以,一旦進入混元福地,你們就只能靠自己了,我們什麼也不能幫你們。好了,你們都進去吧。」

聞言,眾人紛紛飛入混元福地。

葉峰、雨洛天和谷悠然也進入了混元福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