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步長風抽回眼睛就驚奇的看到了一片雪白亮晃顫微微漲鼓鼓的玉峰嬌乳出現在自己眼前。

——一對絕不弱於飛兒的巨大雙峰!

——不由驚奇的想明白了一件事,原來不只是鎮里的女人才留著胸口的一片雪白,連眼前陌生的宮裝的女子也露著胸口的一片雪白,心裡不由得明白怕是整個帝國的女子都露著胸口的這一片雪白。

對著步長風赤(裸明亮盯視的眼睛,白色衣裙的宮裝女子低了一下螓首,用一隻縴手輕輕的遮擋了一下雪白凸圓傲人的胸部。

柔柔動聽的聲音響起:「請問,前面岔道哪一條才是去無極宮的官道?」

步長風收回眼光,望了一下左邊哪條經過鎮子的黑紅色官道,閉上眼睛道:「左邊的是棲馬鎮,右邊的是西來鎮。要去無極宮應該走左邊!」

「謝謝!」宮裝女子銀鈴的道了聲謝,白裙飄飄的乘風飄然的輕盈盈轉身返回車中,關上黑油漆水的車門,淌著熱汗的老馬又開始慢慢緩緩向前行去,發出一陣車輪碾過吱咕吱咕的聲音,漸漸消失。

步長風睜開眼睛,目光中一絲異樣飄過,心房中莫名的急速跳動著,對於消失的馬車心中總覺得有一絲什麼不對勁的感覺,說不上來的感覺……

**************

一雙斜眼,酒糟鼻子的陳東來,猛灌了一口葫蘆里的酒。張著一口黃牙,望著步晴天道:「我說步公子,這得等到什麼?」用力的摸摸了滿額的汗水,將靠在懷中的九華大刀一把插在土裡。

步晴天坐在一塊石頭上,眯著眼睛,看著一臉酒氣的陳東來道:「大寨主,莫急,按計劃行事,現在機關城的幾十號人馬駐紮在鎮里,得等到雷少爺的七日散發揮作用。晚上就可以從南鎮摸進去了。」

「哼,原計劃商量的可是說的沒機關城的人馬呀,誰敢去摸這尊大神的屁股?」一臉橫肉,一道刀疤斜著面部從嘴而過鬍子亂亂的胡一刀懆懆的吼道。

「二寨主,稍安勿懆,今天鎮里有喜事,那個廢材小子和機關城的大小姐成親,正好是我家雷公子布局的最好機會。機關城的人馬全在那吃酒飲樂,有雷公子早早布置好的七日散送上去,這種散功的藥方,保證讓他們一個個都使不出力來,而且還一個都跑不了。」

步晴天提起手中的戰刀,哼的一聲劈空一刀砍下,目光兇狠的道:「一刀一個,全解決了,誰會想到我們頭上來?」

胡一刀眼珠轉動,呵呵的笑道:「不錯,不錯,此計甚妙。」

「不過,現在多了一條機關城的財路,不知道這要怎麼分呢?」陳東來陰陰的笑了笑,目光輕微的瞟了一眼步晴天。

「放心,還是按計劃來,別的財物,女人,你們隨便取用,只不過雷公子交代的那兩個女人是動不得的!」

「哦?」胡一刀雙眼一睜,摸了一把亂亂的鬍子道:「那機關城的新娘子可就是我的了!」

步晴天冷哼一聲,手中的刀把輕盈的一轉,刀尖指著胡一刀冷冷的說道:「我說的雷公子的兩個女人中包括那個機關城的新娘子,你沒聽見?」

胡一刀蹭的一下跳起來,吼道:「咋啦,什麼女人都給了你家公子,我們搶什麼?計劃里可是說好的是步家的媳婦步飛兒和那個女使者哦!怎麼又包括進機關城的女娃子了?」

步晴天舉著刀緩緩的走到胡一刀的面前,刀尖輕輕的搭在胡一刀的頸脖上,一字一頓的道:「計劃是我定的,步飛兒是我的,所以要交給雷公子的女人就換成那兩個女人!」

刀鋒突地一閃,一片刀光晃過,胡一刀半邊嘴角的亂糟糟鬍鬚迎空的飄落,步晴天厲道:「注意你們的身份,讓你們搶人搶財已經是最大的條件了。」返身緩緩走回原位,坐到一塊石頭上。道:「侯爺能讓你們生,你們才能生!懂么?」

陳東來呵呵一笑,眼神跳動,道:「這個步公子放心,一刀只是有些擔心機關城的變故,畢竟機關城不是你我能得罪的起的,想必侯爺也不願意和機關城插上一杠吧,咱們兄弟心裡有數,步公子交代的事沒話說,妥妥的不碰那幾個女子一根毛髮,現在是我們兄弟拼著血汗賣命,心中想著點盼頭,也在情理之中嘛,畢竟美人嬌娃誰還嫌多那?」對著胡一刀使了下眼色道:「最好雷公子的計劃能萬無一失,這樣兄弟們能輕鬆的掃了北鎮的堂(黑話:搶劫光的意思),呵呵,一刀呀,還不快給步公子賠個不是?」

眼睛瞧向胡一刀,邊笑邊怒罵道:「步公子的女人都想要,你小子活膩歪了?快賠禮呀?」

胡一刀摸著半邊白凈的臉頰,粗聲粗氣的道「步公子大人大量,兄弟的不是,還望公子見諒。」

步晴天點了點頭,白凈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笑道:「本公子看你那鬍子又臟又亂的,不怕下著了女人?順便刮刮,你瞧,現在不是白凈多了?」

胡一刀訕笑著,提起一旁的後背闊刀來,哼哼的冷然一笑,橫刀在臉,一臉的氣色不滿的轉到一邊。咔嚓咔嚓的刮著另半邊剩下的鬍子。

「老大!有輛馬車快拐進鎮來了!」一名精幹黑瘦的望探急急的報告道。

陳東來,面色一凜,望著步晴天道:「走,去看看,別讓人發現我們埋伏在這裡!」粗狂的大手一招,胡一刀和步晴天相互的點了下頭,跟著望探拔步行去。

通過樹蔓草叢的縫隙,只見遠處棲馬鎮大道上停著一輛馬車,一襲白衣飄飄的女子對著巨石上的步長風說著什麼。

「咦,廢材什麼時候跑到鎮口來了?」一臉狐疑的步晴天望著遠處的鎮口,心道:這小子不是今天成親么?好好的新郎官不做,居然由心思跑到這裡來會女人。呵呵,還真夠風情愜意的……

步晴天呵呵的輕笑道:「新郎官都跑到這來見小**了,獨守空房的新娘可是寂寞得很吶!」

胡一刀呵呵的皮笑肉不笑的道:「那不是正好便宜了雷少爺,今晚獨佔鰲頭,洞房花燭?」

呵呵一陣大笑,三人神色各異的對望著又看著遠處的官道。

片刻,站在步長風面前白裙飄飄的蒙面女子,又跨進馬車「吱嘎吱嘎」的去了

望著白裙飄飄的蒙面女子鑽進馬車「吱嘎吱嘎」的搖晃著馳進鎮關。

步晴天大驚著一雙禁色失神的眼睛亂轉。

「一男一女!一老一少!一輛馬車!孤身無伴!」

伏在草叢中身體顫微微的劇烈抽動著。一張興奮激動的臉上露出扭曲的獰笑,閉著氣的哼哼大笑著。

「步公子!你這是怎麼?」一旁一道粗聲粗氣的聲音道,看著步晴天撅這屁股,在草叢中猛抽動的身體,胡一刀滿臉噁心的神色道:「不會是想女人了吧?想得都發情了!」

「想你娘個頭!」步晴天猛的翻身起來,道:「走,過去議事!」頭前往林子里鑽去。

陳東來和胡一刀滿臉狐疑莫名的招呼著手下跟了進去。

步晴天不等陳東來和胡一刀進入林子,便急急的道:「你們馬上點起人馬,大張旗鼓的殺進北鎮。本公子另有要事,馬上離開。」

陳東來看著急急的步晴天,奇怪的張著嘴道:「怎麼這麼突然,按計劃可是要等黃昏再殺進去,突其不意,趁其無備,再說七日散的功效全部散開也要時辰的呀?」

「管不著了,雷少爺的七日散應該發揮作用了,再說你們手裡提的傢伙是什麼?是名聞天下的步字刀!怎麼著也要拿出當山客的威風來。收禮的時候你們可是很果斷的。計劃提前了,你們該出手了。哼,本少爺有要事先走一步!」步晴天提起手中的戰刀,急急的穿林去了。

陳東來望了一眼胡一刀,道:「一刀。備馬。收人錢財自然得消災!咱們幹活。」

望著密林繁茂枝頭遮陰的深處,用力的拍了拍胡一刀的肩膀道:「錢財是我們的,女人也全部是我們的!明白?」

胡一刀雙眼亮亮的淫笑道:「是,大哥!還有大把的財寶和嬌滴滴的女人等著我們去撈啊。」心領神會的一抽淌著血的嘴角,手中的闊刀利索的割去剩下的一綽鬍鬚,滿臉橫肉的陰笑著:「還是大哥精明,他們黑我們,我們黑他們,最後還是我們黑了他們……」

巨大厚背闊刀肩上一扛,大聲的吼道:「兄弟們,上馬!」 「吱咯吱咯」車軲轆緩緩的發著前進著。

「諸葛先生覺得剛才的那個年輕人有什麼特別的么?」柔柔的聲音輕輕的從蒙著面紗宮裝女子的口中傳出,高貴滋養的嬌音一絲帶著奇怪的意思詢問道。

「呵呵」隨著微微顛簸的車身輕嘆一笑傳來,一色灰布衣袍的老者,輕輕的抬望起破舊斗笠下一雙明亮深黑的眼睛。漫漫的目光望著黑紅古舊的鎮道,反問道:「長公主覺得那個年輕人有什麼特別的呢?」

宮裝女子閃亮的一雙水眸輕輕的扭頭回望了一下身後已經模糊的鎮道,眼眸中回閃出陌生少年俊朗的面空,一雙直視的眼睛毫無遮掩的赤(裸(裸的盯視著自己胸部的神光,大膽唐突的一直盯著自己的胸部,但是自己卻反而生不起一絲惱怒忿恨的心思,直覺那道直直的目光透徹中帶出奇怪的樣子,絕無一絲褻瀆淫色,現在想來反而莫名的在心境中忽然輕輕的無風自動似得掛起了一絲漣漪,宮裝蒙面女子輕輕的撫按著自己的胸口,低了下頭,道:「第一,他是個很正直的少年。」

「嗯,應該是個正直的少年。可能吧。」宮裝女子內心奇怪的矛盾想著。

宮裝蒙面女子說完,輕輕的將手順著自己飽滿傲立的酥胸上放到膝上,車外的灰袍老者點了下頭。老者漫漫的眼光悸動的閃爍了一下,感覺到了長公主有些變幻的呼吸。

「第二,那個少年身上似乎並無一點元氣波動。」

「帝國的無數子民中像這樣毫無一點元氣波動的人怕是不多見吧?即使是少數中的廢材下等的人中也是含有幾分元氣在身體內流動的,能夠像剛才那個少年一樣,讓人覺察不到一絲元氣,真是世間罕見的現象。」

灰衣老者道:「不錯,老朽剛才在第一時間就觀察過那位少年的修為,和長公主細心觀察到的不謀而合,在世間能出現這種現象的事情一般真的很少見的,而像一條清溪一般透底無色的軀體毫無半分元氣滋生的人,的確在帝國乃至很多地方和大陸中都是見不到的,居然在這個小鎮發現了一個,真的讓人驚異呀!」

「本宮隨游天下,無物不知,無趣不曉,今天能在這裡遇到一名毫無元氣波動的少年,真的是有趣極了……」

「有趣?」長公主白紗面巾的臉上似乎露出了幾分驚奇的笑意,望著車前的氣窗間隨著車身搖動的斗笠,忽然問道:「今年這屆出巡墨洲的元試使者是不是藍丫頭?」

「回長公主,是!」

「哦!」長公主輕應一聲,「藍丫頭任性慣了,在宮裡就不服本宮差遣,就這丫頭的壞脾氣居然會去做使者,真是讓人覺地又奇怪又好笑。」

「為什麼諸葛先生要推薦藍丫頭出巡墨洲?」

聞到藍丫頭的名字,老者盈盈一笑的老臉上露著幾分輕鬆的表情,「還不是為了公主的大計,老朽才使了一招鬼迷心竅的法子,讓那丫頭一頭鑽了進去。要不然老朽也是請不動這位姑奶奶的。」

「諸葛先生用了什麼辦法?」長公主好奇的問道。

「呵呵,這個秘密說不得,等長公主到了無極宮自然就知曉了。」

「諸葛先生也會打本宮的啞謎呀?」長公主輕輕的笑了一下,道:「好吧,那派藍丫頭出來總可以說說吧?」

灰袍老者道:「回長公主,這得先說說歷屆以往帝國招收新生修鍊者的經過,帝國中各路出巡的使者眾多,皆因往年都曽派出使者與同委任地方官員一同選撥的,各府各洲學院門派早早的就將資質優秀,有待發展的苗子收歸門下,隱匿不報,皇廷每年收到的新生修鍊者才會出現參差良莠與地方的巨大懸殊距離。唯這墨洲歷年曆屆的選撥都由地方都府選送,而墨洲地遙天遠,辟鄉窮土的,無足輕重。所以中央行省也管不至這麼遠,如非有無極宮必經要道,怕是也無人聞津,誰會注意這些小地方選送的修鍊培訓者?所以帝國衛隊中的精英反而多數出自墨洲這種地遙天遠,辟鄉窮土小地方的修行者。」

灰袍老者斷了片刻,繼續道。

「自從你皇兄無故厭世冷意皇權霸業以來,天下風雲瞬息涌變,帝國大陸各地諸侯世傑豪門學院各自爭鬥割據,強招豪奪,暗暗剋扣精英人才。眼前帝國大陸連年戰火硝煙綿延尚且不止,現如帝國內又各派各候蠢蠢欲動,蛇鼠蟻蟲四處驚現,朝中各大侯爺分權獨攬,視帝國皇廷無物一般,羞有半點尊意恭謹,皇權日暮散落,軍權外放,帝國大廈傾覆在即,要想完成長公主的宏世計劃,改變舊觀與桎牢束縛,就得苦心瀝血的重新鑄造社稷棟樑。」

「社稷棟樑的鑄造就要包括這些天遙地遠,辟鄉窮土間選送的每一位培訓者!——或許這些還未被利慾權柄蒙蔽的修鍊者中能走出幾個長公主規劃出的社稷棟樑之才。在被這些烏黑損壞帝國的蟲蟻注意到長公主的計劃出手之前,藍丫頭的出巡也許是最好的選擇。」

「畢竟藍丫頭的身份在皇廷與地方上還不會被那些別有用心的「人」盯上,而藍丫頭辦事絕對的會讓你放心的。在加上藍丫頭與無極宮的神秘淵源,能不能從此將墨洲,冰洲兩地為長公主掌握所用,全在這次藍丫頭之行了。」

「墨洲大都督龍俊是皇親國戚,自然站在長公主這邊,再加上無極宮的援手相助,墨洲冰洲就成了帝國隱藏的一把鋒利匕首。隨時可以左右其它幾洲的動向。而且無極宮的威望與武力在整過帝國大陸都是翹楚頂端的風範,絕臨天下。還沒有可以與之抗衡的力量敢無視無極宮的存在!無論雷洲的無極門,還是火洲的機關城,乃至獸洲的「霸西候」郭西城,這些心懷叵測,蠢蠢欲動的傢伙都伏恣觀望於無極宮的態度。所以,這次無極宮之行,有了藍丫頭的前站打點,希望長公主能一展所願,能說服無極宮「破世」而出。」

長公主明亮的眼睛絲絲幽幽的暗光閃動,細不可聞的幽幽嘆息著閉上眼睛,靠著邊廂的錦枕,彷彿陷入了沉思。

灰袍老者輕輕的抖抖烏鞭,臨空的聲聲鞭響,輕脆炸響,激著偷懶似得老馬加快了步伐,車身搖擺間加快了速度。

「嗚咻」一聲激冽的破空嘯鳴突然呼嘯而來。

「什麼人?」

灰袍老者鬼魅的一片灰影閃動,卷向四周呼嘯聲中一片箭矢的黑影,凌空連續幾個無影盤旋翻滾,一身灰袍激冽的飄蕩著立在車頂,幾許鬍鬚隨風舞動,烏亮凌厲的眼神掃視著四方,反背的手上一抱青烏的鋼箭拿捏在袖袍之中。

淌著熱汗的老馬慢騰騰的邁著蹄步繼續走著,一片黑壓壓的蒙面武士,精氣凜凜,手持戰刀,氣勢洶洶的圍獵向馬車。

灰袍老者慢慢的收縮著森亮的瞳孔,緩緩的字句清晰的吐道:「你們是什麼人?誰派你們來的?」

矯健的步伐,收斂的氣息,黑森的戰刀,鮮紅的眼睛,詭異的氣氛。

這是全部突然出現的蒙面武士相同的特點和攻擊的配合。

無聲的恐怖殺氣立馬籠罩完這片天空,令風也驚瑟的呼嘯起來。

「死士!」灰袍老者淡淡的說了一句,目光再次冷冷的冰寒起來,「一群鼠輩,死之何惜!」

「呔」的一聲吼,一片灰濛濛的身影滴流的旋轉在車頂,發著激勵的呼嘯之聲猛然間蓋過風的驚瑟,「嗚咻」聲聲中,袖袍在空中劃出一圈灰色的光芒,反背的鋼箭化著閃電的極速,帶著音速的嘯叫,電射而出,籠罩四周。

騙來的老公 「呯,呯,噗,噗」間,聲色各異爆發,出手的箭矢幻著光的準確鑽透進四周殺氣凜凜圍殺上來的蒙面武士身體,隨著箭矢冰冷的穿透每具「死士」,勁力粗霸,激爆起漫天血花飛舞,碎肉裂骨拋空亂散,灰袍老者隨手的第一擊讓四周地上,林中,草叢間一片血肉淋漓,紅紅的鮮血四濺,橫七豎八的散亂著各種肢體,破爛碎裂。余勢不減「嗚咻」的鋼箭繼續「噗噗」的透地而沒。

——灰袍老者這一擊,立馬消滅掉了三分之二的蒙面武士。其勢威烈無比,聲勢駭人,一股霸道雄威的氣勢震裂心魄。

************

「馬……賊……!」

森黑鋒冷的「步字」戰刀鋒利的飄過,一張驚駭的臉上帶著驚叫的聲音隨著斷裂的頭顱翻滾在空中。

「馬賊,殺進來了……」

「有馬賊……」

突然的混亂,突然的驚叫,突然的殺戮,突然的馬嘯,突然的火光……

這一切太突然了。

氣勢獵獵的馬匹捲起急速的衝力,橫刀的鋒利快速的收割。

胡一刀哈哈哈的大笑,「殺!殺!殺!」提縱起跨下的快馬踐踏著一切的衝進喜堂。

***********

步飛兒牽著雷盈盈的手,遞過茶杯,微笑著道:「一會長風就回來了,要不你先休息一下。我到堂前去看看?」

雷盈盈接過茶杯,笑意的點了點環佩叮鈴的螓首。

「不好了。馬賊……有馬賊!」兩個隨親的丫頭驚恐萬分的喘著氣跑了進來。驚悚著身子望著榻邊的步飛兒和雷盈盈。

「什麼?馬賊?」二女同時驚異的問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