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此時在他們一行人的前方出現了碩大無比的巨獸,那便是生死境修為的青峰狼,實力已經完全達到了巔峰的程度,而此時在場上的這些青峰狼竟然足有十幾隻,要知道這可都是生死境的妖獸,絕對不是那麼容易能夠對付的。

即便是楚天憑藉他的實力,也是只能夠一口氣對付五隻這種程度的青峰狼,更不用說是現在如此多數量的存在。

而此時身在前方的馬車散發出一道火焰的軌跡,緊接著馬車竟然毫不躲閃的向著對面的所有青峰狼衝撞了過去,而那些青峰狼也是馬車的身影所吸引。

它們全力的向著馬車襲擊而來,利用自己的利爪加上鋒利的獠牙還有強健的身軀,想要對這馬車造成損傷,但是很快它們就發現自己的做法相當的愚蠢。

面對這些青峰狼的進攻,那散發出火焰光輝的馬車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緊接著所有的青峰狼都是被撞飛了出去,那巨大的身軀還有如此的數量優勢,竟然根本無法對馬車造成絲毫的阻礙,它們足足飛出了上百丈的距離。

楚天可是非常清楚這生死境青峰狼的力道有多麼的強大,而且身軀也是沉重無比,但即便是這樣也根本無法租單馬車的前行,楚天目光銳利的看了一眼那輛馬車。

從剛剛所展現出來的光芒來看,這輛馬車之上被施展出了強大的陣法,當然也是加上了馬車的材料相當的堅韌,但是那陣法顯然起了很大的作用,如若不是近距離的觀察,楚天也是無法判斷這陣法是何種陣法。

「聽聞王家是陣法世家,現在看來果然有那麼一回事,這個陣法造詣可是相當的不簡單。」楚天滿意的點了點頭。

因為城主馬車的衝撞為他們開闢出了一條通道,所以身後的一行人能夠順利的通過包圍圈。

楚天看了一眼那些被撞飛出去的那些青峰狼,如果現在動手的話絕對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但是在那之後楚天將無法再繼續前進下去,思索了一番后楚天還是繼續向著城主的馬車沖了過去。

要是距離太遠的話,沒有他們的制衡,恐怕這些青峰狼很快就會包圍過來,此時的楚天可謂是搭了一趟順風車。

而此時前方的馬車突然停了下來,楚天的眉頭一皺,他的目光看向了前方,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在這青峰狼的保護下,一道矮小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只不過它的毛髮非常的奇怪,乃是奇異的青金色。

「真是沒有想到你們能夠出現在本王的面前這份勇氣,對於你們的這份勇氣本王相當的讚賞,但是我只能說你們太過愚蠢了,挑戰本王的下場只有死路一條。」

此時那隻青金色的小狼開口道,聽到後者能夠口吐人言,王家的修士也並沒有露出太驚訝的神色來,畢竟後者可是已經成為雷劫境的存在,能夠達到這種程度的妖獸,一方面已經開啟了靈智,就算是能夠口吐人言也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只是當聽到後者竟然能夠口吐人言之後,王家的修士們反而是謹慎了起來,可見後者絕對不是那麼容易能夠對付的了的。

而此時隨著馬車的停下,隨後一道身影緩緩的從馬車之內走了出來,楚天的目光也是忍不住看向了馬車的方向,先前雖然他已經聽到過馬車之內傳出的聲音,但是這衛慕城的城主到底長什麼樣子,他也是很好奇。

之後從馬車內走出來的乃是一名奶油書生,後者的臉蛋相當的稚嫩,看上去就宛如女人的肌膚一般,整個人的氣質想讓的儒雅,很難想象後者竟然是統領了一方城池的領主。

「狼王,為何要突然進犯我衛慕城,我衛慕城應該與你無冤無仇。」站在馬車之上的男子開口道。

而聽到了後者的話之後,那小狼的目光也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確實你衛慕城和我們青峰狼種族沒有任何的交集,但是如若說有仇怨的話那再簡單不過了,你們從我們妖獸這邊獵取了太過的內丹了,這便是我們妖族和人族的仇怨。」小狼開口道。

聽到後者這種冠冕堂皇的話語,大家自然不會信以為真,妖族和人族的仇怨確實已經存在了許久的年代了,就憑他們青峰狼一族就想要代替整個妖族實在是太過口出狂妄了,但是不管事實如何,面前的這隻狼王絕對不能夠小視,否則的話恐怕會會大虧的。 第1298章、誰是獵人誰是獵物?

蔡公民在等待著。

他不急。一點兒也不著急。

他知道他會打過來,他已經預測到了他的反應。

除了妥協,他還有別的選擇嗎?

那個小子還真是沒有讓他失望,從來都沒有讓他失望過。

這一次,他又為國家立下了天大的功勞。

當他接到秦洛打來的電話,聽他說起那件事情時,簡直沒辦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們也太泯滅人性了,也太無法無天了。更重要的是,秦洛竟然拿到了他們的犯罪證據。

如果這份證據交由秦洛使用的話,最多也就是把視頻公布出去,洗涮自己失敗的惡名,讓中醫重拾聲望,讓傑克遜和富蘭克林得到他們應有的懲罰。可是,這份資料要是在蔡公民或者在國家手裡,他所能帶來的受益將是驚人的。

那不是一個人或者一個領域的收益,而是整個國家的。

所以,他和秦洛商議,由他來做這個『談判人』。

現在,就是等待傑克遜『入蠱』的時候了。

手機鈴聲響起來的時候,他並不覺得意外。

一聲、兩聲、三聲—–

直到手機鈴聲要響第四聲時,他才拿起手機接通了電話。

「蔡部長,你好。我是傑克遜。」話筒里傳來傑克遜的聲音。雖然仍然保持著鎮靜,可是,情緒明顯的低沉了一些。或許,他還以為自己偽裝的很好吧?

「你好,傑克遜先生。」蔡公民還是給予了他足夠的尊重。

「我看過視頻了。」傑克遜說道。「這能說明什麼呢?」

傑克遜的反應完全在蔡公民的意料之中,他說道:「如果把這段視頻交給媒體手上,會帶有什麼樣的後果?」

「我想,他們能夠接受這樣的解釋。」傑克遜說道。「富蘭克林擔心瑪瑞太太晚上睡眠不好,所以去給她打了一針安眠針—–」

「是嗎?蔡公民笑著說道。「可當時瑪瑞太太已經蘇醒過來了,並且有掙扎的行為—–他的葯注射進瑪瑞太太的身體后,瑪瑞太太立即停止了動彈,並且發生嘔血現象——傑克遜先生,你怎麼解釋這一切?你以為媒體會解釋那麼蒼白的理由嗎?即便媒體接受,我想你的對手也不會接受的吧?我知道傑克遜先生對明年的大選很有信心—–這會不會給你帶來很多麻煩?」

傑克遜沉默了。

「你想要什麼?」他說道。

妖孽奶爸在都市 蔡公民無聲的笑了起來。秦洛早就把網張好,現在只是收穫獵物的時候。

不得不說,那小子做事還真是滴水不漏。

很多時候,蔡公民真想讓秦洛過來從政。可是,想到他以後能在中醫領域取得的成就,就放棄了這種貪婪的想法。

無論如何,他都是自己振興中醫最得力的助手。

不,應該說自己是他振興中醫最有力的推動者。

「我要你保障秦洛他們的安全。」蔡公民說道。「無論是警察還是FBI,我不希望他們受到任何傷害—–這是前提。也是我們的合作基礎。如果傑克遜先生違背了這個基礎的話,我們的合作就取消。」

「我會儘力的。」傑克遜回答道。

「我要的是一定。」蔡公民霸道地說道。美國人知道秦洛對於中醫產業的影響,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無論如何,他都不願意看到秦洛受到傷害。

如果他們想留住一個人的話,手段實在是太太太多了——即便他們同意把人交回來,要是在你身上注射一針藥劑把人給變痴了變傻了怎麼辦?

所以,他要的是秦洛百分之百的健康。

「是的。」傑克遜很無奈的同意。「我會做到的。」

「很好。」蔡公民說道。「另外,我希望你能站出來宣布瑪瑞太太已經治療痊癒的消息。」

「我接受。」傑克遜很爽快地答應了。這個條件是應有之意,如果他們不提出來才讓人覺得奇怪。

「第三,推動中醫針灸在美國的合法地位,逐步改善中醫環境。」

「你的意思是?」傑克遜驚訝地問道。蔡公民提出這樣的要求,證明他們並沒有把這個視頻公開的打算。而且,他們希望自己繼續留在這個位置上。或許,他們會幫助自己攀登更高的位置。這樣的話,自己就能夠繼續為他們效力。

「是的。」蔡公民說道。「傑克遜先生是我們親密的合作夥伴。我相信,在我們雙方的共同努力下,我們的友誼會持之以恆,萬古長青。」

持之以恆?萬古?長青?

傑克遜只覺得有種想死的感覺。

可是,他有拒絕的權利嗎?

有的。他可以拒絕。

不過,代價是自己立即被議會彈駭,現有的職位被罷免,來年的大選無望。

最最關鍵的是,自己會身敗名裂,成為一個囚犯—–

雖然那件事情是富蘭克林做的,可是,誰願意相信自己毫不知情?

「蔡部長,我知道怎麼做了。」傑克遜說道。

「是的。我相信傑克遜先生的能力。」蔡公民笑著說道。

「謝謝你的信任。」傑克遜說道。「那些視頻?」

「放心吧。我會替你妥善保存。沒有人會知道的。」

「——–」

掛斷電話,傑克遜真想撲到床上大哭一場。

什麼叫做偷雞不成蝕把米?什麼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這就是。

為了打擊中醫,構陷秦洛,自己低聲下氣地跑到華夏國『訪問』,答應了那麼多不平等的條件后,才把這位大爺給請過來。原本以為對方已經中招,自己所有的努力和付出都得到了回報。現在看來,自己這個獵人其實就是愚笨的『獵手』,秦洛那個被自己看做是『獵物』的傢伙才是最陰險狡詐的獵人。

他早就知道了他們會用這一招,所以一直在安靜地等待著。

可是,他過來的時候有人全程跟蹤,瑪瑞太太的房間里二十四小時有人把守,他是什麼時候安裝攝像頭的呢?

咚咚——

門口再次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富蘭克林,進來吧。」傑克遜合上電腦,出聲喊道。

果然,進來的是他的助手富蘭克林。

「先生,出了什麼事?」富蘭克林問道。「你剛才的樣子看起來很不安。」

「是的。」傑克遜說道。「富蘭克林,出了大事。我們的計劃要改變了。」

「要改變?怎麼改變?」

「我要你想辦法保障秦洛和他的朋友們的安全。不許別人傷害他們。最好一根頭髮都不要掉。」傑克遜說道。「另外,我要瑪瑞太太清醒過來。而且,我要向媒體宣布她已經得到了有效的治療—–秦洛醫生是個偉大的醫生,他再一次創造了奇迹。」

說這句話的時候,傑克遜的眼睛如狼一樣的兇狠。可是,他的表情又如受傷的狗一樣的落魄無奈。

「為什麼?」富蘭克林說道。「先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應該清楚,事情正在朝著我們預計的方向發展。而且,安特萬先生他們是不允許我們改變計劃的。這是他們無法忍受的底線。」

「我知道。」傑克遜點頭。「可是我也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他把面前的筆記本電腦推到富蘭克林面前,說道:「你看看這個吧。」

富蘭克林一臉疑惑,但還是打開了電腦,重新播放那個視頻文件。

很快的,他的瞳孔脹大,面如死灰。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富蘭克林叫道。「我進去的時候還特意用儀器檢測過房間,並沒有發現有什麼電子錄像設備—–他們是怎麼拍到的?他們怎麼可以拍到?」

「我也非常好奇。」傑克遜說道。「但是,這已經成了事實。我們都被那個小子耍了—–富蘭克林,去和安特萬先生商量吧。我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夠滿意他們的慾望的。如果不想給我陪葬的話,就貢獻自己那份力量吧。」

富蘭克林一言不發,傴僂著身體,快步向外面走去。

「獵物逍遙自在,獵人進了籠子。蠢貨。」傑克遜看著他的背影罵道。

(PS:脖子扭傷了。) 此時眾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那狼王的身上,從後者的身上能夠感覺到巨大的壓力,而這樣的壓力下依舊能夠面色如常的,也只有那馬車之上的男子了,後者便是這衛慕城的城主。

「大家打開天窗說亮話吧,我乃是衛慕城的城主王語嵐,現在你青峰狼如果願意離去的話,此時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如若不然的話,休怪我不客氣了。」男子開口道。

聽到了王語嵐的話,小狼的目光微眯的盯著後者,隨後他仰天長笑了起來。

「小娃娃真是口氣不小啊,好吧既然你那麼想要知道原因的話,那麼我也不妨告訴你好了,本王剛剛成為青峰狼一族的王也不過才不長的時間,所以本王需要做點功績出來給族人看。」小狼開口道。

聽到這話眾人都是不禁露出了怒色,後者顯然完全沒有將他們放在眼中,竟然把他們當成了是它成功的墊腳石,這不禁引起了在場眾人額怒火,至於那王語嵐的目光也是露出了一道怒色。

「看來我衛慕城真是被小瞧了,想要將我衛慕城當成墊腳石也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王語嵐開口道。

之後王語嵐已經率先動手,後者一出手便是石破天驚,此時一張八卦盤出現在了天際之上,而這八卦盤的光芒一下子就籠罩住了王語嵐和那隻小狼,兩個強大的存在竟然在一瞬間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楚天皺眉的看了一眼那八卦盤,那乃是一張被提前準備好的陣法,恐怕後者在這之前已經為了對付這狼王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兩人都消失在了陣法之內,接下來裡面的情況就不是外人能夠干預的,此時那些青峰狼在發現自己的王不在了之後,都是紛紛陷入了慌亂之中,而緊接著它們便是向著楚天他們發起進攻來,面對著這些青峰狼的進攻,王家的所有人都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絕對不能夠讓它們靠近陣法,不需要多長的時間,城主必然會將狼王解決的,到時候這場戰鬥就能夠結束了,在這之前絕對不能夠讓這些青峰狼靠近陣法。」此時一名老人下令開口道。

楚天看了一眼這群人,看來他們確實對於那油麵小生的城主相當的自信,認為後者必然會取勝無疑。

但是楚天可是不想要將自己的性命交付到旁人的手中,對於那城主的實力他不清楚,但是剛剛那小狼的身上他已經能夠感覺到莫大的威脅。

萬一這個陣法根本無法對付那狼王的話,到時候衝破阻礙出來的狼王絕對會堵他們趕盡殺絕,憑藉他們的實力絕對不是狼王的對手,到時候將會出現一邊倒的情況。

楚天想要在這之前查探清楚陣法之內到底都發生了些什麼事情,要是真的事情不對勁的話,楚天也是會選擇退走的。

而此時楚天想要知道內部情況的話,就唯有進入陣法之內,但是從剛剛的那一幕來看,恐怕楚天只有想辦法破陣。

只要讓陣法認同自己的存在,這樣一來的話想要進入陣法之內也並非不可能的事情,此時光是要對付那些不斷聚集起來的青峰狼已經相當的艱難了,根本沒有人會去理會楚天到底想要做些什麼。

楚天的身影不斷的向後退去,隨後他已經來到了陣法的邊緣之處,之後楚天讓自己的手掌落到了陣法之內,但是讓楚天感覺到以外的是,這個陣法並沒有排斥外敵,也就是說任何人都能夠進入其中。

「怪不得這些人會這麼拚命阻擋青峰狼的進攻,如果大量的青峰狼湧入其中的話,恐怕對於那位城主將是一個巨大的麻煩吧。」楚天暗自道。

之後他縱身一躍就這樣跳進了陣法之內,而到了這個時候王家的修士這才反應了過來,看到楚天竟然跳入了陣法之中他們相當的震驚。

「這小子不想活了不成,敢進入陣法之內,這絕對必死無疑。」一名男子驚訝的開口道。

「不用理會他,如果他死在裡面的話,那也是他咎由自取,必須要為城主拖延時間才行,否則的話到時候太多的青峰狼湧入陣法之內的話,陣法恐怕就要承受不住了。」另外一名老人開口道。

這之後一群人再次著手於對付面前的這些青峰狼,對於楚天剛剛的舉動他們選擇了視而不見,畢竟和楚天也是非親非故的,再加上要是楚天死在陣法之內的話,剛剛後者所謂的酬勞也能夠一筆勾銷,這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此時的楚天發現自己正身處於一片荒涼的大地之上,楚天的目光看向了這塊荒涼大地的前方,此時在前方戰場發出了一道道巨大的轟鳴聲,兩道身影正在這片戰場之上不斷的戰鬥著。

而此時原本的那隻小狼已經幻化成為了千丈大小的巨獸,這樣的舉手屹立在這片荒涼的大地上,就如同是山嶽一般的龐大,而在天空中同樣有著一道身影。

後者沐浴在一片神光之中,感覺相當的神聖,不管那巨獸如何的進攻,都無法攻破那道神光。

「小娃娃,沒有想到你還挺有本事的,剛剛真是小瞧你了,但是你真的以為憑藉這個陣法就能夠困得住本王不成,我勸你還是快些解開陣法,說不定本王還可以留你一條姓名。」那巨獸發出了粗獷的聲音道。

「如果你當真有本身的話,何必在這裡和我呈口舌之利。」面對後者的叫囂王語嵐開口道。

聽聞到了後者的話之後,巨獸發出了一道憤怒的吼叫聲,隨後它再次一掌向著王語嵐襲來,但是它那鋒利的獸爪竟然被那道神光給彈開來了,那道光幕就像是不可被打破一般。

但是楚天非常的清楚這並不代表了這王語嵐的實力,要比這青峰狼的狼王更加強大,相反他的實力應該是不如後者的,但是現在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正是因為面前的這片場地乃是歸王語嵐來掌控,這個陣法的奇妙之處就是自成一片天地,雖然這樣的空間相當的不穩定。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