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此時兩方陣營來迴旋繞,三隻雌獅看見那三隻雄獅,腳都嚇軟了,但依舊跟著自己的獅王與它們對峙,威嚴的獅王看了看身後的雌獅,輕輕地吼叫了一聲,三隻雌獅便朝著自己的獅群跑去,守衛自己的幼獅。

這獅王……竟然要獨自對抗三隻雄獅?讓雌獅留住力量保護家人不被鬣狗傷害?這才是王者的風範,這隻獅王的在林庸心中的形象,瞬間高大了許多。

但是這不是場煽情遊戲,這是場你死我活的較量!那三隻雄獅看起來個個兇狠雄壯,全都不輸於這隻獅王,看來這只是王,今天要把命交代在這裡!

此刻牽引力越來越大,林庸想也不想直接朝遠處躲藏的那隻雄獅飛去,一頭撞進了它的腦中。雖然這隻雄獅體型要小一點點,但此刻除了它,林庸別無選擇,對面的四隻雄獅大戰一觸即發,林庸可不想一投生就面對一場血腥至極的生死較量。

當一切換成雄獅的視角之後,林庸的第一個感覺就是一種所向披靡天下的力量!他之前輪迴,所成為的最大型的猛獸就是獵豹,但獵豹與雄獅相比,簡直就是嬰兒一般!

獵豹?毫不誇張地說,林庸覺得雄獅可以打十隻!

林庸簡單地活動了一下.身體,感受著體內爆炸般的力量,用尾巴掃了掃身上的飛蟲,將目光放在了遠處的戰爭上。

林庸給它們取了個名字。

那隻獅王的鬃毛上有一圈特異地紅色,看起來十分俊美威嚴。林庸稱他為『雷諾』。

對面三隻雄獅,領頭的雄獅滿身傷疤,面相最為恐怖,張開嘴時可以看到它的一隻下犬齒斷掉,林庸稱他為『斷齒』。

第二隻雄獅體型修長,動作迅猛,脖子上的鬃毛幾乎全是黑色的,眼睛極小,林庸稱他為『涅沙』。

第三隻雄獅看起來有些老邁,一隻眼睛呈灰白色,似乎已經失明,一隻耳朵也缺了一半,身形卻更短更壯,蘊藏著無盡的爆發力,林庸稱它為『圖阿』。

雄獅身上的傷可以說是戰鬥力的另一種體現,而且相反的是,只要不影響活動,傷越多反而越兇狠,那些玉.面無傷的雄獅,永遠戰不過一身是傷的雄獅,那可是一次次寶貴的戰鬥經歷,那可是正面搏殺中留下來的戰績烙印。從側面來說,這就是經驗,這就是它們心中的仇恨。

……………………………………………………………………………………………………………………………………………………

吼~~~!!!

四隻雄獅同時爆發出咆哮,瞬間天搖地動,震得林庸的心都隨之顫了兩顫。這獅吼的聲音實在恐怖,帶著強大的威懾性和侵略性。光是這麼一吼,林庸就本能性地想要掉頭就跑。

這次林庸心中,突然有了一個新的概念…………這他媽才是野獸!(有興趣可以去認真聽一聽野獸的吼叫聲,連喉嚨里顆粒般的低鳴,都讓人毛骨悚然,從骨子裡滲出一種恐懼。咆哮更是極為震撼。)

剛一吼叫完,三隻雄獅就以扇形包圍朝雷諾沖了上去!斷齒張開近一百度的大嘴,如矛般的大嘴憤怒地朝雷諾咬去。

雷諾十分鎮定,抬手一拍就拍在斷齒的臉上,同時身子一蹦就再空中翻了個圈,躲開涅沙的從側面的撕咬,再用身體撞開最後的圖阿,也張開大嘴,一口朝斷齒的脖子上咬去。 枕上寵婚:全球緝拿小逃妻 然而斷齒長長的鬃毛根本咬不進去,反手一摁將雷諾的肩膀抓出一條猙獰恐怖的傷口。

這場大戰就此展開,相互接觸一瞬間就已經如此慘烈。

但就這一瞬間,林庸就已經看出,這獅王根本不是這三兄弟的對手。特別是哪只斷齒,幾乎是個天生的戰士,快速將雷諾撲倒后,不斷地抓咬嘶鳴,衝撞拍打,打起來一往無前,不留餘力,似乎根本不怕受傷,吼起來聲音也是最響的。

其次就是涅沙,它在側面時進時退,只要是進,就一定能在雷諾的身上留下傷口,只要是退,就絕不會被雷諾反擊到。而且每一爪每一咬都極為兇狠,抓.住他就絕不放手,往死里摳!制約了雷諾的大部分行動,相反雷諾雖然被斷齒打得最慘,仇恨卻不在斷齒身上,一心想打到這涅沙一下。

最後是圖阿,它看來已經是戰鬥的老手,只見他一直在外圍徘徊,爆發力最為驚人,時不時衝上去給雷諾一記組合攻擊,而這一下絕對是最致命的,簡直就是狂暴的瘋咬抓拍,化解雷諾攻擊的同時,也為他帶來了致命打擊。

而雷諾雖然處處受制,重傷連連,卻深得獅王的精神————頑強!

只聽他嘶吼連連,毫不畏懼與三獅正面抗衡,摔倒了又起來,就是不肯倒下!林庸甚至感覺,除了斷齒,其他兩隻獅子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激烈的戰鬥持續了整整三分鐘的時間,最終雷諾在三獅合力的撲擊下,終於怒吼一聲,悲憤地被驅趕開來。仔細一看,他身上已經有八九十處明顯的傷口,臉上也被打得全是血痕,面目全非。

三獅一路追擊,直將雷諾趕出幾公裡外后,才一路嘶吼,鳴奏凱歌回歸。

這場戰鬥太震撼了,這哪是狼和藏獒打鬥可以相比的?

然而更震撼的事才剛剛到來,不,簡直就是………慘絕人寰!

只見三隻雄獅回到領地后直接向遠處的母獅群跑去,站在母獅群間吼了一聲后,斷齒從中走了出來。

噗!噗!噗!沉重地大爪子一步步朝著小幼獅走去。

之後斷齒大口一張,一口咬在一隻小獅子的頭顱上,輕輕一合!

咔咔!

小幼獅還沒叫出聲來,就被直接咬死,母獅們憤怒地咆哮著想要衝上來阻止這場屠殺,卻被涅沙和圖阿格擋開來。

而斷齒吐出小獅子的殘骸,回頭一瞧望向了其他小獅子,慢慢朝它們走去……

幾公裡外,一隻遍體鱗傷的雄獅,仰天發出悲鳴嚎叫! 嗷嗷嗷~~~

整個草原上都回蕩著小獅子被殺的嚎叫和母獅們的哀鳴。

林庸實在看不下去,轉身離開了這片草原,但他知道……

這就是自然法則。

當一片領土更換獅王之後,新的獅王會將上任獅王的的孩子全部咬死。之後再與母獅交配產下自己的孩子。只要是兩歲以下的獅子,全都逃脫不了這樣的屠殺,前任獅王只有功敗垂成,株連九族下場。

可以說,雄獅是最悲慘的動物之一,這種悲慘會附著於它的一生。

首先,他們生下來就必須面臨著,那萬千痛恨獅子的動物無休無止的追殺,像野水牛、鬣狗和其他雄獅,都在威脅著它們的生命,一不注意,脆弱的它們就會命喪黃泉。

之後是長成,兩歲以後的雄獅,就會被趕出族群外,去流浪地帶自力更生,他們必須自己捕獵養活自己,找機會侵略其他獅群,爭奪領土和繁殖權,戰勝它們成為獅王。

然而過程里,他們會和樣流浪在外的雄獅結成聯盟,但還是很多會被餓死或者戰死,能夠戰勝其他獅王僥倖稱王的,也依舊難逃悲哀的下場。

在統治期間,他們不負責捕獵,只負責戰鬥。餓了就找母獅要吃的,自己則像個守衛陣地的戰士一般,不斷地巡邏領土留下氣味和腳印,迎接其他流浪雄獅的挑戰,竭盡全力保護子女不受侵擾。這樣的生活如履薄冰步步危機,一直持續到統治結束。但它們很多都堅持不了三年。

雄獅的極限壽命高達二十五年,但是在非洲草原上,九歲的年紀就已經屬於老年,就連獅王,都有可能族群里的雌獅趕出獅群,迎接新的年輕雄獅。而老去的獅王,打架打不過其他雄獅,捕獵都跑不了幾步,往往在十二歲以內就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也就是說,他們真正活著的年紀,只有六年而已。這六年,決定了他們一生的價值。

所以說,草原上真正的王者不是雄獅,而是雌獅,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她們能活得更久,也相對更安全。

林庸不知道自己的投生的這隻雄獅此時到底是什麼年紀,但可以從沒有被磨禿的尖爪利牙估算出,這隻雄獅年紀並不大。現在應該是初長成的時候,雖然年紀輕輕,身形卻比較消瘦,面相十分滄桑,似乎也在外流浪了不少時間。

林庸在地面上嗅了嗅,現在他已經逃離出其他獅群的領地,來到了三不管地帶,那『斷齒三兄弟』的確是厲害,自己這附身板,估計還不是他們的對手,只能找找其他獅群碰碰運氣。

肚中飢腸轆轆,首先是需要捕獵。雖然林庸在這片草原上有過捕獵經驗,但成為雄獅才能夠明白,作為這片大地上最強大的肉食動物,他竟然對捕獵並沒有自信。

因為他跑不快……

以雄獅每小時57公里的奔跑速度,難道還不算快嗎?是的,不算快!要知道這裡是草原,這裡是非洲!任何一種動物都有著自己的逃生方式,最普遍的逃生方式就是奔跑!就連渺小的野兔,速度也能超過60公里每小時!

而獅子的只要捕獵方式是圍獵,是雌獅的狩獵部隊,這就極大地提高了捕食的成功率,一個獅群一年會成功捕獵200——300次,有雌獅基本不愁吃的。

但流浪雄獅不同,他們是孤獨的,沒有夥伴陪它們狩獵,就算能組隊其他雄獅,數量也不多。沒有哪種動物是天生的受虐狂,雄獅也是沒有辦法,只能拿那些看見它們不會跑的動物下嘴!

什麼動物?大型食草動物。

狒狒!角馬!水牛!長頸鹿!河馬!非洲象!

不錯,這對他們來說,本身就是一種死亡的挑戰!他們很可能被角馬撞死,被水牛的角刺死,被長頸鹿踩斷四肢,被河馬的巨牙頂穿肚子,被大象一腳踩斷脊椎!

但是它們沒有辦法,它們要活著。它們只能在夾縫中生存。

林庸漫無目的地在草原上瞎晃,遠遠望見了一片茂密的樹林,樹林周圍花草茂密,遠遠還能聽到裡面傳來的鸚鵡叫聲。

林庸心想,這樹林子里再怎麼跑也跑不了起來了吧?肯定有不少獵物可以捕捉。

想到這裡,林庸彎腰一頭鑽進了林子當中,沉重的腳步和身上獨有的氣味引起了整個樹林的騷動,一下子鳥全部四散飛開,盡顯王者氣息。

走進林子里一看,中央是一個清澈的水塘,幾隻小野兔在水塘邊吃草,遠處的亂石間還有一群黑臉的狒狒在那裡互相打鬧嬉戲,從樹上摘著果子吃。一見到林庸來了,全部哇哇大叫四散逃開,縱身一跳就跳在旁邊的樹上,消失在了林子的伸出。

靠!這麼怕我?

林庸悠哉游哉地來到水塘邊喝了一口水,在炙熱的陽光下,這清冽的水塘映出林庸巨大而俊美的腦袋,林庸左照照右照照,擺了個POSS后,一頭跳進了塘子里!歡快地清洗起身上的騷臭味,他早就受不了這股子獸腥,想好好洗洗了。

若不是這獅子的嘴巴是方的,他甚至還想吹吹口哨~在這個熱帶的七月盛夏,能有這樣一次乘涼,真是無限安逸~

………………………………………………………………………………………………………………………………………………………………

等他『沖涼』結束,整個塘水也被攪成黑泥狀,林庸爬上岸來,渾身抖動甩掉一身的水,啊~好舒服啊~

眯開眼睛一看,咦?身後怎麼有個這麼長的影子啊?

林庸扭頭望去,差點把他嚇得坐在地上。

只見他身後站著一隻兩米多高的黑色巨型大猩猩!正呲牙咧嘴地看著他,兩隻超級粗的手臂,揚起來打開將近三米長,咚咚咚地錘著自己的胸膛,擂得自己的胸前轟轟作響!跟著向天咆哮一聲,朝林庸跑過來兩步。

林庸哪見過這種怪物,急忙也跟著往後退了兩步。

這……這是什麼東西?是猩猩嗎?怎麼長得這麼大?只見它的背上一溜銀色的戾毛,林庸這才反應過來,這好像是……銀背金剛猩猩!

這傢伙一會兒看看渾濁的水塘一會兒看看林庸,身上的肌肉一陣鼓動,體重估計比自己還重!站起來甚至比自己高一倍,再加上它極為醜陋的模樣,林庸本能地選擇避讓。

「哥們兒!有話好好說,這洗澡怎麼收費?我交門票錢還不行嗎?」林庸一出口,卻變成了震天響地的獅吼,像是對它最兇狠的挑釁一般。

那傢伙直接拍著胸口朝前撞來,作為對林庸憤怒地回應。

「靠!」林庸揚手就是一獅爪正面迎了上去,開玩笑,草原王者你也敢來挑戰?巨大的力量加上尖利的獅爪,帶著勢不可擋的氣勢朝著那銀背猩猩揮去。

然而那銀背猩猩一跳一跳,來到林庸面前,竟然傻裡傻氣地捏起拳頭,一拳朝林庸的腦袋砸來。

你找死!在林庸的獅爪拍到銀背臉上的時候,心裡就已經感覺不對勁兒,這拳速是不是太快了?

然而已經晚了,一拳被砸在臉上,巨大的獅頭瞬間甩出去半米遠,大腦一片空白。拉著整個身子也跟著朝後仰去。

那銀背也不好受,被這一獅爪拍,黑黑的麵皮上瞬間被撕開了幾個刀口子,也同樣向後一翻。接著兩手攥拳一撐地,再次撲了上來。朝著倒下去的林庸脖子上,就是一個肘擊。

嗷嗚~~~!!!

濃密的鬃毛抵禦了大部分力道,但這恐怖的力量也將差點將林庸的脖子給砸斷,林庸後腳一蹬,蹬在銀背的腿上將它蹬倒,接著提起獅頭一頭撞在了銀背的臉上,直接把它給撞得起不來身,只見那銀背臉上的刀口露出來的都是肌肉!

媽的!

這是什麼怪物,連臉上都長肌肉,力氣竟然大到這種程度,差點被他一拳KO了!

那銀背一手護住面門,一手瘋狂地在在林庸身上捶打。一拳一拳打下來像是被火車頭撞一般,疼得林庸嗷嗷直叫。

別打了,再打骨頭都打碎了!

林庸隨意賣了個破綻,將身子移到銀背的尾部,那銀背果然上當,拿開擋在面前的手兩手抱拳同時向林庸砸下來。林庸差點驚訝地叫出來,這也太聰明了,這招你都會?

然而林庸等得就是這一刻,獅頭一拱就鑽進銀背的兩隻臂膀當中,銀背面門大開,哇哇地張著猙獰的犬齒向林庸咬過來。

你居然和我比嘴巴?來啊!

吼!!!

林庸大嘴瞬間張開一百度,巨吼的聲浪吹得那金剛渾身毛髮倒豎,盆子一樣大的嘴巴一口直接將銀背的腦袋含在嘴裡!

來啊!來咬啊!你那點小嘴巴跟我比?

銀背在地上不斷地掙扎,林庸現在完全可以憑藉自己半噸的驚人咬合力,一口將嘴裡的腦袋咬碎,但他還是沒能下得了這個口。

這傢伙是個猩猩,自己根本不會吃他,不能果腹,那就是屠殺。

而且它明顯是為了守衛自己的領地才英勇地跑來對抗自己。顯然自己才是真正的侵略者啊!

最後,這傢伙這麼聰明……估計……應該……好像是……世界級保護動物吧! 手機閱讀

(國慶之際,祝願中華民族繁榮富強。長假閑賦,也給大家帶來些福利。

原定每日兩章,10月2.3.4三天,爆更為每日上午九點一次性更新五章。目前情節一直處於激烈的高潮,如果大家看的爽,請在評論區留言,偏北都會看到。至於推薦和打賞的話,喜愛這本書或者有條件的朋友,也希望支持偏北,咱們的群號是838164010,也希望大家支持正版,本書首發於縱橫中文網,好了,熱血倒計時三、二、一、開始…)

塗影不可置信與林庸一起來到藥房。

拿下了林庸所說的那個小瓶子一看,果真就是硝酸甘油,一共三十九顆。

塗影臉上閃過一絲震驚,想了想說道:「這次不算。」

林庸急道:「怎麼能不算呢?」

塗影接著說:「你在這裡一個多月了,肯定知道這裡有什麼葯,並不奇怪。」

林庸點點頭:「看見七十米外的那張辦公桌了嗎?」

塗影隔著走廊遙遙望去,只能看個模糊:「怎麼了?」

「上面的文件盒邊上放著一張名片,我可以在這裡說出名片角落的電話號碼。」

塗影一皺眉:「在這裡等著!」說完大步朝那邊走去,果然有一張名片,塗影拿起名片回到林庸面前,將名片背對林庸舉在手裡:「錯一個數多關一天。」

林庸自信地看著塗影:「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李狗蛋兒,電話19287345778!亨運葯業滬城大區生產安全部主任!地址……」

塗影震驚道:「算……算你贏了!你是怎麼知道的?」

林庸得意說道:「我說我是看見的,你信嗎?」

說完他兩眼如電一掃整個基地:

「六十米外的那個值班老頭,腳底下毛毯上有一點點煙灰,他昨天晚上值班的時候偷偷在房間里抽煙。

右邊一百米外的那個小夥子,正在到翻箱倒櫃到處找他的鑰匙,但從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其實他的鑰匙就在他桌面下的鍵盤抽屜里。

前方二十米走來的這個護士姐姐胸襟大開,目測有E杯,從她的背帶和胸前的凸點可以看出,她其實沒穿……喂喂喂!!別動手啊!」

「臭流氓!」塗影一個腦嗑打在林庸的額頭上,竟然一下就把林庸打倒在地,這才意識到林庸身上還身負重傷,趕緊又將他扶起來。

「襙!沒閃開……你別以為我打不過你!再來打啊!」林庸額頭又起了一個包。

塗影將他一甩:「來打啊!」

就在這時,駱尚從走廊的另一邊走過來,一聽到林庸的話,立刻幾大步衝過來,一手摁住他的脖子:「剛醒過來就他媽想打架!和我打!」

「讓我和她決一死戰啊,隊長!」林庸無力反抗,立刻又被駱尚拎回了房間。

塗影在後面悄悄偷笑了一聲,走進來對駱尚說道:「隊長,既然林庸醒了,我們是不是應該考慮現在轉移了,看他的狀態雖然不能戰鬥,卻已經能夠自由行動,至於阿來肥龍,以及蔣義,目前都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在這裡我們集中在一起反而比較危險,會被暗處的人設伏。我建議集體保護轉移。」

駱尚考慮了一下點點頭,對林庸說道:「趕快收拾東西,我們現在集體趕回燕平『獵人』總基地。」

之後駱尚看了一眼小葵:「她怎麼辦!」

林庸毫不猶豫一手搭在了小葵的肩上:「什麼怎麼辦?現在步步荊棘,她是無辜的,趕緊送回去!一出事就往我這兒跑,她不嫌煩我都煩了,等過了這次風.波,我找個時間再秘密送她去國外留學。」

塗影站在小葵身邊,言語冰冷卻語態誠懇:「隊長,孟小葵之前出現過被挾持的情況,如果我們要轉移,那就把她……交給我吧,不會影響行動計劃!」

林庸驚訝地看了一眼塗影。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