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正所謂是趁虛而入!

「吱呀!吱呀!」

「嘶!」

蒼冥血鴉和冰麒麟也表現的非常的興奮。他們加緊著攻勢,血羽漫天和冰天雪地這兩招戰技,有如是驚濤駭浪一般,朝著七曜洞府衝擊而去。

如此一鼓作氣,將薛霸炎這樣的強者給覆滅在洞府中,當真是再好不過了!

卻馬上聽得「轟」的一聲,那洞府上方直接破開了一個口子,一個人影從裡面衝天而起。

是薛霸炎!

據說薛霸炎人如其名,身形比之海無言還要寬大,長得甚是魁梧,但是這個時候,已看不清薛霸炎的身形了。

因為薛霸炎的身體被濃濃的魔氣,還有閃爍不定的血光所包裹。

那濃濃的魔氣,自然是因為薛霸炎修鍊裂空魔功所致。魔功被打斷,可不是停止那麼簡單,而是反噬到了自身。

此時的魔氣看起來更像是燒煤發出來的黑煙。

那閃爍不定的血光,更能體現出薛霸炎此時身體反噬的情況,看來薛霸炎手上不輕。

事實證明,鹿羽的突襲行動是非常成功的。薛霸炎這個頂尖的強者已是淪為了這般模樣。

不過薛霸炎畢竟是實力太強,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是逃出了洞府。

薛霸炎朝著遠處狂奔,踏空而疾行。

他並沒有回頭去看是誰偷襲他,因為他根本沒有功夫。

此時的他遭受重創,實力下降,他必須找到那個合適的地方,好好的療傷。

剛才魔功反噬,他的身體經脈的損傷非常嚴重。

這天底下,怕是只有一人能治好他的傷勢了。

「還想跑!」

鹿羽在第一時間就騎上了冰麒麟,朝著薛霸炎追擊而去。

「薛霸炎,你敢和魔族勾結,背叛了人族!我便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誅殺你這個叛徒!」

鹿羽大聲喝道,正義凜然。

「混賬!你是何人,居然敢偷襲本座,待得本座恢復,一定要報此血仇!」

薛霸炎激烈無比的叫道。

「你命令你的勝天宗舉行誓師大會,要全天下的誅殺我,居然不知道我是誰。」鹿羽冷冷笑著。

「啊,鹿羽!」

薛霸炎脫口喊出了這個名字,頓時是猛然變色。

他勝天宗正號令著十八路諸侯齊聚,天下追殺鹿羽。誰想到鹿羽居然殺上了他門前,並且還毀了他的修鍊,導致他身體遭受重創!

「鹿羽!還我兒子命來!」

薛霸炎緊接著怒吼著,新仇舊恨疊加在一起,他對鹿羽的恨意,簡直是騰升到了極點。

他真恨不得將鹿羽給碎屍萬段!

只恨現在形勢不濟,他不僅殺不了鹿羽,反而要逃脫鹿羽的追擊!

鹿羽冷笑說道:「你還惦記著你兒子的性命呢,你不是野心勃勃,要獨霸青冰域嗎。在你的野心面前,你連自己的靈魂都可以出賣給魔族,還有心思為你的兒子報仇嗎。」

「閉嘴!」

薛霸炎反應非常的激烈,他對於勾結魔族的事情顯然非常的避諱。他也知道,和魔族勾結是多麼罪惡的一件事情。

鹿羽一字一頓的說道:「無論如何,我絕對要殺了你這個人族叛徒,殺了你之後,再去絕滅屍地誅殺魔族餘孽!」

當鹿羽將「絕滅屍地」這四個字說出來的時候,薛霸炎的反應更為激烈了。

他在絕滅屍地和魔族達成交易的事情,是非常忌諱的。

這種事情萬萬見不得光!

「絕滅屍地」四個字,直接觸動到了他內心最敏感的地方。

颼!颼!

鹿羽和薛霸炎兩個身影一前一後的踏空狂奔著。

本來可以試一試縛獸繩的,但是距離比較遠,縛獸繩肯定困不住薛霸炎。

鹿羽不得不承認薛霸炎將裂空魔功修鍊的很強,薛霸炎的身下有一團魔氣托著,這加大了薛霸炎的速度。

即便薛霸炎現在遭受重創的情況下,身法依然飛快。

鹿羽騎著冰麒麟追擊的情況下,居然都久久追不上薛霸炎!

後面薛霸炎連話也不說了,所有的力量全部都用在奔行上。

薛霸炎本能的朝著一個方向奔去,他知道,只有在那個地方,才有人能夠救他。 鹿羽冷聲喝道:「薛霸炎,你便是逃到天涯海角也沒用!」

蒼冥血鴉就站在他的肩膀上,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隨時準備一箭穿心薛霸炎。

很快便看到了另外一個方向的人奔來,卻是單月帶領著海無言等人追擊而來。

群雄終於看到了鹿羽的身影,頓時是反應激烈。

「鹿羽在那裡!」

群雄連忙改變了一下方向,瘋狂湧向鹿羽!

不過他們馬上發現,那一邊奔行的可不止是鹿羽一人。

鹿羽是在追擊著另外一人。

那個人的身影,對於勝天宗的人來說,真是無比的熟悉。

「啊,宗主!」

他們確定自己沒有看錯,那個被鹿羽追殺的人,正是他們的宗主薛霸炎。

海無言的臉色當即慘白。他最為擔心的就是鹿羽驚擾到薛霸炎。如今看來,薛霸炎明顯被鹿羽搞的夠慘。

此時的薛霸炎渾身氣息紊亂,黑氣纏繞,顯然是受了重傷!

他們勝天宗眾人這次真是罪該萬死,居然讓敵人禍害到了宗主。

看到薛霸炎那個樣子,大家都是心急如焚。

「速速保護宗主!」

勝天宗的人瘋狂救駕,但是救駕不是那麼容易的。

他們所處的方位,和薛霸炎那邊的方位之間,是隔著一個鹿羽的。

他們兩方想要匯聚,不可能不經過鹿羽。

薛霸炎怒道:「你們這幫廢物!」

他本能的憤怒,自家勝天宗這麼多人守衛著沉星雨林,居然都讓鹿羽來冒犯到了他。

待他度過此劫,定要好好責罰。

而他也看到了新的希望。這一片群雄浩蕩,威勢雄大,尤其是單月人尊也在場。他如果能到群雄隊伍中的話,必然能躲過鹿羽的追擊。

至少,單月人尊是可以幫他擋住鹿羽的。

但是這看似簡單的事情,他卻沒辦法做到。他要想前往群雄隊伍的話,不可能能避開鹿羽。

而以他現在的情況,哪怕是讓鹿羽捉著狂轟一下,他就難以承受。

這個險,他真的不敢冒!

而後面緊追不捨的鹿羽也根本不擔心這點,只要薛霸炎試圖迂迴一點,他就有把握趁勢趕上薛霸炎。

他最強的招式,可都準備著呢。

囧囧寶寶:媽咪太難追 單月等人的出現,並沒有給薛霸炎帶來任何的機會。薛霸炎仍舊是朝著前面狂奔,甚至不太敢偏移方向。

群雄只能是跟在鹿羽的後面,一直這麼追擊。

而且他們的速度不如鹿羽和薛霸炎,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鹿羽和薛霸炎兩人的身影慢慢的走遠。

不知不覺,已是出了沉星雨林。

「快去救宗主!」

勝天宗的人都要瘋了。

但是任由他們再怎麼情緒激烈,也是難以追上。

連人都追不上,救駕根本就是免談。

漸漸的,他們都失去了鹿羽和薛霸炎的身影了。

他們只能是跟著一個大概的方向去追擊。

「奇恥大辱,奇恥大辱啊!」

單月這個巔峰強者也真是要被氣的吐血了,他空有一身的實力,可以完敗鹿羽。但是卻是一拳打在棉花上,根本就沒有任何著力的地方。

說來真是無比的憋屈。

馬上見得另外一個強者從遠處奔來。

這個強者,本來是應邀參加誓師大會的,誰想到剛來到這裡,就看到一片雞飛狗跳。

勝天宗的人都在,單月人尊也來了,但是卻都是一片驚慌失措的樣子。

這個強者打扮和其他人都不太一樣,他身披一件白色長袍,白衣勝雪,額頭上扎著一道鮮艷的英雄巾。背後背負著一把大刀,這讓他本來儒雅的外形,看起來氣勢洶洶。

他身上的氣息釋放,赫然是個後期尊主!

他的打扮,讓人一眼就認出了他的身份。

「是玄遠刀王!」

「玄遠刀王來了!」

群雄看到玄遠刀王,神情都顯得十分的狂暴。

「玄遠!速速隨我們追擊鹿羽!」單月叫道。

「追擊鹿羽?」

玄遠刀王眼神一沉,他感到事情的大不一般,連聲問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勝天宗的人哭天喊地的叫道:「鹿羽大鬧誓師大會,並且還驚擾到了我們宗主的修鍊!如今鹿羽正追擊著我們宗主,朝著那一邊奔去了!」

玄遠刀王聽明白事情的原委之後,當即是聳然變色。

他沉聲喝道:「鹿羽追殺著薛宗主而去?這怎麼可能!」

這聽起來簡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鹿羽儘管有絕世凶人之名,但最多也就是在年輕一輩中稱雄。面對上他們老一輩的巔峰強者,鹿羽怎麼翻得起風浪來。

而且單月人尊也在場,哪裡輪得到鹿羽興風作浪。

單月緊緊的一咬牙,說道:「一言難盡,玄遠你先隨我一起追擊鹿羽!不要忘了,你的大弟子關山月也死在鹿羽的手中!」

「敝徒關山月沒有死,不過已是讓鹿羽給廢了。」

玄遠刀王說到這裡,臉色顯得十分的難看,那眼神中閃爍著無以倫比的寒光。

他這次前來誓師大會,本來就是為了和誅殺聯盟,一起搜尋到鹿羽的蹤跡。

如今鹿羽的蹤跡已經確定了,就在那個方向。他豈能錯過。

「噢?關山月沒死?只是被廢了?」

很多人眼神都微微疑惑。

他們之前大部分人得到的消息都是關山月也和杜疆一樣,被鹿羽殺了。

沒想到關山月還留得一條性命。

不過被廢,似乎比死更讓人痛苦。此時的關山月怕是生不如死。而玄遠刀王本人更是怒不可遏了。

「鹿羽先後欺凌我數名弟子,我玄遠若不能為弟子報仇,也沒有臉在青冰域待下去了。都說這賊子的刀法厲害,卻看他在本座的面前,如何敢談刀!這次追擊上鹿羽,誰也不許和我搶,本座要親手將鹿羽碎屍萬段!」

玄遠刀王這話說的凌厲無比,就像是他的大刀一般。

他這話,宣告了自己的加入。

群雄的隊伍本來就是浩蕩,如今再有玄遠刀王的加入,那真是威勢絕倫。

「追殺鹿羽!不死不休!」

這一支大隊伍繼續浩浩蕩蕩的追擊出去,循著鹿羽大概的方向,絕不罷休。 隊伍穿梭過平原,穿越過勝天宗的地盤,穿行在青冰域更為廣闊的空間。

沿途的人看到這陣勢,都讓嚇住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