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正如這丫頭所說,只要有江鎮在,他就不可能得到徐氏母女,可偏偏,江鎮的身份,讓他這麼一個小老百姓,根本不敢對他做什麼!

「你有什麼計劃?」老鄭頭終於是詢問道。

「如果我說了,你這一段時間,能不要再折磨我娘了嗎?」顧欣茹卻道。

「小丫頭,你在跟我討價還價?」

「你這麼折磨我娘,若她有一個三長兩短,我什麼事也不會為你做!」

「威脅我?」

「我可不敢,畢竟我跟我娘的命,如今都握在你的手裡,我只是不想再過擔驚受怕的日子了!只要你好好對我娘,我願意幫你除掉江鎮,再將徐氏母女送到你的手中!」顧欣茹堅持的道。

老鄭頭聞言,便是一陣的猶豫。

但想到他對這個楊氏本就沒有什麼興趣,先前又在徐氏身上花了那麼大的功夫,就是想得到她,如今遲遲吃不到嘴裡……

如果顧欣茹真的能辦到,那麼就算是一時先饒過楊氏,也沒什麼!

反正只要她辦不好這件事情,早晚,都要仍舊被他給按住折磨!

「好,我答應你!」老鄭頭一陣思索之後,便痛快應下,又問道,「所以,你究竟打算怎樣做?」 「不管做什麼,都要一步一步來。」顧欣茹大致將她的計劃說了一遍,但詳細的,她卻並未言明,只說要看到時候具體的情況如何。

老鄭頭聞言,儘管心中還有不滿,卻並未再逼問,將兩人撇下,便獨自出門,連夜找汪屠戶喝酒去了。

「娘,你怎麼樣?」顧欣茹一見他離開,就趕緊是想要把楊氏給扶起來。

「嘶——死丫頭!你會不會輕一點,是想要痛死我嗎!」然而,楊氏卻一把推開她,並一點好臉色也不給的罵道。

當著女兒的面,被老鄭頭毒打了一頓,楊氏心裡的那點尊嚴可謂一下落地,被擊了個粉碎。

想到女兒看著她挨打,她心裡更是滋生出了一點惡意。

楊氏雙手扶著一旁的凳子站起來,目光不善的看著眼前的女兒,冷笑了一聲的,道:「你如今心眼兒是越來越多了,還敢跟老鄭頭做交易?你知不知道,如果你這個計劃失敗,最後不僅僅是我遭殃,連你也得一起遭殃?你是不是看我的日子過得還不夠慘,想給我來一點刺激的?讓我徹底斷送到老鄭頭手裡?」

「娘,你是我親娘,怎麼能這麼說我?我這難道不就是為了你,才勸住老鄭頭?」顧欣茹一聽這話,一面心中暗罵楊氏愚蠢,就會在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上找她的麻煩,一面小臉滿是委屈的辯解道。

「又是為了我?那你倒是說說,這一次,又是怎麼為了我?你敢說你不是為了自己?」楊氏聞言,便是沒好氣的道。

女兒跟老鄭頭做交易,可賭注卻是她這個當娘的會不會繼續遭受虐待!

這一點,實在是讓她心裡很不平衡!

「娘,我表面上是為了幫老鄭頭報仇,以及得到他想要的,但實際上,也是為了拖延時間啊!娘,難道,你真打算要等到老鄭頭慢慢老死,再繼承他的家產?若是這樣,他身體如此硬朗,又有說,禍害遺千年,像他這樣的,怕是命也硬的很!只怕不等他兩腿蹬了,而是先等到咱們母女遭殃!」顧欣茹又道。

「我……」楊氏聞言,想說點什麼,可仔細一想,卻只有閉嘴。

因為女兒說的,都是實話。

原以為嫁給老鄭頭,忍耐幾年,等他死了,鄭家的一切就都是她的了。

可現在看來,這似乎根本就是個愚蠢的想法!

她不禁一下沒了主意:「那你說怎麼辦?你究竟想要做什麼?」

「娘,你一定要先哄住老鄭頭,至少得知道他的銀子,都藏在什麼地方,這樣有朝一日,咱們實在過不下去了,也能帶著這些銀子當傍身錢,離開這個窮山惡水的鬼地方!」顧欣茹道。

「什麼?離開?可是我們好不容易才安定下來,就算離開,又能去哪裡?江南的顧家已經被滅門了,除了這裡,咱們沒有別的地方能安身立命了啊!」楊氏一聽,不禁憂心忡忡的提醒道。

「誰說沒有?只要手裡有錢!反正,我不想一輩子待在這裡!我更不想隨隨便便找一個身上又臟又臭的山裡漢嫁了!」

「可是……」

「娘,你就先聽我的,先探聽到老鄭頭把銀子都藏在哪裡,餘下的,咱們稍後再做打算便是!」

「好吧!」

如今的情況,楊氏也只有答應。

一直到後半夜,老鄭頭才醉醺醺的回來了。

楊氏趁著他喝醉的機會,盡心儘力的伺候他,想從他口中套出他藏銀子的地方,可他卻是哪怕喝醉了酒,也依舊是警覺的很,一個字也不多說,倒是很快就倒頭睡了過去。

他喝醉了,沒再折磨她,這讓楊氏鬆了一口氣。

但躺在床上,想起今天所發生的一切,那心裡的怨毒,還是瘋狂的滋生。

女兒說她有機會報復,可這些卻都是太慢了!

她恨不得親手殺死江鎮這些礙手礙腳的人!

不過,也不知道徐氏還活著沒有?也不知道到了明天,江鎮會不會找她的麻煩?還有小虎……

楊氏越想越多,也是越想越怕,迷迷糊糊的睡著,便是夢到了徐氏和小虎的鬼魂,雙雙找她討命,還夢到了黑白無常說她殺了人,要將她抓到陰曹地府,下十八層地獄!

她嚇的一聲尖叫從睡夢中驚醒。

等回過神來意識到這只是一場夢,她狠狠的鬆了口氣,一抹額頭,竟是出了一頭的汗。

再看身旁,卻發現已經不見了老鄭頭的身影。

她披上衣服,打開窗子往外頭一看,發現天才剛剛擦亮。

這時候,院子里一陣動靜,卻是老鄭頭推著一輛推車出門,看樣子,是又去山裡砍木材去了。

她又回到床上,剛想躺下再眯一會兒,想到昨晚上女兒說的那些話,不禁心中一動。

老鄭頭藏銀子的地方?

會不會,就在這裡呢?

她這麼一想,頓時有了精神,從炕上爬起來,就是開始在四處翻找起來。

可惜,找到天色大亮起來,她也是一無所獲。

因為害怕老鄭頭回來會看出來痕迹,她不敢將屋子裡翻得太多,又到了做飯的時候,害怕等老鄭頭回來吃不到飯自己挨罵,只得暫時放棄,洗漱一番,便去灶房做早飯去了。

另一邊,孫氏一大早做了飯,洗刷收拾完畢,就又提了一籃子雞蛋,去顧家探望徐氏去了。

她想好了,就算江鎮不同意寶瑛當自家兒子的童養媳,哪又如何?

只要徐氏同意,那不就好了?

如今徐氏受了這麼大的磨難,她一個柔柔弱弱,無依無靠的婦人,若是女兒從此有了依靠,還是他們清河村的大戶江家,一定不會拒絕這門親事!

到時候,便是江鎮,也不能說什麼了!

帶著這樣的打算,孫氏已經是把徐氏當做親家一樣的親昵看待。

而顧家這邊,徐氏已經醒了。

她情緒不算特別穩定,但有顧寶瑛的細心照料,又得知那匣子被裡正給搶回來,一顆心也總算是安定了。

「娘,你不必擔憂,這匣子以後就放我那裡,保證不會再被人偷去了,而且,我已經跟里正叔叔說了,讓他給我捉兩隻小狗去,養大了,就再咱家看門用,誰若是再敢來咱們家裡偷東西,幹些大膽的事情,就放狗咬他們!」顧寶瑛坐在炕邊,拉著徐氏的手,安撫的說道。

「寶瑛啊,這一次,又是娘沒用……」徐氏張了張口,便是滿心的歉疚和自責。

她這個當娘的,為什麼總是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拖女兒的後腿?

為什麼她還是這樣的沒用?

「娘……」顧寶瑛還待再要勸說安慰她,外頭大門卻是被人叩響。

「寶瑛在家嗎?是我,我來看看你娘。」孫氏在門口敲著門喊道。 一聽是孫氏,顧寶瑛忙將她迎進來去見徐氏。

「娘,是江潮的母親,這次多虧她幫忙,里正叔叔才能及時將東西從楊氏的手裡拿回來。」顧寶瑛對徐氏說道。

她事先已經說了整個的過程。

是以,徐氏一聽是孫氏來了,神情里自然的就是流露一股感激之色來,當即就是摸索著,想要拉住孫氏的雙手:「這一次多謝你了,如果不是你們幫忙,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我實在是太沒用了!」

她說著,就是又要抹眼淚。

孫氏忙上前拉住的她的雙手,並輕撫著她的背部,安慰道:「別這麼說,總歸這一回有驚無險,就是好的,其實除了我,主要是還是馮氏及時將消息傳出來,你只要知道,不論什麼事情,總還有人願意伸出援手,沒事,別難過了。」

「我……」徐氏還是忍不住的哽咽,又感激,又深深地自責。

「娘你看,嫂子來看你了,你卻要哭給人家看,你這樣,讓嫂子多尷尬啊?這明明是好的結果,你就不要難過了,快,笑一個給我們看。」顧寶瑛也是上前,有幾分俏皮的想要逗徐氏的開心。

果然,徐氏一聽她這麼說,便忍不住破涕為笑了。

看著這一幕,孫氏再一次在心中感嘆,寶瑛果真是一個讓人順心順意的好孩子!

徐氏這麼多事,若不是有寶瑛這樣好的女兒,她一個瞎子,還真是撐不下去的!

「對,沒事了,我們寶瑛啊,就是一個小福星!」孫氏也是又笑著道。

「嫂子說笑了,對了,還不知道馮二嫂怎麼樣?趙醬婆對她那樣苛刻,又跟我家不對付,這一次馮二嫂報信還被顧欣茹看到,顧欣茹若是再趙醬婆跟前告她的狀,我真怕她在家裡又會被欺負!」顧寶瑛一想到馮氏,又是止不住的擔憂。

徐氏一聽,也是跟著歉疚又擔憂的。

可她卻什麼也做不了……

「是這樣,你考慮的對,這樣吧,稍後我回去了,去趙醬婆家看看,萬一有什麼事,也好照應一下,你也不用太過擔心了。」孫氏說道。

「嗯,多謝嫂子了。」顧寶瑛當即道。

「哎,你這丫頭,不必謝了,對了,我帶了一籃子雞蛋過來,你們還沒吃早飯吧?寶瑛,你去拿著這些雞蛋煮幾個,給你娘弄一個溏心蛋吃吃,我就陪著你娘在這裡說說話。」孫氏又道。

「什麼?雞蛋?」顧寶瑛聞言,打開那籃子一看,頓時嚇了一跳,「這麼多?這得攢好長時間吧?」

「攢什麼?花錢買的。」孫氏語氣輕鬆的道。

「那……那得值好多錢的吧?嫂子,你昨日已經借給我二兩銀子了,怎好叫你如此破費?這些雞蛋多少錢?我去拿錢給你……」顧寶瑛猶豫道,並且心裡生出一抹古怪的感覺。

這些雞蛋,價格絕對不便宜的。

可為什麼孫氏對她家這麼熱心腸?主要是熱心的有點過了!

「拿什麼錢?沒幾個錢?這點雞蛋錢啊,我們江家還是出得起的!寶瑛,你可千萬別跟我客氣,要不然啊,我跟你生氣!好了,快去做飯吧!」孫氏卻堅持道。

她這麼笑盈盈的,顧寶瑛也實在不好再說什麼,只好又再三道了謝,拎著雞蛋,去了灶房。

裡屋,徐氏感激又歉疚的拉著孫氏的手,真心實意的道:「真是太感謝你了,你對我家這樣照顧,都叫我不知該如何報答了……」

「報答什麼?咱們難道不是一個村子的?鄉里鄉親的,說什麼客套話?再說了,二叔時常照顧你們家,我家潮哥兒也整日都將寶瑛的名字掛在嘴邊,我這個當娘的,還不得跟兒子一條心,也一樣的對寶瑛好?」孫氏話裡帶著笑,大大方方的,卻已經是有意引導話題了。

「便是你如此說,總歸還是我們顧家,欠了你們家許多人情,只盼著日後,能一點一點的報答了。」徐氏沒有想那麼多,只這麼依舊是帶著幾分歉疚的說道。

「哈哈,好吧,我看出來了,我要是不接受你這一份謝意,你會一直堅持下去的!」

「讓你見笑了。」

「無妨無妨,咱們都是當娘的嘛!對了,這一回的事情雖然過去了,但我看那個楊氏,恐怕賊心不死,你有沒有什麼打算,制一制她?」孫氏突然話題一轉。

「這……」徐氏猶豫。

若說她過去,一向與人為善,從不會記恨任何人,那麼現在,她便是心中恨透了楊氏母女!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