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正好,我就來試試他有幾斤幾兩!」

小瓊話音落下,縱身就是一跳,凌空朝著林天佑的背影發掌。

中年長老不想惹事,本想阻止,可女魔族招已經發出。

於是他不再阻止。

正好,看看這個少年的實力。

能來到登神台戰場的這個位置,說明這小子有點本事。

或許是某個神族後裔的天才。

對於魔族來說,神族一向是他們的死對頭。

如果對方真是神族後裔,那在這裡滅掉一個神族後裔的天才,倒也不虧。

「這個小子今天要倒霉了,居然敢惹怒小瓊,她可是我們魔族後裔里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外號蛇蠍魔女的瓊大小姐!」

「我們進到登神台戰場,一直隱藏蹤跡,不與神族後裔們接觸,這讓那些神族後裔們還覺得我們魔族後裔都是一群膽小鬼。

現在讓他們見識一下我們魔族後裔的厲害,倒也是不錯的選擇!」

幾名魔族後裔青年在那裡哈哈大笑起來。

砰!

林天佑還在專心的用龍皇指轟擊結界。

感覺到身後傳來了攻擊的氣勁,他隨手就是一掌,掌風直接拍在了小瓊的肚子上。

可憐這個女魔頭人還在半空,身體卻早已經弓成了一個皮皮蝦,瞬間被拍飛了上百米遠。

最後重重的跌在地上,昏死過去。

然而,林天佑連回頭看都不看,繼續專心破解結界。

好像剛才的事情,對他沒有產生半點影響。

在場的其他魔族後裔們都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盯著林天佑。

他們的蛇蠍魔女,居然被一個少年一掌拍飛了?

「瓊小姐!」

大家反應過來,連忙跑去查看同伴的情況。

「這不可能,神族後裔里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天才?」

幾個老成的魔族後裔震驚萬分。

「瓊小姐,您沒事吧?」

幾個同伴來到了女魔頭的身邊,開口詢問。

然而,女魔頭已經是翻著白眼,吐著白沫,不省人事了。

「長老!」

大家很是氣憤,目光看向了中年長老。

「小子,你這樣做是否太過份了?

在我們魔族後裔的地盤,竟然敢打傷我們的同伴?」

中年長老沉聲說道。

這回,林天佑終於是停止了繼續轟擊結界的指勁。

他回頭,帶著一絲無奈的口氣,道:

「你們這些魔族是不是腦子從小被驢踢過?

本少當然知道這裡是你們的地盤,所以本少沒與你們爭執,你們要什麼魔術魔果,本少也第一時間還給了你們。

拿到東西老實的滾不好嗎?

非要過來招惹本少?

你們就沒考慮過,本少是你們能招惹的人物嗎?」 「嗯?」君雲卿驚咦了一聲。

除了突破玄侯給自己傳授音殺陣那次,這還是這麼久,天魔七罪琴第一次和她聯繫。

它想要裡面的東西?

君雲卿轉身,目光透過白色防禦法陣,直看向二千米外,玄王修鍊區之後,更縱深的地方。

煉玄谷雖然呈環形只有一個谷口,但地形卻非常狹長,君雲卿所在的圓台又比較接近山壁,眺望之下根本看不清楚裡面是個什麼情形。

如果煉玄谷裡面真有寶物,少不得她得冒一冒險了。

正想著,敖盛的聲音傳來,語帶慫恿的道:「丫頭,聖器級別的寶物,那可是好東西啊!就算是殘缺的也是少有的好寶貝!你要是能得到,實力一定會突飛猛進,可別放過了!」

君雲卿若有所思,點頭道:「一會去看看。」

聖器級別的寶物,君雲卿承認,她心動了。而且天魔七罪琴也想要裡面的東西,不管怎麼樣,她都會去看看。

這會人多眼雜,動作太明顯難免落人眼,還是先修鍊,一會人少一點,再往裡走去看看。

打定主意,君雲卿盤膝坐下,開始運轉天音真靈訣。

八倍的時間流速,君雲卿運轉功法的速度比平常快太多了,修鍊一天等於八天,一個又一個的周天循環下,她體內的氣息一點點的提升著。

澎湃的玄氣浪潮一般沖刷著經脈,帶來隱隱的刺痛感,君雲卿微微蹙眉,早知道昨晚就連夜把紫玉續脈丹給煉出來服下。

所幸這刺痛還能忍受,她稍稍放慢了一下速度,忍耐著繼續修鍊。

天色漸漸暗下去,夕陽緩緩沉入西邊巍峨連綿的群山,天邊燃起大片大片的紅燒雲,瑰麗靡艷的色彩將昏暗的天際襯得流光溢彩,說不出的漂亮。

煉玄谷中,不少人都結束修鍊出了谷,君雲卿關閉陣法,從圓台上跳下,緩緩走向玄王修鍊區域。

她的腳剛踏上二千米界限外的地面,身體陡然一沉,身上加諸的重力瞬間增強了近十倍,身上彷彿背了一座大山,壓得她直不起腰了。

顯然,玄王境所承受的重力和玄侯境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

咬著牙,君雲卿硬生生的停直腰桿,額頭上細密的汗珠一顆顆滴下,落入腳下的黑土中,一步一步抗著重力,深一腳淺一腳的往裡走。

隨著她越來越靠近山谷深處,眉心上蓮花托琴的烙印閃爍得越來越厲害,天魔七罪琴在她眉心識海處微顫著,發出無聲的錚鳴。

「這裡不能再進去了。」走到二千五百米處時,一道無形的屏障將君雲卿擋了回來,兩名導師守在那處界限兩旁,看清君雲卿的實力后微微一愣。

「玄侯境的小傢伙怎麼跑到這裡來了?是新生吧?」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君雲卿,眉頭微蹙,袍袖輕揮,一股柔和的力道緩緩將君雲卿往外推了推,「快回去吧!玄王修鍊區的重力太強,硬撐會損傷身體機能的。太逞強可不是好事。」

他說著微微搖頭,玄王修鍊區的條件是好,但是不適合玄侯境的玄者,看來以後得和院長建議一下,在玄王修鍊區和高階玄侯修鍊區的交界也派人守一下,免得時不時都有人闖進來,甚至以前還有人直接昏倒在玄王修鍊區,要不是發現及時,恐怕就危險了。

想到這裡他又看了君雲卿一眼,這個學生實力倒是不錯,竟然能撐到這裡,

不能進去?君雲卿眼珠子轉了轉,狀似天真的問道:「為什麼不能進去啊?導師,我還能堅持,你就讓我進去看看吧,我想試一下我的極限在哪。」

「胡鬧!」那名導師聞言面上怔了怔,有些哭笑不得的道,「那裡連我們都不敢進去,你怎麼能行?好了,快走吧!」

連他們也不能進去?君雲卿仔細看了看兩人的修為,都是中階玄王,頓時微抽了口氣,看來這寶物不好拿啊!

「聖器級別的寶物?」聽完君雲卿的敘述,北冥影面上浮現出一抹微詫。

他緩緩閉上眼,精神力無聲無息的蔓延而出,瞬息便到達了她所說的煉玄谷,隨後潮水般向內滲透。

君雲卿坐在他身邊,感覺到後者體內散發出去磅礴如淵如海,難以深測的精神力氣息,雙眸微微瞪大,她暗自將自己的精神力調出來比一比,一下就泄了氣。

我了個擦擦!差距也太遠了!她默默捂臉,簡直就是螢火蟲和烈日光輝的對比!

「你真的還沒有恢復實力?」等到北冥影睜開眼,她一臉鬱悶的揪著他的衣襟逼問。

北冥影不明所以的盯著她,忽而恍然,紫眸閃過一絲笑意,「一半的一半。」

什麼一半的一半?君雲卿更鬱悶了,那到底是恢復還是沒恢復啊!

她張嘴剛想問,就被北冥影接下來的話給吸引了心神,「裡面的確有兩樣好東西,不過聖器的話應該不是,但也差不多了。」

他說著,紫眸鎖定君雲卿鬱悶的神色,微微一笑,粗礪的指尖緩緩撫平她微蹙的眉眼,「想要的話,我今晚陪你去拿。」

他的語氣淡淡,一個陪字和一個拿字,盡顯張揚霸氣。

「你出手的話會不會被大陸本源發現?」君雲卿抿了抿唇,她實在不想麻煩北冥影,都是敖盛那個大嘴巴一下就說漏了。

「大陸本源?」北冥影面上微怔,有些不解,隨後似想到什麼,低低笑了一聲,透著說不出的愉悅,「不會,別擔心。」

大陸本源對他本就構不成威脅,只是被排斥的話會比較麻煩罷了。

「今晚我陪你去。」他低聲道,大掌輕輕撫摸著她的髮髻。

君雲卿點了點頭,「嗯。」

她抬手撫了撫眉心上微燙的烙印,漫不經心的想著不知道煉玄谷里的是什麼好東西,讓天魔七罪琴這麼迫不及待,還好別人看不見這個烙印,不然多奇怪。

她兀自沉思,卻沒注意到北冥影紫眸深邃,從她眉心之上緩緩掃過,眸光微凝,卻什麼也沒說。

是夜,月華輕泄,清光如水,如銀霜鋪陳一地。

北冥影和君雲卿並肩走出庭院。

就在這時,「轟!」一聲巨響,將整個天衍學院都震得搖晃起來!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無法搜索到本站,請各位書友牢記本站域名(書海閣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林天佑進九天之地之前,就曾打聽過裡面的一些情況。

九天之地存在神族後裔,同樣也存在與神族作對的魔族。

天道主宰身為眾神之主,自然容不下魔族的存在。

所以,魔族在九天之地都是隱藏在暗處活動。

同時魔族也總是在暗地裡做一些讓天道主宰頭疼的事情。

可以說是敵對的關係。

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雖然林天佑並沒有把這些魔族後裔當成朋友,但有這些人給天道主宰帶來麻煩,倒也是讓他感覺舒服的事情。

正因為這些原因,林天佑才沒有對這些魔族後裔動殺心。

否則,他們有多少人,都不夠林天佑一掌滅殺的。

所以,林天佑對這些魔族後裔真的是太善良了,可他們卻還非要過來找死。

林天佑也是十分的無奈。

「小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中年長老的眼神頓時就變的陰沉下來,他臉色冰寒,「莫非你真的覺得,憑你的實力,就可以把我們這些魔族都打敗?」

「不好意思,本少就是這麼認為的!」

林天佑點點頭。

他一向很誠實,不喜歡騙人。

畢竟誠實也是一種美德。

林天佑覺得有必要在這些邪惡的魔族後裔面前表現出自己美德的一面。

「狂妄!」

中年長老臉色已經黑成了煤炭,眼裡燃燒著怒火。

「長老,我們忍不住了,必須教訓他一頓,好讓他知道我們魔族後裔的厲害!」

「小子,雲長老可是我們魔族後裔里的一流天才。

放眼整個九天之地的魔族後裔里,他的實力絕對能排在前二十!」

「怎麼樣小子,現在是不是已經嚇到了?

如果害怕就跪下道歉。」

一眾魔族後裔的年輕人全部大聲對林天佑叫道。

聽到同伴們都這麼誇自己,中年長老的心裡也升起了一股傲氣,他看向了林天佑,帶著高傲的語氣道,「小子,我不知道你是哪一個神族的後裔。

但如果你再不向我們俯首道歉,那我們……」

砰!

就在這時,中年長老的話還沒有說完,一道詭異的人影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而後便是瞬間一拳,直接把中年長老轟飛。

這一切都在瞬息之間。

大家就看到,那個少年已經再度回到了之前的樹坑附近。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