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楚天羽無語,也只能默認。

而就在這時,周圍人群卻是突然間熱鬧了起來,只見人群中有人驚呼道。

「快看,那是什麼?」

聽到這人的驚呼聲之後,包括楚天羽在內的所有人都開始朝著前方的火焰中心處看去。

頓時,卻見一道猶如螢火般的火焰突然間從巨大的炎洞中緩緩升了起來。

與此同時,一股比周圍火焰還要熾熱的氣息也是瞬間開始朝著四周的方向瀰漫開來。

頓時這股充滿焚毀萬物的氣息也是直接以這枚螢火般的火焰為中心,直接形成一道熾熱的氣息光環開始朝著周圍的空間擴散而去。

當這股熾熱的氣息光環擴散出去的同時,周圍較近的森林巨木也是瞬間被焚毀,包括周圍的群山也是瞬間燃燒了起來。

「快跑啊!」

當這恐怖的一幕呈現在眾人眼前的時候,不知道是誰突然間在人群中高喊了一聲。

聽到這道聲音后,那些被眼前景象所震憾到的人群也是瞬間驚醒了過來。

於是,現場圍觀的人群也是立即開始向後退去,不一會兒,現場便只剩下一些修為達到武王巔峰和武宗級別的武道強者。

原本上千人的現場此時卻僅剩下幾十人不等。

冷無言和古亭雲等人因為身邊有武宗級強者作陣所以並未在第一時間離去。

當他們看到楚天羽一個僅僅大武師修為的人還停留在此地的時候,眼神中也是露出了驚異之色。

不過,他們眼神中的驚異很快就被鄙夷給代替。

「不知死活的小子,你別以為有一個女人保護你,就能夠抵擋得住聖火之勢的侵襲,一會你肯定會死無全屍的。」

冷無言對楚天羽沒有一點好感,甚至充滿了怒火,於是直接開口嘲諷道。

「呵呵,是嗎?」

楚天羽很是輕蔑的鄙了冷無言一眼。

隨後就在冷無言無比驚恐的眼神中,身影一閃,直接朝著前方那無盡火焰所在的位置衝擊而去。

「楚天羽,你幹什麼,太危險了你快回來。」

當看到楚天羽瞬間離去的身影后,夢遙才發現楚天羽此時竟然直接朝著前方的火焰中心處飛去,於是立即驚呼道。

然而已經晚了,因為楚天羽的身影已經瞬間消失。

「我靠,這傢伙真不要命啦,難道他想證明給我看?」

「哈哈,冷兄,看來這個小子實力雖然不錯,但腦子好像有點問題啊。」

豪門奪愛:冷梟束手就情 「沒錯,一開始我還在想等奪得聖火之後,打算用什麼手段將其擊殺呢,現在看來,根本不用我親自出手了呀。」

「想不到,他竟然被我一句話就給激得去自殺了,哈哈,當真是個人才。」

冷無言和古亭雲在一旁嘲諷著,言語之中更是直接將楚天羽此時的舉動理解成了自殺行為。

然而此時的夢遙在聽到冷無言二人的對話后,神色也是顯得極為惱怒,但並未理會。

因為此刻的夢遙在看到前方那道已經快要消失的身影后。

不知為何,夢遙雖然對此時楚天羽舉動有些不解,但卻並不覺得,楚天羽是在意氣用事。

想起之前與楚天羽相識的時間裡,夢遙突然覺得有些擔憂,於是立即取出紅綾,身影一閃,也是直接朝著楚天羽遠去的身影追去。

「我去,不會吧,這殷夢遙也趕著去送死?這真是讓人難以相信。」

看到夢遙離去的身影后,冷無言有些難以置信的開口道。

「不會吧,難道她覺得她也能抵擋得住武道聖火出世時的侵襲?」

古亭雲也是滿臉不解的問道。

「少主,你們大錯特錯了,那個少年根本就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因為我剛剛在他離去時的背影中似乎感受到了一股少年王者的氣息。

很顯然他知道那道聖火之威的可怕,但依舊前去,這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他根本毫不畏懼這股力量。」

「什麼?洪老此話當真?」

冷無言和古亭雲滿臉震驚的問道。

「千真萬確!」洪姓老者神色認真的說道。

「如洪老所說的話,這少年未免太過可怕了吧?」

冷無言喃喃道,看向楚天羽離去時的方向也是充滿了恐懼。

而此時,夢遙在紅綾的幫助之下,速度也已然達到了極至,瞬息之間便再度看到了楚天羽的身影。

然而還不等夢遙露出喜悅之色,楚天羽的身影卻是突然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看到這莫名其妙的一幕後,夢遙也是滿臉震驚之色。

然而不等夢遙有所動作的時候,楚天羽的聲音卻是忽然間出現在了她的耳邊。

「你不會是為了擔心我才追到這裡的吧。」

聽到楚天羽的聲音后,夢遙也是立即回頭,卻是看到面帶笑容的楚天羽,旋即有些惱怒的開口道。

「你這傢伙,難道就不能讓人省點心嗎?我是讓你來幫我的,而不是讓你來送命的。」(未完待續。) 「哈哈,那真是多謝聖女關心了。」

看到夢遙那有些微怒的神情后,楚天羽的心中也是被莫名的觸動了一下,隨後嘻笑著說道。

聽到楚天羽的回答再看到楚天羽那隨意的表情后,夢遙也是有些無語,這般年齡就擁有這等無所畏懼的神情,也是沒誰了。

「那股威勢快要侵襲過來了,我們還是找個地方暫時退避一下吧。」

夢遙看了看前方那呼嘯而來的恐怖威勢后也是有些擔憂的說道。

「恩,你先回去吧,這股威勢應該傷不了我的。」

楚天羽平靜開口,話音落下的同時卻是再度朝著巨大炎洞的方向衝去。

「狂妄的傢伙!」

看著再度極速離去的楚天羽,夢遙立即露出惱怒的神情,但並未退去,而是紅綾一舞再次朝著楚天羽的身影追了過去。

然而就在這時,當楚天羽身影距離那巨大炎洞口外的聖火還剩千米左右距離的時候。

那道氣勢洶湧的聖火威勢光環也是瞬間侵襲了過來。

呼!

頓時一股洶悍莫名的氣息被直接呼嘯而來,隨之一陣極其強烈的熾熱氣息也是迎面撲來,並攜帶著一股如同毀滅萬物氣勢。

正當這股力量快要接近楚天羽身影的同時,楚天羽也是立即將體內的第二武魂「復仇火焰」給釋放了出來。

瞬間一股青色的火焰便直接包裹住了楚天羽的全身,不過,這股包裹住楚天羽身體的青色火焰卻並未清晰的表現出來。

而就在這道威勢極其狂暴的火焰氣息略過楚天羽身影的同時,也是瞬間朝著身後漫延而去。

「啊!」

突然間,楚天羽聽到一道極其熟悉的聲音,旋即身影直接調轉,不一會兒,卻是看到,遠處一道身著青色衣裳的女子。

而其身前也是一道猶如屏障般的紅綾。

「是夢遙!」

看到夢遙的身影后,楚天羽瞬息之間便來到了她的身前,旋即立即將體內的青色火焰引導到了夢遙的身體中。

頓時,在青色火焰的包裹之後,夢遙原本痛苦的表情也是瞬間歸於平靜。

「我不是讓你離開了嗎,為什麼還要跟過來?」

嘴上這樣問道,但心中楚天羽卻是多少明白夢遙的心意,畢竟自己的修為這麼低,對方擔心也是正常。

「你都能來,為什麼我不能來啊?」

夢遙有些懊惱,但看到身體中那一層極其青淡如同火焰般的存在後,也是立即露出了驚異的神色。

「楚天羽,我身上這些青色的光是什麼東西啊,為什麼那股熾熱的氣息碰到這青色的光后竟然一下就消失了。」

看到夢遙的驚訝神情,楚天羽並未解釋,當回頭看到巨大炎洞外的那道螢火般的聖火后,心中也是不由得著急了起來。

因為,聖火出世的時候是最危險的時候,但一旦過了這個危險的階段,那些武尊級強者定然會直接出手的。

而且那個厲天行,也肯定就在附近守候著。

「夢遙,你閉上眼睛,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夢天羽突然開口道。

「什麼,帶我去一個地方,什麼地方啊?」夢遙有些好奇又有些疑惑的問道。

「快點!」楚天羽不予解釋,認真的說道。

「哦,好吧。」看到楚天羽那有些著急的神情后,也是答應道,旋即便是閉上了眼睛。

「收!」

看到夢遙閉上的眼睛之後,楚天羽也是立即取出空間戒指,旋即直接將夢遙的身影收了進去。

做完這些后,楚天羽二話不說,體內武魂之力澎湃,瞬息之間便開始朝著前方的聖火處衝擊而去。

而此時睜開眼睛后的夢遙,卻是直接被周圍的景象給嚇了一跳,因為她發現,自己現在所在的地方竟然是一個不大不小的空間。

睜睛眼睛后,也是立即看到了之前被楚天羽救下的老人和小女孩。

原本在和老人聊天的小女孩在看到夢遙的身影后,也是立即驚喜的撲了過來,旋即很是歡喜的開口道。

「哇,漂亮的蒙面姐姐,真的是你啊,龍兒謝謝姐姐救了爺爺和我。」

「龍兒真乖,你們知道這是哪裡嗎?」看到眼前乖巧的小女孩后,夢遙輕聲問道。

「我也不知道,是那個哥哥將我們帶到這裡的。」龍兒乖巧的回答道,顯然也並不知道自己此時所在的地方。

「哦,龍兒真乖。」夢遙說完,便開始朝周圍空間查看了起來。

而此時的楚天羽,在感覺到聖火所迸發出的恐怖威勢快要淡化的時候,突然間幾道魂力無比強大的身影也是突然間閃現而出。

而那幾道身影的目標很顯然就是炎洞外威勢快要淡下去的聖火。

「你們給我滾開!」

就在這時,幾道身影突然出現的同時,一道熟悉的身音也是突然間響起。

「厲天行,如果是你,我說血夜聖會這麼大的事怎麼可能交給一個丫頭去做,原來你一直潛伏在她身邊。」

其餘四道身影也是逐漸現身而出,旋即立即怒喝道。

「你們四個老傢伙,我就知道你們不會遵守之前定下的規定,年輕一輩的事情你們也插手,真是不要臉。」

厲天羽顯示出真實面目,原本披頭散髮的形象此時已然變得氣宇軒昂。

「呵呵,你厲天行還有臉說我們,要說是誰最先破壞規矩,那毫無疑問是你,最開始你就一直陪伴在那小丫頭的身邊,直到現在才露出真面目。」

四位武尊強者中,有人怒笑道。

「廢話少說,聖火最初便是由我血夜聖會發現的,你們不過是半路而來的竊賊,無恥之尤!」

厲天行說著,身上便開始暴發出一頓強大的武魂之力,旋即呼嘯而出,而其身影也是直接朝著前方的四大武尊強者直接沖了過去。

「我倒要看看,你一個如何敵得過我四人聯手。」

說著,四大武尊境強者也是立即釋放出強大的武魂之力,旋即直接朝著厲天行的身影轟擊了過去。

頓時一股威勢極其恐怖的力量呼嘯而出。

轟!

一聲驚天轟鳴聲之後,四人的身影也是瞬間戰到了一起。

厲天行以一敵四,威勢無匹。

而就在這時,五大武尊境強者激烈交戰的時候,突然間,楚天羽卻是感覺到了一股不好的預感,只覺一股超越在場所有武尊境強者的氣息緩緩的朝這邊過來。

「是那個宗主級別的武尊境,難道他現在已經等不急了嗎?」

楚天羽暗忖一聲,旋即不再理會,而是立即釋放出體內的所有武魂之力,瞬間開始朝著那道充滿強大威勢的渺小聖火衝去。(未完待續。) 秦律師的效率很高,程遇之也沒有再為難他,三天後,法院重新審核案件,並給出喬斯年無罪的判決。

那一天,天上在下小雪。

地面濕漉漉的,遠遠看去,街道蕭條,行人稀少。

沒有人來接他,他是一個人走出警局的。

在來之前,他把房產、車子、名下的股票、基金都已經全部抵押,抵押款凍結在銀行里。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