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楊林坐在位置上看著李長安和吉海離去,心裡也是急得直發癢,也是好想跟李長安過上幾招啊!

特別是見到李長安和葉清的戰鬥后,楊林對李長安就越發的感興趣了,好想探探能夠以先天境就坐上新區副都督位置的李長安,究竟是有實力還是像狐靈兒那般靠後台上位的。

在離開比試場時,李長安發了條消息給狐靈兒,問她的比試結束了沒。

狐靈兒立馬秒回消息,表示比試還沒有開始,不過已經跟秦楚達成共識了。

「嗯?」李長安疑惑不已,追問是怎麼達成共識的。

狐靈兒就此沒有回答,表示見面了再說。

李長安收起個人終端,轉身問吉海附近有沒有練習館,就去練習館中過招吧。

吉海表示有,隨即帶著李長安朝著市區走去,在個還算大的練習館前停下。

站在門前負責招呼客人的服務員,熱情的迎上來:「這裡是丹海規格最強的練習館。」裡面配備著能承受先天境的力量衝擊。

李長安瞅了眼吉海,見吉海沒說什麼,就沖著服務員點頭:「那就來見先天境的練習館吧。」

「你們來得可真是時候!」服務員輕笑著表示,抬起手示意李長安和吉海跟著進去:「猶如最近新秀大會的開始,附近很多家練習館都非常火爆,我們這家最大的練習館也是供不應求,恰好在你們來前有個客人退了先天境的練習房。」再來晚點恐怕就沒房咯!

「是么。」李長安淡然的回以一笑,剛要跟著服務員進去肩膀就被人拉住:「等等!這間先天境練習房,是本大爺我先預定的!」小老弟你還是先往後稍稍吧。

李長安聞言眉頭不由皺起來,轉頭盯向身後發現是個身穿勁裝的清秀小子,滿臉的不屑氣焰囂張極致:「我說小子,你還當著你爺爺我的路做什麼?是想當我的舔狗么?」說著,他還舉起乾淨的鞋子,彷彿是在示意李長安給他舔。

他的話出口,跟在他身後的人都跟著笑了,紛紛稱讚葉公子好樣的。 「葉公子?」葉家的人?李長安皺了皺眉頭,念在葉清的份上並沒有跟那人多言,抖肩將他的手甩下去邁起步伐就要走進去,卻不曾想又被那人給拉住了:「喂!老子跟你說話呢!你竟然敢無視我?」那房間是老子預訂的!

「我比你先來,服務員說了沒人,又何來預定一說?」李長安頭也不回的回話,無視掉在旁邊擠眉弄眼的吉海。

「喲!口氣不小啊!你知不知道我是誰?!」那個人冷聲反笑道,他旁邊的人也是一副看戲的樣子。

走在前面的服務員聽到身後的動靜,轉身看見那個葉公子時,臉色連連變了變趕緊迎身上來:「葉華公子大駕光臨,小人沒及時發現,招呼不到還請葉華公子不要在意啊!」

「呵,」葉華冷笑一聲,當著李長安的面說:「那間房間…」

「是公子的是公子的,小人立馬給你安排!」服務員低聲哈氣的,眼中充滿了敬畏。

李長安的臉色沉下來了,轉過身迎視葉華那不屑囂張的目光,旁邊的吉海拉住李長安:「我們換個地方吧…」言下之意就是,吉海認識葉華也是在害怕葉華。

吉海害怕葉華,可不代表李長安就害怕,本想給葉清個面子的沒想到葉華竟然這麼不講理。

在服務員轉身要進去安排時,李長安伸手抓住他:「先來後到順序不動么?」

葉華的面子瞬間冷下來,其他人也是幸災樂禍的樣子,竟然三番兩次不給葉華公子的面子。

服務員見葉華的臉色變了,求生欲滿滿的他也是趕緊解釋道:「剛才是我記錯了,那間房間本就是葉華公子預訂的,是在你之前來的。」所以,不好意思這間房間是葉華公子的。

服務員的話,讓葉華的臉色緩了緩,隨即抬起輕蔑的目光:「小子,先先來後到的順序不懂么?」

「長安,我們先走吧…」吉海在旁拉住李長安。

李長安盯著葉華,剛想說點什麼,就看見葉華腹間別著新秀大會的序號:「你是新秀大會的參賽者?」

「沒錯!」葉華身後的人,輕蔑的說道:「葉華公子可是要拿冠軍的人!不是你這連參賽者都不是,只能混跡在練習館的人是不能比。」你應該知道感恩,新秀大會的冠軍葉華公子,能跟你講這麼多話。

這番話落在葉華的耳中,讓葉華整個人都飄了起來,這也讓他更加的不屑和目無中人了。

葉華抬起指尖抵在李長安的胸前:「我說小子,趕緊滾吧。」你擋著我的路了,再不滾開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這番話剛落下,李長安就移開步伐站在旁邊了,葉華明顯愣了愣隨即大笑出聲:「哈哈哈,真是條聽話的狗啊!」識時務者為俊傑,未來的冠軍對你點個贊!

其他人也哄然大笑,跟著葉華走進練習館內。

李長安從始至終都沒有說話,就面無表情的盯著葉華那些人離去的背影。

其中有個小弟感覺到目光,轉頭回看了眼李長安,不知為何心中竟然閃過心悸的感覺,好像那個人在哪裡見過,可是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算了,不管了,葉華公子的實力這麼強,想必也是不懼怕任何事情的。

那些人走後,吉海終於鬆了口氣,幸好李長安沒有跟那些剛起來。

不是吉海怕事,而是葉華的手段是真的陰險,是絕對不能招惹的人。

葉華雖貴為葉家公子,可是他為了目的,可以是那種不擇手段的人。

「剛才做你對手的葉清,據說就是被葉華算計,才會導致成這樣的。」吉海隱隱心悸的說道。

「哦?是么。」李長安輕聲回了句,轉身順著街道往前走,練習館被佔用只能去找別的地方了。

「是啊!」吉海在後面跟著,跟李長安說他聽來的事情:「據說哈,葉清的母親也就是葉家的族人,在生下葉清時並不是個廢物的,而是有很強天賦的。」雖然是私生子,可是身為執掌人跟族妹搞事,怎麼可能滿得住老人呢!可是那些老人都沒有說話,就像是不知道似的。

很有可能,葉清的誕生,是葉家內部某種共識。

如果沒有達成共識,大家可都是親戚,這下手后竟然沒有把事情鬧大?

近親繁殖有兩個衍化的極端,要麼是天才要麼是蠢材。

從葉清在新秀大會的表現,很明顯是前者無疑。

要知道在此前,葉清可是一無是處毫無力量所言的啊!雖然不知道他遭遇了什麼,短時間內就提升到先天境中期,這還不足以說明他的天賦么?雖然有妖族血脈的輔助,可是沒有天賦的人,擁有的血脈再強大也不可能提升到這種層次。

「咳咳,扯遠了。」吉海清了清嗓子,繼續說道:「在葉清出生不久,他的生母就死了,據我師父曾跟我講過的,好像是被中毒死的,在葉家內鬧過不小的動靜。」出於師父可能是個強者的原因,這件事很有可能是真的,並且跟葉家人沒有關係。

「後來呢?」李長安反問,從吉海的意思中不難聽出,絕對有葉華的參與。

見李長安這麼明顯的說出來,吉海整個人都慌了:「你可說小點聲啊!」葉華不像你想得這麼簡單!

四下轉頭打量了眼,確定沒人注意過來后,才大鬆了口氣:「這件事確實跟葉華有關係,不過葉家並沒有追究下去。」

葉華比葉清大幾歲,葉華是作為接班人培養的,天賦這方面不用說也是非常強的了。

年紀尚小時就已經比同齡懂非常多了,當他知道誕生個可能威脅自己地位的嬰孩后,出於小孩子幼稚是很有可能做出什麼事情的。

話說到此,吉海就停下來了,略微尷尬的哈哈大笑出聲:「當然,這些是我瞎猜的啦!」

「不過,也不是沒有可能。」吉海沉吟了片刻,說道:「能不招惹葉華,就不招惹葉華。」如果你還想活著的話。

「是么?」聽著吉海的忠告,李長安停下步伐:「葉華是新秀大會先天境的參賽者。」我們遲早會相遇的。 吉海差點撞在李長安背後,聽到李長安的話才反應過來剛才為什麼回話:「你該不會是打算…」

李長安沒有正面回答,而是說了句:「是輸是贏,比過才知道,規矩就是規矩,若是躍過規矩,我不會留情的。」接著再反問吉海:「若是准半決賽,葉華恰好是你的對手呢?」你會不會就此放棄了?

「我…」吉海沒想到這一茬,整個人也是沉吟下來了。

參加新秀大會是為了冠軍獎勵,是為了讓師傅恢復傷勢,也是為了救出雲溪。

若是因為害怕葉華就放棄,恐怕吉海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了。

可是葉華也是很可怕的,作為他的對手還處心積慮的擊敗他,恐怕…

見到吉海陷入思緒掙扎,李長安抬起手拍了拍他:「只有自己夠強大,你以為的威脅就不會再是威脅了。」

這番話讓吉海心神頓悟:「對啊!只要我夠強大了,就不害怕葉華了!」

不管什麼威脅,用強大的實力接下就是了!

見到吉海頓悟過來,李長安暗暗點了點頭,拍打他的肩膀轉身緩步離開:「走吧我們找個地方練練。」實在擔心葉華會報復,在比試台上把他殺了就行,就像你預備賽時殺死的那個想至你於死地的人。

回想起預備賽時的場景,吉海忍不住打了個冷顫,追在李長安身後嘟囔辯解道:「我是那種會隨便殺人的人嗎?」如果葉華真的上來擋路了…

「好了,別想太多,以免給自己壓力。」李長安轉身拍拍吉海。

「嗯。」吉海點頭應是,搖搖頭甩去雜亂的思緒問:「我們去哪裡?」

從練習館離開后,已經走很遠了,再走就要出城了。

「我記得丹海有座旅遊聖山?」李長安反問吉海。

「你是說青山吧?」吉海表示確實有,不過問這個幹嘛?

「聽說青山的山脈連綿萬里,旅遊區只開發前面的幾道山峰,深處有些山林還是人跡罕至的。」

李長安淡笑著說:「當然是去青山深處練手啊!」反正裡面也沒人,應該不會引來誰的注意的。

吉海稍微想想覺得也是可以,就贊同了李長安的提議,在路邊攔了輛車直接去往青山腳下。

青山作為旅遊勝地,李長安早就有所耳聞了,只是還沒有見過和來過罷了。

這次恰好在附近,就順便過來看看也不錯,適當的放鬆也能緩解不少壓力的。

吉海對此倒沒啥感覺,從小就生活在丹海市中,在很多地方抬起頭就能看見高聳入雲的青山峰頂,內心的感覺並不像李長安那樣覺得新奇。

青山腳下是個商業山莊,從入口的主幹道開始,就能直接順著上山,放眼望去山道上滿是晃動的人影,感覺都不是來爬山的而是來擠人海的…

「這也太多人了吧!」李長安站在山道下,看著山道上滿是晃動的人影

要知道來青山,可是為了跟吉海過招練手的啊!這麼多人在保不準會發生什麼意外…

李長安有點後悔這個決定,隨便找個山林進去也比來青山要好啊!

抬起眼半山腰處望去,那邊修築著非常多的建築,完全可以獨當一面的商業生活區,還有不少別墅聳立著。

李長安倒吸了口氣實在沒想到,居然被開發到了這種程度:「不如我們遠離這裡吧…」

「用不著啊!」吉海知道李長安在想什麼,他表示說人流量只在前面這幾道山峰徘徊而已,進入到青山深處后就會越來越少人了:「青山深處眼綿萬里橫跨好幾個省份,是很多妖獸盤踞的地方,就算裡面有人也會是些強大的人。」所以不用擔心那些人會被波及到啦!

而至於妖獸么,它們的領地還在更深處,我們只在外圍深處而已,應該不會驚動妖獸的。

聽吉海這麼說,李長安也是覺得有點道理,畢竟吉海從小就在丹海長大,對於青山也是比較了解的。

既然決定了,就不再猶豫了,擠著主幹道的人潮,朝半山腰處的商業區而去。

不是李長安他們不像走其他路進山,而是其他路都被封死了,到處都是監控不能亂來。

要想進入青山深處,只能先爬青山外圍的主峰,再從半山腰處摸進深處去。

此時天色已然黃昏,旭日掛在天邊猶如燈籠般,散發著昏黃的悠光,輕風徐徐吹來給人中非常舒心的感覺。

擠著人潮上山,似乎也並沒有那裡累,來這裡爬山的都是想放鬆心神的年輕人,所以整體氛圍上並沒有讓人感到不好。

在天色晚下,山道亮起燈光,商業區的光芒在半山腰直衝雲霄,照亮青山上的整片夜空時,李長安和吉海已然離開人潮,進入黑暗中摸進山林里去了。

離開外圍主峰的山道,順著行人踩出的小路來,順著山道繞過主峰的背面,再離開行人踩出的小道,走進雜草叢生明顯很少有人走的小道,在順著山勢走下山來到山谷中。

在半山腰的燈光映照下,山谷中的光芒還算明亮,放眼望去是片平坦的石頭灘,有條山河在茂密的山林中流淌出來,穿過石頭灘再進去黑暗的山林中。

「這片石頭灘,是宿營的營地。」吉海解釋說,很多年輕人來青山宿營都會在此遊玩。

不過現在沒有什麼人,應該是轉移地方,或者都去看新秀大會去了。

沒人正好,以免交手時驚動到他們,惹上麻煩的事情。

「我們在深入點吧,這裡離人群還太近,交手起來恐怕會引起什麼驚慌。」

李長安時率先往前走,順著石頭灘走到山河邊,縱身躍起跳過山河穩穩的落在對岸,吉海也是在後緊跟而上跟著走進更深處的山林中。

走了大概半個小時,李長安在處雜草叢生的山谷中停下,散發出靈識四下掃了眼,沒感應到人的氣息。

「就在這裡吧。」李長安看了眼吉海,見吉海沒有意見,就揮起手在身前憑空掃過清理山谷中的雜草,眨眼間雜草就被清理掉,潛伏在雜草中的毒蟲猛獸感覺到李長安不好惹,紛紛怪叫著跳進旁邊漆黑的山林中。 不用李長安示意,吉海就走到李長安的面前,沒有什麼熱身運動上來就散發出凌冽先天境靈氣。

「我不會手下留情的,希望你也不要給我留守!」吉海瞪起雙眼猛喝出聲,爆發出的靈氣形成攻勢朝著李長安壓去。

面對襲來的攻勢,李長安也爆發出靈氣,跟吉海遙遙相對起來。

就在彼此的眼神對視上的瞬間,雙方猛然爆發攻勢朝著對方掠去。

「咚!」最先碰撞兩股力量,迸發出強大的氣浪,將周圍的山林震得晃動不止。

「唰!」李長安抬起手摁住吉海,吉海反應也是不慢,揮起手格擋開李長安的手,接著划掌捏拳猛然砸向李長安。

李長安腳下錯開半步避開吉海的拳頭,眼神一瞪爆發出強大的氣勢,吉海在這股氣勢的作用下徑直倒退幾步,李長安抓住機會縱身躍起,從上至下對吉海發起攻擊。

囚情媽咪 「姬氏拳法,」李長安緩緩舉起雙拳,爆喝出聲:「滿天拳影!」

「唰!」陡然間在月光的映照下,夜空中出現滿天拳影,吉海直接當場愣在原地。

拳影猶如雨點般落下,砸在地面上就能砸出個印子在,吉海紮起馬步穩固自身舉起雙手格擋,眼睛順著手臂的縫隙盯著緩緩從空中落下的李長安,等待著李長安收起攻勢來不及發起攻擊的瞬間。

「喝!」躍起在空的李長安,在攻勢逐漸減弱時也是緩緩朝著地面落去。

就在李長安落地的瞬間,一直被動防禦的吉海瞪起雙眼:「機會!」抽開腳下的步伐猛然點地瞬間爆射而出。

「唰!」李長安還沒來得及站穩,吉海就貼身而至了,李長安不由愕然了片刻:「好快的速度…」

「該我了!」吉海舉起拳頭沖著李長安咧嘴輕笑,猛然砸出拳頭轟在李長安的身上:「武技,爆裂拳!」

拳頭抵在李長安身體瞬間,氣流以肉眼可見的狀態匯聚而來,而後猶如氣球般猛然炸開,那股炸開的力量直接將李長安震得倒退爆射而出,砸進樹木林立的山林中,沿途撞倒了好多樹木,一連串的『轟轟』聲和塵埃飛舞飄起。

吉海沒想到自己的攻擊竟然這麼強大,盯著打出的拳頭愕然:「師父說這個武技只能碎石的啊…」

抬起眼看向被擊飛的李長安,吉海瞬間就慌了:「長安你沒事吧?我不知道威力這麼大啊!」又被師父那老頭子坑了…

吉海雖然是先天境,不過他並沒有跟人交手的經驗,師父也不讓他跟其他人動武,所以就導致他擁有武技升龍拳和爆裂拳,也不知道威力有多大…

射進黑暗中的李長安沒有回話,吉海逐漸著急了起來,威力這麼大會不會被打死了啊…

吉海出於擔心就收起攻勢,剛打算跑過去查看的,猛然間黑暗中射出道人影,吉海臉色驚變想躲開已然來不及了,被李長安的攻擊正中砸在身體上,被李長安摁在地上拖行了好遠。

「唰!」待力量逐漸減弱時,李長安打出一掌印在吉海的身上借力彈起,在空中來個後空翻落在地上。

「吉海,在戰鬥中,不要掉以輕心。」李長安單手負在後,抬起另外只手擺出攻勢:「即便對方是你的至親之人,若你們動起手了,絕對有說不出口苦衷。」你要做的便是盡全力跟他戰鬥:「你最大的弱點便是容易心軟。」

在地上掙紮起身的吉海,咬著牙忍受身體上傳來的痛楚,感覺後背涼颼颼的伸手摸上發現衣服已經破了,於是就脫下破掉的上衣丟在地上,在月光的映照下展露出他那輪廓分明的肌肉群。

吉海迎著李長安的目光,逐漸爆發出隱隱有突破更高層次的靈氣氣勢,在動手前吉海恭敬的朝李長安鞠了個躬:「吉海謹記。」接著猛然抬起精芒閃動的目光,腳尖點地猛然爆射而出。

「唰!」吉海瞬間而至,揮起拳頭砸向李長安,卻被李長安單手給化解了,而後李長安再揮起手臂劃了個半圓輕飄飄的拍在吉海的胸肌上,吉海只感覺強大的力量襲來整個人倒射而出,在空中化解掉力量落在地上,抬起驚愕的眼色:「你這是借力打力?」明明沒什麼力量感,卻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

李長安換了個招式,盯著吉海說道:「以柔克剛,借力打力,在貼身的瞬間爆發力量。」

戰鬥並不是用蠻力就能解決,很多時候出乎意料的招式,能取到不小的驚喜。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