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楊天微微一笑說道:」那就多謝龍族的朋友了,既然是送給我的禮物,那我豈有不收之理。「

「哈哈哈,既然是這樣子的話,那麼……」

「但是,我可沒有說要答應你任何事情。」

男子聽了楊天的話,臉色突然一變,「你說什麼?」

「這是你自己送給我的禮物,不是嗎?再說了我也從來就沒有說要同意你的提議,是不是?」楊天滿臉微笑的看著那個男子,就這麼的站在那裡,身體之中散發出一股不輸於龍族的霸氣。

男子眯著眼睛盯著楊天很久之後,才開口說道:「小友的意思是準備加入黑龍一方了?」

「我可沒有說要加入你們哪一方。」

「哼,既然小友已經這麼的決定了之後,那就算我們紅龍是自作多情了,小友可要想清楚了,黑龍的實力可是不如我們紅龍,要是小友想要改變注意的話,現在還來得及。」

楊天哈哈的一笑,伸手拂過小東西的身體,「那就多謝紅龍一族的好意了,楊天記住了。」

「楊……」男子在聽見了楊天的名字之後,不由得身體一顫,「原來是楊家之人,很,難怪,哼,那我們就走著瞧好了。」男子冷哼一神,然後展開背後的翅膀,朝著空中快速的衝去,楊天看著那個男子離開的背影,不屑的勾著嘴唇,「紅龍這個算盤倒是不錯,要不是錦叔事先告訴了自己,那麼自己還真的被他唬住了,想利用他去尋找那個魔獸師大人留下來的寶物,然後再將自己給解決了,既然這一次自己算是表明了立場,那麼這一次龍殿之行看來是不會安穩了。」

小東西嘴裡叫喚著,用身體不住的蹭著楊天的臉蛋,露出一股討好之意,楊天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小東西,手掌一翻,那個極品礦石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上,小東西的眼神猛地一亮,身體飛快一動,就撲在了那個極品礦石之上。

小爪子拿著極品礦石,一對小眼睛散發出亮光,跟長時間沒有吃東西的野獸,看見了一堆肉一樣,小嘴一張,楊天可以看見裡面鋒利的牙齒,那顆極品礦石就被小東西給吞進了肚子之中。

火狼在一邊看的是目瞪口呆,不由自主的咽了一下口水,「它什麼東西不可以吃,偏偏吃這個。」

小東西的嘴巴被極品礦石撐得是鼓鼓的,只聽見它的嘴裡發出一陣咔咔咔的聲音,估計那可極品礦石已經被它咬碎了,小東西在哪裡歡快的吃著,沒有多久之後,,剛才還圓鼓鼓的嘴巴就癟了下去,看來那顆極品礦石已經被它消滅了。

楊天伸出手指彈了一下小東西的腦袋,此時的小東西是滿臉的滿足之色,好像是剛剛才吃了一頓大餐,楊天臉上露出無奈之色,「這塊礦石也算得上是贓物了,反正他也沒有打算要用,現在給它吃了也好。」

那個男子一邊在空中飛著一邊恨的是牙痒痒,「還一個軟硬不吃的人類。」心裡一邊暗自的嘀咕著,一邊拿出傳音玉石,然後對著傳音玉石低聲說了幾句,「大人,那個人類軟硬不吃,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

過了一會兒之後,傳音玉石上面閃起了光芒,一個略微沙啞的聲音響起,「軟硬不吃?既然這樣的話,就讓他葬身在龍殿之中好了。」

「是。」那個男子將傳音玉石給收了起來,大聲的狂笑起來,「人類的小子,既然你要跟紅龍作對的話,那麼就讓你有進無出。」< 很快,關於龍殿探索龍殿名額的比賽就拉開了帷幕,規矩非常的簡單,一共只有十個名額,除了少主敖錦之外,現在多了一個楊天,名額就變成了八個了,紅龍和黑龍一起爭奪這八個名額,都是憑藉自己的本事,就算是一方全部的得到,那麼另外一方也不可以有任何的異議,要願賭服輸,以實力說話。

在龍族的廣場之上,有幾座巨大的龍族雕像,彰顯著龍族的威嚴和霸氣,紅龍和黑龍也是一早就來到了這裡,等待著比賽的開始,規矩非常的簡單,就是雙方各自派出四個人,通過抽籤的形式來選擇對手,一方戰敗,那麼另一方就得到這個名額。名額爭奪只有一次,不管你是不是輕敵或者是失去,還是有其他的任何原因,只要是失敗了,那麼就失去了這個名額。

這件事情楊天原本是不想過來的,在龍殿開啟的時候他直接進去就可以了,也沒有必要來看這場爭奪賽,但是敖錦想的不是這樣子的,一大早即將楊天帶到了這裡,此時楊天正滿臉無奈之色的坐在敖錦身邊,看著廣場桑麻那幾百號龍族。

看得出來,龍族在對外的時候是非常的團結的,但是內部似乎是不怎麼樣的和諧,紅龍和黑龍雙方都看各自不順眼,而敖錦身為龍族少主,很明顯和黑龍一方的關係很不錯。這樣一來紅龍一方自然就更加的不滿,這樣一來,那些龍族之間的年輕一輩經常地互相掐架。

這裡的場面是非常的熱鬧,一時之間是口沫橫飛,敖錦不由得大喝一聲,「都給老子閉嘴,要是誰再敢廢話的話,老子就將他抽經扒皮。」全場頓時變得是鴉雀無聲起來,剛才還互相謾罵的紅龍和黑龍的年輕人立刻就熄火了,敖錦的身份和實力足以震住全場,尊者級別實力的金龍,誰敢去招惹啊。

「哼,都給老子挺清楚了,八個名額,你們各憑本事爭奪,要是讓老子發現誰暗中動了手腳,那麼老子絕對是饒不了他。」敖錦金色的眼睛朝著周圍掃去,一些實力和敖錦相差不少的年輕龍族,臉色立刻慘白一片,老實的呆在哪裡,一個字也不敢說。

「好了,現在開始抽籤。」看見場面已經被自己控制了,於是敖錦大聲的吼道,楊天坐在那裡看著,心裡說不出的彆扭,一個個長得英俊無比的男子,在哪裡大聲的說著髒話,想想那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景象。

黑龍和紅龍很快就派出了自己這邊的參賽者,楊天看了一眼,黑龍這邊有一個人他到是認識,就是那天和他動手的小玲,似乎是感受到了楊天的目光,小玲也朝這邊看了過來,然後冷哼一聲,將目光看向另一邊。

很快抽籤就完成了,就在大家等待著開始比賽的時候,紅龍這邊的一個領頭青年突然走了出來,看著敖錦大聲的說道:「少主,為什麼今年會少一個名額?」

一些不明所以的龍族不由得竊竊私語起來,楊天的事情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對於突然地少了一個名額,自然有些人心裡非常的不解,自然是想要一個解釋,楊天看著面前那個紅龍的年輕人,看見他眼裡很明顯的不屑和憤怒。

龍族探索龍殿的名額突然就少了一個,這樣的事情確實是非常的讓人費解,敖錦狠狠地瞪了一眼那個說話的年輕龍族,「這件事情老子說了算,你在哪裡費什麼話,給老子滾回去。」

那個說話的龍族不由得一愣,龍族其他的人也是低聲的議論起來,紅龍一族的長老臉上都露出了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似乎這樣的場景正是他們所需要的。黑龍的那個耆長老站了出來,楊天也是站起身來,敖錦的這個性格可以成為少主,除了他的血脈原因之外,肯定是再也沒有其他原因了,這樣的性格沒有將龍族腦的是天翻地覆,已經是萬幸了。

「少了的那個名額給我了。」楊天直接開口說道,果不其然,馬上就迎來了龍族殺人的目光,他非常坦然的接受這,目不斜視的看著那個說話的青年龍族,可以感受到他此時心裡非常的憤怒。

「少主,你需要給我們一個解釋,將探索龍殿的一個名額給了一個人類,這樣做實在是太兒戲了。」那個龍族青年大聲的吼道,這一聲大吼,倒是帶動了不少的龍族之人,大家心裡的怒火都被點燃了,龍族先祖的葬身之地怎麼說也是龍族的我聖地,怎麼可以讓一個人類隨便的進入。

「我靠,都給老子閉嘴。」敖錦怒聲吼道,一聲龍吟在廣場之上響起,說話的青年直接臉色蒼白,嘴裡流出一絲血跡,看起來受了重傷了。

「少主,」耆長老一看少主發怒了,立刻的喊了一句,敖錦這才慢慢的收起了自己的龍威,金色的眼睛之中散發出殘忍和暴虐,他是金龍他是龍族的少主,什麼時候做事情還需要向別人解釋?

「少主帶回來的人類不是別人,他是一個魔獸師。」耆長老的聲音在廣場之上響起,所有龍族在聽見了他的話之後不由得一愣,接著下面就開始低聲的議論起來。

「魔獸師?少主竟然帶了一個魔獸師回來?」

「天啊,竟然再次有一個魔獸師來了我們龍谷。」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魔獸師,怎麼沒有看見他的契約圖騰?」

「看來那是火雲狼就是他的契約魔獸了。」

說話的那個青年也是不由得一愣,目光朝著楊天看去,「耆長老,我有一個疑問,既然是魔獸師的話,我怎麼就沒有看見他的契約圖騰?」

耆長老看了一樣楊天,確實在他的手臂上面沒有看見契約圖騰,不由得尷尬起來,楊天微微一笑,一個暗紅色的契約圖騰就出現在他的手臂之上,戒指上面的八個暗紅色的火焰是那麼的明顯。看見了楊天手上的契約圖騰之後,所有龍族之人都屏氣凝神,楊天無奈的要要嘔吐,「這圖騰你們都看見了吧?」

那個青年下意識的點點頭,楊天並沒有讓那個圖騰顯現很久,再次的隱藏起來,「既然都看見了,不知道你還有什麼疑問?」

青年看見了楊天的這個舉動心裡有些驚訝起來,就是龍族的其他人也是驚訝不已,很快下面就有人低聲的議論起來,「你們看見沒有,他將契約圖騰給隱藏起來了。」

「我聽我們祖上說過,哪一位魔獸師大人也喜歡這樣做。」

「他的習慣竟然和那個大人是一樣的,你們說會不會……」

敖錦聽著那些人對楊天的議論,俊美的臉蛋上面露出一絲笑容,也沒有在大叫著他們安靜下來了,而是非常高興的坐在那裡,任由他們去議論。

「既然是一個魔獸師,那麼我自然是沒有什麼疑問了,但是我想要知道的是,他到底有沒有這個資格得到這個名額。」

那個青年似乎是和楊天杠上了,楊天的眼睛微微的眯起,這個親年的實力和小玲差不多,青年的話一說出來,敖錦的眉頭就皺了起來,臉上也密布了一層陰雲,楊天見此不由得微微一笑,「錦叔,卻是想她說的那樣,我該證明一下我的實力,我到底是不是有資格得到這個名額,也該讓他們心裡清楚。」

敖錦先是一愣,然後哈哈哈大笑起來,「你小子,好,給我狠狠地打,不要留情,最好是打得他屁股開花。」

青年聽了這些話不由得臉色一黑,看向楊天的目光更加的不友好了,小玲在聽了那個青年的話之後,不由得高興起來,黑龍的其他幾人看見她這副摸樣,不由得疑惑的問道:「玲姐,你笑什麼?」

小玲的嘴角微微的勾起,看著楊天慢慢的走下了高台,還有他身邊緊跟著的火狼,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神色看向那個紅龍一族的青年「你們等著看好了,鹽羽會為自己說的話感到後悔的。」

「啊,你說什麼?鹽羽會後悔?他的實力和小玲姐你差不多啊?」

「是啊,是啊,那個魔獸師看起來最多有著六級的實力吧?」

小玲聽著自己隊友的議論沒有說話,六級的實力?那小子已經八級的實力了,而且還是一個水火雙系魔法師,還有他那詭異的速度,就算是魔法師加持了風系元素也不可能躲避過他的攻擊。

黑龍的那些青年雖然不知道小玲說的是什麼意思,但是也是滿臉期待之色的看著楊天,而紅龍這邊的青年則是露出不屑和鄙視,鹽羽看著站在面前的楊天,冷冷一笑說道:「小子,你以為帶著一隻狼,就可以勝過我嗎?」

火狼聽了他這明顯侮辱的話,嘴裡低聲的怒吼著,很想一爪子將那個青年給撕碎了,鹽羽又朝著楊天的肩膀上面看去,看見小東西的時候不由得微微一愣,然後就哈哈大笑起來,紅龍這一方也是哈哈哈的大笑,似乎是在等著看楊天的笑話,肩膀上的小東西似乎是憤怒了,楊天伸手安撫了一下它,「打不打得贏,只有試過了才知道。」

鹽羽突然的朝著前面踏了一步,「人類,報上你的名字。」

楊天的嘴角冷冷的勾起,抬眼微微的看了一眼鹽羽,「想要知道我的名字,先報上你的姓名。」

鹽羽微微一愣,冷哼一聲之後說道:「紅龍一族,鹽羽。」

楊天微微一笑,小東西則是用屁股對著他扭了扭,火狼也是不屑的冷哼一聲,鹽羽馬上就有些掛不住面子了,「人族,楊天。」

鹽羽的眼裡閃現出狠辣的光芒手腕一翻,在他的手裡出現了一桿長槍,那槍身上面鑲嵌著六顆魔核,竟然是六孔六核的武器。「楊天,戰場之上,生死有命,這個道理你應該懂吧?」

楊天的手腕一翻,那和六顆魔核的魔法杖就出現在他的手裡,鹽羽在看見那個魔法杖的時候,臉色不由得一沉,楊天手裡拿著魔法杖,身邊的火狼也是發出一陣低吼聲,「哪來那麼多廢話,我們開始吧。」

那些看戲的龍族此時有些緊張起來,黑龍一方則是好奇楊天到底是什麼實力,「你們說鹽羽會取勝嗎?」

「應該會吧?鹽羽可是紅龍一族的天才,還從來就沒有輸過。」

「嗯,鹽羽的實力比有些老一輩的人物都高,看那人類的魔獸師應該還是一個小孩子,你們說一個小孩子還能有多強大的實力。」

「難道他想要去送死嗎?」

「哈哈哈,誰知道那個人類心裡想的是什麼?」

紅龍這一邊看著場上的情況,倒是沒有一個人擔心的,鹽羽是紅龍一族最為接觸的人物,從來就沒有輸過的天才,怎麼會輸給一個人類,就算是整個人類是一個魔獸師那又怎麼樣?

鹽亭滿臉平靜之色的看著,鹽羽,心裡絲毫也不擔心,看著黑龍那邊緊張兮兮的樣子,鹽亭的心裡非常的愜意,要是鹽羽可以順利的除掉這個人類的話,那麼就再好不過來,這樣的話,他們這邊就可以多得一個名額,至於說那個魔獸師大人留下來的東西,哼,竟然這個人類這麼的不識相,那麼憑藉紅龍自己的能力也不一定找不到。

「那個人類是不是想要找死,竟然敢和鹽羽決鬥?」

名門復仇妻:首席的枕上寵 「哈哈哈,我看他只不過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而已,竟然還想要進龍殿,他那裡來的這個資格。」

「我看也是的,龍殿豈是他一個人類可以進去的,簡直是痴心妄想。」

「鹽羽,不要對他手下留情。」

紅龍那邊是熱鬧不已,耆長老看見這樣的情況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紅龍一族和少主一向不對付的,雖然震懾於少主的身份,但是一向是口服心不服。敖錦坐在高台之上,眯著眼睛看這紅龍那邊,心裡此時已經是怒火終燒,但是在看見楊天氣定神閑的樣子,他不由得笑了起來。

耆長老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敖錦,這明明應該是龍族選拔進龍殿探索的名額比賽,怎麼現在會變成這個樣子,看少主的樣子他好像非常的期待這場比試啊,哎……「少主,這個……」耆長老還想要說些什麼,但是敖錦一揮手,「在這裡啰嗦什麼,竟然紅龍拿下崽子們自己找不自在,那麼就不要怪老子事先沒有提醒他們了。」

耆長老聽了這些話,也知道自家的少主肯定是準備看一場好戲了,不由得用憐憫的眼神看了一眼鹽羽,「這個小子是什麼樣的實力我不清楚,但是可以把我孫女逼得都龍化了,這樣都陷於險境,看來他還是有些本事的,鹽羽想要取勝,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吧?」

鹽羽一直在暗中觀察少主和耆長老的神色,但看見耆長老看向自己的眼神之後,心裡升起一個不對勁的感覺,但是一時之間又想不出來哪裡不對勁。

小玲聽見周圍的那些人在哪裡竊竊私語的,目光朝著紅龍哪裡看去,果然不出所料,他們臉上都是露出不屑的神色,不由得在心裡高興壞了,「呵呵,你們等著吧,這一次紅龍從來沒有輸過的鹽羽,就要栽在他的手上了。」< 第2367章說起來,也都是「命」

眾人到了貴妃的寢宮,閑話了兩句,便開始詢問康碧雲的事。

南煙看了他們一眼。

只淡淡的說道:「最近天氣太冷了,你們也都要注意自己的身子,別像康婕妤一樣,受了風寒不好好的調養,小小的一個病,就要了她的性命。」

眾人都深吸了一口氣。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的不解,有的疑惑,還有的人眼中,明顯透著一點驚惶和謹慎。

唯有順妃,一臉的惋惜。

喃喃道:「年紀輕輕的,怎麼就……」

南煙看了她一眼。

新晴的年紀最長,跟在祝烽身邊的時間也最長,按理說,也是看慣了人世間的生離死別,但,不管經歷了多少,她的心性始終沒有變的油滑市儈,反倒始終保存著一點簡單幹凈。

她並不了解康碧雲的為人和所做的事,也不像其他人一樣,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卻在人死後去亂做揣測。

她只單純對一個年輕的生命的終逝,抱著同情和惋惜。

這樣的天性善良,是南煙最喜歡的人。

也正因為如此,即便跟她感情不錯,她也不願意告訴她真相。

於是柔聲說道:「順妃姐姐不要太難受。」

「……」

「說起來,也都是『命』。」

新晴輕輕的點點頭。

她想了想,又說道:「那,康婕妤的後事,娘娘打算怎麼辦呢?如今娘娘的身子不好,不如就交給後宮的姐妹們來辦吧,也免得勞神。」

按照她的心性,自然還是要以婕妤的禮儀來安葬康碧雲的。

南煙只能說道:「這件事,皇上已經交給玉公公去做了。」

「哦……」

順妃點頭道:「那也好,玉公公是會辦事的人,這件事交給他一準沒錯的。」

大家又閑話了兩句,也都是為康婕妤表示同情和悲傷。

不過,這些人的話語間,也都沒有什麼真情實感,不過就是一點乾巴巴的場面話罷了。

南煙淡淡的擺了擺手:「好了,你們沒事都回去休息吧。」

眾人這才紛紛起身告辭。

南煙想了想,忽又說道:「辛才人留一下,本宮有話問你。」

一聽這話,眾人的目光又都落到了辛靡靡的身上,只見她的身上有些慌張,但還是立刻停下了腳步:「是。」

沈憐香跟著眾人一起離開了。

出門之前,她回頭看了一眼,嘴角噙著一點淡淡的笑意,轉身走出了大門。

大家安靜的離開了寢宮之後,一出大門,眾人的神情都變得怪異了起來。

阮眉先就開口道:「留辛才人下來做什麼?」

旁邊有人道:「莫非,是要問康婕妤的事?」

順妃道:「你們就不要亂猜測了,貴妃娘娘不是都說了嗎,康婕妤因為病重過世的。」

眾人心裡雖然不以為然,但畢竟她年長,品級又高,也不好反駁。

只唯唯諾諾而已。

順妃輕嘆了口氣,轉身走了。

等到她一走,一群年輕的妃子立刻嘰嘰喳喳的說了起來——

「我就覺得奇怪,哪有一場風寒就把人性命給收了的?」

「是啊,前兩天她還好好的。」

「而且她的後事,為什麼是皇上交代玉公公去辦?過去後宮的妃子過世,不都應該是後宮來辦的嗎。」

「我覺得,這件事透著蹊蹺啊。」

「是啊是啊,我也覺得。」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