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梁小夏細細看完最近的消費,心中感嘆,真是花錢如流水,半個月時間就出去了一百萬金幣,幾乎可等於普通小國半年的財政收入。

不過卻很值得,畢竟貪婪還是位吝嗇的砍價魔鬼,已經將各方面的成本壓到最低了。

「還有,主人,給蔚藍魚人族、人類國度艾格瑪瑞亞的信已經分別送出,這裡是魚人族的回信,不過因為艾格瑪瑞亞和南薇在南方大陸,路途遙遠,信件到達還需要一段時間。」

梁小夏接過貪婪遞來的海螺,手指揮舞凝聚出一些水滴落在海螺上,那個巨大的紫色海螺就開始「嗚嗚嗚嗚」地響起海潮聲,一個略顯沙啞的男聲也同時從海螺中傳出。

是魚人的語言,貪婪一個字都沒聽懂,可他看梁小夏沉吟的樣子,明顯是很清楚那隻大海螺在說什麼。

等了半響,梁小夏將海螺收起,從已經寫好的信件中拿出一封,塞進玻璃瓶中以銘文印記密封,遞給貪婪。

「這是給蒂達爾的回信,這封信不能再派信差送,你親自送他手上再回來。「

「是。「

貪婪擺出一副恭謹的表情。

貪婪最開始是不願意做梁小夏的僕人的,九獄大君成為平凡生物的奴僕,尤其還是和惡魔們不死不休的耀精靈的奴僕,在他看來是一件非常侮辱惡魔身份的事情。

可梁小夏給他靈魂里烙下的真正的主僕契約,貪婪完全不能反抗她的命令。

他本想稍微製造一些事端,讓梁小夏死於意外或者戰鬥中,再趁機吞下她的靈魂來壯大自己。殺回地獄去,可一路過來,有三件事情徹底讓他打消了弄死梁小夏的念頭。

第一件事情,就是他暗中引來的那些海怪,都被梁小夏解決了。

幾乎每一隻都是一箭斃命,左眼穿入右眼穿出,連魚鱗都不傷到半分。貪婪每次看到她殺完海怪后對他微笑,誇獎他「幹得好「,都會覺得遍體生寒,就好像她什麼都知道。卻一直放任他一樣。

第二件事,則是貪婪偶然發現,居然有神官一直跟在梁小夏身邊。他卻半點感覺都沒有。

那位黑袍半精靈全身散發出的死氣,如同毒藤一般在他體表游移,抽離他體內的靈魂之力。

千鶴只對他說過一句話,「如果你的主人有什麼不測…不管那『不測』是誰造成的,我都會讓你嘗嘗真正的恐懼。「

第三件事。則是夏爾某次無意間的話語,讓貪婪發現,如今將地獄攪合得天翻地覆的歷史割裂者約爾,也是她的惡魔僕人。而且血腥大君的敗落,似乎和她的關係也不小。

知道的越多,貪婪輕視的心思越小。如今他只能期望梁小夏真的遵守諾言,百年後就會放他自由。

梁小夏當然不會費心思去拉攏惡魔,如果貪婪能被一點好感收買而倒向她。對她感恩戴德,梁小夏才會覺得緊張。

不過她還是習慣性地誇獎貪婪:

「做的不錯,小金幣,剩下的事情繼續努力完成,不要著急。時間長沒關係,但是一定要做好才可以…另外。我最近可能會離開芬丹去冰雪之城,到時候你就不要再跟來了,以免暴露身份。有什麼事等我離開北霞再說。」

「是,主人。」

貪婪鞠了一躬,爐火重新燃起,房間中再次安靜下來。

如果估計不錯的話,她在這間冰屋裡也不會住更久了。

梁小夏揉了揉發酸的脖子,一雙手從梁小夏腦後伸出,幫著她揉捏肩膀。

「小樹爸爸?」

「嗯?」

鏡月不輕不重地捏著她的肩膀,梁小夏順勢倒入他懷裡,仰頭看著他好看的下巴,微微蹩眉。

「你也要離開?」

「嗯。」

一個吻輕輕落在梁小夏額頭上,鏡月倒看向梁小夏的眼睛中,涌動著柔緩的光芒,「我可以幫你做一些,現在的你無法做到的事情…而且,我也不想空著雙手,去見你的家人。」

鏡月臉上出現少見的忐忑,不過卻未退縮,直直看向梁小夏的眼睛。

我相信你,你也要信任我。

伴侶,不僅僅是肉體的親密,精神的溝通,靈魂的互溶……在愛情背後,伴侶一詞更多意味著能提出寶貴意見的朋友,擁有共同理想的戰友,相互支撐與分擔的夥伴……缺少這幾樣中的任何一樣,殘酷的現實都會將愛情磨平,將生活打磨成為麻木的生存,將兩個人之間的關係變為互相折磨。

這也是鏡月要離開的原因,他留在這裡沒有什麼用,可是他離開了,能夠做得更多。

梁小夏當然知道鏡月會做什麼,伊露文昆雅的重建。

她內心有些捨不得。

自從死亡之後,她和鏡月還從未分開過。

她已經習慣在冰冷積雪之中,鏡月像暖爐一樣陪伴著她的感覺,習慣鏡月的懷抱鏡月的呼吸,習慣他說話的腔調,習慣和他精神交流,親密無間。

她看著鏡月的眼睛中倒映出她的臉,明白他其實也捨不得離開她,捨不得離開小樹寶寶,他的情緒在劇liè波動著,亦如她。

可梁小夏也明白,在遺忘之城的事情上,再沒有比鏡月更合適的人了。

那座城市不同於遺棄之城容納各種居民,遺忘之城將會是全面恢復耀精靈容貌的,一座完完全全的,純粹的,屬於精靈的城市。

除了鏡月,沒人有能力在重建伊露文昆雅的同時,還能夠準確把握到那座城市的靈魂,除了鏡月,也沒人能夠勝任那麼龐大駁雜的工作。

畢竟,那不是畫一個法陣,或者配一副藥劑,它是一座等待建立的城市。

「暫時的分別,是為了更好地再相見。」

鏡月低下頭,吮住梁小夏的嘴唇,梁小夏也單手勾住鏡月的脖子,熱情地回應他。

「三個月內,我一定會回來。照顧好自己,藏好小樹寶寶,我希望到時候能見到一個完好無損的夏爾,到時候我們們一起回家。」

「嗯。」

梁小夏哽著嗓子,竟不知該說什麼好。

==================================================================================================

感謝長白山礦泉水大人的長評書評區突然出現一摞長評,嚇了七一跳,腦袋突突地跳以為要加更更到梗死了。

長評加更送上,6k大章~~七沒有食言嗯嗯

感謝梵天suzy大人、大人、imire大人、963大人的打賞(七排名一般是按時間先後順序走,大人們在七心中都是一樣滴絕世大美人~~)

! 它的形狀十分怪異,沒有眼睛,四肢短小,它就像是鼴鼠一樣四處嗅著。

本來一般人的血,是招不來這些東西的,但是葉皓軒身體有鳳魂加成,也有金丹,所以他的血,是這些小東西們最喜歡的。

這傢伙十分聰明,它出來以後,東張西望了一番,然後便注意到了葉皓軒,它一看到葉皓軒,便露出一幅慌張的神色,然後它一個轉身,便要向地下鑽去。

但是葉皓軒右手一指,凝地術,那片綠地在這瞬間變的堅硬無比,它嘗試了幾次都徒勞無功,但是它試了幾次以後,就張開四條小短腿,想撒腿就跑。

可惜,葉皓軒不給他空上機會,葉皓軒右手一甩,數條紅線從手中撒出,把他給纏的結結實實的,這東西一遇到紅線,就混身上下僵硬,一動也不動,只能任人宰割。

葉皓軒一揮手,把這玩意收到了手鐲中,然後說:「可以了,回過頭了。」

「葉大師,已經搞定了嗎?」許世傑轉過身緊張的問道。

「搞定?還早呢。」葉皓軒搖頭道:「只是解決了一個麻煩,但是還有其他的麻煩,走吧,帶我去小區四處轉轉,我幫你找出來些東西,把這些東西找到,除掉,就行了。」

「好,好。」許世傑道:「需要什麼東西嗎?」

「叫些人就行了,另外,你這秘書,心理素質不行啊。」葉皓軒說著,走到了秘書的跟前,在她耳邊打了一個響指。

隨著葉皓軒的這個響指打響,秘書瞬間醒了過來,她一醒過來就尖叫道:「有鬼,有鬼,救命啊……有鬼啊。」

「剛才的事,還是忘了吧。」葉皓軒無奈的搖搖頭,他又是一個響指打出,秘書瞬間安靜了下來。

她有些迷茫的抬起頭,然後詫異的問道:「許總,我們怎麼在這裡?」

「好了,沒事了,你回去吧,另外從公司調一隊保安過來,工地暫時封閉,任何人都不能進入。」許世傑說。

「好,好的。」秘書點頭。

「另外,介紹一下,這是葉……葉先生,以後這個樓盤,他持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葉先生,這是我的秘書張靜,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找她就行了。」許世傑說。

「葉先生好。」張靜一臉的詫異,這個樓盤,可是許世傑費盡心思才得到的,當時他也是要大幹一場的,入股的人都很少,但是現在一眨眼,有人便持有了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這讓人有些想不通啊。

不過張靜是一個識趣的人,不然的話她也不會被許世傑給當做心腹帶到身邊了,她知道有些事情不該問的不問。

一個小時以後,一隊保安便趕了過來,按照葉皓軒的吩咐,他們拿著挖地的工具,等葉皓軒的指示。

葉皓軒帶著一群人,到了一個地方,他看了看周邊的環境,然後指著一棵大樹道:「大樹下,挖三尺。」

幾個保安上去,揮動著鋤頭,吭嗤吭嗤的挖了起來,三尺,不多不少,一個被封著的罈子給挖了出來。

「燒了。」葉皓軒吩咐。

幾名保安馬上帶來乾柴汽油,點著,把那個罈子給丟到了火上。

一扔到火堆里,那個罈子裡面便傳出了一陣吱吱的聲音,罈子裡面彷彿有什麼東西在拍打罈子,片刻以後,罈子裡面沒動靜了,叭的一聲,封著罈子的泥炸開了,粘稠的血從罈子裡面涌了出來。

只是這些血遇火即燃,彷彿汽油一般,而且還伴著一陣惡臭。

這一幕讓在場的人都感覺到毛骨悚然,許世傑的雙腿都在顫抖,他小心翼翼的問道:「葉大師,這……這是什麼東西?」

「嬰鬼。」葉皓軒淡淡的說:「一種歹毒的祭煉方式將未成形的胎兒封入壇中,讓其成為惡靈,四個嬰靈,便能形成一個陰穢之地,你這裡的聚陰地,就是這樣形成的。」

「所以這個地方經常出事,也是這個原因。」葉皓軒道:「本來一個挺好的風水寶地,被這些嬰鬼給弄成這樣了。」

「鬼。鬼……」許世傑面色慘白,他的腿顫的更厲害了,那些保安們也面面相覷,他們也是一身冷汗。

「好了,找下一個,放心吧,這些東西沒有什麼攻擊力,只是十分邪罷了,燒掉就好,而且這個聚陰地一破,之前你看到的景像就會自動消散,這裡的風水也就沒有問題了。」葉皓軒說。

「好好,走,跟緊葉大師。」許世傑更加堅信葉皓軒是有本事的人了,他一揮手,身後的保安們連忙跟了上來。

拔了四處嬰靈,許世傑這才算鬆了一口氣,他問:「葉大師,這沒事了嗎?」

「沒事了,但是布局的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葉皓軒笑道。

「那怎麼辦?」許世傑緊張了起來。

「不用擔心,交給我就是了。」葉皓軒道:「你想一個策劃方案,聲勢搞大點,以最快的速度把這裡的尾給收完,房子分三批放出,等著收錢就是了。」

「可是……葉先生,這裡剛剛經歷了不好的事情,大家會買賬嗎?」許世傑道。

「這就不是你擔心的了,在組織一次看房團,最好找個明星帶帶人氣,不會有問題的。」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我會為你這裡祈福的,放心吧,只要你想辦法讓人來了,他們會一眼看上這裡的。」

「好,好吧,我去辦。」許世傑咬咬牙,他既然相信葉皓軒是高人,那就按葉皓軒的意思去辦,絕對錯不了的。

A市一家夜總會中,一個老頭正埋在女人堆里享受著,這老頭身材瘦小,而且目光看起來有些淫邪。

突然,他猛的站了起來,雙眼中迸發出駭人的光芒。

「大師,你怎麼了?」一個女人貼上來。

「滾一邊去。」老頭一把將女人踹翻,他喝道:「所有人都給我滾。」

這幾個女人面面相覷,她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看這老頭陰冷的神色,她們都識趣的出去了,剛出去以後,一個女人便打了電話:「王少,陰大師發火了,你過來看看吧,我看他的神色不太好。」 人們更願意相信自己判斷得來的東西。!

===============================================================================================

在鏡月離開后的第三天,歐斐爾終於處li完了那條龐大的冰蛇,準備在時限來臨前,將蛇膽和蛇骨獻給英格瑪女王陛下。

他同時向梁小夏提議一起去冰雪之城,北霞的核心,找更好的精靈治療師來看看她「怎麼治都不能徹底恢復的」右胳膊。

「你手上的什麼?」

歐斐爾指著梁小夏左手端著的白瓷花盆問。

梁小夏有空間裝備,除了背著歐斐爾見過的日蝕黑弓外,從來都是兩手空空的。如今出發在即,她卻端著個只填了土的空花盆,讓歐斐爾感覺很奇怪。

「密特羅長老知道我喜歡種植,特地給了我一枚寒漿果的種子,我想試試種種看。」

說完,梁小夏便當著歐斐爾的面,將花盆放在地上,簡單用手指戳了個洞,將種子埋進去,又用小刻刀在花盆外延刻下今天的日期。

「有生命的東西無法放進空間裝備,所以我也只能一路拿著了。」

歐斐爾想勸她,寒漿果需要元素之力滋養,還需要精靈秘法才能正常生長,人類不可能出來。

不過看夏爾小姐滿是喜悅期待的樣子,也就由著她折騰去了。

從芬丹走到冰雪之城,又用了兩天,不過這回歐斐爾沒有用黑布去罩梁小夏腦袋,而是帶著她騎上雪鳥,直飛向梁小夏之前看到的山一樣的巨大虛影。

到達冰雪之城的時候。正是日升之時,萬丈霞光瞬間從連綿不斷的雪山成片投下,將險峻山峰上的皚皚白雪融成一片刺目的金色。

雪山之前,比普通松樹大出百倍的黑松,如同一座深墨色的寶塔,虯勁挺拔,筆直筆直地向上生長,半點彎曲都不肯。傲然屹立的黑松上,一團團落在上面的積雪折射出一片金芒,如同鬥士的黃金戰甲。絢麗華目。

不過映在雪上的朝霞,遠不及黑松之下的冰雪之城耀眼刺目。

大片的光暈衝擊進梁小夏眼睛,飽滿的陽光從冰雪之城最高的塔尖散落下來。化為一個個環繞城前的閃亮六邊形小圓片,光線足跡清晰可見。

淺藍發白的冰磚被晨光穿過,散射出無數道七彩光芒,遮蓋住整個城市,刺得梁小夏眼前一片白花花的光芒。

「夏爾小姐。不要看,小心傷到眼睛。」

歐斐爾好心地伸手擋在梁小夏眼前,禮貌地和她眼皮的肌膚保持一些距離,直到整個最耀眼的日升過程過去,才放下手掌。

「我現在才明白,你們為什麼叫北霞精靈。而不是北雪精靈。」

「日升時的霞光很傷眼睛,三月節時的冰雪之城才是最好看的,到時月霞遍地。帶著松香的微風會穿過冰牆之間的縫隙,發出美妙的聲音,整個城市都像是在淡淡的熒光中歌唱一樣。」

「嗯,聽起來就很美了,希望有機會能看看。」

不同於芬丹鎮的房屋依地勢而建。沒什麼規律,冰雪之城就是一座冰磚砌成的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